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四十九章 狐假虎威(第一更)
    落袋为安一向是王离的行事准则。

    他马不停蹄的开始炼化两颗雷系异源。

    随着一道道真元的不断包裹,不断渗透进这两颗异源的源壳,这两颗沉寂多年的雷系异源之中的源气终于被牵动。

    轰隆!

    两颗雷系异源同时发出轰鸣,就像是春雷在云层之中滚动,万物复苏。

    滚滚的源气从两颗异源内里涌出,随着他真元的牵引,不断涌入他的体内。

    王离一开始觉得有点舒爽。

    这种雷系源气在他体内行走,让他的浑身微微发麻。

    但只是一两个呼吸之间,他的眼睛就鼓了出来。

    感觉有点不对了。

    他浑身的血肉都开始抽搐。

    他的整个人毛发都炸了开来。

    这些雷系源气在他的体内不再像是丝丝缕缕的电光闪耀,而是形成了无数条电蛇在奔走。

    他的整个人不断的不受控制的扭动,就好像在不断的跳舞,他的整个人内外都像是在被人用电鞭抽打。

    “哈哈哈!”

    何灵秀平时的笑点已经很高,但看到此时的王离一头炸毛的不断跳舞,她笑得肚子都疼。

    “王离,你很有天赋,这种霹雳舞很符合你的气质。”

    王离很想回话,但他话都回不了,整个脸都在抽搐。

    这种源气的冲刷一直持续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何灵秀捂着肚子,笑得脸都有些抽筋。

    王离的这种“舞蹈”终于停了下来,他浑身的细小血肉都似乎还在不断跳动,他的发丝之中都有电光在不断闪耀,噼啪作响。

    这种雷系异源十分神异,王离感到体内深处的每一丝沉寂血肉的气机都被唤醒了,他体内的血肉、骨骼都好像又被重新淬炼了一遍。

    与此同时,融于他真元之中的源气开始在他的体内不断牵引灵韵,渐渐形成灵根。

    有过之前凝结木灵根和风灵根的经验,这种过程他并不陌生,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无论是风灵根还是木灵根,这些灵韵顺着他经脉行走,在他的感知里真的很像一团树根,但这雷灵根却并非如此。

    它就像是一团雷云,随着不断的灵韵增加,它在王离的感知里渐渐演化为一个雷池。

    这个雷池里银色的雷液翻滚,但雷池边缘有很多杂色的雷罡游走,就像是从纯净雷池之中涌出的各色细蛇。

    “这些就是那颗异源的元气化生的异种雷罡,和形成的雷灵根纠缠,所以才会导致天劫时降落异种雷罡么?”

    王离瞬间产生强烈的直觉。

    他的神识无法去控制那些杂色的雷罡灵韵,这些杂色的雷罡灵韵似乎和整个雷池的灵韵奇妙的融合,随时会消失,又会突然显现,根本无法捕捉。

    他体内的灰色道殿似乎也根本不管,相安无事。

    这个雷池出现之后,又过了足有盏茶的时间,他体内的源气才彻底的消失,感知之中的雷池彻底成形,让他的整个身体灵韵再度提升。

    此时他体内的风灵根和木灵根也起了感应,这三种极妙的灵韵似乎不断朝着各自试探,似乎想要融为一体,但却又不能真正相融。

    他体内气海之中的孽海花和天火古树却依旧保持着自身元气的流转,以灰色道殿为中心的水火相济大阵自成一体,没有任何的变化。

    “唰!”

    数颗石屑又悄然从虚空之中透出,那种独特的小千世界的气息再次出现,那颗木罡凶晶再现,落在王离和何灵秀的身前。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颗木罡凶晶被一种毫无灵气波动的力量悄然分开,它裂成两半,却没有丝毫的源气泄露。

    “牧前辈,这颗木罡凶晶之中的凶煞元气已经被你转化了?”王离瞬间明白了牧青丹的意思,但保险起见,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错,你们可以直接炼化了。”牧青丹的声音响起,“现在它已经不是凶晶。”

    王离瞬间秉承落袋为安的原则,一股真元包裹了一块异源,直接炼化起来。

    “我丢!”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块异源就像是那种瞬间补充真元的灵药一样,他的真元只是一裹,就瞬间沁入,接着这块异源的源气瞬间就消融在他的真元之中,如同一股洪流瞬间涌入他的体内。

    虽然王离对异源接触的不多,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典籍上有关异源的记载多得去了,所有异源的结构都是十分稳固,都和灵砂一样需要一定的时间炼化。

    现在这块异源是如此的状况,只能说明是牧青丹的手笔惊人。

    转化这块异源之中堪比灵毒的元气,再分割这块异源,而且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牧青丹的这种手笔无疑是在啪啪的打王离的脸。

    王离一开始在这里见到牧青丹的时候,还怀疑牧青丹是不是招摇撞骗。

    这股源气如精纯的灵丹药气一冲进他的身体,之前那三种似乎想要勾搭却羞羞涩涩的灵韵瞬间就干柴烈火般涌在一起,互相纠缠之间不断奇妙变化。

    他的感知里那三种灵韵极为上头,他的脑门之中轰轰作响,先是如同有雷声轰鸣,接着形成云雨。

    奇妙的灵韵不断碰撞,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一团亮光。

    他的神识和浑身的气血、血肉似乎到此时才彻底的融为一体。

    在此之前,他的神识调用体内的气血和真元当然毫无阻碍,但和此时的状态相比,他感觉自己之前的神识和自己的肉身之间都好像隔着一层薄薄的恶障灵毒。

    “……!”

