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六十章 狂客(第二更)
    就短短的没有多少步路了,还是发生了意外。

    十余名高髻云鬟宫样妆的艳丽女修簇拥着两名华衣少年从一处小巷中涌了出来,伴随着莺莺燕燕的娇声笑语,硬生生的横生枝节,在他们之前就到了异源坊的门口。

    花团锦簇中的这两名华衣少年一看就不是一般的豪。

    他们身上的每一件配饰都是灵光闪动的品阶不低的法宝、法器不说,他们手上还时不时的弹出几颗亮晶晶的灵石。

    这些亮晶晶的灵石直落在这些眼里女修白皙的细脖上,然后滴溜溜的朝着她们的胸口滚,一直滚进雪白的沟壑深处。

    这引起一阵阵的娇呼惊叫之外,也使得这些女修更是狂蜂浪蝶钉着蜜糖一样,尽可能的将身子往这两名华衣少年身上拱。

    异源坊估计也没多见过这样的阵势。

    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金主他们见过不少,但这样放荡的狂客他们见的不多,按照各坊市的经验,这种不停撒灵石的狂客一般只拥有两种身份。

    一种身份是某些强宗的少主。

    这些少主年少多金,平时在宗门之中管束严苛,偶尔出来放一次风,手上灵砂灵石又多,花销起来他们就完全没有个心痛的概念。

    反正修行根本不缺灵砂,手上的灵砂灵石怎么开心怎么花,春风得意马蹄疾,今宵有酒今宵醉,下次再有机会出山门,还是有足够的灵砂可以挥霍。

    另外一种身份则是某些小地方来的暴发户子弟。

    尤其某些和凡夫俗子世界有深刻关联的氏族门阀子弟就往往容易这么放浪形骸。

    这些氏族门阀子弟平时大多数时候在凡夫俗子的世界活动,他们的氏族往往利用凡夫俗子世界的力量帮他们开采矿脉,寻觅灵药,这种氏族在修真界之中不太被人看得起,毕竟是拥有悠久历史的这种修真氏族的底蕴也无法和正儿八经开山立宗的修真宗门相比,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氏族赚灵砂的能力很强。

    有些氏族虽然只经营一些低阶的灵材,但关键在于控制的凡夫俗子世界的地界旷阔,数量大。

    而且有些氏族陡然又发现了不错的矿石灵脉,也很容易获得超乎寻常宗门想象的财富。

    这些氏族的子弟拥有的财富又多,但又不像很多强大宗门有名师教导,对于修真界的险恶理解的不够,再加上年少轻狂,这种招摇的事情他们也往往做得出来。

    但对于他们的身份而言,这种招摇的事情做得多了,就很危险了。

    异源坊在整个昊玉城而言也是极为出名的商坊,面对这样的狂客,他们也自然不会乱了方寸。

    一名身材高挑,身穿红色法衣的女修在这批人出现在异源坊的门口时,便已经主动迎了出来。

    一看这名女修,何灵秀就又觉得胸口闷得慌。

    这名女修面相并不算特别年轻,她的面容看上去至少有三十几岁的样子。

    但越是如此,她越是有一种极为成熟的风韵,就像是一颗水蜜桃成熟到了极点,看上去分外的香甜。

    她的身材也是十分的丰腴,微紧身的红色法衣下到处透露着肉感,尤其丰胸高耸,绷紧了红色法衣,勾勒出惊心动魄的轮廓。

    何灵秀很郁闷。

    她觉得这这名女修相比,她真的像个女童。

    “贵客光临,有失远迎,我是异源坊的掌柜之一,名为温艺轩。”这名女修看着那两名花团锦簇之中的狂客少年,微笑出声。

    她的声音也十分软糯,空气里甚至给人的感觉如有蜜糖流淌。

    “好说好说。”

    两名华衣少年之中,一名身上银色底子的法衣身上金光灿灿,金光不断形成金色符钱形状的少年傲然一笑。

    他看上去比王离还要年轻一些,而且男人女相,但一开口,声音却是极为粗犷,而且还明显带着一些别洲的口音。

    “我乃南方朱天洲坎离古宗少宗主户庭囊。”他直接自报家门,声音在小玉洲的修士听来显得十分生硬,就像是有砖石和金铁互砸。

    异源坊门口充满成熟风韵的美女掌柜温艺轩心中瞬间一惊,脸色微变。

    但她毕竟久经风浪,马上顺势而为,索性脸露惊色:“哇…未曾想竟是什么风将坎离古宗的少宗主都吹了来,户少你来到异源坊,我异源坊真是蓬荜生辉。”

