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六十一章 听者有意(第三更)
    “怎么,这两人也要跟着我们一起看东西么?”

    户庭囊和另外那名华衫少年也注意到了王离和何灵秀的存在,另外那名华衫少年丝毫不掩饰对王离和何灵秀的鄙夷,赤裸裸的说道,“怎么以我们的身份,还不能享受单独服务么?”

    “往来异源坊的都是贵客,不能厚此薄彼。”温艺轩笑语嫣然,“这位贵客器宇不凡,想必来历也是非同小可?”

    “也就是一般。”

    这另外一名华衫少年倨傲的很,大喇喇的一笑,“我乃朱天洲南离火宫的少主元辰。”

    “我就知道来历非凡,失敬失敬!”

    温艺轩的表情管理十分到位,她露出的惊色不算太过夸张,正好可以满足这名华衫少年的虚荣心,“南离火宫可是朱天洲的后起之秀,数百年之内强势崛起,足以位列朱天洲前三,当真是厉害。”

    她这夸赞有理有据,显得并非纯粹溜须拍马,顿时让元辰十分受用。

    王离和何灵秀都是鬼机灵,两人也都十分清楚温艺轩这番话的言外之意。

    温艺轩这番话语是刻意点出这名少年的出身不凡,让王离和何灵秀不要轻易结下梁子。

    这种屹立不倒的商坊就是如此,尽可能的让每个进入坊市的修士都不要起冲突,否则哪怕在外生出事端,恐怕商坊也会结下因果,很有可能将来引火烧身。

    “呵呵。”

    王离在这种时候很懂得对症下药,他笑了笑,看着这两名来自朱天洲的少主,道:“两位道友身份非凡,异源坊必定让两位道友遍览藏珍,我等倒是也可以顺便沾光,托了两位道友的福。”

    “好说好说。”

    户庭囊觉得王离这话说得很对味,他哈哈一笑,顺手就对着王离和何灵秀弹出数枚灵石。

    这是他打赏灵石惯了,随手就打赏。

    但这样的举措却是让温艺轩顿时微微色变。

    因为对于豪客而言,这样的些微的灵石打赏,简直相当于侮辱。

    但王离却是眉开眼笑,伸手就接住了这数枚灵石,“户大少果然大气,实在令我等佩服。”

    “好说好说。”户庭囊看着王离,越发有些顺眼。

    元辰却是冷冷一笑,大喇喇道:“温掌柜,这两人该不会是你们异源坊的托?”

    “元少你是开玩笑了。”温艺轩的脸色顿时有些微僵,她此时看着王离的姿态,心中有些疑惑王离和何灵秀并非真正的豪客,但元辰这样的话语,却也是让她顿时就觉得这人简直就是个不识趣的愣头青,很容易挑事的刺头。

    “我们异源坊又并非那种以量取胜的商坊,异源这种东西,挑选首先需要眼力,其次需要足够的财力,能够购入异源的贵客都是何等样的人物,我们异源坊又怎么可能玩弄寻常市井的把戏?”她的表情管理还是十分到位,瞬间就又是笑语嫣然的模样。她对着王离和何灵秀歉然的一笑,眼神灵动,目光好像会说话。

    王离和何灵秀直接就看懂了她眼中的意思,“两位道友,这个元少是傻叉,你们不用管他。”

    “走着!”

    户庭囊却是打赏打习惯了,随手又对温艺轩弹出几颗灵石。

    这下温艺轩的眼神瞬间就又变了。

    看来是物以类聚。

    原本以为只有这元少是傻叉,结果现在看起来是一对傻叉。

    方才这户少对苍蝇叮臭鸡蛋一样叮着他们的这些女修也是如此打赏,这是将她的档次拉低成和这些烟花女修一个档次了么?

    不过她脸上是微笑不改:“不知两位大少准备怎么看?我们异源坊有矿石园、小源区、珍源阁三个主坊。”

    “这么多花样?”

    户庭囊炫富似乎已经炫成习惯,他手中盘起了两颗雕刻成核桃的灵源,盘得咔嚓作响,他说话也尽显粗犷:“你这到底有什么名堂,这三个主坊都给我说说?”

    “矿石园主要是堆积很多异源区产的许多源石,有些有源韵,有些感觉像是异源,但鉴源师也不能确定…”

    “哦,原来就是废石园,有可能花灵石打水漂,也有可能捡漏的地方。”温艺轩还没有说完,就被户庭囊的哈哈大笑打断,“说得这么文艺,差点吓我一跳。”

    “呵呵…”温艺轩意味深长的赔笑。

    户庭囊身旁的一堆女修却是笑得打跌,直往户庭囊的怀里拱。

    “小源区就是已经经过挑选的源料,有些已经鉴定了价值。”温艺轩也已经彻底摸清了这两个大少到底是什么样的主,和这两个人多说也等于白搭,她言简意赅,“至于珍源阁,那都是已经彻底鉴定了价值的异源,不知道两位大少是想要看哪个主坊?”

