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八十章 迷之行为(第三更)
    这头妖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

    越是有高的智慧,就越是能够进行缜密的判断和理性的思索。

    按照它的经验,这一击下去对方应该就死了吧?

    这名修士,此时应该是已经死了吧?

    但他的眼睛为什么还在那里眨?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和死不瞑目?

    可是他为什么还能滞空?

    不是直接像一块陨石一样直接坠地?

    有时候太过聪明也真的不是好事。

    换了那些脑袋里一根筋的妖兽,这个时候想什么想啊,直接再一顿威能怼上去啊。

    但它却是忍不住抓了抓自己的脸,脑袋里无数的问号。

    “这他妈的……”

    王离这个时候倒是也忍不住口吐芬芳了。

    这头妖兽的冰系法门十分的诡异,这道冰剑荡漾的元气威能居然让这道冰剑在他的体内无法消解。

    他的万凰重生术虽然让他的生机不绝,但不把这柄冰剑拔出来,他的伤口还真的没办法愈合。

    于是他就只能当着这头妖兽的面,一点点把这柄冰剑从胸口拔了出去。

    这头妖兽就又忍不住抓了抓自己的脸。

    这也彻底颠覆了它的认知了。

    这到底死不死啊?

    就算不死,那不是它的灵毒也会让他如冻肉一样硬邦邦得动弹不得?

    他为什么还能在那里像拔萝卜一样的拔剑?

    王离此时也感觉到了它的迷惑。

    如果说无法透过奇异的辉光看清它脸上的情绪变化,但此时这头妖兽抓自己脸的细微动作,同样也给他带来了很直观的感受。

    他有的时候也真的是和寻常的修士不一样。

    包括思路也比较清奇。

    看到这头妖兽迷惑得暂时连施法都停止了,他做了一个连何灵秀都根本无法想到的举动。

    他又将拔出来的冰剑原封不动的插了回去。

    “……!”

    在不灭净瓶之中原本在咳血的何灵秀顿时一口血喷了出来。

    “……!”

    这头妖兽两只手都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迷之行为。

    以它的智慧和经验都根本搞不清楚这修士的动作是什么意思。

    让何灵秀忍不住再要吐血的是,王离也真的足够思路清奇足够无聊的,在这种时候他居然还又重复了一遍这种迷之行为。

    他竟然是又将冰剑又插拔了一次。

    这次这头妖兽终于有点搞明白了。

    王离死不了。

    对方似乎是用这种行为在告诉它,它的冰系法门对他无效?

    与此同时,迷之行为的王离却也在思索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如果牧青丹给他的那颗异源炼化之后,那颗异源的源气足以让他剥夺一名修士的大道异相。

    那这颗异源的源气,能否剥夺这头妖兽的大道异相?

    他直觉是可以的。

    因为这种所谓的剥夺大道异相,不就是相当于对形成大道异相的元气法则的复刻?

    大道异相千奇百怪,但都来自于天地法则的某些本源。

    那这源气既然能够让他牵扯修士的大道异相的本源,自然也应该能够牵扯这头妖兽的大道异相的本源?

    而且既然是剥夺,那就相当于这种夺取会顺带着剥夺对方的一些灵韵,对方的大道异相就形不成了。

    在他原先的计划里,这颗异源显然是要留给陆鹤轩这种级别的修士用的。

    中部十三洲那些天子骄子形成的大道异相肯定非同小可,只能剥夺一次,他当然要挑个十分厉害的。

    但眼下让他纠结的是,这头妖兽的大道异相就十分厉害。

    他还没有遭遇陆鹤轩这种级别的修士,不知道他们这些中部十三洲的准道子或是真正的道子凝出的大道异相和这头妖兽相比孰高孰低。

    但现实的情况是,如果破不了这头妖兽的大道异相,他恐怕怎么都对付不了这头妖兽。

    而且关键在于,牧青丹给他的这颗异源,其中还有惊人的毒素。

    这种毒素可以让他的血宝变成剧毒血宝。

    混乱洲域的高阶妖兽对于绝大多数灵毒都有着天然的豁免能力,但也只有一小部分的妖兽对于剧毒有着很强的抗力,他觉得这种异源的剧毒可能能够帮得上忙。

    但是真的要把这只有一次的机会,用在这头妖兽身上吗?

    剥夺妖兽的大道异相,听上去比起剥夺修士的大道异相更为有趣,但关键在于,牧青丹亲口告诉他,这颗异源剥夺修士的大道异相没有问题,但没有说过一定可以剥夺这种妖兽的大道异相。

    万一出了纰漏,这恐怕要让他的肠子都悔烂吧?

    他纠结。

    真的很纠结。

    换了任何修士都估计很纠结。

    他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冷静。

    于是他就又忍不住的把冷冰冰的冰剑又插回了自己的身体一次。

    这一下终于彻底激怒了这头人形妖兽。

    你他妈的调戏我还调戏上瘾了对吧?

    你真的把我当傻子么?

    冰系法门对付不了你,难道我就没有别的神通吗?

    唰!

    一道足以让金丹修士都彻底炸毛的可怕气息瞬间席卷这空间裂口周围数里方圆。

    高空中响起了一记又一记重锤敲动巨鼓般的轰鸣。

    山体在颤抖,空气在呻吟。

    在这种轰鸣声传入王离和何灵秀等人的耳廓之前,这头人形妖兽身外的辉光里,已经绽放出一圈荆棘般的雷光!

