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八十九章 救猴(第三更)
    它不是全懂。

    最怕的就是似懂非懂。

    它的潜意识里,恰好知道这种异种雷劫是多可怕,恰好也知道修士的大致等阶划分。

    筑基期修士直接引动这样可怕的异种雷劫,它是知道厉害的。

    至于大帝…那就实在太可怕了。

    圣尊就是无敌的存在了。

    大帝则是凌驾于圣尊之上的存在。

    它当然不知道王离是毫无节操,随口胡诌的,王离自己都没有听说过什么不死圣帝,但现在这个称号实在是让它彻底的惊悚。

    一名大帝的弟子,变态成这种地步,那很合理啊。

    王离的表情管理也实在到位,他一瞬间的懵之后,马上是换上了自己师兄李道七的那种风淡云轻。

    “孺子可教也!”

    他对着这头妖兽淡淡的点了点头,道:“看来你是明白了,想要认我为主。不过要认一名大帝的弟子为主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毕竟大帝的弟子是何等的身份,毕竟你和我还人妖殊途。”

    轰!

    他这样的装逼估计让天道法则都彻底看不过去了。压着这数座山头的劫云之中再起变化,一声巨大的震鸣声中,三层劫云之中的色彩紊乱的调和起来。

    但这头妖兽被这种恐怖的雷罡气息弄得更加惊骇。

    它双膝微震,身体跳起,又咚的一声跪地。

    “这么虔诚的?”

    王离的脸皮也是足够厚,他心中也是惊悸不已,他感觉前三重劫雷已经开始消散,就是不知道第四重雷劫是何等的模样,但他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看来你是真的彻底服了?”

    这句话的意思,这头妖兽是彻底听懂了。

    只见它嘴巴剧烈的扭曲了一阵,吐出了一个声音,“湖!”

    “啥?”

    王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头妖兽嘴角扭曲得口水都留下来了,又连续挤出两个声音,“湖!湖!”

    “哦!”

    王离这才彻底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是服,行,那我收了你,不过身为大帝弟子身边的灵兽,你这口音得好好的练练啊。”

    这头妖兽顿时如蒙大赦,连连点头。

    妖兽在法盾下,不得不低头。

    它直觉这第四道劫雷一落下来,如果没有王离的帮助,它肯定彻底要玩完。

    “这前三重雷劫要结束了,这第四重雷劫恐怕是在前三重的劫雷的基础上调合而成,说不定会有前三重劫雷的特性,到时候说不定我们又根本无法飞遁。”

    王离看着这头妖兽,虽然此时情况紧急,但他生怕这头焦猴听不懂,还是尽可能的放缓语速,“我看你方才还能驱赶一些妖兽,等会你试试能不能驱赶这些妖兽尽可能从我们头顶过,如此一来,它们也算是肉盾,多少有些用处。”

    这头妖兽还真的差不多听懂了个七七八八。

    它顿时又一阵点头。

    但随着王离朝着空间裂口移动时,它身上的妖气鼓动,却是真的让诸多从空间裂口之中涌出的妖兽鸡飞狗跳,都从它和王离的上方掠过。

    “竟然和这头妖兽联手渡劫了?”

    “这头妖兽被他收伏了?”何灵秀此时已经撤离到安全地带,但兀自不敢脱离不灭净瓶,她的运气的确不错,之前这头妖兽将不灭净瓶击飞到山脊上,那些土行异雷不断冲击不灭净瓶,却将不灭净瓶打得如同陀螺似的,顺着山脉的起伏就一路滚出了桃源胜景的地界。

    此时她和王离相隔太远,若是她这边出了意外,王离根本来不及救援。她感知这王离和这头妖兽的一举一动,实在觉得王离是个神人。

    唰!

    虚空震动,第四重雷劫明明已经孕育完成,整个劫云已经变成了一团如黏稠稀饭般的玩意,黑色的外焰包裹着黏稠的透着诡异橙色光焰的雷液,但劫云往下瞬间压了数十丈,却偏偏没有任何一道雷光落下。

    王离不可置信的看着这诡异的劫云,他一件一件的将周不凡纳宝囊中专门用来渡劫的法器和法宝都祭了出来,但也就在此时,这已经变化而成的劫云上方,突然又是雷罡气息翻滚,竟然第五重雷劫的劫云也出现了。

    这第五重雷劫的劫云,竟然是如同墨汁般浓厚的黑色。

    “……!”

    王离惊了,他下意识的叫了起来,“难道要等着第五重雷劫转化之后,才正式降落?”

    但他瞬间又反应过来这一惊一乍似乎不符合大帝弟子的身份,他马上又冷哼了一声,看着那头妖兽,“你看,是不是大帝的弟子就是不一样,连雷劫都是绝对的与众不同。”

    这头妖兽的双腿明显在发颤。

    听到王离这么一说,它瞬间就咚的一声又给王离跪了。

    “不怕!”

