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四十一章 不要脸了(第二更)
    这一道玄天剑罡十分强韧,直冲到金色剑流的深处才被磨灭,至少引起数百柄金色法剑的折断。

    “你看,我又不是不会其它法门,只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啊。”

    王离说话间再放一道玄天剑罡,同时再放数十件法器。

    周不凡真的快要吐血了。

    他都开始后悔来到东方边缘四洲。

    这里的修士怎么这么变态?

    明明之前王离叫嚣四洲,和边缘四洲的那些年轻修士大战时,身上根本没有多少法宝和法器的样子,但现在竟然化身成法宝战士。

    这种用数件法宝的威能压制他,然后不停的用恐怖的速度激发各种法器,让他真的没办法还手。

    他现在只有寄希望于王离的法器快点消耗干净,同时和王离比拼真元厚度。

    毕竟这样不断灌输真元维持数件法宝源源不断的激发风刃和剑罡,也需要时刻消耗大量的真元。

    但王离真的是一点都不急。

    他体内的真元厚度惊人,他用“万窍归元经”在体内开辟的万窍之中真元数量惊人,而且他每一个呼吸之间,都有源源不断的真元从气海之中产生。

    他现在在东方边缘四洲的信徒实在太多,光是这种自然化生的真元都几乎能够让他承受这样的消耗。

    “你他妈的…”

    周不凡呼吸都不顺畅了。

    他身为太玄古宗准道子,他平时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种平庸的只知道先用一个防御法宝护住自己,然后再激发法宝或是法器对敌的修士,他修的这法门原本就是以攻击为主,就连带出来的师门重宝都是毁灭真空古剑都是专攻杀伐,但他现在硬生生的被王离逼得成为了他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修士,就连明明是攻击性的毁灭真空古剑都只能用来被迫抹灭王离袭来的威能。

    “有种你撤掉所有的法宝和法器,我们来一战!”

    他直觉自己的真元损耗都很剧烈,又吞下了一颗可以快速补充真元的灵丹。

    “你这个提议不错,但我有一个更不错的提议。”王离一脸真诚的看着他,“要不索性我们交换手中的法宝?你将你手中的这毁灭真空古剑和不灭净瓶交给我,我把灭星古镜和现在祭出的这些法宝交给你。大家交换法宝再战一战,岂非更有趣?”

    “我他妈的…玄天宗比我们太玄古宗还有钱的么,你这法器不要钱的么!”

    周不凡生为太玄古宗准道子,他当然所有方面都远超寻常同阶修士,他平时也算牙尖嘴利,但现在面对王离这个对话鬼才,他只会口吐芬芳,只会连续说,你他妈的…我他妈的…

    他真的是气得浑身哆嗦。

    王离真的是把他当成傻子看了么?

    他的毁灭真空古剑和不灭净瓶比起王离现在祭出的法宝都要厉害,但王离之所以能够将他压制成这副模样,主要是因为王离激发法器速度太快,而且他身上的法器又是层出不穷,似乎根本耗不光。

    “你他妈的…王离,你有本事连身上的法器也一起交换给我!”他厉声咆哮起来,心态已经炸裂了。

    所有人当然也不觉得王离是傻子。

    竹山湖周遭几乎没有一名修士会认为王离在占尽优势的情形下,会答应周不凡这种条件。

    然而王离这个对话鬼才却是第一时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可以啊!”

    王离兴奋的叫了起来,“换,快换,我们索性将随身的纳宝囊换了,我这纳宝囊里法器众多,都可以换给你。”

    这个鸡贼!

    所有的修士里,只有何灵秀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王离这是真正的情真意切。只有她真正知晓,王离这个铁公鸡现在之所以如此挥金如土的消耗法器,除了是想要享受一下法宝战士的快感之外,更为重要的原因,他是已经盯上了周不凡手中的这两件厉害法宝。

    他的修为越高,将来那些一次性的法器对于他的作用就越来越小,尤其数量太多就算是出货卖灵砂都太过惹人注意,那现在用大量的这种一次性法器的消耗,换来稳稳击败周不凡,获得毁灭真空古剑和不灭净瓶,那也不算亏。

    “…..!”

    按照周不凡口吐芬芳的习惯,他骂出一句“你他妈的”之后,下一句就要骂“我他妈的”,然而现在他刚刚厉声咆哮完,王离却直接兴高采烈的答应,他就有点懵了,一时无语。

    “我明白了!”

    接下来一瞬间,他的眼中燃起希望的曙光,他哈哈大笑起来,“王离,原来你是想故意忽悠我,你纳宝囊的法器恐怕就要耗尽,你的优势不再,所以你想用这种方法,骗我和你交换法宝和纳宝囊。”

    “你是不是有病?”王离郁闷的叫了起来。

    “我的纳宝囊里法器耗尽?”

    “我的纳宝囊里难道法器不多么?”

    他是真的郁闷,他连连出声的同时,不断激发法器,连绵的威能如潮汐一般不断朝着周不凡冲击。

    “……!”

    周不凡都甚至无法回话,这种威能的不断冲击已经逼近他的极限,他体内真元以惊人的速度损耗,那些灵药补充真元的速度,根本比不上他的损耗。

    “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法器?”

