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六十六章 真邪门(第二更)
    “惊喜?”

    元辰有种要吐血的感觉。

    “我就不信了。”

    他手中光印闪动,落在最后那颗红皮源石上。

    “真的有!”

    一群人霍然一惊。

    红皮源石石皮化为沙尘,内里露出黑色的源晶。

    一股独特的灵韵在黑色源晶内里回荡。

    “我……!”

    元辰的脸都黑了。

    “我郁闷啊!”

    他的心中有一万个元辰在大叫。

    其实对于他和户庭囊而言,损失一些灵砂灵石不算什么,但异源不同,异源都是性质独特,有不同的功效,很多都是孤品。

    输赢原本也不算什么,可关键在于,这一共十六块源石里面就两块出了异源,而且这两块源石还是他为了抬杠而特意挑出来的。

    “呵呵!”户庭囊都气得反而笑出来了,“元辰你这一手倒是让我没有想到啊。”

    温艺轩又弹出一道灵光,但这次这道灵光落在这块黑色的异源上,却是没有任何的回应,这块黑色异源内里就像是有一个可怕的漩涡,将她的这道灵光都吞噬了。

    “很独特的异源。”温艺轩很是佩服的看着王离,“这块异源我探不出它是什么特性。”

    “没事,是异源就对了。”

    王离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原本他和何灵秀来异源坊的目的就是寻找这块红皮黑心的异源,但没有想到有人买单让他挑十六块源石,其中都开出了三块异源,接下来这元辰和户庭囊还要再输给他们六块异源。

    最为关键的是,原先牧青丹告诉他们的这颗红皮黑心的异源,如果没有元辰的抬杠,他们恐怕还要忙活一阵才能翻找出来。

    “王离,你这运气有点邪门。”

    何灵秀传音给王离,她看着反而被元辰气笑的户庭囊,她也忍不住想笑。

    “关键是这两个人太逗。”王离也传音给何灵秀。

    两个人传音交流的时间很短,但户庭囊却偏偏又敏感的感觉了出来。

    他瞬间就一声冷笑,“愿赌服输,输在了自己人的手上,我倒是也服气。”

    说完这句,他直接伸手一弹,一个灵石袋直接落在王离的身前。

    王离神识朝着灵石袋中一探,瞬间惊了,“怎么只有五颗?你这还能直接赖账一颗的?”

    户庭囊鼻子里发出了重重的一声哼声,“谁说我会赖账,我也没有说这里面是六颗,我先欠你一颗,等下我再从异源坊买一颗给你便是。”

    “行倒是行。”王离将灵石袋交给何灵秀先收着,“不过原来你这身上一共是只有五颗异源?那你还硬要说六颗。”

    像户庭囊这种狂傲少年就是经不住激。

    王离这声音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嘲讽之意,但他的一张脸却是已经有些挂不住,“谁说我身上没有六颗异源!”

    “我有一颗异源有特别用处不给你不可以么?”

    “方才的赌约只说双方各以六颗异源为赌注,又没说一定要身上的异源全部给你。”

    “我马上从异源坊买一颗在身上,难道不属于我身上的异源么?简直搞笑!”

    他对着王离连连出声,充满异乡口音的话语就像是爆音符一般在包裹着王离连炸。

    “不要激动!”王离都被他这副激动的模样唬住了,“我没说买一颗不行。”

    “那意思就是我猪鼻子插大葱装象?”户庭囊直接从衣袖中取出了一颗雪白的异源在手上抛了抛。

    他身后的一堆女修顿时尖叫欢呼起来,以为这个阔少接下来很有可能将这颗异源都抛给她们,但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户庭囊瞬间翻脸不认人,脸如寒霜:“都给我滚!”

    这些女修噤若寒蝉,原本还犹豫着到底走不走,元辰转头过去狠狠瞪了她们一眼,这一眼下去,这些女修顿时纷纷惊呼,转头就走。

    “你说我是不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户庭囊将手中那颗雪白的异源收了起来,然后看着王离问道。

    “你没有鼻子插大葱装象。”王离马上说道。

    眼下有足够好处,他心情大好。

    和气生财,他不想节外生枝。

    户庭囊一副算你识趣的样子,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他也不和王离计较,只是看着温艺轩,道:“这里没什么看头了,温掌柜你直接领我们过去买些异源,我不喜欢欠人东西。”

    温艺轩笑了起来,道:“好,跟我来。”

    她的笑容让户庭囊觉得有些不对味。

    他跟着走了几步,突然转头看着收起那些开出来的宝贝的王离,怒道:“你方才那意思是不是我是猪鼻子?”

    王离叹了口气,道:“户道友,和气生财,从头到尾我们都是逆来顺受好不好?”