    她和王离、何灵秀都觉得按这两个狂少的性格,肯定是大大咧咧的直接要看珍源阁,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户庭囊却是哈哈一笑,“由奢入俭难,看了好的哪里还有兴趣看差的,先从差的看起好了。”

    温艺轩微微一怔,道:“那户大少的意思,是先从矿石园看起?”

    “那不是废话。”元辰冷哼了一声。

    温艺轩微微一笑,也不多说,便在前方领路。

    她见得人多了,心态极好,也不生气。

    要让她评价,户庭囊是粗俗,但这元辰却是真正的刺头,简直就像是吃多了易爆的法器,出口就是要炸。

    “呵呵道友,牧前辈所说的那颗异源,是不是就在这矿石园中?”王离看着温艺轩带着进入一个园子,他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园子中央的池子边有一堵用各种源石堆积起来的墙,足足围绕了半个池塘。

    这池塘之中有泉眼上涌,水汽蒸腾,这堵石墙上水汽丰润,倒是生长了不少灵花异草。

    “这是灵草鉴源术。”

    何灵秀面无表情的悄然传音给王离,“这些源石上生长的灵花异草都是探韵手段。”

    “明白。”王离传音道:“就和牛粪上的鲜花分外肥一样的道理。”

    “.…..”何灵秀无语。

    她不得不承认王离是话糙理不糙。

    “可以这样理解。”她无奈的传音回去,“但这种异草鉴源的手段十分缓慢,因为被堆积在这里的源石肯定是各种探源手段都无法探明,源气肯定很难沁出。可能千百年的时间,这种灵草鉴源术才有可能捡漏般从这些源石里确定出一两颗的确存在异源的源石。”

    “温掌柜,是不是这个园子里只要看中的源石都可以直接挑出来?”户庭囊粗略扫了一眼,就大喇喇的对着温艺轩说道。

    温艺轩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粗犷,道:“户大少你只要说要哪块,我们的人就自然会帮大少你取出,不劳你动手。”

    “哈哈哈!”

    元辰在此时又体现出了他欠揍的青皮模样,“不就是生怕我们弄坏你们这里的花花草草,这些东西又不值钱。”

    温艺轩微微一笑,道:“元少你说的对,异源坊不是什么大坊,对两位大少而言都不值钱,但我们还是不能浪费。”

    “呵呵道友,为防夜长梦多,我们赶紧先下手。”王离传音给何灵秀,他觉得小心使得万年船,不要阴沟里翻船。

    “还要你说?”

    何灵秀冷哼了一声,她早就已经在那道石墙上搜寻起牧青丹所说的红皮黑心的异源。

    此时她粗略一扫,那一圈石墙上红色外皮的源石她至少看到四颗。

    她比王离更决断,她直接出声,道:“温掌柜,那四颗源石,我们要了。”

    这句话出口之后,她直接对身旁的那名异源坊的年轻女修点出了那四颗源石的位置。

    她直接下手,一口气直接点出四颗源石,这倒是让温艺轩和这两名狂少都是一怔。

    温艺轩反应得快,何灵秀的语气虽然十分平缓,但越是平缓,她越是感觉出何灵秀的底气,瞬间便知道自己之前的疑虑是多余了。

    王离和何灵秀这两人虽然看起来寒酸,但的确只是行事低调的豪客。

    “没有问题。”

    她当即点头,有两名异源坊的修士,直接就出现在那道石墙边,将何灵秀所点的四颗红色源石全部取了出来。

    “呵呵道友,可以啊!”王离对何灵秀下手之快表示真诚的赞赏。

    此时看到那两名异源坊修士从石墙之中取出的源石都是红色表皮,那始终欠揍模样的元辰顿时又是哈哈哈一阵狂笑,“简直了,我还以为有啥特殊的手段,就这么喜欢红色的?”

    温艺轩眉头微皱,往来都是豪客,这元辰口无遮拦,明摆了就是挑事。

    “那是。”

    何灵秀却是笑了笑,道:“红色喜庆,我就喜欢红色。”

    说完这一句,她转头对着温艺轩说道:“温掌柜,那石墙里要是还有红色的源石,我们也都要了。”

    “好!”

    温艺轩顿时恨不得给何灵秀竖个大拇指。

    像她这种生意人,最欣赏懂规矩不挑事的豪客。

    很明显,何灵秀就是这种人。

    “哈哈哈哈!”何灵秀和温艺轩的对话却引起了元辰的一阵更加放肆的狂笑,“外面是红的,内里也未必是红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无论是何灵秀、王离还是温艺轩,心头都是一跳。

    “呵呵道友,这人该不会和你一样,有些特别的神通?”王离狐疑的声音顿时在何灵秀的耳廓之中响起,“他难道有可以窥探灵源内里宝光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