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六十二章 杠精(第一更)
    何灵秀不动声色,她只是看着元辰回应道:“我就是喜欢外面是红色的。”

    “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元辰完全就是一副我就是这样欠扁就是喜欢挑事怎么了的姿态,他看着何灵秀嗤笑出声,“在我们面前肚脐眼上长毛?”

    温艺轩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这就有点过了。

    尤其此时何灵秀和王离的脸上都看不出有什么怒色,这就让她越发担忧这两个人是真正的高人不露相。

    “这道石墙里还有没有别的红色的源石?有的话我也要了。”何灵秀意味深长的看了元辰一眼,听着石墙畔两名异源坊修士回应说已经没有了,她便放下了心,然后转头看着元辰道:“元少主和户少主你们光看不买么?”

    “我就说你们像托。”

    元辰哈哈一笑,毫不掩饰眼中鄙夷神色,“谁说那道石墙里没有红色的源石了?”

    几个异源坊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来自朱天洲南离火宫的少主已经一个箭步掠了出去。

    他的脚下很是嚣张的绽放两朵火莲,让他直接就站在了石墙前方的灵源池子水面上。

    真火嗤嗤的灼烧着灵泉水面,让温艺轩的眉头深皱的同时,一圈圈白色雾气缭绕在他身上,硬生生的随着他自身的灵韵牵引形成了两条张牙舞爪的白色小龙。

    “该不会你们异源坊自己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源石到底是什么色,还是你们异源坊的修士容易色盲?”

    元辰不住的冷笑,他完全不在意这样的话语让异源坊的人都挂不住脸面。

    在他嘲讽的冷笑声中,他身外形成的两条张牙舞爪的白色小龙朝着他身前那圈石墙上的两块源石作势欲扑。

    那两块源石一块通体浸在水中,另外一块源石在一个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

    “不让我动手也可以,你们两个把这两块源石取出来,擦亮了告诉小爷是什么色。”元辰不住的冷笑。

    这两个取石的异源坊修士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他们这时候再笨也隐约猜出这南离火宫的少主肯定有些特异的神通,这两颗源石的表皮估计真是红色不假,但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而且在他们看来,王离和何灵秀这两个客人并没有任何挑衅的成分,这南离火宫的少主简直是虚空抬杠,没有人跟他抬杠,他现在反像是抬起了异源坊的杠。

    骄横的狂少他们也见得多了,但这样的角色真的让他们觉得活见鬼。

    “我来吧。”

    越是这样难伺候的客人就越是要小心对待,温艺轩身影一动,也有意无意的展露了些金丹气息。

    元辰所点的那两颗源石被她伸手凌空就摄拿了出来。

    接着一股柔和的水汽在这两颗源石表面旋转,飞快的擦拭掉了这两颗源石表面的泥尘和青苔,这两颗源石表皮的本来色泽果然显露了出来,一颗深红,一颗紫红。

    “多谢。”

    王离的声音马上响了起来,“果然是红色的,那这两颗源石我们也要了。”

    他这致谢倒是包含着真诚。

    谁知道牧青丹所说的表皮红色的异源到底是哪一块,万一就是这两块之中的一块,岂不是真的要感谢此人?

    但他的真诚致谢倒是反而又激起了这个杠精少年的抬杠之心,“装,你们继续装。”

    “呵呵。”

    王离也不生气,道:“要不元道友你再帮我们仔细看看,还有没有红色的源石?”

    “说你们不是托我都不信,我走了这么多异源坊还从没有看过有人纯粹以表皮颜色挑选源石的。”元辰毫不客气的扫了王离等人一眼,“小爷哪有时间和你们玩。”

    说完这句,他身周围绕的那两条白色小龙龙头连点,“这…这…这…”他一连在石墙上点出了十几块源石,“这些都要。”

    点完这石墙里的十几块源石,他身外那两条气雾形成的白色小龙索性直接落在了池边另外一侧草丛中的一块龟甲大小的石块上,“还有那块也要。”

    “难道这人真的有鉴源的独特手段?”王离和何灵秀交换了一个眼色。

    来前牧青丹还和他们说过,那种独特的鉴源手段只存在于中神洲的数个古宗之内,而那些古宗的鉴源探源手段属于绝对的不外传之秘,绝对不可能流传在外。

    “一共价值多少灵砂?”

    元辰直接取出一个灵石袋晃荡,其中灵石撞击的声音,顿时又让围绕在户庭囊身边的女修们一阵尖叫。

    他又鄙夷的看了一眼王离和何灵秀,“要演就要演全套,我倒是看看你们能不能拿出相应的灵砂。”

    “实在不好意思,两位贵客切莫动气。”温艺轩都无奈了,暗中传音给王离和何灵秀,“为表歉意,等这两名道友离店,我会代表异源坊再略微给些补偿。”

    “好。”王离顿时眼冒金光。

    “这些源石都有印记,都有各自标价。”温艺轩示意那两名异源坊的修士结账。

    两名异源坊修士点头施法,这些源石的皮壳上都浮现出点点青光,形成印记。

    “两位大少,你们的源石一共是一百七十万灵砂。”两名异源坊修士瞬间结算完毕。

    “这两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你们的源石一共是六十四万灵砂。”其中一名异源坊修士来到王离和何灵秀的身前,明显带着歉意说道。

    “我姓何,叫何聚,是散修。”王离呵呵一笑。

    “我姓王,叫做拾珠。”何灵秀面色不变的说道。

    “呵呵道友你这反应机敏啊?”王离夸赞了何灵秀一句,但突然觉得不对,“王拾珠…王是猪?你是变着法子骂我么?”

