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七十四章 螳臂当车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姜雪璃很早之前对于现今修真界的吐槽却正在成为现实。

    在三圣制定道例,划定仙门正统的地界之后,各种的修行宗门虽然大多都有了很好的立宗之本,尤其很多在上一次混乱之潮中损失惨重的宗门有了难得的修生养息的机会,尤其可以避免被一些有世仇的宗门彻底抹灭。

    但这种一团和气导致的休养生息,在很大程度上也变成了养尊处优。

    很多宗门根本不需要和以往一样战战兢兢的生存,不用通过很残酷的付出去获得足够的回报,很多宗门只需要按部就班的获取封地之中的出产,就可以让门内需要栽培的弟子有足够的修行资源。

    在三圣并立之前,混乱之潮席卷的那些年代,绝大多数宗门的修士在炼气两层三层时就已经有着很高的陨落概率。

    很高的陨落率虽然造成很多宗门的弟子数量严重不足,导致很多宗门的衰落,但至少绝大多数宗门的炼气期修士都绝对有着一定的战斗经验,更不会像今日的这几拨年轻修士一样,面对这种不入流的妖虫还会出现死伤。

    惊慌和缺少协同作战的能力,是最大的原罪。

    有些修士身上明明都有不错的灵光光罩类的法宝和法器,但是激发时,却往往连近在咫尺的同门都没有笼罩进去。

    有些人身上明明有足够轻易杀死冲到身前的这些低阶妖虫的法器,其实哪怕冲到他们身前的这些低阶妖虫的数量再多两倍,他们的法器也轻易能够将这些妖虫杀死,他们在师门的一些修行之中,也应该能够轻易做到这点。

    然而当现在面对这突发的情况,惊慌失措之下,很多人竟然连祭出的法器都取错了。

    王离心中叹息,他根本不可能顾及这桃源胜景此时十余里区域内的所有修士,而且最关键在于,他和那几名已经退出很远的筑基期修士一样,在判断上也会出现误差。

    比如当十余只这样的碧磷虫掠向四名修士,那四名修士之中还有一名炼气四层的修士存在,在他的潜意识里,这十几只碧磷虫根本不可能对这四名修士造成任何的威胁。

    然而事实却是,因为这四名修士的慌乱和出错,偏偏还有一名修士硬生生的被碧磷虫落在了身上,而且当这名修士暴毙时,他周围的那三名修士也根本没有遵照他先前的提醒,不是第一时间设法焚化那名修士的尸身,反而是哭嚎着想要翻动那名修士的尸身。

    随着碧磷虫流后方越来越浓厚的妖气,他现在虽然并不知道通过这空间裂口直接发生在这里的兽潮到底是何等的规模,也不知道牧青丹为何能够提前预知这里会有这样的变故,但他却已经很清楚牧青丹的用意。

    桃源胜景这里的这些修士的生死并不算什么。

    因为桃源胜景之外,就有数个凡夫俗子的城池,这些个凡夫俗子的城池到底属于红山洲那些宗门的封地,王离此时并不清楚,但他清楚的是,这方圆百里的区域之内,并无任何仙门正统的山门。

    如果兽潮在这里毫无妨碍的形成,恐怕根本要不了半日,就会彻底席卷方圆数百里的区域。

    关键在于,这里距离仙墟盛会所在的仙墟,也不到三百里。

    仙墟盛会有布灵盛宴,会由各大宗门人为的朝着仙墟贯注灵气,惊人的灵气和惊人数量的修士的活动产生的气息,必定会第一时间吸引兽潮朝着仙墟移动。

    王离向来喜欢朝着最坏的方向想。

    他此时甚至觉得这种兽潮根本出于人为。

    因为在仙墟盛会开始之前,在这里直接出现空间裂缝并同时形成兽潮,实在太过凑巧。

    他隐约觉得或许根本不止这里会发生兽潮。

    若是仙墟周围都有兽潮发生,那仙墟就直接处于兽潮的中心。

    仙墟盛会汇聚四洲宗门的诸多重要弟子,若是有惊人伤亡,那就意味着东方边缘四洲的气运遭受一场灭顶之灾。

    如果说兽潮只是混乱之潮的开端,那这兽潮刚刚起时,东方四洲宗门的精英弟子就直接遭受兽潮的一轮清洗了。

    就现在的情形而言,哪怕不是一定要遵守和牧青丹的约定,他也会尽可能的迎击和杀死这些妖兽。

    因为他不想东方边缘四洲也和他以前的家乡一样彻底沦陷。

    而且最为现实的是,他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和他相识的人此时在仙墟之中。

    他的好友并不算多,但他不想任何一个好友出意外。

    他在这里杀死的妖兽越多,仙墟那边的压力自然越小。

    “你们做什么?”