    沈莉已经完全保持不住李道七调教她的云淡风轻看云姿态,她原本寄希望于周不凡杀死王离,但现在周不凡简直就被按着打,她的心态也彻底失衡了。

    “我王离师弟受四洲修士爱戴,一人给他一件法器,他就有多少法器?不过与其在意我王离师弟有多少法器,你不是更应该好好想想,为何我王离师弟敢和他交换法宝甚至连装着法器的纳宝囊都交换给他?”李道七此时却是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他手中甚至出现了一柄竹扇,轻轻摇动。

    “我想你妈呀!”沈莉心中直接口吐芬芳,她恨不得和李道七同归于尽。

    “李道友,王离道友为何敢和他交换法宝以及纳宝囊?”李道七此时身周有不少修士,他们却都是好奇,纷纷出声问道。

    “很简单。”李道七微笑道:“因为我王离师弟激发法器速度惊人,所以他才能稳稳压制周不凡,但周不凡身为太玄古宗道子,他修为提升太快,而且太玄古宗直接就给他各种重宝,这是拔苗助长,他根本不会在低阶法宝和各种一次性法器上花功夫,所以他根基扎得并不扎实,哪怕众多法器到了他手中,他激发法器并不熟稔,激发法器的速度根本无法和我王离速度相比,到时候威能散落,又能有什么用?”

    “原来如此!”

    一众修士对李道七顿时肃然起敬。

    他们觉得李道七说得太有道理。

    “所以纯粹追求修为破境速度并不是什么好事。我王离师弟为东方边缘四洲年轻修士心目中的圣师,我想他此举应该是特意用来点醒我们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修士。”李道七眼中如有星辰闪亮,他肃容道:“我师弟不惜消耗大量法器,以此为手段打得太玄古宗准道子连还手都不得,就是要警醒我们东方边缘四洲所有年轻修士,不要盲目追求修行速度,而是要稳扎稳打,打好根基。否则就像今日的太玄古宗准道子周不凡一样,就算是众多的法器交给他,他也无用,根本无法扭转战局。”

    “王离道友竟有如此深意!”

    “怪不得他之前修为进境不显,一直停顿在炼气期,直到在含光洞天山门外炼化至纯灵露,他才筑基。王离道友,原来便是如此有耐心的打好根基,怪不得他战力如此惊人!”

    “王离道友不愧是东方边缘四洲的圣师,他的一举一动,皆含深意,要我等警醒!”

    李道七声音响亮,很多修士都听到了他的这番说话,这些人看着他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因为现在李道七也并未筑基,但此时看着李道七云淡风轻的姿态,他们所有人都觉得李道七气质非凡,分外有道韵。

    他们不由得联想,王离这师兄李道七,肯定也是在稳扎稳打,不急着突破。

    “原来是这样的诡计!”

    李道七的这番话也被周不凡听到,他顿时是一身冷汗。

    他也信了李道七这番话,他想象了一下,方才若是王离直接展现大量法器,他说不定真的会被王离说动,直接交换,但若是那样,恐怕结果真的和李道七说的一样。

    他此时看着王离堪称变态的激发法器的速度,直觉自己不可能做到。

    “周不凡,你到底想怎样?还手又还不了手,交换法宝你又不敢,我看你注定败亡,不如乖乖投降,交出手上法宝,我就饶你一命!”

    王离倒是也有些佩服周不凡的真元厚度,他运转这样的万柄金色法剑,每一息的时间真元消耗都是惊人,但周不凡战到现在竟然还能支持。

    他其实和周不凡连战了两场,对周不凡的诸多法门和法宝都摸了个底,这种战斗,让他对比较靠近中部十三洲的这种万古强宗的准道子人物的实力有了直观的了解。

    “我他妈……”

    周不凡稚嫩的面容都开始扭曲了。

    他的状况比王离想象的还要差一点,他的真元快要见底,但身上可以快速补充真元的几颗极品灵丹都已经光了。

    “你还能怎么样?难道要等到你心神烙印再可以动用吗?”

    王离的声音再次响起,“愿赌服输,你交出你的法宝,我就让你走人,如果不服,你还可以从太玄古宗拿更多的法宝来和我对敌啊,说不定下次我还会接你的挑战。”

    “你他妈…”

    周不凡嘴角沁出了鲜血,他真的被王离气得吐血了。

    这意思是觉得他给了手头这两件法宝还不够,难道还要他做运输大队长,再从太玄古宗搬运法宝过来给他?

    “你是法器足够多是吧?若不是方才那巨吉和我战了一场,我真元积蓄不足,我岂有可能这样被你耗死?”

    他也是不要脸了,道:“你以为必胜无疑,那你有本事击溃不灭净瓶!”

    说完这句,他直接停止激发金色法剑。

    他身外金光骤然消隐,连毁灭真空古剑都被他收起。

    只见那不灭净瓶却是瞬间变大,将他自身收了进去。

    他的身影消失在所有人眼中,只有一个巨大的净瓶在湖面上方晃动。

    “直接就龟缩进不灭净瓶?”

    竹山湖周遭的修士都目瞪口呆。

    周不凡真的是有点不要脸了。

    他直接躲入净瓶中,真正的是当缩头乌龟。

    但这不灭净瓶的胎体号称不灭,按照记载,别说是筑基期,就连寂灭期之上的修士都似乎不能将它的胎体击溃。

    “这不灭净瓶还能如此运用的?”

    “它还能直接装人的?”

    “御使这法宝的修士,还能直接遁入其中的?”

    王离也是目瞪口呆,他完全没有想到周不凡还有这么不要脸的骚操作,他连连出声,对着竹山湖周遭的修士直接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