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五十五章 真是个狠人(第三更)
    “让我们活得更好一些?”

    金天都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看着凌七:“我们怎么能够活得更好一些?”

    “这里的游戏法则不是你制定的,也不是这积云窟之中任何一名比你强的人制定的。”凌七的语气很平稳,他的心境也很平稳,越是如此,他就越是能够更好的保存自己的体力,“这里的游戏法则是弥罗道场制定的,要想在这里面更好的存活下去,就需要持续不断的得到足够的补灵丹,只有身体里始终有真元在流动,才能保持肉身的灵韵,保持不住肉身的灵韵,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肉身变得越来越像凡夫俗子,然后根本无法抵御这里的恶劣环境,凄惨的死去,甚至变成别人的食物。只要你们完全听从我的指挥,我可以让你们每个人都持续不断的得到足够的补灵丹。”

    “怎么可能持续不断的得到足够的补灵丹?”金天都不敢相信。

    他在这积云窟之中呆了不到八个月,这时间似乎并不算长,但只有真正置身此间的修士才知道,约有九成的修士,会在被丢入积云窟的三个月内死去,只有极少数的修士,能够撑过半年。

    他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是因为他所修的功法注重肉身修行,所以他肉身远比一般的修士要强悍,但即便依仗着这种先天优势,始终聚集一群人寻觅矿石和灵晶,在过往八个月的时间里,他还是有很多时候得不到足够的补灵丹,他的肉身相比八个月前进入这里时,便不知道已经衰弱了多少。

    他或许还能撑八个月,或许运气好一些能够撑更长的时间,但运气差一些,或许也只能再撑几个月。

    他已经如此,更不用说跟着他的这群人。

    跟着他的这群人,很多都活不过六个月。

    “我可以让你们找到吞灵石。”凌七看着金天都,道:“我们并没有像你们想象的一样寻找到拥有很多吞灵石的产地,我们之所以能够每日里都能找到吞灵石,只是因为我们掌握了找到吞灵石的方法。”

    金天都的呼吸再次停顿,他张开了嘴看着凌七,就像是被丢在沙土上的金鱼一样,发不出声音。

    “不要高兴得太早。”

    辛明用甚至有些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和其余人,“没有那么容易的。”

    凌七没有废话,道:“吞灵石在汲取不到灵气的时候,会汲取周围的地气,所以埋有吞灵石的地方,会比别的地方更烫一些。所以只要你们不要将脚包得太厚,你们只要能够走足够多的地方,每日里找到足够兑换补灵丹的吞灵石就不算特别艰难。我和辛明已经试过,我们哪怕运气再差,每日里最多花费五个时辰的跋涉,就总能找到足够兑换补灵丹的吞灵石。”

    “所以你们的脚才会这样?”金天都明白了,他的浑身有些颤抖起来。

    他很难想象双脚踩踏在无比灼热的,布满各种细碎矿石的地面上,每日行走数个时辰的感觉。

    “你们是绝修,所以你们才能承受这样的痛苦。”他的身前,有几名还没有能够爬起来的修士哭嚎了起来,“你们烫烂了脚都还能支撑着行走,还能感受地面的灼烧,但我们不是绝修,我们怎么可能一天天的撑得下来。”

    “所以说没有那么容易的。”听着这些人的哭喊,辛明没有同情,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如果能够连续获得补灵丹,就能撑得下来,而且如果运气好,可以发现更有价值的灵晶,便能很好的撑下去。”凌七的声音却是很平静的响起,“只要能够不断经历比这更厉害的痛苦,那这种双脚烫烂的痛苦,便根本不算什么。”

    他的这句话说完,辛明就忍不住摇了摇头,“难受啊,凌七。”

    凌七没有多说一句话。

    辛明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噗的一声。

    又有一股气雾涌起。

    这些气雾有着刺鼻的气味,即便是屏住呼吸,那种如细针刺鼻的气味,还是从鼻腔之中涌入肺腑。

    除了辛明和凌七之外,所有人再次痛苦的嚎叫起来。

    这次的痛楚如潮汐般不断在他们的身体里翻涌。

    就像是他们身体里的血肉,在被一块巨大的烧红烙铁不断的烫过。

    辛明似乎也在承受这样的痛苦,他的面孔有些微微的扭曲,但他还是笑出了声来,“你们就知足吧,为了这些东西,我们多走了很多路。”

    这次的毒素对这些修士影响的时间很长。

    至少有半个时辰,这些修士都处在这种痛楚之中。

    “起来吧,否则今天没有足够的时间寻找到吞灵石了。”

    当辛明的声音再次响起时,这些修士里面,已经有两个停止的呼吸。

    他们的身体已经扛不住这种折磨,最后的生机也崩断了。

    “埋了他们。”

    凌七平静而冷峻的声音响起,“我可以保证,如果你们死去,我也会保持你们最后的尊严,我不会让你们的尸身成为别人的食物,我也会将你们和他们一样埋葬。”

