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四十五章 王离在玩火(第三更)
    “那行不行的话我直接问问他不就行了?”

    王离道:“我感觉牧青丹不难说话,更何况他对我另眼相看,觉得我有他年轻时的风采。”

    “我感觉你在玩火。”

    何灵秀阴沉下脸,“王离,你下次做这种事情之前,能不能先和我商量一下?”

    “行啊。”王离看着她,有些想不明白的样子,“那现在不就是在商量么,反正距离九香桥还远,要是你坚决反对,那我就不让他做挡箭牌。我只是觉得真的有人会看上我手中的不灭净瓶和毁灭真空古剑,更何况我身上还有灭星古镜,哪怕是这些暴露的法宝,对有些人而言可能也太过诱人了。”

    何灵秀沉默了片刻,虽然心中依旧觉得王离是在玩火,但她不得不承认,似乎王离这种做法是目前最佳的选择。

    “要不我们去华阳宗?”

    王离见她不说话,却是若有所思,“说不定让你们通惠老祖也能挡一挡。”

    “去死!”

    何灵秀顿时差点一巴掌呼王离脸上,“通惠老祖哪里对不起你了,你是想坑死他么?”

    她当然不是看不起自己华阳宗的元婴老祖。

    任何能够修到元婴的修士都值得尊敬,但关键在于,现在敢打王离主意,敢将这些法宝占为己有的,恐怕也至少是元婴期的修士。

    通惠老祖现在才元婴期一层的修为,就连阴雷伞这样的灵宝都被王离坑了去,一时半会,通惠老祖怎么可能和那些已经早早晋升元婴的元婴老怪匹敌。

    “你也太看不起你们通惠老祖了吧?”王离却是明显思路和她不一样,“若是你们通惠老祖手持这毁灭真空古剑和不灭净瓶,若是再将异元道莲也给他使用,没有几个元婴期的修士能够轻易战得过他了吧?”

    何灵秀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她觉得王离说的有点道理,但很快还是摇了摇头,“还是按你的意思先去九香桥。”

    如果只是元婴期的修士,按照王离的这种说法,或许通惠老祖能够应付,但若是化神期的修士出手,那和通惠老祖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通惠老祖就算这些法宝尽出,也未必能够抗得住。

    “那你看商量了半天,还不是按我说的办了。”王离在心中嘀咕,但是他没敢说出口。

    “寒江孤影…..”

    他和何灵秀用最快的速度直接赶到九香桥市集,来到牧青丹所在的院落,何灵秀按照惯例,对着院落门口挂着的一个布娃娃法器出声。

    但她的这句话这次都并未说完,院落门就已经洞开。

    “进来吧。”

    牧青丹的声音响起。

    “牧前辈。”

    王离眉开眼笑,“我已如约将周不凡好生教训了一顿。”

    “不错。”

    牧青丹的笑声也响了起来,他出现在王离和何灵秀的视线之中,“你教训他的方式也深得我心,的确很有我当年的风采。”

    “这消息传得这么快的?”王离有些吃惊,“牧前辈你该不会没有好好炼丹,偷偷跑出去看我和周不凡的对敌了?”

    “那倒是没有,不过我的消息一向比较灵通。”牧青丹微微一笑。他心情似乎极佳,让王离和何灵秀进入后院他平时修行的静室,然后让王离和何灵秀在他对面坐下。

    “我想用牧前辈你做一次挡箭牌。”何灵秀心中正想王离会如何开口,结果王离一坐下就直接来了这一句,让她直接吓了一跳。

    “哦?”

    牧青丹笑了起来,道:“是你觉得有人会觊觎你从周不凡身上得到的法宝,所以你用最快的速度赶来我这里,是想如果有人要对付你,你便想让我出手帮你解决?”

    王离点头,“杀鸡儆猴还是要的,不然我怎么逃都应该会有人觊觎我身上法宝,我后患无穷,要是有什么元婴期、化神期的大佬对我出手,我恐怕必死无疑。我想牧前辈既然一开始就没有对我隐瞒你的身份,又答应给我炼丹,总不会给一个必死之人炼丹,给死人炼丹,很不吉利。”

    何灵秀又忍不住鄙视的看了王离一眼,心想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什么都讲究个吉利,连法宝都要取个异常吉利的扯淡名字?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样的话语反而让牧青丹又笑了起来,又让他夸赞道:“王离你果然看得清楚,真的有我当年的风采。尤其你今日教训周不凡的手段,真的让我都觉得叹为观止。既然我之前只是让你好好教训周不凡一次,结果你先化身巨吉先教训了他一次,又以真身教训他一次,你相当于教训了他两次,而且你气得他吐血,让我听了都舒畅,略解我当年心结。既然你多教训了他一次,又教训得如此精彩,我可以额外再多给你些奖励,我可以答应你,做你这次的挡箭牌,而且我甚至可以给你现在手中的毁灭真空法剑也加一个禁制,但作为回报,接下来我倒是也想你帮我一个小忙。”

    “……!”王离有些毛骨悚然,“牧前辈,你连那巨吉道友是我装的你都知道?”

