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七十章 为他争命(第三更)
    “我丢!”

    这间侧殿里很快响起王离夸张的惊呼声。

    这名解源师浑身都抖了。

    不是因为消耗真元太多,而是最终的战果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姜艺轩也根本无法平静,不住的苦笑。

    所有这四十三块赌料的源石,竟然一共开出了三颗真正的异源。

    除了最开始开出的那颗凶源之外,接下来两颗真正的异源竟然都是在那些鉴源师最不看好的下品堵料之中产生。

    这两颗真正的异源,一颗内里的源气是金色,竟然在纯粹透明的异源中央形成一张金色的桑叶。另外一颗更是独特,乌黑色的异源就像是一团凝固了的雷云,而内里的源气不断凝成一道道细小的紫色电光。

    除了这三颗异源之外,一共还开出五颗灵源,三颗灵石和一块可以大大提升炼丹炉内火力的太阳真晶。

    王离的嘴巴都有点乐歪了。

    “温掌柜你们这异源坊真的是良心商坊。”

    “恐怕和我们异源坊无关。”温艺轩也有自知之明,她感慨道:“恐怕道友合该有这样的气运。其中有些赌料数百年来都在此地,也没有人开。之前所有在这里小试牛刀的道友,虽然偶尔有捡漏的,但也没有道友这么夸张。”

    “赌料也叫堵料,更多的是给人添堵。”那名解源师原本也不多话,但今日他也忍不住感慨,“我在异源坊已经解源五十年,也从未有人能够像两位道友这样一日赌料开出这么多异源。”

    “一定有鬼。”

    何灵秀越发觉得诡异,她的脑海之中浮现出牧青丹的身影。

    她怀疑这些事情和牧青丹有关。

    然而牧青丹若是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估计也会觉得不可置信。

    ……

    恶水洲,天一古宗。

    有一处山崖远观如一座断桥挑向空中。

    这处凌空飞跃般的崖石上,建立着数座静院。

    这数座静院的上空,时不时的有雨云生成,洒落如珍珠般的晶莹雨珠。

    更远处,两座险峻山峰之中,雨云十分浓厚,连绵的雨线在空中交织,竟是形成一条晶莹的悬空瀑布。

    瀑布冲入下方山涧之中,水声如雷声轰鸣,水汽升腾,不断形成好看的彩虹。最靠近山崖边的一座静院是魏黛眉修行所用的静院。

    魏黛眉不只是天一古宗的天之娇女,她也是整个恶水洲公认有机会成就道子的存在。

    她天生水灵根,这座静院的下方,有一条富含水系灵韵的灵脉,正是相得益彰。

    两名中年女修出现在魏黛眉所在的这座静院外,这两名中年女修一名面色肃杀,面相甚至显得有些凶恶,而另外一名女修却是面目和善,眉宇之中尽是担忧和不忍。

    “魏黛眉!”

    面相显得凶恶的女修在静院外直接出声。

    “俞师叔,贺师伯。”

    魏黛眉的声音响起,接着静院的禁制打开,随着一层晶莹的光芒闪动,静院的大门也无声的打开。

    面相凶恶的俞姓女修两条眉毛微微挑起,她面上凶厉之气更重,然而接下来一刹那,她和身旁那名贺姓女修都是浑身一震,眼中竟都是充满骇然之色。

    “你…!”

    这名俞姓女修伸出一根手指点向魏黛眉,她的手指也在微微颤抖,她心情激荡,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出现在她们视线之中的魏黛眉神色宁静,她毫不张扬,就像是一名恰好出现在此间的邻家少女,然而她满头青丝之中,竟是布满霜意。

    她的满头青丝,竟是白了一半!

    “黛眉…你…”贺姓女修的身体越发抖得厉害,她感到魏黛眉的灵韵都有惊人的下挫,她想到一种可能,脸色都彻底的发白了。

    “你竟敢如此!”

    俞姓女修深吸了一口气,脸色瞬间铁青。

    魏黛眉的脸色依旧平静,她无悲无喜的看着这名师叔,安静道:“师叔师伯特地来找我,不知有何事?”

    “原本只是让你换一处静院修行,但眼下你竟然折损自己的灵韵。”这名俞姓女修微微仰头,她不再看魏黛眉,“你自行去静思崖挑一处石窟闭关思过去吧。”

    “黛眉,你怎么如此糊涂!”贺姓女修发出悲声。

    魏黛眉却只是微微的笑了笑,道:“师伯不必担心。”

    “师叔你们稍待,我马上就去静思崖。”

    她返回静院,数个呼吸之间便出静院,但此时那名脸色凶厉的俞师叔已然离开,只有那名贺师伯在等着她。

    “贺师伯,我自己去便是,你不要和我多话,否则我怕连累你。”

    她对着这名贺姓女修行了一礼,便驾起遁光,朝着一座笼罩在其余山峰的阴影中的低矮山峰飞去。

    静思崖,是天一古宗的思过处。

    魏黛眉进了一处石窟。

    这里的每一处石窟之中都是绝对的死寂,没有任何声音。

    这些石窟里面,还有一种难言的元气法则,时刻就像刮骨刀一样,令修士浑身的骨骸都是剧痛。

    魏黛眉铺开蒲团,安静坐下。

    数个时辰之后,有两名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年轻女修进入了这个石窟。

    “师姐!”

    这两个年轻女修一见到魏黛眉,一看到她头上的银丝,这两名年轻女修就直接哭了起来。

    “有什么好哭的?”

    魏黛眉看着平日里和自己最为亲近的这两个师妹哭得梨花带雨,她反而忍不住笑了起来。

    “师姐,你又是何苦?”

    “师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两名天一古宗的年轻女修抽泣不停。

    “为什么不这么做?”

    魏黛眉伸手帮这两个师妹擦泪,她轻声道:“我为我自己和王师兄争命,本该如此做。”

    “师姐,但你又何必做得如此决裂…你又何必折损自己的寿元和气运。”这两名年轻女修兀自抽泣不停。

    “师姐,我们这次见了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你。”

    “俞师叔她们从明日起便要封了静思崖,不让人进出。”

    魏黛眉没有马上再回应什么。

    等到这两名师妹终于悲声渐消,她平静说道:“我不得不这么做,餐霞古宗要王师兄死,太玄古宗也和他结仇,九香桥外,那么多元婴觊觎他法宝,也想镇杀他。若是换了你们,难道就会什么都不做,安心自己修行?”

    “他师姐直接斩了陆鹤轩的大师姐,接下来必有针对他的报复。”

    魏黛眉平静道:“他为我置身风雨,我以折寿百年和损耗我天赋气运施展古道祈福术,有何不可。”

    “我是为他,亦是为我。”

    她看着这两个师妹,淡淡笑了起来,“你们觉得悲伤,只不过是你们还未遇到这样的人,还未遇到这样的事。”

    (这一章字数略少,但写到这似乎差不多,不忍再写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