    没有人敢违背他和辛明的命令,就连金天都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

    他们沉默的将这两名修士的尸身埋葬,然后按照凌七和辛明的要求,将原本很厚重的靴底切割到足以敏锐的感知地面热度的程度。

    这些原本已经被痛苦折磨得精疲力竭的修士,按照凌七和辛明的要求,拉开一定的距离,和他们一起,朝着一个方位行走。

    “难受啊,凌七。”

    辛明的声音响起。

    他和凌七之间也隔了数丈的距离,他此时出声,也并未掩饰,其余所有修士都听得到。

    他接着道:“凌七,你说我们真的能保持灵韵,能够好端端的活下去吗?”

    凌七点了点头,平静而冷峻的说道:“可以。”

    ……

    王离这个时候在牧青丹的静室里等的有些无聊。

    他现在确定牧青丹应该是发现不了他气海之中的灰色道殿,甚至连以灰色道殿为主体的水火相济的法阵也没有发现。

    灰色道殿就如同欺瞒天道法则一样,将牧青丹也瞒过去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当着牧青丹的面再神识沉入灰色道殿去压榨那些灰衫修士。

    修士嘛,终究要有些自己的秘密。

    更何况他对牧青丹也没有什么了解。

    那周不凡的东西也清点完了,接下来等待牧青丹炼制灵丹完成的时间里,只能够炼化一些灵砂来修行,这就委实有点无聊了。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种无聊也并未持续多久,牧青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王离,你的师姐吕神靓手笔实在吓人,餐霞古宗陆鹤轩的大师姐潘绣春去你们孤峰,结果被她直接一剑斩了。”

    “什么!”

    王离和何灵秀全部叫了起来。

    “牧前辈,你在你的小千世界里,还能及时的知道外界传来的消息的?”王离不可置信。

    何灵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王离,你关心的点也太与众不同了吧?你不关心你师姐怎么把陆鹤轩的大师姐一剑斩了,结果你关心牧前辈在小千世界里能够及时知道外界传来的消息?”

    “那不得关心一下消息来源吗?”王离理直气壮。

    牧青丹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自有办法得知外界的讯息,陆鹤轩的这个大师姐已经金丹八层,但被你师姐吕神靓一剑斩杀,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而且你师姐很认真的问了她两个问题。”

    王离汗了,“什么问题?这好像的确是我师姐的做派。”

    牧青丹都有些感慨,“她问潘绣春,你身为餐霞古宗宗主的真传大弟子,为何修行进境这么慢,才到金丹八层的修为。第二个问题是,谁给你的信心,到孤峰来和她对敌。”

    “……!”王离和何灵秀也都有无语的感觉,既然是陆鹤轩的师姐,又不是陆鹤轩的师叔师伯辈,年纪再大又能大到哪里去,而且已经到了金丹八层的修为,这种修为进境,还能说慢?

    要知道通惠老祖金丹九层后期渡凝婴雷劫时,都快老死了。

    “你师姐凝丹失败,只是一颗残丹,但她竟然直接一剑就将潘绣春斩杀了,看来她虽是残丹,却有惊人的际遇。而且她敢由心鄙视潘绣春的修为进境,这便说明她的先天仙灵根真的惊人,修行速度肯定不是潘绣春所能比拟。”牧青丹叹息了一声,“你师姐真的是个狠人,修行进境和剑罡如此厉害也就算了,关键在于,餐霞古宗宗主的大弟子,她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直接像杀鸡一样直接宰了。我修行这么多年,经过这么多修士洲域,还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修士在金丹期就能这么狠的。”

    “真的是个狠人。”牧青丹似乎实在感慨,甚至有些佩服,他忍不住又重复了一句。

    “我师姐狠人是狠人。”王离也忍不住感慨,“她狠起来的时候,对自己的师弟都会刑讯逼供。”

    何灵秀的脑海之中顿时出现了不可描述的画面,她忍不住双颊飞红,顿足骂道:“王离,你这种事情也要放在台面上来说?”

    “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王离觉得何灵秀的反应十分怪异。

    牧青丹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你师姐直接一剑斩杀潘绣春,应该并非一时意气。”

    “那是!”王离骄傲的很,“我师姐只要清醒,简直是美丽和智慧的化身,陆鹤轩自己不来,他大师姐来,肯定是他自己想安心修行,让他大师姐来小玉洲搞事情,这样一来,他能安心修行,我却是被搞得鸡犬不宁。结果她到孤峰被我师姐一剑斩了,这消息传回餐霞古宗,我看他是不得安稳,说不定都落下心魔,很快就要忍不住出来找我。”

    “王离,想不到你想得如此透彻…你真的有我当年的神采。”牧青丹都似乎有些意外,他忍不住再次赞叹,“真的是有如此狠人的师姐,才会带出你这样的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