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八十二章 相得益彰(第二更)
    “那现在是不是一名元婴修士也未必破得了我的防御了?”

    这个发现让王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你长得也不美,就更加不要想得美了。”他深思的模样瞬间就换来了何灵秀毫不留情的嘲笑。

    “妖兽的品阶如果要完全参照修士的力量,在任何典籍上都要普降一阶。”

    何灵秀一脸嘲讽的看着他,“四级的妖兽就能和元婴期修士抗衡么,那无异于痴人说梦。以四级一品的妖兽为例,它的等级划分,只是因为它在完全长成,在极限的情形下,它激发的威能能够媲美元婴一层修士的法术威能。但是你注意,那法术威能,只不过是指普通的法术威能。”

    “修士的攻击,永远不会像妖兽一样单一。”

    她丝毫没有吝啬她的嘲讽,因为她觉得不好好纠正一下王离的这种自大,王离可能就离早夭不远了,“修士的攻击,永远都是各种法术加法宝的组合拳!你不要以为能够扛住方才那头妖兽的一击就觉得你这大道异相强大得能够承受元婴修士的攻击,那是它在道韵跌落的情形下给你形成的错觉!四级的妖兽往往就能被金丹期修士杀死,强大的元婴修士,绝对可以用狂风骤雨般的打击,瞬间让你的这大道异相超过承受的极限!让它的元气法则发挥不了作用!”

    “还有,我劝你不要没事就仗着你的万凰重生术和那门存念舍利的法门装神弄鬼!”

    她忍不住冷笑起来,“如果换了我是元婴修士,我绝对不会给你任何喘息的机会,哪怕你能够复原,你的复原速度,也比不上我狂风暴雨的威能冲击。我可以彻底将你打成飞灰,然后连飞灰都给你抹灭,让你连渣都剩不下来。”

    “这么狠的?”王离讪讪的一笑。

    他不是听不进道理的人。

    他知道何灵秀所说的是事实。

    “那估计我这大道异相可以让我面对任何金丹修士都能一战。”他实事求是的说了这一句,想到还是无法和元婴修士抗衡,他忘记了自己还只是个筑基二层巅峰的筑基期修士,他多少有些郁闷。

    何灵秀的面色有些缓和。

    实事求是的讲,王离的那些个大道异相的确都没有这个大道异相变态。

    但她觉得不乘机打击这个鸡贼一下,这个鸡贼还是容易发飘。

    “我跟你讲。”

    她清了清嗓子,“你也不要觉得你现在拥有这么多手段就能稳吃金丹期所有修士。一层境界一层天,炼气期和筑基期之中像你这样的怪物的确不多,因为很多强大的法门和法宝,没有境界的支持就体现不出真正的威力,但金丹期就已经不一样。你能保证你现在和你师姐吕神靓为敌,她不能一剑劈了你?”

    “我跟你讲。”

    她加重了语气,重复了这四个字,然后继续训道:“你要始终记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就觉得你这个大道异相天下无敌了?和七神经相比,你这个大道异相也不过是渣渣。”

    “什么神经?”王离愣了,“发神经?”

    “发你个大头鬼!”

    何灵秀差点一口老血喷王离脸上,“七神经你都不知道?”

    王离摇了摇头,“女神经我倒是经常见,七神经真的不知道。”

    “七神经就是修真界有史以来公认最强大的七种法门,分别是遁法、杀伐法门、防御法门、真元修行法、神识法门、推演法门、肉身法门的极致。”何灵秀冷笑道:“就以七神经中的防御法门乾坤归元大道经为例,它自然形成的异相是乾坤清穹。它演化的这大道异相看上去十分简单,只是围绕着身体的一圈清光,但金丹期之上,就算是超越这名修士一个大境的修士,打入这圈清光的威能也会被瞬间炼化,反而变成清光里的一颗银丸。这颗银丸叫做乾坤一气丸。这名修士甚至直接可以将这颗银丸当成自己的剑丸打出去反攻别人。”

    “嘶…..”

    王离倒吸了一口冷气。

    “反而能够利用对方的威能?”他不可置信,“还有这样的神术,我怎么都没有听说过,这还能叫做防御法门?”

    “乾坤归元大道经当然是防御法门,因为施展这法门也不能主动攻击,只是相当于将对方的威能凝练成自己的威能才能反击。”何灵秀呵呵一笑,“至于你没有听说过,那不是正常,看我的嘴型,因为你就是特乌土,啵耶鳖,土鳖!”