    可怕的雷罡灼烧着天地元气,甚至泛出一条条晶莹的纹理。

    雷系法门!

    王离的呼吸瞬间停顿。

    他此时有了特别清晰的认知。

    这头妖兽身外的大道异相,是来自这雷系法门的极致演化,之所以这大道异相如此古怪,是因为这头妖兽的这门雷系法门,是一种异雷法门!

    但他的脑海之中也才刚刚闪过这样的念头,一道水样的雷光已经从虚空之中泼洒而出,这道雷光毫无障碍般击破了他身上泛起的灵光。

    王离的肉身瞬间就像是一个雪人被淋上了融化的铁汁一般被泼洒得千疮百孔。

    这副残忍的画面,甚至让何灵秀都瞬间停止了感知。

    太惨了。

    这次连王离的心脉都没有逃过这种异雷的冲击。

    他的心脉都千疮百孔。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已经被真正的秒杀了。

    呼!

    浑身缠绕着荆棘状雷光的这头妖兽解气般呼出了一口气。

    它的感知落向对面山坡的不灭净瓶。

    王离也知道自己严格意义上而言已经算是被真正的秒杀了。

    但是存念舍利很自然的体现出了效果,他的万凰重生术瞬间演化到了极致,奇妙的气机编织,瞬间在他千疮百孔的肉身外形成了一场青色的灵雨。

    与此同时,一株青柳也在他身外的虚空之中化生。

    他失去生机的肉身瞬间重新焕发生机。

    他溃败的血肉迅速重生。

    这头妖兽瞬间往后一个箭步。

    它真的被王离这诈尸吓了一大跳。

    这什么鬼?

    它真的惊悚了。

    “我死了…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王离真的是思路清奇,他鬼模鬼样的吓唬这头妖兽。

    这种吓唬还真的起到了效果。

    这头妖兽都有种退回空间裂缝的冲动,但是即便是它也无法和空间力量抗衡。它的身体在接触这种空间力量的刹那,浑身一震就僵住了。

    王离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很新奇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好像今后还真的能用这招装死或是吓唬人。

    让人感觉生机断绝,让身体都残破,但在恢复生机之后,用万凰重生术维系生机,却又保持那种身体残破的状态,这想起来让他自己都觉得头皮发麻。

    但与此同时,他还是将牧青丹那颗异源取了出来。

    这个时候已经不是纠结不纠结的问题了。

    关键是这头妖兽既有大范围的限制他九天踏星诀的冰系法门,又有这种杀伤力可怖的法门。

    他不用这颗异源搏一搏的话,或许真的只有靠引动雷劫了。

    乘着这头妖兽还在疑惑,他迅速的解源,石皮瞬间化为飞灰,他真元直接炼化这颗异源。

    “你看,我真的死了!”

    “你看我五脏都飞出来了。”

    他也是足够思路清奇,他感觉这头妖兽有极高智慧,说不定都能听懂人言,所以他装神弄鬼的大叫,将蕴含剧毒的毒血宝不断飞出。

    他的五脏吸纳这块异源的剧毒,此时在这头妖兽的感知里,还真的是腐毒衰败的不行,根本没有生机可言。

    难道这名修士,真的是变成了那种僵尸状态?

    这头妖兽还在疑惑。

    但与此同时,这剧毒血宝却是骤然加速,不断冲击它身外的辉光。

    唰!

    它身外的那些奇特水泡将这剧毒血宝的威能都弹飞出去。

    王离这血宝的威能根本不能真正冲击到它的身上,但这种源于异源源气的剧毒却是在它身外多少有些氤氲缠绕,只是刹那间,这头妖兽突然觉得自己头重脚轻,有许多毒素迅速的朝着它体内的脏器侵袭。

    轰!

    它身外妖气炸裂。

    无数雷光从它的体内涌出。

    它真的是惊了。

    这种毒素让它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它疯狂的用异雷洗伐,想要尽可能的将这种奇毒驱除出去。

    王离此时不断施展九天踏星诀,他身体不断瞬移般闪动,与此同时他疯狂的炼化这颗异源,他不断飞出剧毒血宝冲击这头妖兽。

    随着源气的不断涌入他的身体,他感觉到这种异源的源气在他的体内就像是在不断结阵。

    一个无比奇妙的漩涡似乎在他的体内生成。

    怎么变成了一具毒尸?

    毒尸为何还能这么惊人的遁速飞遁?

    这头妖兽的脑海之中无数的问号。

    它此时也忙着祛毒,根本无法再施展冰系法门去限制王离的飞遁。

    唰!

    王离手中的这块异源终于彻底炼化。

    他感觉这一刹那,他体内的这团漩涡就像是无比贪婪的怪物,甚至可以吞噬他之前都感知不到的许多元气法则。

    “谢谢了哈!”

    他直觉这团漩涡对这头妖兽身外的大道异相十分贪婪,他顺势而为,直接让这团漩涡吞噬这头妖兽的大道异相。

    也就是一个念头闪动,这头妖兽身外辉光乱闪,那些奇异的水泡瞬间消失。

    与此同时,王离直觉自己体内的这团漩涡也彻底消失,但一种惊人的灵韵就像是一缕清泉一样落入自己的体内,瞬间化开,融入他的整体道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