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七十七章 盛怒(第三更)
    这道焰流是火焰、闪电和罡风的混合物,当然里面还有很多烧焦的血肉残片和一些坚硬的甲壳和鳞甲,以及奇形怪状的骸骨。

    几头身高超过一丈的章鱼模样的妖兽迫不及待的在这道焰流后方拱了出来。

    “大头妖翁!”

    这几头妖兽的特征太过明显了,王离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是白骨洲内的标准妖兽土著。

    它是标准的“两头身”。

    一个硕大的章鱼般头颅占了二分之一身高,那些看上去像章鱼足一样飘舞的东西并不是它的触爪,只不过是它脸上的肉须。

    它的下半身是两只分外粗壮的蹄足。

    这种妖兽给人的第一直觉应该是水系妖兽,但偏偏它却是实打实的火系妖兽。

    它的每一条肉须都能凝成一条超过二十丈长度的白色火焰。

    这种白色火焰就是修真界中大名鼎鼎的“白日焰火”,太阳真火的一种变种。

    这种“白日焰火”在它的元气法则的编织下,能够始终不散。

    如此一来,这种“两头身”妖兽无论是和妖兽还是和修士对敌时,它的周围二十丈区域里,就始终有数十条白色火焰长鞭在挥舞。

    这使得它的战斗方式十分怪异。

    而且它还有一个十分难缠的天赋神通。

    它拥有自然消解金系元气的天赋神通。

    也就是说,除非是威能彻底碾压,否则同等级的金系法术对它根本无用。

    这种独特的天赋神通对于一些进攻型的法宝胎体也有很大的影响,比如精金炼制的飞剑要去刺杀它,那很有可能肉包子打狗一去无回。

    它的品阶也不算低,修真界对它的评价是三级五品。

    意思是除了智商之外,它的对敌和防御能力,几乎相当于金丹五层的修士水准。

    它可不是雪眼魔君那种我行我素就只是想找个地方继续睡觉的善茬。

    它在白骨洲之中都是出了名的好斗,它栖息的领地内根本不存在别的妖兽,而且这种妖兽还要时不时的入侵别的妖兽的领地。

    它的繁殖能力据说很惊人,据说每年都可以至少生四窝,一窝起码十来头,但在白骨洲里,这种“大头妖翁”的数量始终不多,就是因为它们喜欢惹事生非,往往一群出去招惹了不能招惹的存在而导致团灭。

    修士洲域浓郁的天地灵气和修士新鲜血肉的气息对它们而言更是充满致命的吸引力,此时这几头“大头妖翁”直接就是奔着王离等人来的。

    它们的“两头身”还没有完全从空间裂缝之中拱出来,一根根肉须的顶端已经在咕噜咕噜的不断涌出白色的火焰。

    “妈的…”

    王离很直接的就毁灭真空古剑和灭星古镜的威能一齐朝着这几头“两头身”扫了过去,但他和这几头“两头身”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威能交火。

    他的毁灭真空古剑和灭星古镜的威能落下时,这几头“两头身”已经直接被后方的一股磅礴威能碾成了爆散的肉泥。

    何灵秀二话不说就带着李幽鹊和他师姐往后一阵暴退。

    能够瞬间碾碎这几头“两头身”的妖兽绝对不是她能够匹敌的,就算祭出异元道莲都很危险。

    至于王离,这个鸡贼拥有九天踏星诀这种快到令人发指的遁速,加上他的存念舍利法门和万凰重生术,在他被迫引动天劫、底蕴尽出之前,他恐怕想死都难。

    “什么鬼东西!”

