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五十三章 都是聪明人(第一更)
    “身为餐霞古宗宗主收的第一名真传弟子,你这个年纪修到金丹八层后期,难道不慢?”

    “你自己给你的信心?你这信心也太盲目了。”

    吕神靓浑身散发着刺天戮地的气息,她看着那颗从空中掉落的金丹,感觉很可笑。

    玄天三十一峰内。

    风浅若和郑羡仙在玄天宗护山法阵的阵枢前。

    玄天宗护山法阵的阵枢是一块丈二的黑色晶石,散发着朦胧的黑光,但风浅若和郑羡仙两个人却是脸色惨白。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牙齿都在打颤。

    风浅若扁了扁嘴,“师兄……”他一时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说不出来。

    郑羡仙也是嗫嚅着嘴:“师弟……”他一时也想要说些什么,但也是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又互相看了片刻,突然同时出声,“太可怕了啊…..”

    这一声出口之后,两人才略微恢复了正常。

    郑羡仙浑身都有些瑟瑟发抖,“吕神靓她竟然直接将餐霞古宗宗主的大弟子一剑斩了,这可如何是好。”

    风浅若浑身也是瑟瑟发抖,“她不是一颗残丹,这剑罡怎么可能强到如此地步,怎么连金丹八层的修士都被她一剑秒杀。”

    郑羡仙浑身抖得更厉害了,“那她之前要是对付我们,岂不是……”

    吕神靓伸手抓住了从空中掉落的金丹。

    潘绣春的这颗金丹足有人头大小,它在落入吕神靓手中时,浑身涌起丹光,似要和吕神靓对抗。

    但吕神靓的掌指之间瞬间涌起无数细小的剑罡,剑罡阴雷缭绕,瞬间就将这颗金丹的丹光强行压下。

    这颗金丹的丹光很快在表面凝聚,形成黯淡的硬壳。

    “你是周画幽?”

    她随手将这颗金丹收起,然后看向前方飞云之中某处,平静道:“你方才赶来,是想助我,我师弟王离的眼光还算不错。”

    周画幽的身影在她注视的那朵云彩后方显现出来。

    她满脸苦笑的看着吕神靓,“想不到你的剑罡竟然修炼到了这种程度,就连潘绣春都挡不住你的一剑,但你直接一剑杀了潘绣春,餐霞古宗肯定不会放过你。”

    吕神靓看了她一眼,道:“说的好像我要是不理会潘绣春,餐霞古宗就会对王离和我善罢甘休似的。”

    周画幽无言以对。

    “大变就在眼前。”吕神靓抬首望天,道:“已是利剑出鞘时,你也不要再和以往一样想事情。”

    周画幽怔了怔,“什么大变?”

    吕神靓道:“席卷四洲的兽潮将至。”

    “兽潮…..席卷四洲的兽潮?”周画幽不可置信。

    ……

    “难受啊,凌七!”

    辛明的声音响起。

    他在一个巨大的矿坑底部。

    凌七就在他身旁不远处。

    这个巨大的矿坑是一块巨大的盆地,即便在数百丈的高空,也看不到盆地的边缘。

    就在离地约五十丈左右的空中,却是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如铁盔般的玄色积云。

    坚厚的云层被奇异的元气法则禁锢,根本就不流动。

    它的内里漂浮着无数尘粒,还有很多精金的粉末。

    它在阻隔掉所有外界元气流入这个盆地的同时,也汲取着这片盆地里仅有的一些化生的灵气。

    所以这块巨大的盆地之中没有丝毫的灵气。

    大多数时间,这里都是黑夜。

    唯有正午时的一个时辰,这片盆地的底部才些微有些光亮,如同黄昏。

    这是积云窟。

    是弥罗道场上万年来一直都在探索的绝境之地。

    修士只要进入这种地方,境界便断绝往上的通道。

    弥罗道场在过往上万年的时间里,一直都在探索和从中获取可用的修行资源的绝境之地共有一百三十余个,但若论对修士而言生存之艰难,环境之恶劣,积云窟至少可以排前五。

    这块巨大的盆地气温变化十分剧烈。

    一日之内,它有六个时辰处于高温,铁盔般的厚厚云层下方的巨大盆地里就如一个烘炉,地面可以轻易的将鸡蛋烘熟。其余六个时辰,温度却是急剧的降低,到最冷的时候,可以呵气成冰。

    这十二个时辰之中,有两个时辰很多区域都会化生出灵毒,有四个时辰,覆盖在这块巨大盆地的积云会降雨。

    它降下的雨水之中含有剧毒,会让修士的血肉迅速被腐蚀。

    降下雨水之后形成的大小水洼还要两个时辰才彻底消失。

    如此一来,在这积云窟之中,修士每日里能够在这积云窟之中能够行走、探索的时间最多只有四个时辰。

    在这四个时辰里,辛明和凌七必须找到足够数量矿石、灵晶来交差,同时还必须寻觅到足够让自己撑到明天的东西。

    食物、药材……在这种绝境之地,在真元只会每日消耗得不到补充的地方,修士和凡夫俗子唯一的差别,恐怕就是之前的修行过程中,让肉身的生机更为强横一些。

    肉身的生机更为强横,这就意味着在这种地方能够熬更久的时间,能够受更多的罪。

    若不是修士,那些世俗世界的凡夫俗子,到这种地方,生存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天。

