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九十一章 信口开河(第二更)
    这一艘小舟通体用某种陨铁炼制而成,星辰元气浓烈,而且表面坑坑洼洼,每一个好像天然形成的坑洼之中,在行进的过程之中都是很自然的流散出一簇簇的苍白色火光。

    这艘小舟遁速远超寻常的飞遁法宝,在空中飞掠时,周围空气都是不断的燃起一蓬蓬幽蓝色的火焰,但舟上三名年轻修士却是谈笑风生,而且空中时而有妖兽飞过,这三名年轻修士也毫不在意,其中一名身穿紫色法衣的女修随手就是祭出一个紫色的丝囊,瞬间就将飞过的妖兽收在其中。

    舟上另外两名修士都是男修,其中一名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高大,器宇不凡,身穿一件深黄色的法衣,另外一名男修二十岁出头的样貌,白白净净,却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傲然模样。

    他身穿着一件深红色大花法衣,这件法衣上密密麻麻都是拳头大小的花朵,但每一朵花朵细看之下,其中的花蕊都是一颗骷髅头。

    这红山洲南部,绝大多数像他们这种年纪的修士都在仓皇逃命,或是躲在宗门护山大阵之中心惊不已,但这艘小舟上的三名年轻修士,却是像在郊游一般。

    这名身穿紫色法衣的女修那紫色丝囊状的法宝也是惊人的异物,它一祭出,便是散成一张大网,凡被这大网兜住的妖兽妖元瞬间就被克制,几乎都是毫无挣扎之力的被生擒。

    奇特的是,这丝囊之中明明似乎已经擒了不少妖兽,但每次祭出时,这丝囊所化而成的巨网之中却是空空如也,也不知道被兜入其中的妖兽去了哪里。

    “嗯?”

    接近桃源胜境地界时,这三名年轻修士却是脸上都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他们这三人都并非东方边缘四洲宗门的修士,而是来自中部十三洲,和那艘巨舰上的修士一样,这种兽潮对于他们而言反而是获得修行资源的猎场。

    零零散散的收割他们根本看不上。

    要收割自然是要妖兽聚集地狠狠的收割一波。

    桃源胜境这个兽潮的爆发点在他们看来是很完美的收割地。

    之前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雷劫。

    在他们看来,很显然是某个修士陷落在了兽潮之中,和那些自爆金丹的金丹修士一样,反正是走不脱了,索性引动雷劫。

    在这种地方仓促的引动雷劫,渡劫成功可能性为零啊。

    那乘着雷劫刚刚结束,到这里捡尸简直是快乐似神仙啊。

    桃源胜景作为兽潮的爆发点,他们接近时,明显感觉到妖兽的数目反而稀稀拉拉,这说明妖兽在这场雷劫之中死伤极为惨重,那他们这一票收获必定惊人。

    然而真正到了这桃源胜境地界,似乎情况有些不对了。

    桃源胜境内里,似乎已经有几名修士在收妖兽尸身,而且收得差不多了。

    关键在于,那桃源胜境之中似乎还有一头高阶妖兽在堵着空间裂口狂揍那些涌出来的低阶妖兽。

    它和那几名修士似乎还井水不犯河水。

    这艘法舟上那名身穿深黄色法衣的年轻修士掏出一面同样是深黄色的法镜远远的朝着空间裂口处那头妖兽一照,法镜上顿时涌起一层灵光,在正反两面都结成一个符文。 “四级妖兽。”

    这名年轻修士顿时皱了皱眉,“而且是异变妖兽。”

    “那倒是要小心一些。”

    身穿深红色大花法衣的年轻修士微微沉吟,道:“要不先不要招惹它,这几名修士比我们先到一步,我们从他们手中取东西便是。”

    “好,小心为上。”

    身穿紫色法衣的女修咯咯一笑,这艘法舟便流星般朝着王离等人的所在落了下去。

    “一名金丹一层,两名筑基九层。”

    何灵秀早就注意到了这道遁光,看着这艘法舟坠落,她直接传音给王离。

    “先礼后兵。”

    这个时候身穿深黄色法衣的年轻修士也已经暗中对舟上另外两名修士说了一句。

    身穿深红色大花法衣的男修和身穿紫色法衣的女修都是不以为然,但也不反驳,只是微微一笑。

    “诸位道友好胆色,居然敢在这兽潮发生地收取妖兽尸身。”

    法舟距离王离还有三百余丈便停了下来,这名身穿深黄色法衣的修士道:“我乃中部十三洲云泽洲圣农古宗余惊蛰,不知诸位道友是何来历?”

    一听中部十三洲这几个字,何灵秀就大皱眉头。

    这些修士如此好整以暇的出现在此处,她不用多想也知道是将兽潮发生地当成了猎场,来收割好处来了。

    但能够在兽潮刚刚发生不久就出现,她总是觉得很多强大的宗门事先已经觉察出某些端倪,或者说,兽潮这么快以这种方式发生,恐怕都和这些宗门脱不了干系。

    圣农古宗她当然十分清楚。

    这在上古时期,是以种植灵田、培育灵药见长的宗门。

    时至今日,圣农古宗宗门之中到处都是灵田,遍布灵药,数万年的累积,也让圣农古宗变成了云泽洲可数的强宗。

    “哦?”