    她和王离的这番对话也并没有用传音的手段,李幽鹊和他师姐听得面面相觑。

    两人此时也只觉得王离和何灵秀是神人,此时这兽潮已经铺天盖地之势,他们的身体周围数十丈开外,全部都是汹涌的妖兽洪流,各种各样的妖兽比他们见过的修士还多,但这两个人居然还在这里侃侃而谈,很有闲情雅致的斗嘴。

    “别闹。”

    王离认真的看着何灵秀,“你确定真的有这什么七种神术一样的法门,不是你杜撰出来的?”

    “王离师兄,何师姐说的是真的。”这个时候李幽鹊都忍不住插嘴了,道:“现在的三圣据说就是分别拥有一门七神经之中的神术。你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三圣并立之后,在他们的授意之下,很多有关他们的记载被特意的抹灭了。”

    “王离,你看看,连这种新人仙苗都知道,连你都不知道。”何灵秀顿时心情舒畅,对着李幽鹊投以赞许的眼神。

    “……!”王离彻底无语,他看着李幽鹊,“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仙柯宗白溪真人最喜欢和我们讲述各种典故。”李幽鹊很老实的说道:“这七神经是他在我们入宗时给我们上第三课的时候就说的。真人和我们说,每次七神经只要有一门现世,就会引起修真界一场惊天的动荡。”

    “那现在三圣分别是什么神经?还有别的神经在谁手里?”王离忍不住问道。

    “呵呵。”李幽鹊和他师姐听王离说得好笑,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连他的呆萌师姐到这时都已经不甚害怕。

    “你告诉他。”何灵秀觉得李幽鹊讲得不错,她便示意李幽鹊给王离好好上上课。

    “白溪真人给我们授课时说过,现在中部十三洲的修士都推测三圣手中分别有一门神术,还有混乱洲域有一名叫做混乱大帝的修士有一门神术,但具体他们四名修士手中各自是什么神术,却都无人知晓。”李幽鹊看着王离道:“只是有一种说法,混乱洲域的那名混乱大帝所修的可能是肉身法门的极致。至于还有三门神术,现在也不知道落在何处,应该是没有出世。”

    说完这些,李幽鹊看着何灵秀,道:“何师姐,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也不知道对还是不对。”

    “说的不错。”

    何灵秀直接鼓起掌来,她鄙夷的看着王离补充道:“这七神经可比现在典籍之中记载的什么十秘,什么九绝要厉害得多。只是只要能够得到其中一门神术的,注定走上成圣之路,这门神术就往往从此不知所踪,所以这七神经就神秘莫测。至于三圣各有一门神术之说,虽然不知从哪里流传出来,但既然有这样的说法,恐怕就是事实。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在无数次动荡之中脱颖而出,屹立不倒。”

    王离听得忍不住摇头,“修真界实在太危险了。”

    “你是应该明白自己的浅薄。”何灵秀冷冷一笑,“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以后记得不要轻易玩弄存念舍利这种让你命悬一线的法门。”

    “面对境界高出自己太多的修士实在太危险。”

    王离点了点头,他此时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

    不过他马上又道,“但面对和自己差不多的,或是不如自己的,倒是也没有什么危险。”

    “你脑子有病啊?”

    何灵秀莫名的觉得自己的肺又要气炸了,她觉得和王离这鸡贼怎么好像道理说不通的,“那对手都不如你,你用这种法门做什么?你都可以直接揍得对方死去活来,你干嘛要自己死去活来?”

    “有意思啊!”

    王离却是眼睛发亮,兴致勃勃,“你想想,半截身子飘来飘去吓胆小的,多有趣,还有被打得千疮百孔却还可以玩剑在身上的插拔游戏,这够不够恶心对手,够不够恶心人?”

    “……!”

    何灵秀是真的彻底一口气堵在了胸口。

    这厮是真的想要走出自己的恶心大道啊?

    这什么恶趣味啊?

    她很无语,王离却是很认真。

    “这有时候还真的能够唬住人,你看方才那头妖兽就被我弄得有点莫名其妙,施法都不连贯。”

    王离看着她,道:“你想,万一我们两个和人对敌,对方还没有动手呢,你就直接掏出一柄剑对着我一顿乱刺,在我身上刺出十七八个透明窟窿。那对方是不是直接就懵了?对方一懵,你再乘机说几句话,他们反应肯定更慢了,到时候我乘机演化日月皇华万战诀,还能够彻底激发战力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你也阴到了人,我也恶心到了人。我们配合相得益彰,对方哪怕实力比我们强,恐怕也会着了我们的道。”

    何灵秀听得牙痒,她忍不住想要戳王离几剑,“那要不要现在就试试?”

    她这是纯开玩笑纯威胁,但王离却很当真,“现在不要,等会再出来个厉害的妖兽,我们直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