    牧青丹看着他眼睛瞪得像铜铃的样子,忍不住又笑出了声来。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然后道:“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还身怀欺天古经,这是黑天圣主当年在琅嬛秘境中得到的古经。”

    “……!”王离彻底无语了。

    牧青丹的意思很明显了,我连你用欺天古经都看得出来,还知道来历,你伪装成“巨吉道友”,难道还瞒得过我?

    “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能够得到欺天古经,但之前黑天圣主之女在东方边缘四洲遇险,后来又逢凶化吉,顺利逃脱,想必你这欺天古经应该是和她有关。”牧青尘看着王离,微笑道:“至于你化身巨吉先和周不凡一战,我虽然未亲眼见证,但是我可以肯定,除了你之外,东方边缘四洲应该没有这样的奇才,我方才也只是言语一试,结果看你的样子,我的猜测应该没有错了,也只有拥有欺天古经在手的修士,才敢在那么多高阶修士在场的情况下,玩弄这种把戏。”

    “真正的道子级人物,都这么厉害么?”王离冷汗都流出来了。

    在这样的人物面前,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嫩了一点。

    “我说过,你有我当年的神采。”牧青丹收敛了笑意,道:“我若非看出你不凡,甚至和黑天圣地都有很深的交集,否则我又怎么会说那样的话语。不过你放心,我既然说接下来也想你帮我一个小忙,你越是不凡,自然对我越是有利。”

    “什么小忙?”

    王离擦了把汗,他看着牧青丹,还是觉得可怕,忍不住道:“牧前辈,我觉得你之前就很有深意,恐怕一定要让我教训周不凡才帮我炼丹,就是想要看看我的真正实力和底蕴。”

    “你果然不笨。”

    牧青丹倒是有些意外,他似乎更加看重王离,淡淡一笑道:“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我之前并没有骗你,主要原因,还是我往年的心结。”

    何灵秀也是心中全是寒意。

    她本来就觉得王离是在玩火。

    但她之前虽然从三师叔的口中知道这牧青丹的可怕,但现在看来,她还是低估了牧青丹的可怕程度。

    “如果我记得不错,仙墟盛会应该还有不到时日就开始了?”牧青丹此时却是接着说了下去。

    王离和何灵秀忍不住互望了一眼。

    这仙墟盛会现在不是一个年轻修士的交友大会和摆摊大会么,怎么难道连这样的人物都感兴趣。

    之前王离虽然敲诈了仙墟盛会的入场玉符,但他和何灵秀实际对仙墟盛会并没有多少兴趣。

    “我并不是想让你们去参加仙墟盛会,只是在仙墟盛会开始的那日,我想你们帮我跑一趟,帮我在桃源胜景的传送法阵处,等上个半天,帮我带点东西回来。”牧青丹看着他们两个,道:“以你们现在的底蕴,应该根本不用去仙墟盛会找机缘了,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只是去桃源胜景的传送法阵,带点东西回来,这么简单,就这样的一个小忙?”王离有些不可置信,“只是跑个腿?不过牧前辈,具体是和谁碰头,带什么东西回来?”

    桃源胜景他倒是也不陌生,仙墟盛会所在的仙墟在红山洲南部,是某个古宗门的遗迹,桃源胜景的传送法阵,便是位于红山洲南部边缘的一个远距离传送法阵。

    那个传送法阵所在的数座灵山上长满了桃树,那些桃树种类各异,开花和结果的时节都不同,所以一年四季,那几座灵山上都有桃花开放,都有桃果成熟,也算是红山洲一处殊胜之地。

    “你们只要在仙墟盛会开始之前便到达桃源胜景,安心在那处地方等候半日即可。”

    牧青丹道:“若是过了半日无人找上你们,你们离开便是。”

    说完这两句,牧青丹又莫测高深般看了王离一眼,道:“你现在也无须多问,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怎么听起来如此神秘,感觉好像又不是这么简单呢?”王离有些怀疑。

    牧青丹微微一笑,“那你是不想帮我这个小忙么?”

    “我不想帮也不行啊,我还想你帮我做一次挡箭牌,更何况我的灵丹还在你手里头。”王离郁闷道,“而且也不知道你炼完了没有。”

    “时间还够,还有两天我就可以全部炼制完成。”牧青丹越发觉得王离有自己当年的神采,他笑了起来,眼睛里却全是感慨,“这两日,这间静室就留给你们。反正王离你不是也应该急着看看周不凡的纳宝囊里有什么好东西么?”

    “这你也猜得出来?”王离真的是惊了。

    这两百年号称耗光了悬石洲气运的道子实在太过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