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四十四章 一面挡箭牌(第二更)
    唰!

    王离破空。

    他遁速惊人,直接出现在倒飞的周不凡身前。

    “不要杀我!”

    周不凡惊骇欲绝,“我认输了!”

    “说什么呢,我杀你干嘛?”

    王离呵呵一笑,目光落在他身上某处,“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啊?”

    “给你,我纳宝囊给你!”周不凡此时反应也不慢,他身体还在倒飞,一手却是直接丢出自己的纳宝囊。

    王离接住他的纳宝囊,一道真元掠过,将周不凡托住。

    “那你这纳宝囊是自己送给我的啊,不是我强逼你给我的哦。”他看着周不凡,似笑非笑。

    周不凡浑身都在发抖,“是,是我送给你的,我强行送给你的!是我一定要你收下的。”

    “不错不错。”

    王离赞叹,“不愧是太玄古宗的准道子,就是大气。我都不要你还强行让我收下。”

    “云青画!”

    他侧转过身去,对着竹山湖畔一处喝道。

    云青画此时正想偷偷开溜,结果被他这么一喊,身体顿时僵住。

    “王道友,都是误会!”

    他马上叫了起来,“我苦心积虑…..”

    “放心,我当然不会为难云道友。”王离笑了起来,将周不凡直接投向云青画的所在,“你和周道友一起来的这里,你现在岂不是要好好送走周道友。周道友我好端端的给你了啊,万一周道友接下来在你的画舫上有什么意外,那可和我无关。”

    云青画看着朝着自己飞来的周不凡,他都快哭了。

    什么叫好端端的。

    周不凡气海被破,伤势颇重不说,而且明明是身中某种可怕的灵毒,危在旦夕。

    这简直是公开要他背锅。

    不过他脑子倒也不慢,他祭出画舫,接住了周不凡,同时仰望高空,出声道:“诸位前辈,之前你们也说过,只要周道友不激发心神烙印,必定保证他活着返回太玄古宗山门,现在周道友这状况你们也看清楚了,我实在是无力保他不失啊。”

    “看你这话说的,周道友明明好好的。”隐匿高空之中的那些化神期修士还未回应,王离就已经看着他出声,“按你这意思,是觉得周道友快死了?”

    云青画真的快哭了,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被他接在画舫上的周不凡自己却是叫了起来,“是的,我他妈的…快死了。”

    “.…..!”这下反而让对话鬼才王离都一时无言以对了。

    “我真的快死了。”周不凡冲着高空哭喊,“诸位前辈,快救我一救,你们不能食言!”

    空中那些化神期修士也直接无语了。

    数股气机同时落在周不凡的身上。

    “是恶障灵毒。”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响起之后,空中这些化神期修士又沉默了片刻。

    “这灵毒我们无法可解。”他们似乎已经完成了交流,有一人出声,“我们只能保你返回太玄古宗不死,至于能否化解这灵毒,便要看你们太玄古宗的手段了。”

    “保我回太玄古宗不死就行!”周不凡叫出了声来,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真的已经接近死亡。

    “唰!”

    天幕之中有可怕的气机荡漾。

    数道灵光先后镇落在他的身上。

    在一息之间,各种古朴的符纹缠绕在他的身上,最终在他身外凝成一块绿色的晶石。

    这块绿色晶石就像是一口水晶棺材,将他封印其中。

    周不凡一动不能动,他的身体气机被这些化神期修士用强大的手段冻结在这个时刻。

    “你送他回太玄古宗。”

    一名化神期修士对着云青画出声,“沿途不会有人能阻拦你。”

    云青画连回话都不敢。

    他泪流满面的御使黑色画舫离开竹山湖。

    几名化神期大能做出如此保证,沿途当然没有人敢打他和周不凡的主意,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差事?

    运送一个被打残了的准道子回太玄古宗,谁知道太玄古宗的那些大佬们会不会将怒意发泄到他的身上?

    “多谢诸位前辈相助。”王离嘴都快乐歪了。

    他不只是成功化身法宝战士,大爽了一把,而且得到毁灭真空古剑和不灭净瓶,加上灭星古镜和尚且不能公开露面的异元道莲,他现在的底蕴惊人。而且他现在还没有看周不凡身上的纳宝囊,说不定里面还有不少好东西。

    “不必客气,王离,你果然没有令我们失望。”一个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也很苍老,声音刚刚响起时,似乎还在竹山湖上方,但这句话最后的几个字声音响起时,却似乎已经在数百里外传来。

    “诸位前辈,他被封印起来,那他现在还有感知吗,能听到我说的话吗?”王离看着离开的黑色画舫,看着那块绿色的晶石,意犹未尽。

    “可以。”有一人回应他的问题。

    “那太好了。”

    王离兴奋起来,对着黑色画舫鼓动真元大喊,“周乌龟,你实在太年轻太简单了,我和你说,你早和我交换纳宝囊,你说不定就赢了。你以为我纳宝囊里真的还有很多法器吗,我只不过是虚张声势,骗骗你的。其实我纳宝囊里,已经没多少法器了,现在都耗光了。”

    “.…..!”

