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七十一章 物极必反(第一更)
    “真的有点邪门。”

    何灵秀和王离走出异源坊,虽说这次赚得钵满瓢丰,但何灵秀总觉得王离的这运势好得有些离谱。

    “运气好还不行么?”王离得意洋洋。

    那颗户庭囊所要的火毒异源都由异源坊去安排了,大量灵砂灵源落袋为安,他看不得何灵秀还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模样。

    “祸福相依,物极必反。”

    何灵秀看了一眼王离,“我觉得你有时候简直没有常识,运势是所有天道法则之中最玄奥,最无法捕捉的法则,但它不会无中生有,就如阴晴圆缺,有阴就有晴,有圆就有缺。”

    王离惊了,“呵呵道友你说这么多,意思就是运气太强也不好,接下来肯定有时候要倒霉呗?”

    “你明白就好。”

    何灵秀翻了个白眼,“任何法则作为天道法则的一部分,就像是这个天地本身,它的总量不会变,一头巨兽食肉而生,它的壮大,便意味着很多细小生灵的消亡。而天道法则便是要维持这个天地的运转,它要保持的便是这个天地的平衡。”

    “所以天道法则最高的准则就是平衡,所以修士强大,它就会落下劫数。巨兽死亡,很多细小的生灵以巨兽的尸身为身,再是一个万物繁衍的循环。”她顿了顿,看着王离,道:“所谓物极必反,就是失去平衡之后,自然去往相反的一端。”

    “……!”王离无语的看着何灵秀,“呵呵道友你是不是故意吓唬我,你的意思是,我运气太好都会被天道法则惩罚?”

    “本来就是如此。”

    何灵秀冷笑一声,“否则何来天嫉英才的说法,修真史上有多少生来拥有惊人天赋的修士结果早夭,绝大多数看着注定成圣的存在,结果往往晚景凄凉。水涨船高,你的运气好到超乎寻常,太过邪门,水抬船抬得太高,等到天道法则自然转换,水骤然回落,你这艘船从高处坠落谷底,摔得稀碎,这应该不难理解?”

    “……!”王离越发无语,“这爬得高摔得惨的道理当然不难理解,但呵呵道友你的意思,是我运气好反而有错了,到时候注定倒霉?”

    何灵秀摇了摇头,“我觉得你有时候真是蠢的像猪,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就算运气好到邪门,也最好不要轻易动用你的运气,否则其势太尽,必走下坡路。”

    王离都快哭了,“大姐,刚刚在异源坊,我都已经心满意足了,还不是你非要再赌一赌源石,你这是叫我少用运气?”

    何灵秀冷哼一声,“我那是最终确定一下,现在我十分确定,你的运气太过妖邪,不寻常。”

    “不行,我还要再用一次。”王离想了想,道:“我想看看昊玉城中有没有机会获得有关大道圣体铸法的典籍。”

    “好。”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她凝重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能否铸法对王离的境界和实力而言有着翻天覆地的意义,所以她没有反对,但还是重申了一句,“除了这个之外,最近不要再以好运气谋夺东西,还有,若是真找不出缘由,那就真的要找些压制气运的法宝和法器才行了。”

    “这叫什么事啊?”王离欲哭无泪。

    别人总嫌运气太差,可他倒好,运势太旺还要刻意调和,不要物极必反。

    何灵秀带着王离行向昊玉城中部一座青色的铜殿。

    这座铜殿名字叫做贯古殿。

    它有贯穿古今之意。

    倒也不虚。

    因为这座铜殿之中的商坊主营的便是各种修真典籍,涵盖各种古远的残篇法门、修士笔记。

    经营这座贯古殿的商坊和异源坊的风格是完全不同。

    这个商坊是赤裸裸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只要灵砂不要人情。

    先行支付二十灵砂一位的入门费用方可入门,入门之后,内里一名身穿古铜色法衣的修士也没有丝毫的废话,直接将王离和何灵秀领入铜殿之中的一座静室,接着便取出了一个阵盘。

    这个阵盘便是中部十三洲的许多强宗的藏经阁之中才会有的索引法盘。

    有这种索引法盘,那些宗门根本不需要师长的指引和讲解,新人弟子的神识只要沉浸其中,都很容易找到分类下自己想要查询的法门。

    王离还是第一次用这种索引法盘,原本还以为要些手脚,但他神识朝着这法盘之中一沉,他便瞬间有些无语。

    这东西简单的不行。

    它完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归类好的传功玉符。

    只要神识沉入进去,那一个个分门别类整理好的讯息就很快映入脑海。

    “……!”

