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五十一章 天神钥(第三更)
    牧青丹实在太猛。

    之前何灵秀对他所说的实在是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

    现在这些元婴中后期的大能要杀他和何灵秀,他们似乎还根本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但牧青丹要杀这些人,也几乎如同杀鸡屠狗一样简单。

    他虽然都被牧青丹这样的威猛快吓尿了,但该装的逼还是要装。

    他哈哈大笑,声震四野:“你们不是想要杀人夺宝么?怎么反而夺路而逃了,敢从我手上夺宝,至少也要寂灭期吧?化神期都根本不够看。”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传音提醒他:“王离,你不要太过放肆,否则可能给牧前辈招惹麻烦。”

    “没事。”

    王离呵呵一笑,“牧前辈既然答应出手,而且连元婴八层的修士都直接宰了,他就根本不在意这样的麻烦。而且既然他答应帮我做挡箭牌,我们自然要起到这个挡箭牌的效果,不然他出手都没有意义。”

    “厉害啊,牧前辈,你实在太生猛,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王离这下也不掩饰遁光,大摇大摆的返回九香桥,他以此举让所有人明白,他方才出来,就是刻意的诱杀,就是要立威。

    “你也不错,很懂得物尽其用,你方才那样一喊,化神期都估计不敢打你主意,接下来你可以安稳一阵。”牧青丹的声音响起。

    “牧前辈,你生猛归生猛,但是真的不懂物尽其用的道理啊。”

    王离却是哀叹起来,“方才那名元婴八层的修士你说灭了就灭了,好像纳宝囊啊之类的都没有留下来,一个元婴八层的真君啊,身上多少有点好东西吧,还有其余那几个元婴修士,我知道牧前辈你是故意放他们走,让他们鸡飞狗跳,让更多人知道我动不得,但你好歹说一两句话,让他们要想活命的话就将随身的纳宝囊和法宝留下来。牧前辈你难道不知道,我和呵呵道友这种修士,获得一件灭星古镜这样的法宝都多么难么?”

    “.…..!”何灵秀头皮发麻。

    明明都已经知道了牧青丹是何等样的存在,王离竟然还敢鸡蛋里挑骨头。

    她都怕牧青丹被王离气笑了,将王离吊起来打。

    然而让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牧青丹顿了顿,居然虚心承认,“是我疏忽了,的确是不在你们这个修为等级时间太久远了,根本没有想到此点。按照我当年在悬石洲的做派,的确要将他们身上的东西全部留下,否则又怎么能说你有我当年的神采。”

    何灵秀无语。

    这牧青丹难道是在王离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所以真的很吃王离这一套,否则怎么好像王离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欣赏王离?

    “亏了啊!”

    “真的是血亏!”

    “实在是太亏了啊!”

    王离连连哀嚎,与此同时,他偷偷的抬眼看牧青丹之前消失处。

    结果见到牧青丹接下来并无反应,王离便郁闷道:“牧前辈你难道不觉得我哀嚎动人心,不会生出恻隐之心,额外给些补偿的么?”

    “.…..!”何灵秀也实在是佩服王离,方才是暗演,现在则变成明着提示了。

    牧青丹的笑声响了起来,“我说过你有我当年的神采,你这样作态,我怎么不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手上的确没有什么可以额外给你的好处。”

    “那就算了。”王离一副气馁的模样,他将之前收起的异源和周不凡其余的东西再全部放出,但还是不死心,嘀咕了一声,“实在不行再帮我转化一颗异源都可以啊。”

    牧青丹道:“这里面风太大,我听不到。”

    王离惊了,“前辈高人,还能这样的?”

    牧青丹道:“要不怎么说你有我当年的神采。”

    王离感慨,“看来我也注定成为真正道子级的人物啊。”

    牧青丹再没有回话,似乎已经专心炼丹。

    “还有没有能用的异源?”

    王离的目光落在那些异源上。

    他此时非常的蛋疼。

    虽然找了牧青丹这样的挡箭牌,一时应该根本没有人敢动他,但真正面对元婴期以上的修士,他还是根本无法抗衡,尤其遇到那种元婴五层以上的修士,他就算用九天踏星诀全速逃遁都似乎根本做不到。

    他现在才筑基二层的修为,当然不敢奢望能够硬刚元婴期修士,但那种根本无法还手和逃遁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他觉得好歹要能够逃走,或者能够抵挡一阵,好歹能够让他引动天劫。

    他直觉下次若是再遇到元婴期的修士,好歹要有能力引动天劫,然后遁入不灭净瓶,以天劫的威能来消耗元婴期修士,或许有生还的可能。

    周不凡的纳宝囊中先前一共有十四颗异源,折寿凶晶被牧青丹要去,他和何灵秀用掉了两颗,现在还剩下十一颗异源,其中有五颗是属于极难利用的凶晶,他很希望剩下的六颗之中,还有能够利用的异源。