    他这一句极为中肯的话语倒是让户庭囊和元辰沉思了许久。

    “这里就是小源区了。”

    温艺轩带着他们进入了一间大殿。

    这间大殿和很多宗门的藏经殿都十分相似,一个个朦胧的光柱罩着一颗颗源石和已经解开的源晶。

    这些源石和源晶个头都不大,最大的也不过鸡蛋大小。

    “这些源石内里都有明确的源晶,有些可能存在异源,有些是一些特种灵源,可以确保都有,但品阶都不高。”

    “这些都不用看了,若是我特意在这里面找一块品阶很低的异源出来用来充数,传出去反而笑死个人。”温艺轩还没有介绍完,户庭囊就已经冷冷的回拒。

    他让温艺轩直接带去珍源阁。

    “可以啊。”王离倒是对这个狂少瞬间有些刮目相看,“户道友你讲究啊!”

    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虽然张狂但真的有点狂的资本。

    “要不你以为?”

    户庭囊冷冷的看了王离一眼,“我们坎离古宗出来的修士从来只有看不起人,从来不会被人看不起。”

    温艺轩这些年看过的怪人也算多了,但听到这名狂少这样的话语,她还是忍不住微微的一笑,又在心中说了一句,“这个棒槌。”

    “厉害!”

    王离倒是很佩服的对着户庭囊竖了竖大拇指,“等会到了珍源阁,千万挑一颗不比你手上那颗白色异源差的。”

    户庭囊看了他一眼,又说了一句让异源坊的人觉得异常棒槌的话,“那也得看异源坊的珍源阁有没有那种品阶的异源。”

    和小源区的琳琅满目相比,珍源阁里就显得分外的精简。

    一个朦胧的养灵光罩罩着二十一块源石,中央一口灵泉不断泛出汩汩的灵气,滋润着这大小不一的二十一块源石。

    “怎么,都是源石么?”户庭囊的眉宇之中瞬间尽是不悦,他对源石现在有心理阴影。

    “之前我们异源坊的一批异源,包括一些原本无人问津的展示性的异源都被某个贵客买走了。”温艺轩不紧不慢的解释道:“这一批是我们从各产源地和各源坊收购得来,虽然还未正式解源,但都是明源料,内里的异源已经被鉴源师确定了。每块异源我们都可以告知具体大小和功效。”

    “难道这些鉴源师不会犯错么?”元辰忍不住冷哼,他这杠精又忍不住抬杠。

    “你不要说话。”但他才刚刚出生,户庭囊就白了他一眼,“看你说话我现在都觉得坑。”

    “.….!”元辰无语。

    他和户庭囊的关系倒是不太一般,虽然被户庭囊这种当面呵斥,他倒是也没有翻脸,甚至没有什么特别不满的神色。

    “你以为那些鉴源师和你一样半桶水么?”

    在场的异源坊的所有人心中都是这么想的,但自然没有一个人会说出来。

    温艺轩微笑道:“若是这源石之中开出来,和鉴源师确定的不同,首先这异源可以不要,其次我们异源坊也可以给予一定的补偿。”

    说完这句,温艺轩点出数片玉符,接着道:“这些玉符之中都有这些异源的详细介绍,鉴源师甚至做了这些异源的图录。”

    户庭囊神色不善的接了一片玉符神识查看起来,瞬间就又忍不住转头瞪了元辰一眼,“你自己看看,这些鉴源师比你专业多了。”

    “我又不是鉴源师,我哪知道这人这么邪门。”元辰也接了一片玉符查看。

    这玉符之中有详细的图录,每一块异源的形状、色泽都有详细的图案,而且连它们的特性、大小,出产地都有详细的介绍。

    “是他邪门么?”

    户庭囊反而和他抬上了杠,“是你自己邪门好不好,那开出两块异源的石头都你特地找出来的,要不是和你这么熟,我都怀疑是我仇人派我身边来坑我的。”

    “我也郁闷啊。”元辰也是无奈,忍不住传音给户庭囊,“我这悔的肠子都青了,你再说我真怕我去上吊。”

    户庭囊冷哼了一声,也不再刺激他,只是斜眼看着王离,“也就这二十一块异源的选择了,你随便挑一块。”

    “户道友大气!”

    王离顿时又拍了一个响亮的马屁,“容许我和王道友商量一下,毕竟一颗异源对户道友和元道友不算什么,但对我们而言还是价值惊人的。”

    到底要哪一颗,这的确是个认真审视的问题。

    异源拥有着各自的特性,到底哪颗有用,是因人而定。

    王离和何灵秀很快的商量了一下。

    说实话这二十一颗异源都让王离有些难以割舍。

    其中甚至有增加整体灵韵的异源,甚至有增添至少数十年寿元的异源,但王离最终还是咬牙挑选了一颗最适合自己目前状况的。

    他需要修行进境。

    所以他苦笑了一下,对户庭囊说道:“户道友,我要这颗‘再上层楼’异源。”

    “哦?”

    户庭囊倒是有些意外。

    他认真的重新审视了一下王离和何灵秀,他也不掩饰自己此时的想法,“你倒是也懂得见好就收,我原本以为你一定会选这二十一颗异源之中价值灵砂最多的那颗异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