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五十八章 铸法(第三更)
    “能够直接掠夺对方灵韵,剥夺一个大道异相加诸自身?”

    王离直吐舌头,他将手中这颗异源攥紧,生怕牧青丹改了主意,“竟然还有这么牛的异源,怪不得牧前辈你珍藏多年,不过寻常的你看不上的异源你可以送给我,我看得上。”

    牧青丹笑了笑,他不接王离的话,只是伸出手来,“把毁灭真空古剑给我。”

    “给!”

    王离用最快的速度将毁灭真空古剑取了出来,“牧前辈你在这柄剑上多加几个禁制我也不介意。”

    牧青丹淡淡一笑,他接过这柄毁灭真空古剑,也不见他身上有什么灵气波动,但他的手指落在这柄古剑的剑身上,等到他手指移开,王离和何灵秀便震惊的看到这柄毁灭真空古剑的剑身上竟然嵌入了一颗灰色的小石子。

    这颗灰色的小石子表面粗糙,毫无灵光,和路边随手捡到的小石子毫无两样。

    这样的小石子要是用力按向这柄古剑的剑身,这柄古剑自然的灵气波动都会让这颗小石子化为石粉,然而牧青丹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将这颗小石子嵌入了剑身。

    “还有这样的禁制的?”

    王离接过牧青丹递还回来的古剑,越看那颗小石子越觉得头疼,“牧前辈,你这样会不会直接把这柄古剑搞坏了?我用这柄古剑的时候,会不会直接把你这颗石子崩飞了?”

    牧青丹又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他笑了数个呼吸的时间,才止住了笑声,看着王离道:“若是遇到你绝对无法战胜的对手,你祭出这柄古剑,应该能救你一命。”

    “那只是我一命?那还有呵呵道友的一命呢?”王离飞快的收起了这柄古剑,点了点身旁的何灵秀,“牧道友你不要重男轻女。”

    牧青丹倒是真的认真想了想。

    “你们接下来要去昊玉城异源坊。”他接着说道:“异源坊的异石墙中,有一颗红皮黑心的异源,你们可以设法将它买下来。”

    王离的眼睛顿时亮了,“牧前辈,这颗异源有什么厉害之处?”

    牧青丹有些犹豫,似乎他虽然对王离特殊对待,但他没有这种平白施惠的习惯,过多的索求接近他的底线。

    何灵秀目光闪动,马上道:“牧前辈,若是不方便,你便不用理会王离。”

    牧青丹却是摇了摇头,道:“算了,我若是不告诉你们,你们恐怕也始终找不到解答,异源坊请的诸多鉴源师,也从未看出那颗异源的异处,你们就算拿到手中,若是根本不知用途,也是一块废料。”

    “它平时平平无奇,看似根本没有任何源气,但它其实是一块破禁异源,你用真火化去它的红皮,再用木系灵气冲刷它内里的黑心,它真正的源气就会激发出来。”

    牧青丹看了两人一眼,道:“它的源气可以逆禁倒流,可以毁坏大阵的阵枢。虽然也只能用一次,但你们若是陷于某个大阵,或是想要破解某个厉害禁制,这颗异源关键时候就也能救你们一命。”

    “这异源相当可以啊。”

    王离啧啧称奇,“牧前辈,你这些看源鉴源的手段是从哪里学得的啊,我之前看诸多的典籍,都根本没有看到还有这种特性的异源。我看过的所有典籍里,也都没有鉴源的方法,难道一定要修为到达一定的境界,才有可能看的出异源内里的真正特性?”

    牧青丹又些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道:“我已走出我的道,所以能够看清很多本源,至于那些鉴源师,他们都有些特别的鉴源法门。鉴源法门各有高低,真正厉害的鉴源法门,都在中神洲的几个古宗之中,而且即便在那几个古宗之中,每一代也只传有限的几名弟子,不会流传到外面。”

    “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

    王离虽然之前隐约都猜到牧青丹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因为他的对敌手段和施法都有些匪夷所思,但此时真正听到他亲口说出这句话,他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牧青丹却只是平静的接着说了下去,“数门厉害的鉴源法门各有优劣,有些在探源方面极其厉害,能够寻觅出矿脉之中的异源,有些在鉴定异源用途上面十分厉害。除此之外,中神洲还有许多经验性的异源介绍典籍,其中对于一些常见的异源的阐述也十分清楚。”

    他顿了顿,又看了王离一眼,认真的说道:“中部十三洲汇聚修真界气运,各修士洲域乃至混乱洲域的出产,大多流往中部十三洲。小玉洲昊玉城的异源坊,对于中部十三洲的异源坊而言,规模不及百分之一。你对异源有兴趣是对的,很多异源都包孕着各自的福缘,但真正要大开眼界和在这方面走出一番天地,你还是要去中部十三洲。”

    “谁不想去中神洲?只是大城居不易。”

    王离叹息了一声,他取出了牧青丹给他的五绝异源,“不过我还是当着牧前辈先炼化了这颗异源再说,省得我要是毒发身亡,都没有人来得及救。”

    “一步一个脚印,也是对的。”牧青丹点了点头。

    王离这种在何灵秀看来很鸡贼的行为,他却似乎很赞赏。

    “我丢!”