    也就在此时,何灵秀突然一声低喝。

    有两名修士没有朝着远处逃离,反而朝着她和王离的所在掠了过来。其中一人便是之前好意提醒过王离的那名仙柯宗的少年李幽鹊。

    另外的一人是名女修,比李幽鹊年纪略大,但也大不了几岁。

    她是下意识觉得李幽鹊和这名女修不知轻重,想来帮忙,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李幽鹊却是出声,“别的地方不安全,你们这里比较安全,放心,我不会碍手碍脚。若是到了你们也抵挡不了,必须要抛下我们的时候,你们就抛下我们好了。”

    王离也是顿时一怔。

    他直觉这名少年冷静的很,反倒是那名比他略大几岁的女修浑身颤抖得有些厉害,似乎反而是李幽鹊强行劝说了过来的模样。

    他忍不住转头看了李幽鹊一眼,只见这名仙柯宗的少年真的是一点恐惧的神色,眼神晶亮。

    “过来!”

    他顿时觉得李幽鹊有些不同寻常,此时他也没有理由拒绝这名少年的请求,他当下出声,让李幽鹊和那名女修到了他的身后。

    “这是我师姐杨若箬。”李幽鹊到了此时还是冷静的很,言语丝毫都不慌乱,而且他竟然是直接猜出了王离和何灵秀的身份,“你应该是王离师兄,你是何灵秀何师姐?”

    何灵秀此时心情十分凝重,但此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如何知道?”

    “这风系法宝,应该是击败周不凡时用过的法宝。”李幽鹊道:“而且除了你们,这种时候应该也不会顶在这里,应该自己要先退了,毕竟你们连金丹真人都不是。”

    何灵秀和王离互望了一眼,两人并未回应李幽鹊此时的话语,但心中却都生出同样的念头,这人年纪这么小,竟然如此镇定自若,天赋似乎很不一般。

    “王师兄,何师姐,其实我之前在通惠老祖渡劫时见过你们,只是你们用法术隐匿了真正身影,所以之前我认不出你们来。”李幽鹊的声音再度响起,“当时我们仙柯宗白溪真人正好带我们一批新人弟子回山门,正好在那处遇到了通惠老祖渡劫…不过当时你们肯定注意不到我。”

    “当时竟然你也在场?”王离有些惊讶。

    轰!

    然而此时却是没有时间让他和这名仙柯宗的少年闲聊了。

    数团明亮的火光从虫流之内出现,这数团火光直接将虫流都击穿出了几个孔洞,让汇聚的虫流纷纷四散。

    那数个传送法阵被澎湃的威能瞬间摧毁,然而原本借由这几个传送法阵的空间通道形成的空间裂口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有扩大的趋势。

    无数掉落的碧磷虫就像是珠帘一样在空间裂口处飘洒,明亮的火焰和磷火的飞舞,磅礴的妖气和传送法阵溃散的灵气不断冲击,再加上独特的空间裂缝的气息,让那几个传送法阵所在的区域就像是变成了一片燃烧着的魔渊。

    唰!

    何灵秀直接将不灭净瓶也祭了出来。

    几乎就在此时,数十道流光已经从溃散的碧磷虫后方冲了出来。

    这是数十只身体火红的妖兽,就连王离都从未见过。

    它们体型有猴子般大小,有肉翼,就像是巨型蝙蝠,但身后却拖着一条布满鳞片的蛇尾。

    它们飞掠的速度极快,和它们的速度相比,那些碧磷虫慢的就像是乌龟。

    轰!

