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九十七章 萍水相逢(第二更)
    吞天星蟒看似已经出离愤怒,似乎是追到天涯海角都不会放过王离。

    “呵呵道友,附近有没有什么平时喜欢仗势欺人的宗门啊。”

    王离叫了起来。

    他发现了极其可怖的一点,这头星兽的实力似乎还在增长。

    似乎之前蜕变之后,它的境界还不够稳固,星力其实并未到最强横状态,但是这段时间追击下来,它浑身星力的流转越发顺畅,它似乎也彻底熟悉了它这具已经变小许多的肉身,它现在即便是不断冒着王离激发的各种威能,遁速也比之前要快了不少,它和五行焰光舟之间的距离又已经在缓缓的拉近。

    嗤!

    五行焰光舟冲出了地表。

    王离接连施展风系法门,他此时施展风系法门都已经不再去攻击这头妖兽,而是尽可能的推动风势,让五行焰光舟在空中飞遁的速度更快。

    但他的这种努力似乎毫无用处,这吞天星蟒在空中飞遁的速度比土遁还要快。

    “你是全能吗?”

    王离脸都白了。

    “来不及。”

    何灵秀的声音也是微微的发颤,“王聚,实在不行你激发天劫吧。就算有别的宗门可以让你借势阻挡,最近的宗门都至少有数百里,而且这种兽潮之下,这些宗门的护山法阵肯定全部激发。”

    王离转头看着这头死盯着不放的吞天星蟒,他看着这吞天星蟒不断拉近的架势,口中发苦。

    按照这种态势,恐怕连一盏茶的时间都要不了,这头星兽肯定会追上五行焰光舟。

    他口中的苦意化为苦笑在脸上泛开:“呵呵道友,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不要叫我王聚了,叫我王离吧。”

    何灵秀呼吸猛然一滞,她看着王离此时的眼神,就瞬间明白了王离的意思,“你放屁,你别想一个人去引开它。而且你这什么狗屁用词,这种情况下什么叫做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你说的不错,也来不及找到能够借势阻拦它的地方了。”王离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说道:“五行焰光舟绝对会被它追上,我用五行焰光舟应该可以引走它,它的恨意好像全部在我身上。等会你激发不灭净瓶,你们直接进不灭净瓶,我找个地方抛你们出去。”

    “放你的狗屁!放屁!”何灵秀平时也是伶牙俐齿的,但她此时浑身发颤,大脑之中嗡嗡作响,只是气急败坏般连骂。她甚至忍不住要伸手去拉王离。

    “只能这样,不然都玩完。”王离看了她一眼,道:“我好歹有九天踏星诀,就算它追上五行焰光舟,到时候我说不定还有逃的可能。还有我至少有存念舍利,说不定还能装死,实在不行我激发天劫,我办法总是比较多,我万法皆通,大帝弟子,难道这一个星兽还能杀得了我?”

    “你什么….”何灵秀是真的怒了,她下意识就是想骂什么狗屁大帝弟子,你明明就是随口胡诌骗那头妖兽的,你这个时候拿这个来骗人?

    然而让她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她才骂出这三个字,突然一股罡风凭空出现,在她此时心情激荡,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将她和李幽鹊以及柳萌卷飞了出去。

    “啊!”

    她和李幽鹊、柳萌被这道罡风卷着急速落向五行焰光舟下方一片山林,她看到五行焰光舟反而挑衅般朝着那头吞天星蟒甩了一道弧光,又发现毁灭真空古剑都在自己身边时,她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视线却是瞬间就被泪水模糊。

    “王聚,我砍死你啊!”

    她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廓。

    王离死死的盯着后方的吞天星蟒,他甚至在此时连连激发数道法门打向这吞天星蟒的面门,看到这头星兽果然对何灵秀不敢兴趣,死死追着五行焰光舟,他便顿时松了一口气。

    听着何灵秀这明显带着哭音的声音,他却是转头看了一眼水龙猿,道:“来福,你说这女人是不是有病,我让她先安全逃离她还不谢我,还说要砍死我,非得要寻死吗?呵呵,女人!”

    浑身炸毛的水龙猿此时却是哭丧着脸看着他,很想再给他跪一个。

    它此时根本听不见王离说的是什么,因为它满脑子都在想的是,大哥,你都放那些人走了,你什么时候也行行好放我走啊。你也施法先把我丢出去行不行。

    你都不需要说话来分散我注意力的,直接施法把我往下面丢就行,丢得离这头星兽越远越好。

    它瞪大了眼睛,满脸真诚的看着王离,它决定要是等会这吞天星蟒再追近一点,王离要是还不丢它的话,它就真的要给王离跪了。

    它自己直接逃是不敢的。

    它现在已经彻底认为王离是自己的主人,是大帝弟子,它觉得自己要是直接逃,可能王离有一百种方法弄死自己。

    或许是它眼中的真诚打动了王离。

    王离叹息了一声。

    他看着这头已经变异的异兽异常晶亮的眼睛,认真道:“我虽是大帝弟子,但还未有足够时间成长,没想到此时遭遇如此强敌,我这便先放你走,不过若是此次我不死,你可千万要记得找我,否则你在这东方边缘四洲到时候被修士欺负,我可帮不到你。”

    “湖!”