    这话虽然是溜须拍马的成分居多,但她的震惊是真的。

    若是按照东南西北的字眼,对于凡夫俗子而言,那东边和南边也就是相邻。

    但修真者世界的洲域其实可以看成散落在大饼上的芝麻,洲域之间的远近,其实反而取决于各洲域之间的荒芜地带到底有多大。

    南方洲域和东方各洲域十分不巧,南方主要六个修士部洲和东方七部洲以及东方边缘四洲之间,正好隔着一片无尽海。

    这片海域在修真界都被命名为无尽海,可想而知海面有多广阔。

    即便无尽海之中也有些修士的落脚点和传送法阵,但即便是利用了这些传送法阵,寻常修士的寻常飞遁法器,要飞过无尽海到达东方的洲域,也至少要花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而且南方洲域和中部十三洲之间也有海域隔绝,要想借助中部洲域中转,也是十分麻烦。

    所以如此一来,反而是和中部十三洲之间往来比较方便的北方洲域和西方洲域的修士来东部洲域还算比较简单。

    南方洲域的修士出现在东方边缘四洲大城的几率本来就不多,真的算是稀客。

    坎离古宗在整个修真界之中也很有名气,坎离古宗是传承万年的古宗,但和绝大多数古宗不同的是,这个宗门门下弟子一直不算多。

    一般没有没落的万古强宗所占的地界十分辽阔,地界内产出惊人,所以门人弟子光内门弟子都至少数万。

    但坎离古宗的内门弟子一直保持在千名左右。

    这和这个宗门的处世之道有关。

    坎离古宗能够在上万年的时间里屹立不倒,在于它始终奉行两个原则,一个是所有的弟子都要有足够挥霍的灵砂,另外一个是,一定要确保坎离古宗的护山法阵,在所有南方洲域的宗门之中最强。

    之所以有这样怪异的宗门准则,这和坎离古宗的独特底蕴有关。

    坎离古宗所在的坎离山拥有一条惊人的灵石矿脉,灵石出产量极为惊人。按照外界的推测,按照坎离古宗始终保持的弟子数量,哪怕是坎离古宗的弟子诸多挥霍,这条灵石矿脉之中的灵石多得可能再有个几千年也挖不光。

    这样的灵石矿脉自然让人眼红心热。

    那对于坎离古宗而言,护山法阵自然是要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所以上万年来,坎离古宗的一代代修士都将很多的心血用在坎离古宗的护山法阵上。

    现在外界都不知道坎离古宗到底有多少层的护山法阵,不知道有多少惊人的防御性法器和法宝堆积在坎离古宗的山门之中。

    但按照一些比较可信的推测,不说南方洲域的所有宗门联手都攻不破坎离古宗的山门,至少整个朱天洲的所有宗门联手都不可能攻得破坎离古宗的山门。

    这能够将一个方面做到极致,也真的是让这个宗门有了立足之本。

    “温掌柜,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

    户庭囊哈哈一笑,他虽是少年,但看起来却不稚嫩,似乎这种狂客之前是做得多了,“我虽是恰好经过昊玉城,但异源坊在整个东方边缘四洲也是有不错的名气,而且我正好得知之前那个玄金洲的太玄古宗准道子周不凡花了重金,将你们这里的异源卷走了一批,你们最近正好又以重金收购了一批用于填补,所以应该有些不错的货色?”

    “难得户少有如此雅兴来我坊挑选异源,我坊自然是不可能藏私,自然将珍藏的所有异源取出给户少一观。”温艺轩镇定下来,微微一笑。

    她原本不想那些莺莺燕燕的女修进入异源坊,原本是要说些好听的话,让这些女修散去的,但这户庭囊身份特殊,或许嗜好这些气氛,她便露出敞开大门欢迎的姿态。

    “连坎离古宗这样的宗门少主都居然来到了异源坊?”

    王离暗中对何灵秀传音,“呵呵道友,这好像形势不妙啊,这人要抢我们生意。”

    “走一步看一步。”何灵秀不动声色的传音给王离,“反正牧前辈所说的那颗异源恐怕这种狂客也根本看不上。”

    “两位贵客也是想要来购异源么?”

    温艺轩将户庭囊等人迎入异源坊的同时,她也早就注意到了走近来的王离和何灵秀。

    她也是满脸甜美的笑容,丝毫没有觉得王离和何灵秀寒酸。

    她十分清楚,异源坊的异源都价值惊人,所以平日里进异源坊的修士也很少,而王离和何灵秀这种不露怯色要进异源坊的人,也很有可能是低调的豪客。

    “对,我们想购得一些合适的异源。”何灵秀淡淡的回应。

    “希望能有符合两位道友心意的异源。”温艺轩微笑回应,又让一名年轻女修过来,随时候在王离和何灵秀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