    这些妖兽在出现的刹那,就瞬间被何灵秀灭星古镜的威能打下了不下七头,但它们身上火光迸发,浑身的血肉在碎裂的同时都如同岩浆一般爆涌,强劲的威能冲击让何灵秀身外的灵光光罩都不断动荡。王离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祭出了毁灭真空古剑。

    这数十只不知名的妖兽的品阶明显已经到达了两级,它们激发的威能至少都相当于筑基两层的修士。

    王离十分熟悉混乱洲域,他当然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清楚兽潮的可怕。

    这个时候根本不存在杀鸡岂用牛刀的说法,他所需要做的,便是用最强的手段尽可能多的杀死妖兽。

    他心中已经下定主意,如果真的无法收拾,他甚至要行险直接引动天劫对付这里的兽潮。

    如果真到那一步,他真的是要第一次凭借自己的能力来面对雷劫。

    唰!

    毁灭真空古剑的威能瞬间爆发。

    一道可怖的剑气横扫而出,甚至直接切入了如同魔渊的空间裂缝之中。

    毁灭真空古剑的这一击直接斩杀了十余头这种不知名的妖兽,甚至和空间裂缝之中后继的妖兽威能造成了冲撞,那空间裂缝之中轰的一声,有大团的焰光冲击出来。

    但王离的心却反而一沉。

    他直觉这道空间裂缝的元气性质十分稳定,就像是两个空间已经真正契合了。

    那这里的威能冲撞再厉害,也绝对不会让这空间裂缝消失或是崩溃。

    而与此同时,他虽然一剑就轻易斩杀十余头这种不知名的妖兽,但这些妖兽很有灵智,觉得根本无法和他战斗,竟是直接想要绕开他和何灵秀。

    没有任何迟疑,他弹出数包药粉。

    这些药粉都是能够令妖兽疯狂或是吸引妖兽的药物制成,他现在只希望在这兽潮之中也起些作用,让妖兽尽可能聚集在此间。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

    她直接点出数块灵源,不断包裹真元上去,尽可能激发出大量的天地灵气。

    有些妖兽能够被大量的精纯的天地灵气吸引,有些妖兽则纯粹猎杀新鲜肉食,她现在明白王离的用意,只有尽可能的想办法吸引妖兽。

    “我们来!”李幽鹊的声音响起,“何师姐,我们修为太过低微,帮不上什么忙,但我们帮忙激发灵源的天地灵气尚且可以做到。”

    何灵秀也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又点出两块灵源落在他们身前。

    王离和她的这种手段起到了一些效果,那些原本已经飞散出去的妖兽瞬间有些暴躁,身影有些迟缓。

    王离毁灭真空古剑连斩,瞬间将这些妖兽斩杀得只剩下数头,但与此同时,一道肉眼可见的巨大罡风风柱直接冲了出来,内里有许多破碎的妖兽尸体如陨石雨般飞坠。

    一头接着一头的巨大身影带着令人心悸的气息跳跃出来。

    这是一头头身体十分庞大的妖兽。

    它们的身体和这桃源胜景周遭的店铺房屋差不多等高。

    它们并不显得奇形怪状,似乎只是体型分外强大的青色猿猴。

    然而随着它们身上元气的不断流转,原本看似柔软的依附在它们身上的柔软青色长毛,却是迅速的变得坚硬起来,就像是豪猪的尖利一般根根竖起。

    它们的身体因为这些长毛的竖起而显得更加的庞大,与此同时,它们的身外不断形成青色的罡风,青色的罡风不断的凝结,就像是一条条细小的钢索一般缠绕在它们身外的长毛上。

    它们的浑身,瞬间就像是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青色索甲。

    王离的瞳孔微微的收缩。

    这是“星狲”。

    这种妖兽是罕见的风、土两系的妖兽,它防御靠风系威能,进攻却靠土系威能和自身的肉身力量。

    它是真正的三级一阶的妖兽。

    它此时凝成的罡风铠甲足以能够承受金丹一层修士的法术威能。

    它的土系攻击法术的威能并不算强悍,但是加上它的肉身力量,却是连很多胎体不够强韧的三级法盾都扛不住。

    以前他和师姐吕神靓在混乱洲域行走,看见一头这样的妖兽都要绕着走。

    然而现在这一头头妖兽接踵而至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一时间宛若没有尽头。

    “你要想好。”

