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五十二章 一剑秒杀(第四更)
    小玉洲的西方边缘,极高的虚空之中,一艘巨大的战舰静静的悬浮。

    它长达数千丈,在这方虚空之中似乎已经悬浮了很久,除了甲板之外,船体外围都已经布满了厚厚的冰铠。

    许多巨大的冰棱就像是凝固的瀑布一样顺着船体往下延伸,船体比坚冰还森冷的光芒从中透出,散发出一种分外震慑人心的压迫感。

    这种大型战舰至少是数个强大宗门合力炼制,是许多修士智慧和修为的结晶,它相当于是流动的微型山门,内里可以提供许多修士的一切所需,它的胎体坚厚无比,再加上一些强大的法阵和无数修士的施法加持,防御力可怖。

    与此同时,它布置有可以让很多修士合力施法的法阵或是法宝,上千名修士同时施法,合力发出一击,完全超越寻常境界的概念。

    这种战舰正是为了团聚同一宗门的许多修士的力量而存在,战舰上承载的修士越多,这一艘战舰的力量自然也更为惊人。

    只是此时悬浮在小玉洲西方边缘的这艘巨大战舰的甲板上,却只站着寥寥数人。

    靠近船头有一处高台是用某种异兽的巨牙炼制而成,这座高台通体洁白如玉,但质地却说不出的细腻,远超最上等的白玉。

    一名银衫年轻修士迎风而立。

    足以割裂肌肤的寒冷罡风在他的身前如同温柔和煦的春风。

    这名年轻修士最多和周不凡一样的年纪,他剑眉星目,比周不凡英俊得多,而且他的肤色和身下的高台一样洁白细腻,显得粉雕玉琢。

    他此时微笑着。

    微笑在他的脸上显得分外的迷人。

    “周不凡这个废物,连点小事都办不好。”

    他对着身旁一名身穿白衫,中年文士模样的修士说道:“不过诸天万兽图始终未出现,难道说得到诸天万兽图的,并非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

    “我观天相,诸天万兽图的气运不出东方边缘四洲。”中年文士模样的修士也是一脸温和,道:“接下来东方边缘四洲风云交汇,倒是也不可小觑。”

    “好一个风云交汇的猎场。”这名银衫年轻修士还想再说什么,然而此时甲板上突然灵光闪动,一片白玉符飞射出来,落在中年文士的手中。

    中年文士伸手接住这片白玉符的刹那,他便瞬间震惊起来。

    “怎么?”银衫年轻修士有些意外。

    “小玉洲九香桥市集隐匿有一名强者,恐怕凌驾于化神。”这名中年文士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人为了王离出头,灭杀了一名元婴八层的修士,那名元婴八层的修士出自天一古宗。”

    “天一古宗?”银衫年轻修士有些惊讶,“那不是魏黛眉所在的宗门?”

    “不错。这名元婴八层的修士是天一古宗的古槐真君,应该是垂涎那几件法宝,同时生怕王离给天一古宗惹来祸患,所以估计想夺宝,顺便将王离灭杀。”中年文士点了点头,“但九香桥隐匿的这名强者为王离出头,让王离诱他出手,这古槐真君面对九香桥的这名强者,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被瞬间灭杀。现在九香桥这名强者到底是何人,我们还未查出来,估计要些时间。”

    “所以师尊说得对,即便是将风云交汇的东方边缘四洲视为猎场,但同时任何一个边缘洲域都不可小觑,越是接近混乱洲域的修士洲域,再弱小也有可能藏龙卧虎。”银衫年轻修士又露出迷人的微笑,接着说道:“只可惜周不凡太不争气,蹦跶了没有多久。”

    “玄天宗并不简单。”中年文士神色肃然,道:“当年玄天宗那批一直在混乱洲域之中征战的修士,十分强大,我们中神洲的许多佼佼者都未必能敌。”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他们才遭难。”银衫年轻修士微笑道,“之前你不是说颜嫣也要来,有她的踪迹了没有?”

    中年文士摇了摇头,“他们宗门内已经传出确切的消息,颜嫣自己感应在东方边缘四洲会有一场气运,所以她一定会来。”

    银衫年轻修士认真起来,道:“我很想一睹颜仙子的容颜,更期待和她的正式对决。”

    中年文士明白他的意思,道:“我一定会多费些心力在她身上,只要她进入东方边缘四洲,我会尽快将她找出来,不过最近倒是还有一件事情。”

    “哦?”这名银衫年轻修士眉梢微挑,“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中年文士道:“陆鹤轩的大师姐潘绣春已经进入了小玉洲,她似乎在朝着玄天宗而行。”

    “陆鹤轩还行,他这大师姐潘绣春似乎并不怎么样。”银衫年轻修士顿时失去了兴趣。

    见这名银衫年轻修士并无兴致,这中年文士便一句废话都不再多说。

    他和这名银衫年轻修士静静站立了片刻,唰的一声轻响,这艘巨舰甲板上方一层灵光如水波荡漾,许多股灵气汇聚成了一股,朝着上方的虚空射去,似乎穿透了这个天地,又坠落下来,落入极远方的天际。

    这艘巨舰的这种灵气投射很有节奏,每隔一炷香的时间便出现一次。

    这种灵气投射始于寂寒高空,又从外域投往极远处的另一端寂寒高空,即便是亲眼所见的修士,也很难理解这是在做什么。

    在这两名修士这番对话发生近一个时辰之后,一名圆脸,体态有些微微发福的中年女修出现在玄天宗的山门外。

    她身上的白色法衣自然散射着耀眼的霞光,她的面容很普通,但却散发着一种逼人的威严。

    她正是这两名修士口中所说的,陆鹤轩的大师姐潘绣春。

    她径直穿过玄天宗外围罡风呼啸的山口,看清了孤峰的方位,直接飞向孤峰,从高峰俯瞰孤峰。

    “看什么看?”