    王离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但实际上他也怕得要死,双腿都一阵阵发软。

    唰!

    第五重劫云瞬间沉降,和下方的第四重劫云瞬间重合。

    劫云剧烈的翻滚了不过数分之一息的时间,唰的一声,虚空如破布抖动,时间却似乎凝固了一般,无数惨绿色的雷罡瞬间降落。

    即便是已经在天劫的范围之外,这些惨绿色的劫雷坠落的刹那,她都有种毛骨悚然魂飞天外的感觉。

    王离的思绪一下子就停滞了。

    这种惨绿色的劫雷简直突破了时间的界限,直接就从劫云之中垂落到了地上。

    这些劫雷垂落到地,却不消失,也不变化,就如同劫云之中生出了无数根惨绿色的藤蔓,一直连通到了地上。

    方圆数十里的天空之中,无数的惨绿色劫雷给人的感觉静止不动,极为的诡异。

    他激发的诸多引雷避雷的法宝都根本没有遭受冲击。

    他那些法宝和法器好好的激发着,这种惨绿色的劫雷早遭遇这些法宝的威能时,只是贴着威能的边缘绕了下来。

    但与此同时,一种可怖的气机却像潮水一般在劫云笼罩的空间内来回的洗刷。

    王离看到了自己的肌肤瞬间变成了惨绿色。

    就连浑身黑乎乎的焦猴都变成了惨绿色。

    他们的肌肤之中,都有星星点点的惨绿色光焰在渗出,如同萤火虫一样,在朝着四周的空间飞散。

    他感到自己的生机在不断的被消磨。

    这竟然是完全无视任何威能防御,直接消磨生机的异种劫雷?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灭生异雷”?它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它就是不断的消磨劫雷笼罩范围之内一切生灵的生机,这种异雷考量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修为,不是什么操雷控雷的手段,而是生机本身。

    只要生机不够强大,不够它消磨的,就会被它活活耗死!

    王离都快哭了。

    这是完全毫无道理可言的异雷,这天道法则完全就是不讲道理了。

    但他却偏偏还装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对着焦猴道:“怎么样,大帝的弟子,这雷劫就是厉害吧?”

    这焦猴却是真的哭了。

    厉害是厉害,但他妈的怎么挡啊。

    你倒是帮我一把呀。

    它自觉若是全盛时一开始就遭遇这种劫雷,它或许还能够撑一撑,但它现在原本就是被前面的诸多劫雷和威能轰得五劳七伤,浑身都没有一块好地方了。

    它怎么还经得起这种异雷折腾?

    “……!”

    王离有点装不下去了。

    他突然发现万凰重生术的元气法则都被这种异雷的元气法则压制。

    他的万凰重生术都根本无法从周围的天地间抽引可以让他迅速恢复生机的元气。

    他看到自己浑身的血肉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不怕啊!”

    他继续安抚焦猴,自己同时却是飞快嗑药。

    他连嗑数颗壮大生机的灵药,却发现这种寻常灵药的药力根本不够这种异雷的消磨。

    “啊!”

    他也是彻底无奈,将牧青丹炼制的十全大补丸都取了出来。

    他不知道牧青丹的这种十全大补丸能不能够让他扛过这样的劫雷,但此时他也是没有了其它办法。

    他嗑下了一颗十全大补丸,他体内瞬间药气翻涌,一种强大的生机在他体内翻腾,让他的精神瞬间一振。

    “有用!”

    他惊喜万分,他看到自己的血肉虽然还是有些干瘪,但一根根血脉却是反而鼓了起来,内里就像是有神泉在流动。

    “湖!”

    此时那头焦猴发出哀鸣。

    王离看到这头焦猴浑身的血肉都彻底干瘪了,焦枯的黑皮贴着它的骨头。它跪在地上,都直不起身体。

    “我…..”

    不知为何,王离有些不忍,一时间鬼使神差,他极为心疼的就递出一颗十全大补丸。

    但这头焦猴嗅着十全大补丸的药气,却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摇头。

    它似乎肯定这十全大补丸对它没有多少用处,救不了它的命。

    “这怎么办?我尽力了啊。”

    王离很是无奈。

    但也就在此时,他体内的灰色道殿突然产生了异动。

    一股极为强大的水系元气从他的体内狂涌而出,落在这头焦猴的身上。

    唰!

    这头焦猴瞬间精神一振。

    它瞬间直起了身体,双膝微微震动,整个身体弹起数尺,又咚的一声给王离跪了。

    “……!”

    王离反应过来,似乎强大的水系灵气可以恢复它的生机。他体内那株孽海花的强大水系灵气,居然相当于是它的灵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