    王离真元裹着这颗异源一炼,这颗异源的源气往他体内五脏一冲,在他的感知里,他直接就觉得自己如同神玉一样的五脏内里好像黑花朵朵盛开,他的五脏瞬间衰竭,即将溃烂。

    这感觉太可怕了。

    他瞬间将五脏离体,同时演化万凰重生术,令自己体内的五脏重生。

    五道血光冲出,瞬间却是变成了五道黑光。

    “你拥有这样的法门,你应该自知这源气对于不至于形成致命影响,你可以不急着炼化这块异源。”牧青丹随手一点,王离真元包裹着的这颗异源瞬间表面覆盖灰尘,形成了一层石皮,“你既然有如此强大的血肉重生法门可以配合尸解经,那你完全可以在对敌时再炼化这颗异源,到时你飞出去的这种血宝,堪比灵毒法器。”

    “不错,牧前辈你说的极是!”

    王离想想的确是这么回事,他现在这离体的五脏之中都是那种对修士极为不利的五绝源气,那若是和修士对敌,这种源气侵入对方体内,腐蚀对方五脏,那和剧毒灵毒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牧青丹这种随手给已经释放源气的异源包裹一层石皮,不令源气继续泄露的手法,实在令他叹为观止。

    “.…..”何灵秀看着趣味相投的王离和牧青丹,她却是觉得有些恶寒。

    这两个人在很多方面果然相似,就连炼化这种异源都要想着用来阴人。

    “你们不要浪费时间,抓紧时间在昊玉城之中多得些际遇。东方边缘四洲风云际会,时间不等人。”牧青丹也没有多余的话语,直接催促王离和何灵秀离开。

    “牧前辈实在太可怕了。”

    离开九香桥很远之后,王离才敢对着何灵秀出声,“呵呵道友,我们好像也没有和牧前辈说过白骨洲里发生的事情,他现在反过来对我们说东方边缘四洲风云际会,时间不等人。他是不是已经觉察到兽潮已经形成?”

    “我哪知道,像他这样的人物,我又如何揣测。”何灵秀想到王离在牧青丹面前口无遮拦,她就没好气。

    “呵呵道友你好像很难说话,我劝你要对我好一点。”王离突然神气起来,道:“牧前辈都说他当年有我现在的几分神采,我只要不早夭,迟早和他一样可怕。”

    “你这算恐吓我?”何灵秀笑了起来,“王离你觉得我是吓大的?”

    王离看了她一眼,呵呵一笑。

    何灵秀顿时怒了,“王离你往哪看?”

    “没有,呵呵道友你误会了。”王离道:“我觉得你说得没错,你的确不是吓大的,除了我之外,恐怕没有人敢恐吓你。”

    “王离,你是不是想死!”何灵秀恨得牙痒。

    “我怎么可能想死,我已经看见了我的前路,活生生的例子。”王离想到当日牧青丹都没有露面,直接就杀鸡一样杀元婴八层的修士,他忍不住感慨,“我不能早夭,我也要和牧前辈一样,走出自己的道。”

    “那你就是闲的慌。”何灵秀冷笑,“既然你的灵韵堆积都甚至让你形成了大道圣体,你还不忙着铸法,还有闲情打屁。”

    王离有些发愣,“呵呵道友,什么叫做铸法?”

    “呵呵。”何灵秀笑了笑,“我记性突然不太好,忘了。”

    “.…..!”王离顿时头皮发麻,他哭丧着脸求饶:“呵呵道友我错了。”

    何灵秀不理他。

    直到接近一个拥有传送法阵的市集,她才解释道:“大道圣体是十种顶级法身之一,大道圣体的特别之处,是可以铸法,将自己所会的法门铸造成器一般铸在自己的圣体道韵之中。我们修真界任何的典籍,都习惯于将整体道韵称为道基,你的整体道韵,就像是一个空白的基座,铸法,相当于在这基座上篆刻符纹,镶嵌灵材,形成法阵。”

    “这么玄奥的?”

    王离目瞪口呆,他听出了何灵秀的意思,“呵呵道友,我原本以为你们所说的我这大道圣体的成长,是自然随着我真元修为的提升而提升。难道不是如此,是要通过你说的这铸法,才能让大道圣体不断成长?”

    “你的真元修为不断增长,你的整体道基自然也会成长,但肉身、真元、整体灵韵组成的这个道基,简单而言,就像是一个空白的法宝胎体。你这法宝胎体自然会变得越来越强,但这和在法宝胎体上篆刻符纹根本不是一回事。”何灵秀鄙夷的看着王离,她觉得王离有的时候真蠢。

    “我明白了。”

    王离如梦初醒,他却是觉得何灵秀说的十分清楚,深入浅出,他有些佩服的看着何灵秀,“若将我自身视作一个不断成长的灵宝的法宝胎体,我自身的修为增长,平时的灵韵堆积,真元强大,甚至凝成金丹,这都是令这法宝胎体越来越强大,自身威能越强,但若是能在这法宝胎体上篆刻惊人的法阵,才能彻底发挥这法宝胎体的威力。”

    何灵秀点了点头。

    王离继续道:“那关键在于,如何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