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五十九章 大城居不易(第一更)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

    她觉得和王离在一起,简直可以不断的磨砺心境。

    她以前自觉心气很高,想着便是要真正成就道子。

    但现在连玄金洲的准道子都被王离反复蹂|躏,王离现在都甚至灵韵堆积得形成了大道圣体,这简直堪称准圣子。

    关键在于,她在被王离反复打击心境之下,还要帮王离解答。

    真的是令人郁闷。

    她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索性将这当成磨砺心境。

    “大道圣体和其余的顶级法身一样,在修真界之中出现甚少,我所见过的所有典籍之中记载都不多。”她看着王离,缓缓说道:“我只是见过确切记载,知道能够形成大道圣体的修士,他能够将擅长的法门铸法,譬如他擅长一门雷系杀伐强法,他能够成功铸法之后,他随手一拳,便能带出这种杀伐强法。但具体如何铸法,如何将这种法门提前篆刻符纹一样篆刻在你的道基上,我却是没有见过记载。”

    “大道圣体和其余那些顶级法身一样,实在是太稀少了。”

    何灵秀看了王离一眼,心中又是不免羡慕嫉妒恨,“这种顶级的法身,整个修真界,包括中部十三洲在内,在记载之中,也往往是上千年的时间才能出一两个。而且这一两个,是那十种顶级法身之中一两个,而并非每种都出一两个。所以就以你这大道圣体而言,平均下来恐怕数千年才出一个。拥有这种法身的修士未必有兴趣将自己的隐秘记载下来,所以典籍之中就很难出现这种极品法身的修行隐秘。”

    “那我郁闷啊!”

    王离真的失望,“那呵呵道友你一开始还说我闲得慌,我想铸法也无门可入啊。”

    何灵秀有些幸灾乐祸的看了王离一眼,但转眼还是认真解释道:“虽说没有确切的记载,但你放心,修真界都很向往这种顶级的法身,有关这种顶级法身的记载和推断还是不少,就是要寻找相应的典籍而已。我见过的一本典籍之中推断,绝大多数法门的本源都是一样,都是用独特的真元手段去牵引特殊的元气,我们施法时,便要心念驱使真元按照既定的路线流动,通过元气共鸣,去牵引更多的天地元气。你这大道圣体的铸法,很有可能就是要把握各种法门激发时的那种气韵,将这气韵如同符纹一般篆刻在你体内,你和人对敌时,这符纹受你气息震荡,自然激发,就是身动法随。”

    “那这有可能事关对每个法门的感悟…..”王离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很有优势,“呵呵道友,那按你的意思,如果所知的法门越多,铸法越多,就相当于道基这个法宝胎体上篆刻的符纹越多,形成的法阵越是厉害,身动法随的威能自然更加厉害?”

    何灵秀瞥了王离一眼就知道他现在心中什么想法,她冷冷一笑,道:“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典籍上的推断,我又没有大道圣体,我哪知道。”

    王离无语。

    这好好说说就又这样了。

    好在何灵秀说了这一两句也心情舒畅了,她继续说道:“典籍上推断便是如此,铸法越多,大道圣体就越厉害,而且本身就有典籍推断,各种顶级的法身之中,除了少数数种顶级的法身来自于先天遗传的血脉,其余后天形成的顶级法身,都源于自身的灵韵。它就像是顺势而成,你这种大道圣体,除了你修行之中真元和肉身极为洁净,不染驳杂元气,如净琉璃之外,恐怕还要擅长数量惊人的法门。换句话而言,就是要擅长数量惊人的法门,再加上拥有净琉璃法身,才有可能形成大道圣体。这是你自身灵韵堆积的顺势而成,自然演化。你的道基基于你的成长路线而自然形成。”

    她顿了顿之后,看着王离接着说道:“这是你自身的道韵在朝着适合你的方向转化,你的道基自然是要适合你自身。”

    “原来如此。”

    王离彻底想清楚了,“这不就相当于肥肉吃多了,自身当然胖一样的道理。”

    何灵秀白了他一眼,“这是相当于你天天把肥肉当饭吃,你的身体就自然要演变得更够更好的消耗肥肉。”

    “反正就是差不多这个意思。”王离点了点头,“所以我若是能够在我的道基上铸造万法,自然就能让圣体大成,身动法随,走出自己的道。”

    “你的道不是恶心人的道吗?”何灵秀嘲讽道,“怎么这么快就换了?男人就是见异思迁?”

