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六十七章 我也是服气(第三更)
    王离有些感慨,“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他真的是这些异源都想要,但关键在于,他生怕这颗对他最有用的异源落不到他手里。

    “有道理。”王离的这句话倒是又引起了这个狂傲少年的深思。

    他的目光落在了何灵秀的身上,久久不能移开。

    何灵秀顿时炸毛了,“你看什么看呢,什么意思?”

    户庭囊这才移开了目光,问王离:“这是你妹?”

    王离道:“不是。”

    “那就是了。”户庭囊点了点头,似是已经得到答案。

    何灵秀鼻子都气歪了,“什么叫做那就是了?”

    “我有个妹也和你差不多大。”户庭囊傲然一笑,“我不和未成年少女置气。”

    “你!”何灵秀当场都要发飙,但被王离拉住。

    好处还没有到手,千万不能节外生枝。

    “温掌柜,这颗‘再上层楼’异源我要了,你直接给他。”户庭囊倒是真不和何灵秀计较,他直接按照玉符内的详细介绍,点出相应价值的灵源。

    这一颗名为“再上层楼”的异源价值八百万灵砂,这一颗异源的唯一特性,就是提供惊人数量的灵气,自身灵韵又能够以极快的速度推动这些灵气转化成修士的真元,与此同时大大增强修士的整体道基。

    最简单而言,它的效用,足以让筑基八层以下的筑基期修士,至少提升一阶修为。

    它的价值,就在于大大缩短修士修行的时间,缩短修士道基的堆积。

    它可以大大的推动修士的真元在气海之中的质变,推动真元朝着丹液转变的进程。

    对于绝大多数在炼气期和筑基期挣扎的修士而言,如何获取足够的修炼灵砂是他们最需要考虑的事情,但对于已经脱颖而出的佼佼者而言,如何能够缩短修行的进程,如何在最短的速度里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这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情。

    “按照我们异源坊的规矩,我们需要解石,然后我们确保异源无误,才会交给客人。”

    温艺轩对王离和户庭囊解释了几句,与此同时,一名异源坊的修士对着王离和户庭囊等人行了一礼,开始解石。

    他的解石又是让户庭囊忍不住转头鄙夷的看了元辰一眼,“真的,我都不消说你。”

    “哥,我真的错了不行么?好歹打人不打脸。”元辰和户庭囊的关系真的不一般,面对户庭囊这样的奚落,元辰也只是一脸郁闷的叫了一句。

    这名异源坊修士的解石手段比元辰的解石手段明显要强得多。

    他伸手只是点出几道光符,那块源石的表皮上便瞬间沙尘滚动,形成数十条蚯蚓。

    这数十条蚯蚓都是由沙尘凝成,但却如同活物,在源石的表皮里钻进钻出,顷刻间这块源石的表皮便彻底消失,所有的蚯蚓又在晶源旁汇聚成一堆,瞬间又凝结成一块石头。

    这前前后后也不过数个呼吸,一块完整的源石却是源归源,石归石。

    “异源是夺天地造化的灵物,而且大多都是孤品,即便是手握诸多灵砂袋的豪客,和每一块异源的相逢也算是缘分。”温艺轩很懂得分寸,她没有刻意让元辰难堪,只是温婉有礼的解释道:“有些豪客解源之后,喜欢将石皮带回收藏,这种解源手段可以让石皮保持原貌,而且这对于我们异源坊而言,源石的石皮也可以作为凭证。若是到手异源之后,自己不想炼化,今后想要出手,也可以将异源和石皮一起带回异源坊,异源坊可以按市价回购。”

    对于温艺轩的这番话语,户庭囊和元辰这两个杠精倒是也没有抬杠。

    毕竟异源并非有足够灵砂就一定能够买到的货色。

    异源坊这种商坊的异源售价虽然高昂,比起许多拍卖会上拍卖的异源成交最高价恐怕还要高出不少,但毕竟能够保证一些豪客手头有灵砂就有机会购得心仪的异源。

    严格意义上而言,户庭囊和元辰两个人也是心知肚明。

    他们其实都是托了周不凡的福。

    他们两个正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异源坊的异源被周不凡大手笔收刮得一干二净,连那些很难动用的剧毒灵源都被周不凡收刮光了,以至于异源坊有了足够的灵砂又通过各种渠道去采购了一批,他们又恰好知道了这批异源送到异源坊的时间,所以他们才会赶在异源坊这批异源到达之后的第一时间出现在这里。

    他们这无疑是出门赶早正好烧了个头香。

    唯一出师不利的地方,就是遇到了王离和何灵秀,平白损失了身上的一堆异源。

    话说回来,之前他们已经跑了几个修士洲域,身上也就得了六颗正儿八经的异源,这异源的难得程度也可见一斑。

    异源坊这次因为周不凡的原因更新异源,他们一次性见到这么多异源,其实心中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张狂了。

    而且他们两个的张狂,除了他们本身就不是低调的修士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觉得这小玉洲一带有些弱鸡。

    之前他们光是听说周不凡一举搜刮了异源坊的异源就没有觉得周不凡弱智,而是觉得小玉洲一带的宗门太过扣扣索索太过小家子气了。

    很简单,异源坊这种商坊都不要说开在中神洲,哪怕是开在他们南方洲域的某个大城,这里面已经开出来的异源难道还能有一块剩余?

