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八十五章 第一个覆灭的宗门(第二更
    一息的时间,不知道有多少的威能在这艘巨大的浮空战舰上吞吐,也不知道有多少妖兽的尸身被这艘巨大的战舰收割。

    哪怕是三级和四级的妖兽,也根本无法抵挡这艘巨大的浮空战舰上散发的光焰一击。

    王离和何灵秀虽然在兽潮之中连得好处,但收割妖兽的速度和这浮空战舰收割妖兽的速度相比,简直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般。

    对于此时红山洲的很多修行地而言,兽潮意味着毁灭,但对于这艘来自中神洲的巨舰而言,这种兽潮只不过是一个用以收割修行资源的猎场。

    那名银衫年轻修士出现在了靠近穿透的高台上。

    他静静的看着这一场收割,脸上依旧荡漾着迷人的微笑,但他的眼瞳深处却是已经有了说不出的凝重。

    早在诸天万兽图的气息绽放的一刹那,他所在的宗门就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这股气息的出现,然后推演出东方边缘四洲的兽潮已在酝酿之中。

    他和这艘浮空战舰在那时便出发,在东方四洲的边缘地带,他所在的这艘浮空战舰朝着东方的边缘洲域不断投放“灵饵”。

    那些精心配制的“灵饵”可以让兽潮爆发得更快,让妖兽族群的繁衍得更快。

    既然东方边缘洲域注定要迎来一场兽潮,而这场兽潮席卷的东方边缘洲域对于中神洲的很多强宗而言只不过是一个猎场,那让兽潮更猛烈一些,妖兽数量更多一些,高阶妖兽更多一些,对于他们而言,收获就更大。

    谁不希望丰收?

    谁不希望高阶妖兽满仓?

    然而即便是这名银衫年轻修士也没有预料到兽潮会在此时爆发,也没有预料到兽潮会直接以这种方式爆发在红山洲的南端。

    这无疑是有人搞鬼。

    他此时并不知道是修士洲域里的什么人搞鬼,还是混乱洲域之中的什么人在搞鬼,但按照此时红山洲南部几乎所有传送法阵被毁,按照至少有数十个域门和空间裂口沟通数十片不同的混乱洲域,这人的手笔,真的很令人震惊。

    而且不管拥有何等通天的修为,这样的事情,并非一朝一夕的谋划所能办成。

    这股势力,恐怕是在上次混乱之潮之后,就一直在这里谋划了?

    他安静的看着这场兽潮爆发的最初画面,他脚下这座高台却是缓缓往下沉降下去。

    高台陷到这艘浮空巨舰的最底层。

    这艘浮空战舰的最底层,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凡夫俗子的菜市场!

    或者说,内里修士的密集程度,比凡夫俗子的菜市场里的人流还要密集!

    无数被这艘浮空战舰的法器卷摄上来的妖兽尸身被迅速的分门别类的整理,就像是菜市场里刚刚屠宰好的牛羊一样堆积着。

    许多浮空盘将这些妖兽的尸身迅速的送到分拣和收割的修士面前。

    至少有三千名修士在这一层有条不紊的分解和收割这些妖兽身上的灵材。

    一名接着一名的修士紧挨在一起,他们以极为熟练的手法切割和分解这些妖兽身上的灵材,将这些妖兽身上有用的部分迅速放置在相应的法器上,这些法器又迅速将这些灵材送至上一层。

    各种妖兽的鲜血顺着地上的符纹流淌,各种不同性质的元气在互相冲撞之前就被分离出来,很多元气都被相应的法阵收集起来,变成这艘浮空战舰动力的一部分。

    那名身穿白衫的中年修士出现在这名银衫年轻少年的身侧。

    兽潮在红山洲南部的直接爆发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计,这艘浮空战舰从寂寒高空之中强行调整了航道,降落此间。

    收割开始的时间比他们计划的要早,所以接应的船只还根本不会到来。

    现在这艘战舰所能存储的灵材也有限,其中的取舍,便需要这名银衫年轻少年的命令。

    “只取两级灵材以上的部分。”

    银衫年轻少年并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看了这名中年修士一眼,道:“其余的东西,原地转化。”