    这样的神妙灵韵让王离宛若新生,他目瞪口呆之间,只觉得自己脑海之中真的如牧青丹所说,出现了一个类似气海的窍位。

    这个窍位之中有奇妙的神光涌动,先是直接结成了三朵宝花。

    一朵花是铅色,一朵花是银色,一朵花是金色。

    接下来的这一刹那,这三朵宝花瞬间融合,变成一团奇妙的神光,这神光在窍位之中涌动,隐隐就像是一座宫殿。

    通透!

    王离这一瞬间的感觉就是无比通透。

    他直觉自己的神识其实并没有大幅度的提升,但是神识在体内游走,却是毫无阻碍,而且以往是意动调动真元,念头动了之后,真元才按他的心意游走。

    以往他真元流动原本就比一般修士快出很多,但此时他觉得自己已经变得更快,因为他的意念感知,他的神识似乎完全和真元融为一体。

    在接下来一刹那,这上气海和下气海的元气骤然沟通,他的身体就像是直接过了一道巨大的闪电,直接从上气海冲入下气海。

    王离悚然一惊。

    他不知道这种不受她控制的灵韵冲击,会不会对他气海之中的灰色道殿产生影响,会不会和水火相济的法阵产生什么变化。

    然而让他瞬间定下心来的是,他气海之中的灰色道殿根本毫无反应。

    这股灵韵冲刷对它和水火相济的法阵毫无影响,它和整个水火相迹的大阵明明在他的气海之中,但却又好像存在于一个完全独立的虚空。

    唰!

    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身外已经灵光涌现。

    一株如同青玉般的妙树在他身外形成,垂落灵光万缕。

    这株妙树枝条曼妙,如同柳树,但一片片树叶却是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就像是将凝未凝的罡风,但内里又有细小的雷光游动,就像是叶脉。

    “竟然是真的形成了三花聚顶,形成了木樨妙相。”牧青丹感慨的声音响起。

    王离此时还在惊喜之中,但听着这声音他顿时觉得味道有些不对,“怎么,牧前辈,听你的意思,之前你不是百分百肯定?”

    牧青丹笑道:“当然也有一些几率形不成,不过你有我当年的风采,所以这种几率不大。”

    “我怎么觉得好像这几率不大也有问题?”王离嘀咕。

    就在此时,就连何灵秀都没有感知到的是,有一团透明的元气悄然出现在了他和何灵秀所在的这座小院之外。

    这团透明的元气停顿了一息的时间,似乎确定王离和何灵秀此时就在这座小院之中,它朝着一处院墙涌去,似乎要从院墙上翻过,然而也就在此时,那一直悬挂在这小院门口的,看似平平无奇的布偶突然有了异动。

    这个平平无奇的布偶陡然变化,它骤然膨胀起来,它浑身依旧没有丝毫的元气波动,但每一根线缕都是骤然变得粗大,以至于这个布偶骤然变得可怖起来。

    它瞬间就超过了数倍院墙的高度,它张开大口,直接一口朝着那团透明元气噬去。

    那团透明元气就像是拥有灵智的活物一般,瞬间感知到了危险,散发出一种毁灭性的气机。

    这股气机出现的刹那,王离和何灵秀这才有所感知,他们浑身都有些发麻,直觉这股气机似乎要将整个九香桥市集全部化为飞灰。

    然而这个布偶直接一口吞下,这团透明元气连逃都逃不掉,直接被这个布偶吞入腹中。

    这团透明元气之中似乎发出了一声惨叫,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个布偶便恢复了常态。

    它又变成了小小的一个,挂在门上。

    “牧前辈,发生了什么事?”王离浑身都有些发冷。

    “没什么。”

    牧青丹淡淡的说道,“有一名元婴修士施展某种寄托神识的法门,想要来探探你的虚实。这法门被我破了,他的神识应该受损不轻。”

    “你所料的不错。”他又对着王离说道:“你身怀重宝,接下来恐怕还有人想要动你,但既然你想到了让我做你的挡箭牌,接下来正好演一出杀鸡儆猴。”

    “一名元婴修士竟然这样直接神识受损?”王离得意无比,他看向何灵秀,“怎么样,我是不是英明神武,这狐假虎威的感觉是不是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