    “这不冲突。”

    王离呵呵一笑,“呵呵道友看来你不会见异思迁,肯定是一直秉承阴出自己的道。”

    何灵秀虽然将和王离的对话视为心性磨砺,但此时还是忍不住气得牙痒。

    “牧前辈让我们去昊玉城多寻际遇,我看恐怕也包含此点,昊玉城是我小玉洲七大城之一,应该也有不少记载大道圣体的典籍,我或许能够从中获得感悟。”

    王离对昊玉城所知甚少,时不时提问。

    两人都掩饰了自己真正的面目,用传送法阵连连中转,到了夜幕降临时候,两人已经出现在昊玉城城南的传送法阵之中。

    夜幕之中的昊玉城到处流光溢彩,整座城除了极少数修行静室成片的区域之外,绝大多数地方都笼罩在迷离的各色华光之中。

    各大街道的商铺和凡夫俗子的世界不同,这里的营生没有什么白昼和黑夜的分别,在夜幕之中,各种晶石散发的光泽反而将各个铺子映衬得美轮美奂。

    尤其很多商坊甚至通体都是用玉石制成,这种玉石在夜间释放着明亮柔和的光芒。

    除了通过传送法阵进入这座大城的修士之外,这座大城四周的天空之中也不断传来各种异禽鸣叫,各种飞遁法宝也拖出长长的焰光,不断落入这座大城。

    和王离熟悉的那些市集相比,这种有大量修士定居并以这里面的很多生意为生的修真大城充满了纸醉金迷的味道。

    他和何灵秀刚刚出这个传送法阵,就看到一个身穿至少四级法衣的男修腰上挂着数件法宝,一手搂着一个艳丽女修迎面走了过来。

    这个男修搂着两名艳丽女修是要通过这个传送法阵离开,但看着王离和何灵秀一副和这个城格格不入的“寒酸”样子,眼睛里明显流露着鄙夷。

    这样的男修在这座修真大城里还屡见不鲜。

    从这个传送法阵到异源坊不到数里的街道之中,王离至少看到十来个这种看上去很像是暴发户的修士。

    当然那种落魄的,很多了劣质灵酒处于醉灵状态,或是滚倒在街道边昏睡,或是在水渠旁干呕和痛哭流涕的修士也不少。

    修真典籍里描述这种修真大城所用的辞藻都是一致的。

    这里是殊胜之地,遍地都是灵砂,这里也是绝境,很多修士在这里连神魂都丢失了。这里是销金窟,只要有足够的灵砂,绝对让你爽翻天,但这里同样比任何地方都现实,没有足够的灵砂,就连道边的野狗都不如。

    没有灵砂的修士在这里也遍地都是,他们就像是蚂蚁,想要夺得一点残羹冷炙,他们都想有机会获得特别的际遇,成为那种一夜暴富的幸运儿。

    拥有惊人财富的修士在这里也遍地都是,他们挥舞着灵砂让人卖命,但也很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一文不名的穷光蛋。

    奢靡、堕落、际遇在这里并存。

    王离很是感慨。

    他很理解为什么师姐之前都不带他来这种修真大城。

    一是因为这种大城不堪入目的画面太多了,就这短短的数里街道之中,他都看到至少有五六处坊市有不少法衣相当暴露的艳丽女修花枝招展的在拉客。

    娇滴滴的声音还不断传入耳廓,“师兄,来玩玩嘛。”

    “道友,师妹这里有些特殊的东西可以玩哦,来试一试嘛。”

    除此之外,财富的巨大差异,真的也很容易让一些在底层挣扎的修士彻底丧失进取心。

    “城中灵脉静修洞府,带灵泉三眼,灵气达到福地级别,周遭传送法阵有七处,出行方便。骨折价五千万灵砂…预购从速。”

    “本店有妙炉鼎女修可供伴游双修,伴游十日,惊喜价两百万灵砂,包年有特惠。”

    ……

    简直了啊。

    真的是大城居不易。

    王离之前一个月才能积累多少颗灵砂?

    这种地方实在太消磨修士的意志了。

    “你是不是也很想找个什么妙炉鼎女修伴游?”看着王离明显对那家提供伴游服务的商铺多看了两眼,何灵秀就冷笑起来。

    “开什么玩笑。”王离奇怪的看了何灵秀一眼,“我有呵呵道友你在身边,还要什么伴游,那些伴游能比得上呵呵道友你么?”

    “你!”何灵秀顿时满脸通红,“王离你想什么,你竟然将我和那些女修相比!”

    “怎么了?”看着何灵秀这么大的反应,王离顿时惊了,“我说那些伴游肯定不如你,难道说错了,那些女修难道还能比你天赋惊人,难道还比你能看宝光?”

    难道这鸡贼真的不知道那些女修是干嘛的?

    何灵秀看了一眼王离,她不知道怎么说,憋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后,她冷笑道:“那可不一定,那些女修阅人无数,阅历丰富。”

    “呵呵道友你不用谦虚。”王离道:“我看你阅历也很丰富,足够了。”

    “……!”何灵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所幸此时异源坊已经在眼前不远处了。

    “异源坊就快到了。”她咬牙点了点异源坊所在。

    王离的眼睛果然放光,“我们等会不要露出马脚,顺带着将牧前辈所说的那颗异源买了,否则被他们看出端倪,我们就不能低价买到好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