    王离很快就无语了。

    有记载大道圣体的典籍,这座贯古殿里是真的没有,但是他竟然发现了一门似乎对他极为有用的残经。

    这门残经叫做往生未来古经残篇。

    这门古经若是完整,似乎是一门极为强大的有关神魂妙法的古经。

    它似乎是一切神识法门的克星,因为按照这古经的经注,这古经就是神魂破碎都可以重凝。

    但现在这贯古殿里自然不可能存在这样惊人的古经,这门古经的残篇里只剩下了一个小法门。

    这个小法门叫做存念舍利。

    它可以让修士的肉身和神魂遭受致命重创时,能够将自己的神念再保存片刻。

    这种小法门的感觉,就像是我实际已经死了,但我的意识还能不散,还能继续清醒一会。

    这种小法门对于一般修士而言,恐怕只能自己恶心自己,比如看看自己被杀了,对手还要对自己做什么,是不是羞辱一下自己的尸身,还是翻一下自己的纳宝囊。

    最最有用的功能,恐怕也就是乘着对方翻自己纳宝囊的时候,看看自身残破肉身之中还有没有可以调动的真元,发动一下最后的偷袭?

    但这个看似只能恶心自己和最后偷袭一下对手的古经之中的小法门,对王离却是有惊人的用处。

    当时他得到万凰重生经的时候,就想过要是有锁血道经配合,那就真的是厉害。

    但现在这法门配合他的万凰重生经,岂不是比锁血道经更厉害?

    锁血道经的作用,还只是在他的肉身遭受致命一击时,维系住一丝生机,让他可以用万凰重生经修补肉身。

    但这样的存念舍利法门,岂不是可以让他起死回生?

    哪怕他瞬间遭受致命重创,来不及施展万凰重生术都生机瞬间断绝,那他是不是还可以用这法门再抢救一下自己还热乎着的肉身?

    按照万凰重生经的特性,似乎对方只要不是一瞬间将自己全部打成飞灰了,连存念舍利这法门附带的神念存继都被对方的神识冲击消灭,那自己是不是还有希望将自己救上一救?

    这感觉也是另外一个版本的锁血道经,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王离想象一下那种画面都有些不寒而栗。

    一个元婴修士一道威能过来,瞬间将他肉身打个千疮百孔,甚至一半身体都化灰。

    但这个比灰衣修士还要破破烂烂的身体突然死而复生,瞬间血肉重生。

    估计那元婴修士看到这样的画面都会头皮发麻。

    以往他动用日月皇华万战诀的时候还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战意太过燃烧忘记了修补肉身,不要一不小心将自己玩得彻底生机断绝了。

    但现在有了这种法门,岂不是加了个保险?

    “……!”

    这么一想王离就更加无语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这不是有的时候都能够用这种法门吓人。

    诶,我死了。

    诶,我又活了。

    诶,我又死了。

    诶,我又活了。

    你的法宝和法术怎么都打不死我?

    这还真的是又贱又惊悚啊。

    王离有此发现之后,他暗中和何灵秀说了一声。

    何灵秀原本还未有此联想,结果听王离这一说,她顿时浑身都有点发毛了。

    她原本看这索引法盘的时候,还有些心情略微放松,毕竟这次王离的运气似乎没有那么邪门,这里面没有出现大道圣体的铸法法门,但现在一想,这简直再一次印证了王离的运气极为邪门。

    这的确就是一门比锁血道经还要有用的法门。

    在这样的一本残经里,结果发现一门和自身法门配合起来堪比绝世完整古经的法门,这是什么样逆天的运气?

    “我感觉一定要找压制你这邪门运气的法器了,否则恐怕很快就要倒大霉。”

    何灵秀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浑身都不断冒寒气。

    “这么吓人的?”

    王离被何灵秀说的都有些浑身发毛。

    不过眼下来都来了这个贯古殿,他还是顺便挑选了很多典籍,尤其很多增长见识性的古典。

    这贯古殿极有效率,等到支付完相应的灵砂,数片似乎早就已经有备好的传功玉符便送到了他和何灵秀的手中。

    “呵呵道友,我的法门可比这贯古殿还要多…我感觉这种生意十分好做,不如我们也在这种大城开一个类似的法殿。”这些残经和古典花了王离数千灵砂,虽然对于王离此时的灵砂囊厚度来说这不算什么,但王离觉得这种灵砂实在是太好赚了。

    “不要再想有的没的了,我感觉最近你最好什么都不做,先镇压了你这太过邪门的运气再说。”何灵秀觉得自己和王离一条船,而且这条船已经被抛得很高,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在某个时间点砸落下来。

    “那我先保命再说。”

    王离和何灵秀离开贯古殿之后,直接在这昊玉城中租了一间静室。

    他直接参悟这门叫做存念舍利的法门。

    这是一本残经,经注不全,虽然是古经之中的一门小法门,但以他此时的道韵参悟起来都有些困难,他足足花了七天的时间,这才将这门法门彻底参悟。

    他按照这门法门施法,只觉得脑海之中结出一颗晶莹的法珠。

    这颗法珠在他的脑海之中就像是一轮圆月,静静的洒落柔和的光辉。

    圆月之中,却似乎有一道人影,就像是他的影子。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赶去牧前辈说的地方。”

    何灵秀将一堆法器挂在他的身上。

    王离无奈。

    这一堆破铜烂铁般的法器都是压制运气的古宝,是这些时日他闭关静修时,何灵秀在昊玉城中想尽办法搜刮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