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八十三章 颤栗高空(第三更)
    一道冲天的熔岩从空间裂口喷了出来,足足蹿起了数百丈的高度,无数往下洒落的岩浆在落地之前突然炸开,将许多低阶妖兽直接身上毛发烫尽,变成了叫花鸡。

    在混乱洲域里,低阶妖兽永远不是主角。

    在兽潮里,高阶妖兽也永远不会是稀缺货色。

    又一头高阶妖兽光顾桃源胜景。

    虽然此时的桃源胜景已经可以改名妖兽大观园。

    一头头被裹成叫花鸡的低阶妖兽被一条火云席卷,全部投入这头刚刚露面的高阶妖兽口中。

    这头高阶妖兽一顿张口大嚼,嚼了个嘎嘣脆。

    低阶妖兽的血肉和骨骼都被它一点不剩的吞了下去,那些岩浆形成的外壳却是在它的口中又融化成岩浆,就像是口水一样顺着它的嘴角吧嗒吧嗒的滑落。

    如果这头高阶妖兽没有那种可怕的妖气缭绕,如果它的肌肤上不是随时鼓起一个个狰狞的血泡然后噗哒一声化成一个岩浆池子,如果它张开大口时不是满嘴细密如锯齿的尖牙,那它的外观其实就像是一条肥蚕。

    它是“火涌魔君”。

    正儿八经的四级两品妖兽。

    混乱洲域之中很多活火山口的霸主。

    它曾经是荒古时期一些火系真龙的口粮,但现在混乱洲域之中绝大多数妖兽却是它的口粮。

    “王聚,我要这头妖兽的妖晶!”

    何灵秀第一眼看到这头妖兽的时候,就忍不住发出了欢呼。

    这是已经完全长成的火涌魔君,这样的火涌魔君体内有九成的概率形成名为火涌法晶的妖晶。

    这是极品的火系法宝灵材,可以存储和增幅火系法术的威能。

    火涌魔君在平时可是一等一的狡猾,一个形势不对,它就直接钻进火山火脉深处,极难猎杀。

    所以按何灵秀的所知,别说是整个华阳宗,就是整个东方边缘四洲,都没有任何一个主修火系法门的宗门得到火涌法晶。

    “你这……”

    王离也是无奈了。平时何灵秀太过老气横秋,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往往一副老学究鄙视土鳖的样子,时不时给他上一课,很少有少女姿态。现在看见这头浑身溃疡般的肥虫,她倒是欢呼雀跃,一副少女姿态。

    但别的少女不是应该看见漂亮的灵花异草才是这种姿态吗?

    “那还等什么,拿剑捅我啊!”

    王离虽然无奈,但反应却属实不慢,他瞬间就运转日月皇华万战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何灵秀此时等到一头极品的火系妖兽,也正是兴奋异常,当下就手握一柄帝沼魔君法剑对着王离身上捅。

    但是极为尴尬的一幕出现了。

    何灵秀极为兴奋的连捅了数剑,根本捅不进去。

    把王离捅个几个窟窿的画面根本没有出现,王离的身上只是出现了几个浅浅的血坑。

    她的手腕倒是反而一阵酸疼,感觉手中的这柄骨剑捅到了一头妖兽的厚皮上。

    “你现在这么皮厚?大道圣体加上尸解经已经让你这么皮厚了?”

    何灵秀瞬间就无语。

    “.…..!”王离自己也挺意外的。

    之前他这肉身在那头诡异妖兽的异雷面前好像不堪一击,但实际上面对帝沼魔君这种骨器胎体的法剑都已经这么强韧了?

    那恐怕那些低阶的飞剑之类,也很难将他刺个透心凉了?

    火涌魔君此时也已经注意到了王离和何灵秀等人。

    任何能够跻身四级的妖兽都已经拥有了不错的灵智,但它毕竟不像方才那头妖兽那么聪明,它此时感受着王离身上的气息,正在疑惑这到底是妖兽还是修士。

    结果看着何灵秀剑刺王离的样子,它就更加疑惑。

    这是做什么?

    何灵秀自己也觉得挺丢人的。

    单纯是法器胎体无法刺入,那就只能彻底激发这法器的威能了。

    她又直接取出了两柄这样的骨剑,瞬间激发。

    火涌魔君刚刚有些警惕,嗤嗤嗤三道裂响,这三柄骨剑已经狠狠冲击在王离的身上。

    这一下终于将王离的身体刺了个前后对穿,三剑六洞。

    “.…..!”

    火涌魔君极为迷茫的扬起了头。

    它感受到了王离生机的流逝。

    它更加迷茫了。

    “就是现在!”

    王离和何灵秀却是已经悄然完成了一个眼神对接。

    唰!