    王离浑身也是寒气大冒,他连那几件风刃海都不想再祭出来了,面对这种级别的对手,恐怕还是好好的驾驭手中的毁灭真空古剑和灭星古镜最佳,法宝多了恐怕反而手忙脚乱。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几头“两头身”被恐怖的威能碾爆之后,发出这恐怖威能的正主却并未马上露面,空间裂口之中反而是哗啦啦的涌出两股色泽不同的洪流。

    上方的一条红色洪流是密密麻麻的火红色蝙蝠。

    这种火红色蝙蝠他很熟悉,这是混乱洲域之中土著妖兽“火窟毒蝠”。

    这种火窟毒蝠只是一级五品的妖兽,对敌手段就是靠着身体弥漫的一些毒烟和喷吐的一些火焰。

    它的火焰喷吐能力也很低,一盏茶的时分它最多能够憋出三十口老痰一样的火焰。

    下方的一条黑色洪流全部都是巴掌大小的爬虫。

    这些爬虫很像一根根黑色的铁钉。

    它有个花名就叫做“棺材钉”。

    它的大名叫做“幽行诡兽”。

    这只是一级四品的妖兽,但它却偏偏是很贱很具备搅屎棍性质的妖兽。

    它是标准的土系妖兽,最擅长的能力只是土遁。

    不管如何成群结队,这种妖兽从来不和修士正面对决,尤其它们对灵气波动十分敏感,从来不找修为超过炼气三层的修士的麻烦。

    但它们面对落单的炼气三层以下的修士,以及那些重伤垂死的修士,却是完全不客气。

    它们自身的灵气波动极低,在土遁时根本不引人注意。

    再加上那种炼气三层以下的修士往往又缺少足够的经验和警惕,所以整个修真界,尤其是这种边缘洲域,死于这种低阶妖兽偷袭的修士数量反而一直居高不下。

    王离艰难的吞了口口水。

    他真的很无奈。

    他手持着毁灭真空古剑不断的斩杀,虽然这些妖兽也是坠落如雨,但这两股妖兽洪流的数量实在惊人,而且这两股妖兽根本就不朝着他涌来。

    就在那道空间裂口的周围,这两股妖兽洪流就是纷纷朝着四周的天空散逸。

    火窟毒蝠就四散拼命朝着上方的天空飞,幽行诡兽就是直接朝着地下钻。

    这两种低阶妖兽数量惊人,但根本不被他打出的药粉所吸引,这种反常让他意识到,那碾死了数头“两头身”的厉害妖兽应该拥有极高的智慧。

    它就像是指挥官一样在开始调度这道空间裂口后方的兽群。

    “呵呵道友,要不你带着他们先逃?”

    他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何灵秀说道。

    “想都别想。”何灵秀毫不犹豫的断然回绝。

    她之前担心的就是王离丧失理智死在这里,现在王离要她先走,这在她看来简直就是失了智。

    王离顿时有些头疼,他飞快的解释道:“我感觉内里有一头厉害的妖兽在用自身的力量逼迫和调度兽潮,我想索性杀到对面去看一眼。但是我又担心我进去了你们在这边挂了。”

    “你是生怕我们累赘?”何灵秀马上回过了味。

    “其实吧…..”王离讪讪的一笑。

    “这个时候难道还要废话?除非我真元耗尽,否则谁能奈何得了我们?”何灵秀丝毫没有犹豫,她直接就将不灭净瓶胎体变大,将自己和李幽鹊和他师姐一起装了进去,“我跟在你后面,万一不妙,我将你也装进不灭净瓶。”

    她话虽这么说,但实际有些心虚。

    妖兽不比修士,妖兽的天赋神通五花八门,不灭净瓶只是胎体不灭,但不代表她能够保持它的威能。

    也就在她和王离这对话的短短时间里,火窟毒蝠和幽行诡兽的中间已经有幽绿色的流光飞射了出来。

    这是一只只身裹着幽绿色光芒的飞蛾。

    这些飞蛾的速度比飞剑还快,它紊乱的飞行,瞬间化为四周上空的绿色流光。

    这些飞蛾的后方,许多白色的蜘蛛硬生生的挤入了幽行诡兽的洪流之中。

    这些白色的蜘蛛是吞云蛛。

    它们不会吐丝,只会喷吐云雾。

    这种吞云蛛一向都是某些高阶妖兽的附庸种族,它们都依附着一些高阶妖兽存在,它们帮高阶妖兽盘踞之地吞云吐雾,隔绝视线和感知。

    那些高阶妖兽捕猎之后,这种吞云蛛就蜂拥而至去吸食残羹冷炙。

    也就在这些吞云蛛大量的涌出时,这桃源胜景所在的数座灵山的天空之中,已经到处都是火红的火窟毒蝠在飞舞。

    火窟毒蝠在空中形成了一条条的红色旋云,它们散发的红光桃花还艳。

    王离现在的感知不弱。

    他感觉这几座山头下方的泥土里,都是密密麻麻的幽行诡兽在穿行。

    “走!”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他不再犹豫,将灭星古镜顶在前方就直接朝着前方空间裂口冲去。

    他此时突然有一个想法,忍不住就传音问何灵秀,“呵呵道友,如果我在这道空间裂口内里引动雷劫,然后再退回这边会如何?”