    这个时候王离却是眉梢一挑,笑了起来,道:“原来是云泽洲的道友啊,那我们说来也算是半个老乡啊。”

    “.…..!”何灵秀瞬间无语,她此时不知道王离又要搞什么鬼。

    法舟上三名年轻修士倒是都有些意外,余惊蛰微微一怔,道:“不知道友何意?”

    “三位道友认识陆鹤轩么?”王离笑容可掬的问道。

    余惊蛰和另外两名修士互望了一眼,道:“听闻过,只是未曾见过面。”

    “那是我师兄啊。”

    王离呵呵一笑,道:“我是上仙洲餐霞古宗陆鹤羽,霞光万丈陆鹤轩便是我师兄,上仙洲和云泽洲相距不远,有缘在这红山洲相会,那真是算得上半个老乡。”

    “居然是餐霞古宗的修士?”

    法舟上三名年轻修士顿时眉头大皱。

    如果只是红山洲的土著,那黑吃黑起来根本不用客气,但餐霞古宗是和他们宗门相差无几的大宗,而且对方是陆鹤轩的师弟,那自然也是餐霞古宗的真传弟子,这便有些麻烦了。

    紫衣女修目光流转,对着王离倒是行了一礼,“我乃厚土洲大罗古宗弟子任红莲,见过陆道友。”

    另外那名身穿大红底花法衣的修士微微颔首,道:“我是浑尘洲天蕴古宗修士络凡离。”

    “浑尘洲?”

    王离一副惊讶的样子,“那是西方五部洲的修士,那倒是和我算不得半个老乡。”

    络凡离脸色微变。

    任红莲却是微微一笑,道:“陆道友,络道友可是天蕴古宗准道子。”

    “居然是和我师兄一样的准道子。”

    王离瞬间换了一副面孔,“真的失敬了。”

    络凡离的眼神瞬间缓和了不少,但心中却是对王离有些不屑。

    “陆道友你们为何能这么快到达此处?”余惊蛰看着王离问道,“不知餐霞古宗是否还有别的修士在附近?”

    “怎么?”王离笑了笑,道:“余道友问这个问题,意思是如果我们餐霞古宗没有别的修士在附近,你们要对我们不利,要黑吃黑么?”

    余惊蛰和任红莲、络凡离这三人顿时一滞。

    这餐霞古宗的修士路数好像有些野。

    即便是心中怀疑,也不用这样直接张口就来吧?

    “陆道友说笑了。”

    余惊蛰面色有些尴尬,强笑道:“我等同气连枝,怎么可能对你们不利。”

    “我就是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王离对着余惊蛰挤了挤眼睛。

    法舟上三人无语。

    有这么缓和气氛的么?

    这气氛好像更古怪了啊。

    “至于我们餐霞古宗的修士为何能够这么快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们猜不出来吗?”王离却是又对着他们挤了挤眼睛,“你们都能这么快到这里,我们还不是跟你们一样。”

    “.….!”

    这三人都是面面相觑。

    “实不相瞒,我们并非先得到了什么消息。”余惊蛰神色有些诡异起来,“我等只是正巧在外历练,结果得知了颜仙子的行踪,这才恰好到了红山洲。”

    “颜仙子?哪个颜仙子?”王离一怔。

    “颜嫣,中神洲嘉熙圣宗准道子。”何灵秀的声音瞬间传入他的耳廓。

    法舟上的三人眉头刚刚皱起,王离便瞬间恍然大悟的样子,“颜嫣,你们是说嘉熙圣宗的颜仙子?她竟然来了红山洲么?”

    法舟上这三人眉头才松开。

    余惊蛰缓缓点头,道:“颜仙子所修功法能够预测气运,我们恰好得知她来红山洲,便觉得她不会无缘无故跑到这种边缘洲域来,我们便马上跟了过来。至于你们餐霞古宗…我们倒是不知你们为何提前得知了什么消息。”

    “呵呵。”

    王离一笑,“原来你们和我们餐霞古宗不一样…我们餐霞古宗是早就预测到了这东方边缘四洲即将发生兽潮,但我们就是不说。”

    “.…..”法舟上这三人有些无语。

    什么叫做就是不说。

    这种秘密难道哪个宗门会随便对外说么?

    “那陆道友你来这里之前,应该看到有道友在这里引动雷劫?”任红莲犹豫了一下,看着王离问道。

    王离顿时信口开河,一副心直口快的样子,“你们是说那个叫做王离的玄天宗修士?他死的可惨了,被迫在这里激发雷劫,结果尸骨无存。我们还得到了他身上不少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