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六十四章 算你狠(第三更)
    真的有异源?

    随着石皮和杂质纷纷化为沙尘,晶芒越来越灵动。

    星星点点的晶光甚至凝聚在一起,似乎要结成一张星图。

    元辰的脸上惊疑不定,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左手捏出风诀,狂风呼啸,将沙尘尽数吹走,这块源石内里的晶光彻底显露出了真容。

    这是一块树状的晶源,就像是珊瑚,能有一人多高。

    “可惜了。”

    温艺轩有些失神,她下意识的捂住嘴,但同时还是忍不住说出了三个字。

    身为异源坊的掌柜之一,她当然也有些特别的手段。

    这块晶源在厚厚的石皮包裹之中,数百年来没有丝毫的灵韵透露,凭借她的手段也根本看不透,但眼下被元辰用特别的法门将所有外部的石皮和杂质全部去除,只留下内里的这珊瑚状晶源,她却是一眼就能断定,这是一株灵源,但内里并未真正凝结出独特道韵的真源,并不属于异源。

    她的失神也是一瞬间的事,她转瞬回过神来,十分敬佩的看着王离,道:“何道友看来你果然有非凡之能,这块源石在异源坊已经放了足有七百年,我都看了它数十年,但之前从未有人觉得它特别。”

    “这么大一块灵源,没有结成异源么?”王离有些傻眼。

    他哪里看得出特别,他分明就是挑大不吃亏,随便瞎点的。

    “真的是狗屎运么?”何灵秀也无语了,她都甚至怀疑王离是不是瞒着她有什么特殊的法门。

    “没有。”温艺轩却觉得王离只是有疑问,她点了点头,有一说一,“这块灵源虽大,何道友你看,内里还是有很多处地方有源引,还有一些矿晶杂质。可能就是灵源本身包含诸多特殊的矿晶,所以才最终没有形成异源,不过这株灵源绝大多数部分都是异常洁净,形体如此之大,即便是切割成灵源,价值也是惊人。”

    “这是银花源!”元辰听着温艺轩的讲解,他反而受不了了,冷笑抬杠,“内里的这些矿晶就是银花晶,这是荒古时期银花松的松粉坠入灵脉之中形成,所以这块灵源的灵光之中如银星点点。这银花源之中的这些矿晶根本不算杂质,银花晶是罕有的祛毒腐的灵药。这一块灵源的价值远超同等大小的灵源。”

    “竟然如此厉害?”王离顿时惊了。

    温艺轩倒是对这个棒槌也另眼相看,“原来这就是银花晶,我倒是第一次见到。”

    “你也不要自卖自夸。”元辰觉得王离的表情太过造作,他冷笑了一声,“这块东西虽说在灵源之中特殊,但也算不上是异源,所以你不要觉得胜券在握。”

    说完这句,他继续解石。

    此时他觉得王离的确有些门道,但他不相信王离的鉴源之术能够和中神洲那几个古宗的鉴源之术相比。

    第二块卧牛般的源石瞬间也被他解开。

    这块源石之中有金光闪现,解开之后,却是一块人头大小的金色灵石。

    “倒是有一块灵石,不过连灵源都不算。”

    这块金色的灵石在王离看来也是意外之喜了,但在元辰眼中却不算什么,那种特别的金色,对于纯净的灵源而言,却反而是其中掺杂了杂质才会形成这样的变色。元辰也因此心中大定,觉得王离即便有些手段,恐怕最多和自己也是半斤八两。

    他马上又解第三块源石,这块源石是一个黑色的柱体,表面的石皮就像是坚硬的玄铁。

    但是他手中五个光印闪动,这坚硬的石皮也是纷纷化成沙土。

    到此时王离和何灵秀也渐渐看出端倪,他的这门法门,似乎是一门独特的土系功法。

    “嘶…..”

    王离倒吸冷气的声音很快响起。

    这第三块源石内里的石质竟然是淡黄色的,随着淡黄色的石质化土,内里叮当叮当的掉出很多瓜子状的赤红色精金。

    “居然是鬼脸神铁?”

    元辰也很是意外,这一颗颗瓜子一样的赤红色精金表面布满了鬼脸状的花纹,这是在灵源矿脉之中有强大的真火流动,才有可能蕴育出的精金,这是一种品阶极高的炼器灵材,可以用来炼制极品的火系飞剑。

    “这种神铁极为罕见看,虽然这么多数量的鬼脸神铁足以作为主材炼制出一柄极佳胎体的火系飞剑,但可以可惜并非是异源。”

    他看着王离倒吸冷气的样子,冷笑着摇了摇头,“怎么样,失望吧。”

    “哪里失望,我只是太意外了啊。”王离实话实说,他异常感慨,“竟然块块东西里面有宝物,你还说这异源坊的源石不行。”

    何灵秀却不做声,只是将掉落在地的所有鬼脸神铁收集起来,迅速收好。

    这些都是极品的火系灵材,很适合她所修的法门,不管王离接下来如何说得天花乱坠,这些灵材她肯定是留着自己用了。

    “源石行不行,也要能够开出真正的异源才行,否则就是挂羊头卖狗肉。”

    元辰继续抬杠,他再开第四块源石。

    第四块源石之中竟是开出了一块焦黑的木块,足有一丈来长。

    这次就连元辰都没有看清楚,何灵秀就已经比抢那些鬼脸神铁还快的将它收入了囊中。

    “呵呵道友你手脚也太快了啊,这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王离顿时十分郁闷,看着何灵秀的样子,他就知道这块焦黑木块肯定比那鬼脸神铁还要惊人。

    “这是救仙木!”