    这名中年修士没有丝毫的异议。

    这艘浮空战舰的船尾发出了一声轻微的震鸣。

    一道异常鲜艳的血瀑喷涌而出。

    这条血瀑在空中坠落,在云层的下方变成一场令无数妖兽疯狂的血雨。

    接着,对于妖兽而言更大的盛宴开始了。

    浮空战舰船身的中部底端出现了一圈红色的灵光。

    大量的妖兽尸身从那圈红色的灵光之中不断往下坠落。

    与此同时,疯狂的猎杀还在继续。

    这艘浮空战舰的内里,那些经验丰富的修士不断的以惊人的速度收集灵材,同时将不足品阶的灵材以及这些妖兽的肉身直接就像垃圾一样遗弃。

    ……

    这艘浮空巨舰和巨舰上所有的修士并未察觉的是,一名年轻女修正凝视着它的一举一动。

    当这艘浮空巨舰改变航线,从天外降落下来的一刹那,这名年轻女修就已经感觉到了。

    她那时距离这艘浮空巨舰还有数百里的距离。

    但此时,她和这艘浮空巨舰的距离已经不到三十里。

    这是一名容颜极为精致的女修,任何人一眼看到她的时候,都会第一时间惊叹于她的身姿,惊叹于她的美貌和灵韵,甚至忽略她的修为。

    甚至于她的每一缕发丝,都像是匠师精心的雕琢出来。

    她的手中抱着一具古筝。

    这具古筝似乎是用某种檀木制成,红黑相间,十分古朴,但它的琴弦却是鲜艳的绿色。

    她神容端庄,不怒不喜,看上去就很像是画册之中的仙子。

    她身穿的法衣也很古朴,她身外的灵韵引起虚空之中的天地法则的共鸣,自然形成许多璎珞般的异相,围绕在她身外。

    此时她已经确定出了这艘浮空巨舰的来历,确定了这艘浮空巨舰上那名银衫年轻修士到底是谁。

    在此之前,她只听说过这人的名号,但从未真正和此人有打过交道,所以对此人没有什么了解,但眼下看着这艘浮空巨舰的做派,她便对这名银衫年轻修士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人只在乎本宗的利益,唯恐天下不乱,他对于这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生死也毫不在意。

    因为即便是收割,在处理这些妖兽的遗留之物时也会有更好的选择。

    这艘浮空巨舰完全可以损失一部分威能将这些妖兽的气血和尸身全部焚毁。

    ……

    “完了!”

    一座阵枢的周围,数名金丹真人面如死灰。

    这座阵枢的中央是一颗一丈左右直径的滚圆玉球,此时这颗玉球的周围散发的一层荧光上,到处都是刺目的红光,那些红光和周围的元气不断切割,更是发出令人耳膜刺痛的警鸣声。

    这座阵枢之外,是一座五层的道殿。

    这道殿所在的灵山之外,一共有十余座灵气丰裕的灵山笼罩在三层灵光光罩之中。

    这十余座灵山的外围,遍布数十丈高度的奇特灰色桐木。

    这种灰色桐木连树叶都是灰色的。

    此时这些灰色桐木都像是愤怒的巨人一样甩动着枝叶,地脉的深处,灵气和一些独特的土系、木系元气不断的被抽引出来。

    随着一片片灰色树叶的掉落,半空中便有一道灰色的气流生成,然后瞬间变成一块灰色尖锥模样的陨石,带着恐怖的破空声坠落。

    这是霍桐山宗的山门。

    这些独特的结石古桐令霍桐山宗的灵光光罩外围始终有密度惊人的陨石雨坠落,纵深超过三百丈。

    然而即便如此,也完全抵挡不住兽潮对灵光光罩的冲击。

    此时从高空往下看,霍桐山宗的这十几座山头已经完全被潮水一样的兽群包围。

    霍桐山宗在红山洲而言原本就是排名下游的宗门,宗门内最高也不过金丹七层的修士,所在的山门位置在这次骤然爆发的兽潮之中也十分的不巧,恰好位于三个爆发点的中央。

    毫无征兆,在那数名金丹真人在护山法阵的阵枢之前发出“完了”的哀号的刹那,原本看似还十分稳固的三层灵光光罩逐一消失。

    密密麻麻的妖兽瞬间挤满了这十几座山头上方的天空。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妖兽的?”

    “混乱洲域之中的妖兽族群…数量真的这么庞大么?”

    数名霍桐山宗的年轻修士骇然的看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妖兽,他们的心中才刚刚生出这样的念头,空中的妖兽还未落下,他们的身体就已经被从地面上疾掠而来的数十条黑影扯得粉碎。

    霍桐山宗的师长们甚至没有组织门内弟子一起突围。

    因为在兽潮爆发之后不久,等到他们发现霍桐山宗已经被兽潮包围时,他们便确定已经失去了最佳逃生的时机,而且他们确定方圆数百里范围之内,都没有别的宗门修士能够赶来救援。

    金丹真人或许凭借自己的力量有逃生的可能。

    但对于他们而言,整个宗门都没了,只剩下他们几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十余座灵山,变成了妖兽的乐园。

    只是盏茶的时间,有数团恐怖的光焰炸开。

    恐怖的光焰甚至将半座灵山夷为平地。

    那是数名金丹修士的金丹自爆。

    之后不久,霍桐山宗之中便再无修士抵抗的威能出现。

    霍桐山宗成为了红山洲这场兽潮之中,第一个覆灭的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