    何灵秀的声音在王离的耳廓之中响起。

    “我已经想好了。”王离苦笑起来。

    他明白何灵秀的意思。

    在这样的兽潮之中镇守,可能不只是会将他们手上的积累全部打光,甚至让他们将小命丢在这里也不一定。

    但他真的想好了。

    “看来叶玖月她们在你心目中还真的很重要啊?”何灵秀像是第一次真正认识这个鸡贼一般,深深的看了王离一眼。

    “呵呵道友你的联想能力惊人,都什么时候了,你说这个?”王离无语:“她们在不在仙墟还不一定呢。”

    他手中毁灭真空古剑连挥,剑气连斩。

    迎面冲来的一头头“星狲”身上血光迸现。

    毁灭真空古剑的威能惊人,这些星狲的防御威能堪比金丹一层的修士但却依旧被毁灭真空古剑的威能破开。

    它们的身上出现一道道可怖的伤口,但是它们的血肉和骨骼都极其的坚韧,尤其是它们体内的一根根骨骼堪比神铁,毁灭真空古剑的威能冲击上去,都不能直接斩断。

    有一头冲在最前的星狲腰部间的血肉都完全被王离的一剑斩没了,内里的脏器也全部破碎,然而它体内的一根根骨骼却是连伤痕都没有留下,在威能的冲击下,它体内的骨骼雪白如玉,但同时散发出无数璀璨的银光,如同许多星辰在闪烁。

    星狲是上古星兽和妖兽繁衍留下的后代,它虽是风、土两系的妖兽,但它体内的骨骼却也像是一个自然吸纳星辰元气的大阵,在它不断成长的过程中,它浑身的骨骼也不断遭受星辰元气的淬炼。

    轰!

    这头星狲腰腹间的血肉都消失了,但分外强横的生命力和强韧的骨骼,却是支持着它依旧站立着。

    它双掌朝着王离凌空派来,伴随着它的嘶吼,两团黄光在它手中出现,瞬间变成两根长约一丈的石刺。

    这两根石刺以惊人的速度从它身前弹出,就像是巨型的弩箭狠狠冲到王离的身前。

    几乎同时,它身后所有的星狲身前同时暴发刺耳的破空声。

    只是一刹那,这两根石刺的后方,便是密密麻麻的黄光,就像是一片石林从半空之中倾泻下来。

    咄咄咄咄….

    王离此时身前已经祭出四件福海祥刃,但它们涌出的所有风刃竟是全部被这些石刺击溃。

    啪!

    何灵秀的身体巨震,她身外的灵光光罩也承受不住威能,直接爆碎。

    她将不灭净瓶当成法盾挡在前方。

    不灭净瓶不断发出脆响,她的整个身体都不断震动,顷刻间嘴角流淌出血丝。

    “你们这些龟狲!”

    王离继续挥舞毁灭真空古剑狂斩,与此同时,他挥洒出数十道冰系灵符,他不断激发玄天剑罡。

    这些星狲在骤然爆发的冰寒元气的影响下,浑身有些麻痹,动作瞬间迟缓,他的玄天剑罡精准到了极点,不断狠狠刺入这些星狲的骨节处。

    轰!轰!轰!……

    一头头星狲或是脊椎被直接切断,或是膝盖关节被断,如同一座座小山般不断砸在地上。

    唰!

    几乎同时,王离体内血光迸射。

    他演化万凰重生术,与此同时不断将体内的血宝祭出。

    轰!轰!轰!……

    他的血宝连炸,一团团化神血光不断炸在这些星狲的面目之间,炸得这些星狲七荤八素。

    此时冲出的星狲已经至少有五十余头,这已经是一股极为可怖的力量,然而在王离和何灵秀的疯狂施法之下,这五十余头星狲不断倒下,它们竟然被硬生生的压制在传送法阵之前的一里长宽的地带。

    王离和何灵秀身后的战场也瞬间到了白热化。

    那些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不能保持镇定的年轻修士几乎都在一两个呼吸之间就陨落当场,但凭借着数量的优势和一些筑基期修士的主导,在这些星狲被王离和何灵秀挤压在这片战场的情形之下,他们付出了近一半修士陨落的代价,绞杀了那些碧磷虫和那种不知名的蛇尾妖兽。