    竹山湖畔几乎所有修士都无语。

    那块绿色晶石之中的周不凡浑身气机被封印,按理而言他是一点都无法动弹的,但落在竹山湖畔这些修士的视线之中,他们分明觉得周不凡似乎连眼睛都鼓了起来。

    “太鸡贼了。”

    何灵秀鄙夷的看着王离。

    她觉得王离这番话是别有深意,要让所有人觉得他的法器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不让人联想到他还有海量的法器。

    “王离小友,你自己要小心。”

    有苍老的声音提醒王离,“不只是餐霞古宗或是太玄古宗这样的外洲强宗会对付你,你身上宝物太多,太过令人心动。”

    王离点头。

    这样的道理他当然明白。

    周不凡要杀他,是夺东方边缘四洲的气运,但现在周不凡反而诸多宝物落在他的手中,东方边缘四洲的一些强者,自然也会他的气运心动。

    虽然年轻一代的修士之中,应该没有什么人能够对付他,但东方边缘四洲元婴以上的修士自然不可能胜不了他。

    对于东方边缘四洲而言,周不凡是外人,东方边缘四洲的宗门自然都不想看到周不凡随意欺凌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一辈修士,但周不凡被打跑之后,在东方边缘四洲之内,王离对于许多强宗而言,当然也是外人。

    “诸位道友,我还有要事在身,我就先离开了。”

    他也急着想要看看周不凡的纳宝囊里有什么宝物,当下就和竹山湖畔的修士告辞离开。

    “李道七师兄。”

    他直接凌空将纳宝囊点向李道七,“这个纳宝囊里还有一些我原本用以对付周不凡的法器,所剩不多,或许李道七师兄你合用,若是不合用的,你给其余的师兄弟便是。”

    他这个纳宝囊当然不是装着惊人数量法器的纳宝囊。

    他现在纳宝囊众多,这个纳宝囊之中装有百余件法器,对于李道七这种级别的修士,也算是惊人了。

    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李道七接过纳宝囊,只是神识一探,就顿时喜形于色,“多谢师弟馈赠,如此多的法器,师兄何德何能,竟得师弟如此厚爱。”

    “师兄你太过自谦。”王离笑了笑,他的目光落在沈莉的身上,顿时啧啧称赞,“师兄你果非寻常人,沈莉道友和你在一起也没有多久,竟然也拥有了几分你的神采。”

    “我他妈…”沈莉嘴角又是溢血。

    “李道七果然有些不凡,看来之前他和王离不和的传言果然不实。”

    “王离都说李道七太过自谦,而且竟然将和周不凡对敌没有用完的法器都交给李道七,看来真是师兄弟情深。”

    王离告辞离开时,竹山湖畔所有修士对李道七越发刮目相看。

    王离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和何灵秀碰头,他直接用欺天古经隐匿气息和九天踏星诀的遁光,直接带着何灵秀朝着九香桥市集的方位掠去。

    “王离,你真的鸡贼,连自己的师兄都坑。”何灵秀手心冒汗,此次得到毁灭真空古剑这样的法器,也完全是超出了她的想象。她也完全没有想到太玄古宗竟然会将这样的镇宗至宝放在周不凡的身上,她心中其实也是激动的不行,但嘴上却还是忍不住要说王离。

    “我哪里有坑我师兄,那个纳宝囊里有一百多件法器呢,而且大多数都不是骨器,都是之前这里竹山湖交易得到的来路很正的法器。”王离一副有些肉疼的神色。

    “你也真的是个铁公鸡。”何灵秀看着他这副模样就忍不住嘲讽,“搬空了一个法器殿,又从周不凡身上得到这样的重宝,就给自己的师兄一百多件法器就这么心疼,真的是冷水烫鸡,一毛不拔。”

    “那你还说我?”王离反而一脸鄙视的看着她,“上次我在你们华阳宗喊你偷偷的偷点东西,你不也是不肯,连路边的道石都不肯让我顺走两块。”

    “……!”何灵秀都懵了。

    这是什么逻辑?

    这是一样的道理吗?

    王离遁速惊人,但他在飞遁之间,却时不时故意遗留一些气机。

    寻常修士觉察不出来,但何灵秀却是感知得清清楚楚,她隐约猜出了王离的用意,“你是想让你知道我们去了九香桥?”

    “对啊。”王离道:“你不是把牧青丹吹得神乎其神?”

    “你想利用他让他当挡箭牌?”何灵秀马上大皱眉头,“这是很危险的事情,万一引起他的不快,后果很难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