    何灵秀的语气也有几分不淡定而来,“这是可以用以救治灵药的灵药。”

    “救治灵药的灵药?”王离觉得很拗口,但瞬间就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如果有些灵药长势不佳,或者直接濒死,可以用这种东西救?”

    “不错,这种救仙木还可以用以移种或是保持灵气。有些灵药若是采摘下来,就必须要用特殊的法器保存,否则很快灵气尽失。但用这种救仙木,却是可以让灵药扎根其中,可以用这种方式保存灵药。”何灵秀也深吸了一口气,“这种灵材相当于万用的特殊法器。”

    “……!”王离都无语了。

    他看着元辰开第五块源石,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挑选的源石块块都内蕴宝物。

    但他这不信就又被现实打脸了。

    这第五块大鱼形状的源石之中,竟然解出了一条两尺来长的七彩鱼形晶源。

    “真的太可惜了。”

    这块鱼形的晶源散发着柔和的七彩晶光,内里源气流动,表面的凹凸不平的纹理都自然形成鱼鳞,让温艺轩再次发出了喟叹,“这已经是一颗半异源,被挖掘出来太早了,若是不被发掘出来,恐怕再过个数百年就能形成真正的异源,而且是非同小可的异源。”

    “只是一颗半异源。修真史上被糟蹋的半异源难道还少了?中部十三洲的那些大的异源坊,哪个不是隔三差五的开个半异源出来?”元辰冷笑着继续抬杠,他开第六块源石。

    这一块源石完全化为沙土,什么都没有留下。

    “终于没有宝物了?”王离如释重负的呼出了一口气,否则他觉得这事情太过怪异了。

    “你就继续装,能这么浮夸的装逼的,我还是第一次见。我看你现在心慌了吧?”元辰有些得意起来,他开第七块源石。

    第七块源石也是尽数化为沙土,内里没有任何的东西。

    王离又呼出一口气,“这才正常啊,不然块块出东西,这也太恐怖了。”

    “你这算为自己加油鼓劲吗?”

    元辰哈哈一笑,他飞快的解第八块源石。

    这块源石也是池塘边水中的源石,原本就在他们面前不远处。

    这块源石有三节,就像是一根莲藕。

    这块源石不断化为沙土,看着它化为沙土的速度,看着内里并没有什么晶莹的亮光涌出,所有人又都觉得它内里没有东西,然而当沙土被风吹拂,有一根手指头大小的重物却是在沙土之中显现出来。

    这根重物黑漆漆的,很不起眼,然而元辰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温艺轩的脸色也瞬间变了。

    她眼中的神色变得精彩无比。

    几乎就在下一刹那,她忍不住伸出一根玉指,凌空一弹。

    一道若有若无的灵光落在那根其貌不扬的手指大小的重物上。

    在下一刹那,那根黑漆漆的物事却是内里响起异样的轰鸣,就如风雨大作,就如雷电交加。

    所有异源坊在场的人顿时狂喜。

    他们之前都尽可能的掩饰心中的不快,但此时幸灾乐祸的神色却是满溢在他们的脸上。

    “恭喜何道友王道友赢得赌约。”温艺轩含笑说道:“这是一颗真正的风雷两系的异源。”

    元辰和户庭囊两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一截不起眼的黑色东西,脸上都是吃了屎一样的表情。

    “竟然开出了一颗真正的异源?”

    王离和何灵秀对望,两个人的眼睛都瞪得像铜铃。

    两个人的眼底似乎都浮动着无数的问号。

    王离想问,这是真的?我随手点点,竟然点出了一颗真正的异源?

    何灵秀想问,你这个鸡贼,难道真的有什么鉴源术在身?

    元辰一口气堵在胸口,原本就难受得不行,转眼再看到王离和何灵秀的这副神色,他的肺都差点气炸了。

    “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浮夸,这么过分?”

    “胜就胜了,你们两个还要故意做这样的表情恶心人?”

    王离在他近乎咆哮的声音中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没办法,实在太意外了。”

    他很真诚的看着元辰,“真不是故意恶心你。”

    “算你狠!”元辰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片刻,他咬牙取出了一片传功玉符,手上灵光闪动片刻,便直接狠狠的丢给了王离,“愿赌服输。”

    说完这句,他手上又是五个光印闪动,又落向一块源石。

    “这么爽快?”

    王离心想这传功玉符之中应该就是对方的鉴源法门,但他还没有来得及神识探查,却一眼看到元辰又接着施法,他便是一愣,“你这是做什么?”

    “我他妈的认输,但我就想解开你挑的所有源石看看,不行么?”元辰凶狠的看着王离:“这些源石说起来也是我花灵砂买的,我现在就只是想看看清楚,难道你想拦?”

    “赌约中又没有说解出一颗异源之后,其余的就不用解。”户庭囊一脸冷笑着横在了王离等人和元辰的中间,“解出来的东西都归你们,但我们就看一眼不行么?”

    “可以。”

    温艺轩对着王离使了个眼色,暗中传音,“让他们看看就看看,终究要给个台阶下,至于解出来的东西,我保证他们无法染指。”

    王离借着这段时间飞快的神识扫了一遍传功玉符之中的内容。

    他发现这元辰倒是十分光棍,这传功玉符之中有两门法门,一门就是这解源用的“尘归尘,土归土”,还有一门却是望源气的法门,叫做“源气流引”。

    “解吧。”

    他也不怕这两个棒槌在异源坊里能闹出什么事来,爽快的就回了话,“元道友,要不要再给你个翻本的机会,我们再赌一赌剩下的这几块源石里有没有异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