    此时这些幸存者不断朝着桃源胜景之外逃离。

    他们回望传送法阵所在处,看着恐怖的威能冲撞,破碎的罡风和无数黄色的石砾崩飞,惊魂未定的他们根本看不清王离和何灵秀激发的是什么样的法器和法宝,但即便是烟尘翻涌之中,他们都依稀可以看到一道道剑光如闪电般划过。

    几乎他们看到每一道剑光的刹那,都有一头巨大的妖兽倒地。

    “我竟然说他是个傻子。”

    一名年轻修士浑身发抖,他虽然不知王离的身份,但看着那些剑光,他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在撤退的遁光之中,几名修为最高的筑基期修士看着王离和何灵秀的所在,眼神之中充满了深深的敬佩和敬畏。

    他们就算再过愚笨,此时也明白了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兽潮的暴发点。

    此时那些星狲的等阶,就算是数名金丹期修士带着十余名筑基期修士,都未必能够镇压得住,然而那两人竟然硬生生的将那些星狲都压制在了传送法阵附近。

    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不只是法器和法宝的威能,还需要极为惊人的斗法经验和勇气。

    ……

    如果简单的说这条空间裂口就是一扇大门,眼下这些星狲身上的威能挤压,也让王离很快判断出了这扇已经趋于稳定的大门的具体大小。

    这条空间裂口的宽度约有七八丈,但高度似乎超过十丈。

    这些星狲的身后明显又团聚了一群数量惊人的妖兽,但这群妖兽的品阶不高,根本不敢冲入星狲和他的威能冲击的区域。

    “呵呵道友,你小心,我要设法压缩它们的活动空间,关门打狗才有可能支撑,如果被它们围起来打,我们形势不妙。”

    站桩式的打法其实并非王离喜欢的风格,他对着何灵秀出声,在何灵秀点头表示已经领会他的意思的刹那,他直接施展九天踏星诀,反而朝着星狲的阵中冲了过去。

    嘭!

    一头星狲感觉到王离的逼近,还在开口怒吼,双掌之中才刚刚黄光涌起,王离直接到了它的身侧,一道玄天剑罡直接贯入了它的口中。

    咚!

    这头星狲哪怕生机强悍也无法支撑,瞬间如山崩倒。

    王离将九天踏星诀施展到了极致,他的身体不断在这些星狲的左右两侧出现,每次出现伴随剑罡,必定有一头星狲倒地。

    这些星狲纷纷怒吼,随着他的身影出现,大量的石刺不断砸落。

    这些石刺纵横交错,随着王离的身影不断闪烁,这些星狲的两侧竟像是硬生生的竖立起了两道石墙。

    此时这些星狲都被王离牵着鼻子走,何灵秀也并未再激发灭星古镜的威能,她充分理解王离的意思,不断激发土系的法器,一时土系法器在两侧连爆,为那两堵石墙添砖加瓦。

    “何师姐,需要我们帮忙吗?”

    李幽鹊神色依旧镇定自若,他看着何灵秀,道:“激发一些道符我们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何灵秀原本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这李幽鹊和他那名师姐不过是炼气两层的修士,体内的真元数量对于此时的情形而言少得可怜,但转头她看到李幽鹊始终如此镇定,她便瞬间改了主意,直接取出一堆冰系法器点到他和那名女修面前:“你们连续激发这些冰系法器,让这些妖兽的动作略微迟缓便可。”

    “好!”

