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四十三章 剑破气海(第一更)
    “来,来斩我。”

    “王离,你不要停。”

    “还敲壳震龟,你知不知道你这种冲击根本对不灭净瓶内里毫无影响,我这不灭净瓶里安逸得很。”

    “王离,你能不能有点创意,你的剑罡冲击,能不能斩出点韵律,不要斩得如此杂乱无章好不好?”

    “气运之子就是气运之子,随手在昊玉城外捡的一件法宝就让你束手无策。”

    周不凡哈哈大笑,他也是很贱,不断出声嘲讽王离。

    竹山湖畔的修士都气得牙痒,但李道七却是依旧云淡风轻,他微微一笑,安抚周围不断喝骂的修士,“诸位道友不用急,我师弟王离绝对不会做无用功,他要么不说,说了自然会做到,我看用不了多久,这周不凡就要被我王离师弟变成一个脱壳龟。”

    “是么?”

    他周围的修士顿时安静下来,他们觉得李道七也非常人,这么说肯定有道理。

    “你就继续装吧!”沈莉额头上冒出青筋,她觉得李道七说话就是放屁。

    “王离,加点力,你的剑罡就这样无用的么?”

    “王离,你慢慢斩,坚持住,不要停,你要是停了,我看不起你。”

    周不凡的嘲笑声还在继续。

    他之前太憋屈了。

    先被巨吉打得无比憋屈,再被王离气得血都吐出来了,现在他觉得王离是无能狂怒,所以越是嘲讽王离,他越是觉得身体舒畅。

    “纯粹挨打还能说得如此清新脱俗,我真的有点佩服你了。”王离有些感慨。

    “你能奈我何?”

    周不凡依旧得意,“继续,不要停…这…..”

    但突然之间,他觉得不对了。

    他感觉自己好像有些晕乎。

    这种晕乎的感觉,就像是他第一次乘着师长的飞遁法宝飞上半空,那种加速太快时产生的晕乎感,好像身体跟得太快,神魂却根不上,被掉在了后面的那种感觉。

    接下来一刹那,他的脸色彻底的变了。

    他反应过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神识和肉身、真元的沟通出现了问题。

    他的神识原本因为阵前炼化了那块异源而有了不错的提升,脑海比平时更加清晰,但现在,他的神识都好像被压降了下去。

    他的神识调用起真元来,都感觉到了层层的阻碍。

    “怎么会这样?”

    他不可置信,心脏都开始抽搐。

    王离瞬间精神一震。

    他此时虽然看不到不灭净瓶内里的周不凡的脸色,但周不凡得意的嘲讽声戛然而止,瞬间就让他反应过来,他的灵毒已经对周不凡造成了影响。

    “哈哈!”

    他顿时一扫之前的郁闷,笑了起来,“周乌龟,怎么不叫了,晕瓶了么?”

    “你!”

    周不凡又惊又怒,他感知到不对,下意识的想要弄清楚体内这变化的来源,但就在这刹那间,他越是鼓动真元,越是发现有一种可怖的气机如同在自己的真元之中燃烧起来。

    “灵毒!”

    他也不笨,很快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惊得发抖,“怎么可能会有灵毒?”

    “灵毒?灵什么…灵什么毒?”

    王离听到了周不凡的声音,他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忍不住故意笑道:“周不凡,你中毒了?是不是一开始你化的那颗异源之中的毒没有清干净?看来你对你们太玄古宗的那名寂灭期天尊自视太高啊。”

    “什么自视太高!”王离此时又在乱用词,但周不凡却是连呼吸都不畅了,他体内的灵毒更加汹涌,而且他被王离这么一说,脑子里都有些迷茫起来。

    在他的认知里,越是厉害的灵毒,修士自然不可能利用。

    如果王离用灵毒来对付他,自身怎么可能不受妨碍。

    他现在真的都有些怀疑,是否那颗异源之中蕴含着自己没有发现的灵毒,连自己宗门内那名天尊的威能洗涤都没有能够将这种灵毒祛除出去。

    “那你说你是不是自己作死?”王离故意继续混淆,“是觉得对付我太轻松了,所以一开始就自己给自己投毒?不过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想法如此清奇,你一开始和我对敌炼化什么异源不好,你直接炼化一颗剧毒异源?这是体现你的特立独行吗?我听说这颗黑厥凶晶都在昊天城放了有百年了,百年以来都没有什么修士用它,你居然直接一口就将它吞了,你真的是当自己是猪吗,胃口这么好,什么都吃?”