    这头水龙猿看着他叹息就觉得事情有所转机,此时王离这几句话,它顿时听懂了大半,它顿时内心欣喜若狂,甚至还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感动。

    “走你!”

    王离想到这种时候还要诓骗这头异兽,他也是有点不好意思,顿时他就施展一道风系法门,一股罡风也将这头水龙猿卷出了五行焰光舟。

    “凄凉啊,这下变成孤家寡人了啊。”

    王离感觉身边瞬间空空落落的,他无病呻吟般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也满脸真诚的看着后方越来越近了的吞天星蟒,“这位大哥,我好歹也是大帝的真传弟子,给我个面子,要不我们讲和吧,少不了你的好处。”

    “莽!”

    但是这头吞天星蟒报以一声厉吼,反而加了把近,一下子又和五行焰光舟拉近了数丈,此时五行焰光舟和它已经相隔都不到五十丈了。

    “真的还和你说不通了啊?”

    王离无奈,拼命的自残,不断激发出血宝,拼命催动五行焰光舟。

    但即便如此,吞天星蟒和他的距离还是不断拉近。

    “五行焰光舟?”

    数十里之外,一名女修敏锐的发现了远处高空之中两道速度惊人且互相追逐的遁光,她眉头微蹙,一下子就认出了前方那道遁光。

    这名女修便是之前早就发现了那艘巨大的浮空巨舰的面容极为精致的女修。

    她此时依旧是怀抱古琴,周身璎珞般的异相纷呈,她依旧是纤尘不染,如同真正的仙子。

    她凝视了五行焰光舟和后方那道遁光数个呼吸的时间,确定五行焰光舟根本不可能摆脱后方那头妖兽的追击,而且即便隔着如此的距离,她都感知到了那头妖兽妖元之中蕴含着强烈的星辰元气味道,她直觉自己也不可能是那头妖兽的对手。

    她有些犹豫,觉得自己似乎最好不要插手,否则惹火烧身。

    而且按照目前的情形,似乎她想要插手,也有些来不及。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五行焰光舟竟然是略微偏折了行进的方位,居然无巧不巧的朝着她所在的方位疯狂飞掠而来。

    她下意识的转身看了一眼。

    她看着后方高空不断迸发的光亮,她就瞬间觉得那五行焰光舟上的修士聪明。

    再看着五行焰光舟的遁速,她便决定既然能帮,就尽力帮上一帮。

    她的身影动了。

    她的身影在虚空之中流转。

    看着她似乎依旧好整以暇怀抱古琴的模样,然而她的遁速却是异常惊人,甚至比王离的九天踏星诀还要快上一线。

    “大哥,不要追了好不好。”

    “我真的是大帝弟子,你杀了我没好处的。”

    “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王离对着身后的吞天星蟒连连大叫。

    这吞天星蟒距离他都不到十丈了。

    按照这个节奏,再过数十个呼吸的时间,五行焰光舟就要被这吞天星蟒追到。

    他之前之所以偏折方向,是发现了那处高空之中元气波动太过剧烈,似乎有极为高阶的修士在绞杀妖兽。

    要是能逃到那里,或许有借势借混乱逃脱的可能。

    他准备收起五行焰光舟,准备施展九天踏星诀了。

    即便如此,他心里也没有底。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突然之间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在他正前下方一处云层中绽放。

    唰!

    虚空之中许多绿色的光华出现。

    这些绿色的光华如同琴弦一般瞬间缠绕在吞天星蟒的身上,竟是硬生生的将它的身影近乎逼停在空中。

    接下来的一刹那,这些绿色的光华不断崩断,但与此同时,崩断处不断绽放紫色和黑色的花朵,这些紫色和黑色的花朵带着强大的镇压力量,竟是硬生生压制住这头妖兽的星力流转。

    有人援手?

    王离惊喜万分。

    他下意识的御使五行焰光舟朝着那处云层冲去,但也就这一刹那,一个陌生的女修声音传入他的耳廓,“你不要引它过来,我也不是它的对手,我只能帮你阻拦它片刻。”

    王离也是良善,根本不想拖这名女修下水。

    他瞬间拉起五行焰光舟,同时出声,“你是何宗的道友,多谢冒险援手之恩,今日若是侥幸生还,他日必有回报。”

    “恰好遭遇,相逢何必曾相识,希望道友能够逃出生天。”女修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最多只能阻止它三十息的时间。”

    这名女修静静的看着王离所在的五行焰光舟,这一瞬间的交错,她也真心王离能够逃脱。

    因为她也觉得王离不错,若是王离方才稍有坏心,她肯定直接解除施法,解开纠缠那头星兽的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