    王离和何灵秀瞬间爆发最强威能。

    毁灭真空古剑、玄天剑罡、灭星古镜同时爆发,与此同时,何灵秀也悄然激发了一直藏匿着的杀手锏,从百里慕敌身上得到的堪称道器的异元道莲。

    饶是火涌魔君反应神速,身上瞬间腾起几道炎柱,肌肤上也瞬间结出一面面硬痂般的火焰法盾,但它的身上还是瞬间被这些恐怖的威能硬生生的冲出了一条巨大的豁口。

    大团大团白色脂肪一般的东西哗啦啦的顺着豁口的边缘往外流。

    面对能够将自己瞬间重创的对手,火涌魔君丝毫没有高阶妖兽的骄傲,它骨子里的潜意识让它只想找一条火脉躲进去,它拼命的往后退去,但导致的结果,却是让它的一截尾巴都瞬间被强大的空间之力搅碎。

    轰!

    在没有了退路的情况下,这头高阶妖兽瞬间变成了一个可怖的大型法术喷涌台。

    一道巨大的火焰环以它为中心疯狂的扩张出去。

    它肌肤上每一个岩浆鼓爆点都喷出了一连串的流星火雨。

    与此同时,它满是细密尖牙的口腔之中涌出一团绿色的火焰,这团绿色的火焰瞬间形成了十余只绿色的火鸦。

    感觉形势不妙的何灵秀瞬间就将自己和李幽鹊以及他师姐装进了不灭净瓶。

    咄咄咄咄…..

    恐怖的火焰威能冲击着不灭净瓶,瞬间又将这件法宝推向了远处的山坡。

    王离的身影在火焰之中消失了。

    他的身体就像是瞬间被火焰烧得干干净净,但与此同时,数团银色光华在虚空之中荡开,他的真身却是已经在这头妖兽的上方空中出现。

    那十余只绿色的火鸦极为独特,竟是有独特灵性一样,直接追踪着王离的真身。

    它们接连不断的冲击在王离身外的大道异相上,将一朵朵晶莹的莲花冲得几乎要彻底消失在虚空之中,但与此同时,王离的毁灭真空古剑和玄天剑罡的威能已经狠狠的涌入了火涌魔君身上那道巨大的豁口之中。

    轰!

    火涌魔君身外的妖气再次剧烈的震荡。

    它的整个显得十分柔软的身体瞬间僵直,整个已经肥嘟嘟的身体就像是充了气一样的肿胀起来。

    噗!

    它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团晶莹的绿光。

    一蓬凭空出现的绿色火焰就像是热油一样将王离身外那一朵朵晶莹的莲花彻底浇灭,然后瞬间淋洒在了王离的身上。

    “.…..!”

    王离的身体瞬间又是千疮百孔。

    此时他明显可以感知到这头妖兽的生机已经急剧下降,这一击应该算是这头妖兽的垂死挣扎,但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之前何灵秀对他的一番苦口婆心的教导一点都没有错。

    他身外的这种大道异相虽然变态,但面对这种四级两品的妖兽反扑却是还抵挡不了,那如此说来,他这大道异相还真的不能让他在面对元婴的修士时有自保之力。

    他之前也听进去了何灵秀的教导,的确觉得存念舍利这种法门应该少用,但眼下还真的是没有办法,他不想用也已经被迫用了。

    所幸这头火涌魔君在发出这样的一击之后,浑身灵光黯淡,整个身体像彻底泄了气的羊皮筏子一样迅速的萎缩下去,否则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小命不保。

    因为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这个法门的一个很要命的缺陷,哪怕是用这种法门和这种高阶妖兽拼命,万一这种高阶妖兽的生命力强横一些,接下来垂死的时候又虐尸般多发几道法术威能,那他真的有可能万凰重生术都来不及修补,可能不断血肉重生都不断被打成飞灰。

    他此时生机迅速恢复,心中是阵阵后怕,只觉得这种法门的确今后不能主动动用,但他和何灵秀联手瞬间杀死一头四级的妖兽,却是让李幽鹊和他师姐的见知再次遭受了颠覆。

    李幽鹊感觉身边的师姐有些不对。

    她一副憋得难受,欲说还休的姿态。

    一直很镇定的他顿时有些不镇定了,“师姐,你该不会这个时候要排浊了吧?”

    “排浊”就是修真界对于“方便”“如厕”“拉屎”的文雅说法。

    虽然成为炼气期修士之后就以天地灵气为食,但他们这种炼气一两层的修士本身在灵气洗伐肉身时,就会有自然的“排浊”过程。

    “不是!”

    李幽鹊的这名师姐顿时羞红了脸,“我是想说王师兄和何师姐不是筑基期修士么,那筑基期修士怎么能在兽潮里好生生的呆着,还能想猎杀哪头妖兽就猎杀哪头妖兽?我们看过的典籍里面不是这么说的啊。”

    李幽鹊看着自己的这个呆萌师姐,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轰!

    也就在此时,远处的天空之中响起了如雷般的轰鸣。

    天际有无数异样的光焰在燃起。

    王离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恐怕真的和他之前预想的一样,这个兽潮真的是已经在红山洲多点开花,但等到他转过去头看时,他的眉头却又不自觉的深深皱了起来。

    很多光焰都在高空之中燃起,而且很多光焰并不坠地,直接就在高空之中冲击,绽放。

    似乎那处地方的高空之中,此时正有一片激烈的战场。

    (含光石莲和异元道莲不是同一个东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