    何灵秀微微一笑,道:“那不是王是猪,其实是王屎猪,反正你就连祭出的血宝都往往演化成屎状。”

    “.….!”王离无语间,何灵秀却已经从纳宝囊中取出了灵源付款。

    元辰刚刚用灵石支付完,看到何灵秀竟然随手取出灵源,他的眉头顿时微挑,“居然还用灵源支付,散修有这么阔绰?”

    “如果你当场让我们看看你挑选的这些源石里有什么玄虚,我倒是也可以让你看看我到底阔不阔绰。”何灵秀笑了笑,她故意将了这名狂少一军。

    最近她和王离狂发横财,白骨洲和连续两场雷劫的所得让她和王离现在富得流油,再加上她原本就是个小富婆,她可以肯定,哪怕是户庭囊这样出身于以灵石矿脉著称的宗门的少主,身上所带的灵石灵源也没有她和王离多。

    毕竟不行还可以看看法器数量。

    一个宗门再怎么容许少主挥霍无度,也不可能将诸多灵石和整个法器库一起堆积在这少主身上的。

    “哈哈哈哈!”

    她的回应顿时引起了元辰的哈哈狂笑。

    “既然你敢这么说,我就让你们开开眼。”元辰腾的一下跳上了岸。

    他真元摄拿着那十几颗源石便到了王离和何灵秀的身前不远处。

    这一个真元摄拿瞬间带起的灵气涌动暴露了他的修为。

    “金丹一。”何灵秀言简意赅的对王离传音。

    “可以啊。”王离暗中赞叹,“比那周不凡强啊,就是不知道道韵到底如何,有没有什么厉害的大道异相。”

    “唰!”

    何灵秀还没有回话,元辰手中却已经涌起一蓬尘屑。

    他的右手五指的指肚上出现五个白色光轮,这五个光轮落在他第一块入手的源石上,这块源石的表面顿时尘土飞扬,坚硬的石皮纷纷沙化。

    温艺轩的眼睛顿时一亮,“元大少好一手‘天净沙’。”

    “这可不是掠天古宗的‘天净沙’,这可是太始古宗的‘尘归尘、土归土’,一等一的解源奇术。”元辰不屑的看着异源坊的这名女掌柜。

    在他的眼里,温艺轩简直就是个土包子。

    但在王离和何灵秀等人的眼里,他简直就是个大棒槌。

    这简直就是个杠精二愣子。

    为了抬杠居然得意洋洋的将自己的底细都和盘托出。

    王离和何灵秀看得清楚,温艺轩脸上根本没有多少惊讶的神色,反而眼底里有着一丝不可察觉的戏谑。

    很显然,这名精明的女掌柜方才说那“元大少好一手天净沙”,分明就是故意引这个杠精大棒槌抬杠,结果这人就还真的上当,将自己的得意手段直接就吐了出来。

    不过元辰显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棒槌。

    他一脸不屑的看着手中的这块源石。

    他微微扬手。

    一阵风吹过。

    这块源石所有石皮如糠粉随风飞扬,只留下了内里晶亮的部分。

    “这是一块异源么?”

    王离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看到内里遗留的是一块闪亮的晶源,像是一个山字型的笔架。也有一个巴掌大小。

    他是真的好奇和不解,所以忍不住发问。

    但他的这句问话,对于元辰而言却相当于是刻意的挑刺和羞辱。

    “你是不是故意找茬?”

    他顿时恶狠狠的瞪了王离一眼,“难道解出这么一块灵源很亏么?”

    “哦,这么说那这块是灵源,还不是异源。”王离恍然大悟,他忍不住道:“当然不亏啊,你差不多购买这些源石每块才花了十万多灵砂,这样一块大小的灵源就算像个笔架薄了点,但看分量恐怕至少也值个二十万灵砂。”

    王离说的绝对是真心话。

    一下子就差不多至少能赚十万灵砂,这在他看来自然是赚到死的生意。

    但他眼冒金光垂涎三尺的嫉妒神色,加上他的话语,在元辰听起来却是刻意的浮夸。

    他之前就放出了话来,说要让王离等人开开眼界,但第一块开出来就只是一块灵源,而且对于他而言,这灵源价值不高,自然相当于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你有种!”

    元辰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他对着王离竖了竖拇指,将第二块源石抓到手中。

    这第二块源石不是那道石墙中的源石,而是他刻意从池塘边挑起的那块龟甲状源石。

    他手中再次显出五个光轮,这块源石的石皮和内里的杂质纷纷化粉,他瞬间解石完成,但遗留在他手中的,只有一个薄薄的晶壳,就像是一个透明的鸡蛋壳。

    “伪源!”

    王离下意识出声。

    他很是惋惜。

    这种东西他也在很多典籍之中见过记载。

    有些灵源拥有蜕变成异源的潜质,但或因为地脉的变动,或是因为被人过早的挖掘出来,所以失去了孕育蜕变的环境,终究没有成型。

    其中有些灵源蜕变失败,就连本身的源气都流散了,只剩下一部分源韵。

    这种只拥有一些源韵的蜕变失败的产物,能够引起一些探源者的误判,但实则没有多少用处,所以就叫做伪源。

    他真的是有些惋惜,但他下意识喝出的这两个字,在元辰听来却是故意的奚落。

    “你真的很带种!”

    他咬牙看着王离,说出了这一句,阴沉着脸接连不断的开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