    就算是那些剧毒的异源也不可能留得下来。

    按照南方洲域那些大宗的做派,异源总归是无法用灵砂衡量的好东西,哪怕有剧毒,肯定也要和周不凡一样买了再说,作为宗门底蕴放在藏宝殿里堆着都行,谁知道宗门之后会不会有人恰好能够有机缘能够动用这样的异源?

    南方洲域大城中拥有异源坊这种规模和进货渠道的商坊,完完全全只有赌石,最多只有半明料,根本不可能有开完了确定是异源的东西存着。

    但按他们之前听到的消息,周不凡一举至少在异源坊带了十块异源走。

    而且他们听说这十块异源之中,有许多都甚至在异源坊放了几百年都无人问津。

    这什么概念?

    这说明整个东方边缘四洲的宗门都扣扣索索,都小心翼翼的计算着要将灵石花在刀刃上。

    这说明整个东方边缘四洲的所谓强宗也都很没落。

    看来上一次的混乱之潮让东方边缘洲域的元气伤得太厉害。

    要不是东方边缘四洲没落得太过厉害,区区一个玄金洲的太玄古宗的准道子,又怎么过来一个人叫嚣四个修士洲域?

    虽然周不凡被痛扁了,但似乎除了痛扁周不凡的那两名修士,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一代拿周不凡还真的没办法。

    那周不凡要是去南方洲域试试?

    要是大家都动用师门重宝,周不凡都不知道要被多少人打得满头包。

    如是种种,户庭囊和元辰在小玉洲的这种地方行走,自然是更加狂傲,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怎么样,我算完成了赌约,都已经让你优先挑了异源,既然我到这里,本来就是挥舞着灵砂袋要购异源,接下来是不是先让我挑购一块?”户庭囊看着王离和何灵秀将那块异源和石皮都收了起来,他便又开口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接下来一人一块的挑,你先挑一块,然后我们再挑一块?”何灵秀看了他一眼,说道。

    户庭囊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明人不说暗话,按照这价格,我身上的灵石也只够购个最多三块。原本我身上那五颗异源还准备视异源坊的异源情形再和异源坊做些调换,但现在没有了。”

    这几句话一说,王离倒是觉得这棒槌很光棍,他看着户庭囊倒是觉得有些顺眼起来了。

    他其实没有什么异议,但何灵秀却是不乐意,“这不行,这是两码事。方才你给我们这颗异源,原本就是赌约的一部分,严格意义而言,现在我们双方的权利对等,凭什么你们先挑?”

    户庭囊双眉一竖,他觉着何灵秀太不识趣,但看了何灵秀一眼,他还是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不和未成年少女计较,那你说怎么办。”

    “很简单,按照小玉洲坊市的规矩,猜单双。”何灵秀道:“我们双方都各自用传功符记一个数,互相交给对方,双方数字加起来看是单是双。”

    “也行。”户庭囊实在不想和何灵秀计较,道:“你要单要双,你先说。”

    “我要单。”何灵秀拿出一片传功符给王离,“你来记一个数进去。”

    “那我要双。”户庭囊也不废话,直接就取了一片传功符灌了一个数字进去等王离。

    “为什么还要让我灌数字,你不随手一下子完了?”王离也灌了一个数字。

    何灵秀接过去就点向户庭囊,与此同时传音给他:“我觉得你运气有些邪门。”

    王离惊了,传音道:“我们两个一起双宿双飞,什么叫做我运气邪门,你为什么不觉得是你运气邪门?”

    “什么双宿双飞!王离你别乱用词。”何灵秀脸色都顿时有点黑,“我直觉是你的运气邪门。”

    “神直觉…这算什么解释。”王离想到自己师姐吕神靓有时候很准的直觉就有点无语。

    这个时候户庭囊将传功玉符也已经凌空点了过来。

    何灵秀接过神识一探,发现内里是个五,她下意识就问王离,“你放的数字是几?”

    王离说:“二!”

    王离也才刚回答她,对面的户庭囊就已经脸色沉了下来,“我也是服气,你们先!”

    (大家可以猜猜王离这段时间的运气为啥有点邪门…前面的书里其实有一点点小提示,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联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