    她才刚刚看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一个声音便从孤峰之中响起。

    潘绣春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她是餐霞古宗宗主所收的第一名真传弟子,虽然天赋不如陆鹤轩,但也远超餐霞古宗绝大多数弟子,她入门时间比陆鹤轩早很多年,陆鹤轩早年在餐霞古宗之中修行,很多时候都是她带着历练,她甚至可以算是陆鹤轩的半个师长。

    她在餐霞古宗地位不俗,若是陆鹤轩成就道子,成为餐霞古宗下一任宗主,那她在陆鹤轩闭关修行时,恐怕就要暂代陆鹤轩的宗主之位,为餐霞古宗的代宗主。

    无论是在餐霞古宗,还是在外历练时,所有人看她都是奉迎敬畏,何时有人敢这样对她出声?

    吕神靓的身影出现在孤峰的悬崖边。

    她仰头看着空中的潘绣春,面色如常,只是平静而冷的继续出声道:“你是什么人?”

    “你便是王离的师姐吕神靓?”潘绣春微皱着眉头微微松开,她微微垂首,冷漠道:“我是陆鹤轩的师姐,潘绣春。”

    她以为对方听到自己的身份,必定会惊慌失措,然而让她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吕神靓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问道:“那你看什么?”

    “你不怕我?”潘绣春冷漠问道。

    吕神靓有些奇怪的看着她:“我为什么要怕一个中年圆脸大妈?”

    “你敢挑衅我?”潘绣春并没有因此发怒,她只是觉得这人已经开始找死。

    “不速之客到我玄天宗山门之中,哪怕动手,被我杀了,对于道例而言,也是你入山门来挑衅我,不是我挑衅你。”吕神靓一板一眼的回答。

    潘绣春笑了,“果然和传闻之中的一样,神识受损的厉害。我原本只是想看一看这座孤峰到底有什么气运,居然出了敢叫嚣我师弟的人,我想看看是否有潜隐的前辈高人,但似乎并没有。我原本也只是想看看就算了,但现在你倒是提醒我,若我只是来看看,一名神智不正常的修士对我出手,我反击杀死了这名修士,自然也不算违反道例。”

    “我有两个问题。”吕神靓的面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她微仰着头,说道。

    “什么问题?”潘绣春淡淡的说道。

    “一个问题是,餐霞古宗这样的万古强宗,你又是餐霞古宗宗主的真传弟子,你到底为什么能够修行得这么慢,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只有金丹八层的修为?”吕神靓看着她,很认真的问道:“还有第二个问题,你只不过是金丹八层的修为,到底是谁给你的信心,让你在这里敢说这样的话?”

    “你完了。”潘绣春的脸阴沉了下来,“你虽然神智有问题,但我现在真的决定杀死你了。”

    吕神靓依旧面色不变,只是认真的看着她,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那两个问题。你为什么能修行得这么慢?还有是谁给你的信心?”

    潘绣春眯起了眼睛。

    她的眼中流淌出了杀意。

    她原本只是先来玄天宗确定一下有没有绝世的隐匿高人,接着她要弄清楚落在星河宗和云笈洞天的两场雷劫,接下来她还准备去带走魏黛眉。

    在她原本的计划里,并没有杀死吕神靓这一环。

    但现在,她真的改变了主意。

    她觉得杀死王离的师姐,让王离感受一下失去亲人的滋味,真的很不错。

    “我这个年纪修到金丹八层后期,难道很慢么?”她看着吕神靓道:“至于是谁给我的信心,是我自己给我的信心。”

    说完这句,她的身外绽放七彩霞光。

    她对吕神靓出手。

    唰!

    在她出手的刹那,一股刺天戮地的可怖气机瞬间爆发,这股气机从孤峰之中爆发,让她瞬间呼吸都停顿了,浑身都炸毛。

    “怎么可能!”

    她刚刚演化强法,一片似乎可以将整个孤峰都拍碎的威能刚开始落下,一道令她神魂都似乎要瞬间化灰的剑光已经刺了过来。

    这道剑光带着阴雷,威能可怖到了极点,也凝聚到了极点。

    这道剑光直接就将她演化的威能洞穿,在她做不出任何其余反应的刹那,就已经直接刺在了她的身上。

    噗!

    她的身体在这道剑光的顶端往上抛起。

    对于这道剑光,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只被巨柱顶飞的苍蝇。

    在下一刹那,她的身体直接化为灰烬。

    只有一颗金丹还在剑光之前遗留下来。

    陆鹤轩的大师姐,一名在整个上仙洲都有些名气的金丹八层的修士,竟直接被吕神靓一剑灭杀!只剩下了一颗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