    李幽鹊不紧不慢,王离在右侧,他就朝着右侧激发冰系法器,王离在左侧,他就朝着左侧激发冰系法器。

    他很清楚自己的施法速度跟不上王离的遁速,如此一来,他激发的冰系法器的威能自然不可能威胁到王离。

    “可造之材。”

    何灵秀感知着李幽鹊的举动,她心中都忍不住产生了爱才之念。

    修真界早就形成了一个共识,心性修为比起纯粹的吸纳和转化灵气的天赋更为重要。

    那种修行速度很快,但一遇真正的战斗就手忙脚乱根本发挥不出应有实力的软蛋比比皆是。

    王离这种怪物也就算了,在她盯上他之前,他和吕神靓就已经不知道在混乱洲域经历了多少真正的生死战斗,但这个李幽鹊的这种镇定却像是一个极端的天赋本能。

    这种修士,哪怕修行进境一般,在任何宗门也都绝对会被重用。

    尤其对于很多至高宗门而言,这样的人物才配赋予执掌一些重要法宝的重任。因为他们在激烈的战斗之中,才会无比精准的在合适的时机将威能打到需要去的位置。

    王离并没有急着杀死这群星狲。

    这群星狲不只是能够不断在两端堆积石墙,而且它们本身的威能也阻挡住了后方的妖兽的进入。

    如果没有后继强大的妖兽将这群星狲逼走,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和这群星狲玩上个半天。

    “我在这里!”

    “你看我又出现了!”

    “我又来了!”

    “就是打不到我!”

    他的身影在这群星狲的两侧不断的显现,他很贱的不断出声挑拨,并以自己的身位不断牵引这些星狲的攻击,让两侧的石墙变得越发完整和坚厚。

    在这些星狲的两侧,两道高约一丈,宽更是接近两丈的石墙正在快速的成型。

    按照王离的想法,如果再给他一定的时间,这两侧的石墙的高度和厚度再能够增加个两倍,那绝大多数无法飞遁的妖兽恐怕都很难在很短的时间内翻越和击破石墙。

    如此一来,若是妖兽的尸身再堆积起来,他就很有机会将这些妖兽堵在一个狭小通道里打。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往往是残酷的。

    一层若有若无的薄雾从这些正卖力的帮王离构筑城墙的星狲后方飘出。

    薄雾涌来时,这些星狲还在不断的怒吼,身上罡气震荡,但它们身后的空间裂缝之中,却是声音骤然消隐。

    那大批集结的低阶妖兽似乎骤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般。

    “王离,回来!”

    何灵秀突然发出了一声厉喝,她的脸色彻底的变了,原本已经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变得毫无血色。

    唰!

    一片银色的光焰在她的前方涌现,王离就像是瞬移般到了她的身侧。

    薄雾还是薄雾,就像是清晨小河的河面上产生的氤氲水汽。

    然而那些星狲突然无比痛苦的扭动起来。

    它们身外的元气凝成的盔甲完好无缺,但是它们无比坚韧的肌肤下,却好像突然出现了无数水泡。

    噗嗤噗嗤……

    一个个鼓起的水泡硬生生的顶破了坚韧的肌肤,没有炸裂的声音,因为大片大片的肌肤和血肉就像是在锅里煮烂了的肥肉一样直接从它们的身上掉落了。

    这些星狲只是异常痛苦的扭动了两到三个呼吸的时间,它们就全部变成了一个跳舞的骨架,然后哗啦一声,支撑这些骨架的筋络也消失了,这些骨架散落了一地。

    王离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深深的凝视着前方那氤氲的雾气,突然对着何灵秀说了一句,“不要喊我王离,喊我王聚。”

    何灵秀的呼吸突然一顿,这次她出乎意料的没有和王离斗嘴,“好的,我知道了,王聚。”

    一颗巨大的白色头颅从氤氲的雾气之中透出来。

    这看上去就像是一颗扁平的蛇头,然而等它再往前移动数丈,她和王离才看清这是一只巨大的蜘蛛。

    和寻常的蜘蛛不同,它前面的蛛足比后面的蜘足要长很多,所以它的身体在行进时给人的感觉是直立起来在行走。

    “盐母魔君。”

    何灵秀寒声从牙齿缝中挤出四个字。

    与此同时,这只巨大的蜘蛛腹部好像突然豁开了一个口子,呼啦啦的不断往外流淌出白色小蜘蛛。

    “啪”的一声爆响。

    却是李幽鹊的师姐这个时候不小心激发了一张冰系灵符。

    一圈冻气在那只盐母魔君的腹下炸开。

    数十只在地上飞快爬行的白色小蜘蛛在冻气之中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冰雕。

    (今天我去踢个球锻炼一下身体,就这么一个大章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