    “王离,你他妈…”周不凡数个呼吸之前还洋洋自得,心情舒畅,此时他心态又炸裂了,嘴角都沁出血丝。

    “周不凡,你真的是不凡啊,做啥啥不行,作死你第一名。”王离呵呵一笑,“你是靠作死作成你们太古玄宗的准道子的么,你是觉得在玄金洲作死还不够,一定要跑到小玉洲来给我送师门重器?明明你都说这是平局了,结果你还自己给自己投毒,你真的不凡。”

    “我….”周不凡被说得心情太过激荡,他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

    这恶障灵毒实在太凶猛了,他被王离气得口喷鲜血的刹那,也控制不住不灭净瓶,整个人一边口喷鲜血,一边和不灭净瓶脱离了开来。

    他的身体就像被不灭净瓶从瓶口喷了出来。

    “你这是什么鬼?”

    周不凡一边口喷鲜血一边从不灭净瓶的瓶口喷出来的姿态太过销魂,让王离都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你出来就出来,弄得这么惊悚做什么?”

    “我他妈…”周不凡直接想要用毁灭真空古剑斩王离,但此时他真的很难控制真元,毁灭真空古剑一时都祭不出来。

    “怎么样?”

    李道七微笑,他的目光落在浑身都僵硬了的沈莉身上,温和道:“是不是方才我说王离师弟肯定不会白费力气,一定能够将他斩出来时,你是不是心中还特别不服气,现在你认识到错了没有。我说你性子很有问题你还不信,我让你耐心看流云,就是要让你明白,只要你真的能够风淡云轻看事情,你自然就会看清事物的真意。”

    “噗!”沈莉心情太过郁结,听到李道七这么说,她忍不住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看王离师弟和此人大战,明明结果早就注定,你还如此心情激荡,还口吐鲜血,也无怪乎王离师弟当时一定阻止我和你结为道侣。”李道七看着她口吐鲜血,忍不住叹息,“王离师弟实在是看人看得太准,煞费苦心。”

    “你他妈…”沈莉气得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周不凡,你太过不凡,这不灭净瓶都配不上你。”王离的声音响起,他遁速惊人,直接抓住了那失去控制的不灭净瓶,他眼冒金光,盯住了周不凡手中的那柄毁灭真空法剑。

    “好,给你。”

    周不凡气得再次咳血,他直接将毁灭真空古剑朝着王离投了过来。

    “恩?”

    王离真元一裹,直觉有异。

    “唰!”

    一股可怖的气机从毁灭真空古剑之中爆发。

    “我丢!”

    王离毛骨悚然,这股可怖的气机瞬间就摧枯拉朽的侵入了他的体内。

    他体内就像是被一股毁灭法剑洞穿,血肉和脏器纷纷化为灰烬。

    他下意识的演化万凰重生经,修补自身生机。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灰色道殿在气海之中微微有些异动,那股可怖的气机后继乏力,被悄然磨灭。

    “这件法宝上也有太玄古宗厉害宗门的封印。”

    王离反应过来,心有余悸。

    毁灭真空古剑是太玄古宗三件最为重要的法宝之一,太玄古宗虽然让周不凡带出山门外,但上面也留有禁制,防止别的修士强行抢夺。

    现在周不凡是直接让这法宝落在他手中,让这禁制自然激发。

    他之前没有想到这点,若不是有万凰重生经,恐怕就算灰色道殿接下来能够抹灭这毁灭真空古剑上的禁制,方才那股威能袭入他体内,他体内脏器化为灰烬,恐怕也已经活不了了。

    而且所幸这毁灭真空古剑只是死物,这禁制并非是周不凡身上那种借由他的肉身和神识布置的心神烙印,这禁制威能虽然可怖,恐怕远不如寂灭期的那种威能,否则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能不能抹灭。

    “周乌龟,你也太阴毒了,你这难道不相当于另一道心神烙印么?”

    王离抬手就放出一道剑罡,直击周不凡的气海。

    “你怎么可能不死!”

    周不凡不可置信的尖叫起来。

    这是他仰仗的最后手段,他直觉王离体内诸多脏器应该化为灰烬,但这转瞬之间,王离竟然能够强行收纳毁灭真空古剑,而且再用剑罡斩他,这让他根本无法理解。

    他此时体内灵毒泛滥,神识根本无法控制真元,眼睁睁的看到王离的这道剑罡冲到身前,根本无法闪避。

    噗!

    他的气海被王离这一道剑罡洞穿。

    大量的鲜血和真元从他的背后冲出,形成一道鲜艳的血浪。

    “啊!”

    他的整个人如同陨石一般往后砸落,惨叫声惊天动地。

    “完了!”

    云青画浑身冰冷。

    他直觉周不凡就算不死也是半废。

    这种气海被硬生生击破,损伤浑身道韵。

    周不凡明明是想来掠夺王离的道韵来祭丹,结果反而损伤道基,不死都算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