    “不要玩火。”

    “不要试探天道法则的底线。”

    “天道法则凌驾于一切元气法则之上,你进入这空间裂口引动天劫,天劫导致的元气波动,很有可能直接将这空间裂口的元气法则都彻底扰动,最差的结果都是这空间裂口消失,你和我都瞬间置身于混乱洲域的兽潮之中。”

    “如果真的要引动天劫,我们只能在桃源胜景这一边。”

    何灵秀明显就被王离吓到了,她连连出声,声音急促。

    “知道了。”

    王离直接连续演化数个大道异相,他依靠澎湃的元气冲击,将身体周围的这些低阶妖兽都震碎。

    “什么!”

    在他和何灵秀看来,在桃源胜景这里形成的空间裂口便是一个连通混乱洲域的通道,既然那些妖兽能够远远不断的涌出来,那他们自然可以通过这扇大门过去那边,更何况王离之前激发的诸多威能都直接打了进去。

    然而让王离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冲到这道空间裂口,还未真正冲进去,他的身体就被恐怖的空间力量撕扯,差点直接就崩碎了。

    “怎么会这样?”

    何灵秀跟在王离身后,她即便是在不灭净瓶之中也感受到了这种可怖的空间扭曲的力量。

    她都完全不能理解。

    唰!

    王离再次挥出一剑。

    他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空间法则尚且不是他和何灵秀这种级别的修士所能彻底理解的,但是他这一剑挥出,他却是感觉到这一剑的威能被数重空间扭曲和切割,就像是分成了数股,飞入了不同的空间。

    何灵秀也彻底感知清楚了。

    “我他妈……”

    她都忍不住口吐芬芳。

    她和王离之前都以为,这道空间裂口就只单纯的连通着混乱洲域的某处空间,或许很有可能就是白骨洲里的某一块地方,然而此时她发现她和王离全部想错了。

    这是一个出口,但连通着的,却是五六处地方。

    这是五六片空间的共同出口,它所连通的五六处地方应该来自于混乱洲域的不同地方,这五六处地方的妖兽都能从这个出口涌出,但是五六片空间的嵌合,对于她和王离这边,却是形成了独特的空间切割和扭曲。

    这使得这个空间裂口,就像是一个单向的通道。

    当然,若是有针对性的空间型法器和对空间法则有很深了解的强大修士的保驾护航,她和王离依旧有机会进入内里的任何一处空间,这就和通过一个超远距离的传送法阵传送到混乱洲域的某处没有区别。

    但关键在于,她和王离现在都没有针对性的空间法宝,也没有如此强大的修士保驾护航。

    “这是人为的么?”

    王离后退,他咬牙叫了起来。

    他不太相信这是一种巧合。

    “或者我们再见牧前辈能够得到一些解答,但现在却猜测其中可能,却是白费力气。”何灵秀冰冷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廓。

    她将自己和李幽鹊以及他师姐从不灭净瓶之中放了出来。

    王离知道现在她所说的话的确是事实。

    但他还是忍不住想。

    妈的这些狗日的不管搞什么阴谋,这兽潮都不可能直接冲到中神洲去。

    不管是牺牲边缘洲域来消耗混乱洲域的力量,还是要引动兽潮重新分割什么利益,或是为修真界一下子又获得大量的修行资源…最大的好处都是中神洲所得,但死伤惨重的却就是这些边缘洲域。

    他是真的怒了。

    他疯狂的激发毁灭真空古剑和灭星古镜的威能,同时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疯狂激发法器,朝着这空间裂口一顿猛斩猛炸。

    但即便是真的怒到极点,他还是保持了一些理智,“呵呵道友,我们尽可能把那些见不得光的法器在这里消耗了,先用那些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