    积云窟这处绝境之地让弥罗道场上万年来都保持浓厚兴趣的原因,是这里出产数种特殊的矿石和灵晶。

    一种叫做灭韵法晶。

    这种法晶作为许多大型法器和法宝的涂层灵材,可以让很多大型法器在进行虚空跳跃时,避免自身元气波动太过剧烈而解体。

    一种叫做呑灵石。

    这种矿石可以用来布置最上等的聚灵法阵。

    但其中最罕见的是叫做法色晶和浮元胜晶的这两种灵晶,前者能够清心明|慧,能够炼制提升灵智的法器,可以用来控制一些灵智不足的妖兽,后者可以提升法宝的品阶,可以令法宝的威能附加更多的元气属性。

    浮元胜晶的价值最为惊人,原先在这积云窟之中的产量也最高,但这个巨大的矿坑,原本就是荒古时期开始,各强大的宗门发掘浮元胜晶而形成,到弥罗道场发现和进入积云窟开始,积云窟之中残存的浮元胜晶数量以及极其稀少。

    事实上弥罗道场最有兴趣的灭韵法晶、吞灵石、法色晶和浮元胜晶之中,只有吞灵石在积云窟之中还算是比较常见。

    但所谓的常见,也只是所有在这积云窟之中行走的修士,有半数能够在一日的时间内,寻觅到一颗指甲大小的吞灵石。

    弥罗道场对这些被丢入积云窟的修士的最低交差要求,就是这样一颗吞灵石。

    若是能够上缴一颗这样大小的吞灵石,就能换取一颗补灵丹。

    这一颗补灵丹也只不过能够保证自身灵韵不往下跌落。

    或许在有些人看来,弥罗道场这是属于涸泽而渔的做法,要让这些修士发掘到更多的矿石和灵晶,不是应该让他们能够更好的在这种地方活下去吗?

    但这种怀柔的手段从来都不是弥罗道场的行事风格。

    弥罗道场一直都用最极限的手段压榨自身宗门修士的成长,尤其是对于这些被放逐此间的犯人,他们从来不会保以仁慈。

    他们会用最残酷的竞争法则,让所有置身其中的修士在时刻争命的同时,为他们掠夺他们想要的资源。

    至于死亡,则是压迫更多潜力的方法。

    死亡的修士越多,他们便只要有更多的修士补充其中就是了。

    和白骨洲的时候相比,辛明和凌七两个人甚至可以用失去人形来形容。

    两个人都是形容枯槁,他们浑身都缠着斑驳的布条,布条上隐隐透出新鲜的血迹或是发臭的脓血。

    两个人身体里的水分都似乎严重不足,此时辛明哀嚎时,他的嗓子里发出的声音给人干燥嘶哑的感觉,就像是一堆沙子在摩擦。

    一滴鲜血从他干裂的唇角沁出,它才刚刚出现,数只苍蝇一般的虫豸就已经飞了过来,将这滴鲜血吸吮干净。

    辛明随手将这几只虫豸抓住,然后直接当花生米一样丢进嘴里,嚼了嚼然后吞了下去。

    估计味道是真的难吃。

    他虽然看似很干脆的吞了下去,但接下来却是一阵阵抑制不住的干呕。

    凌七默默的揉着自己的双腿。

    今日里已经走了太多的路了,他的双腿从酸痛变成了麻木,快要失去知觉。

    修士的肉身和意志可以让他们在这里存活更久,受更多的罪,但在这种地方,他们和凡夫俗子一样,并无多少力量可言。

    “就是他们!”

    在辛明的哀嚎声响起之后不久,他们身后不远处响起了数声呼喝声。

    十余名修士出现,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

    这些修士的状况看起来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但其中有两个人身材很高大。

    “就是他们!”

    一名佝偻着腰的修士指着辛明和凌七,这名修士脸上都缠满了布条,内里还垫着一些石片,所以根本看不出他的面容。

    他的一只眼睛已经溃烂,不断有脓水流出,但此时一只完好的眼睛里,却是充满了狂热和兴奋的火焰。

    他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语,然后对着那两名身材很高大的修士道:“他们已经连续四天找到了足够配额的吞灵石,甚至还交上去了一颗灭韵法晶。”

    “很不幸在这里面认识你们,我叫金天都。”

    其中一名身材很高大的修士看着辛明和凌七笑了起来,他拍了拍那名佝偻着腰开始喘气的修士的肩膀,“他说的是对的吧?”

    “是挺不幸的。”辛明叹了口气,“我叫辛明,他说的是对的。”

    “在这种鬼地方,就凭你们两个人,能够连续四天都找到吞灵石,这说明什么?”金天都看着辛明,又看了一眼凌七,“都是聪明人,你们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