    “这些异源虽然不属于凶名赫赫的凶晶,但元气特性并不简单,全部有些特殊。”何灵秀看了王离一眼就明白王离此时的想法,她摇了摇头,道:“这六颗异源里面,肯定没有可以快速提升修为的异源。要想彻底弄清楚这些是什么异源,我们或许可以去一次昊玉城的异源坊。若是这些异源出自异源坊,全部都会有确切的记载。若有些不出于异源坊,他们也有办法可以确定这些异源到底有什么特性。”

    “看来是要去异源坊走一趟。”

    王离很是无奈,收起了这些异源。

    他本来都觉得自己最近的修为进境太快了,尤其是含光洞天的至纯灵露让他直接筑基,他这段时间甚至只是依靠“信仰古经”的独特妙处,依靠越来越多的信徒来增长真元,来自然堆积灵韵和增长修为。

    他担心的是境界提升太快,自己接下来的天劫压制不住。

    但今日面对元婴修士的那种无力反抗的感觉,还是让他觉得恐怕还是要更快的追求修行进境,毕竟被他揍得无可奈何的周不凡都已经即将结丹。

    以周不凡为例推算,那中部十三洲如陆鹤轩之类的准道子人物,应该是已经都在金丹境了。

    异源坊在昊玉城中,专门跑一趟异源坊如果搞清楚这些异源的特异之处,能够用到其中一两颗异源,那就已经是不错的机缘,而且昊玉城是小玉洲修士聚集的大城,有诸多不俗的修行资源交易。

    他和何灵秀现在手上灵石灵源都有不少,说不定也有机会购得一些合适的宝物。

    何灵秀此时的目光已经落在周不凡这个纳宝囊中其余的物事上。

    她忍不住微微摇头。

    其余的东西似乎大多是周不凡在太玄古宗和金玄洲一些城邦行走所用的凭证之类,对于她和王离似乎没有什么作用。

    但是突然之间,她从这些零碎东西之中看到了一物,目光顿时剧烈的闪动了起来。

    这是一个青铜小环,就像是细细的手镯,环身上没有任何的灵气流动,估计此时就连王离也看不出它的任何异常,但在她的凝视之中,在她的感知里,这个细细的青铜小环的内里,有一层红光在流动。

    这一层红光之中,不断出现一个古字。

    这个古字像是一个“神”字。

    “怎么了?”

    王离感觉到了她的怪异,何灵秀看得太过入神,以至于这个青铜小环都被她身上自然流淌出的气息包裹,悬浮在了她的正前方。

    “天神钥…我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何灵秀不可置信,声音有些震颤。

    “什么东西?”王离很少见到何灵秀如此,但他还没有看清楚那个青铜小环,数颗石屑出现,那个青铜小环就突然消失了。

    “牧前辈,你这算是打劫吗?”王离直接郁闷的叫了起来。

    “的确是天神钥。”

    牧青丹的声音响起,很快,这个青铜小环又出现在了王离和何灵秀身前,“天神钥并非传说,我知道洞神圣域有一枚白色的天神钥,黑天圣地有一枚黑色的天神钥。”

    “什么东西,黑天圣地也有一枚这样的东西?是黑色的?”王离求救似的看着何灵秀,他从未听说过什么天神钥的字眼。

    “在数十万年前的荒古时期,一些异常强大的修士对于星域的探索,一些星空域门的崩塌,导致了许多不可预料的后果,比如反而形成了通往更远星域的域门,从而导致有些不可知星域的强大生灵对我们这方世界的侵入。”

    “那不就是域外天魔和星兽?”王离不解,“这和这天神钥有什么关系?”

    “传说中有一些十分强大的修士在某个关键域门处修建了一座天神宫,那座天神宫可以视为很多域门的中转处,也可以视为抵御一些不可知的星域入侵的堡垒。”何灵秀道:“但后来那座天神宫失守了,那些强大的修士关闭了域门,防止一些不可知的星域的强大生灵通过天神宫和连通的一些域门进入我们这方天地。传说中一共有九枚天神钥,这九枚天神钥分别可以打开九座域门,只有通过这九座域门中转,才能最终到达天神宫。也只有九枚天神钥齐聚,才能显现出打开第一座域门的方法。”

    “传说是如此。”牧青丹的声音响起,“但按我所知,真实的情况是,当时那批强大的修士想要借天神宫独占通往许多星域的通道,他们镇守天神宫,同时靠猎杀强大的星兽而变得更强大,但是他们最终玩脱了。有他们无法匹敌的星兽侵袭,他们被逼无奈,切断了天神宫和我们这方天地的联系。天神宫就像是变成了某处星域的孤岛,此时最可能的情况是,这座天神宫已经变成了废墟,但按照我确切所知,若是真的聚集这九枚天神钥,应该能够到达天神宫。那座当时相当于镇守所有星域的堡垒,即便变成废墟,对于修士而言也有惊人的际遇。”

    “连三圣宗门之一的洞神圣域也只有一枚,黑天圣地也只有一枚,我们就算手上有一枚,这九枚天神钥集齐也太过渺茫。”王离呵呵一笑,“这东西听起来吓人是吓人,但我们还是现实一点的比较好。”

    “出现就是机缘,这谁有说得定呢?”何灵秀看王离如此现实的样子,她也懒得多说,直接伸手将这枚天神钥当手镯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