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四十章 站桩式打法(第一更)
    对于竹山湖周遭绝大多数修士而言,这绝不公平。

    这相当于是宗门内修为逆天的修士,强行阵前提升周不凡的实力。

    但又没有人能够说不公平。

    因为这就是太玄古宗这种古宗的底蕴。

    “王离,你看到了没有?”

    周不凡神识强度增强,他的双眼原本亮若星辰,此时给人的感觉更是连目光都近乎实质。

    他看着王离,冷笑道:“我先凝神,再杀你祭丹,彻底提升整体道韵。”

    “是么?”

    王离笑眯眯的看着他,道:“你确定你这心神烙印暂时不会激发了?你要不要再吞一颗剧毒异源试试,让大家放心放心?”

    “你想得倒美。”

    周不凡也懒得和王离废话,他仰头对着那些隐匿着的化神期修士出声,“诸位前辈,我已经如约令心神烙印不会激发,接下来是否可以直接开始了?”

    “王离,你准备好了么?”

    一名化神期修士出声,“你放心,既然我等作为评判,若是这人身上心神烙印激发,我等也会保你不失。”

    “好,那让我也拿两件法宝出来。”

    王离的真实做派和“巨吉”截然不同,他着周不凡手中的毁灭真空古剑和不灭净瓶,先将星河宗的灭星古镜取了出来,同时他将一块四级灵骨炼制的“福海祥刃”取了出来。

    这种用“风刃海”的炼制法门炼制而成的法宝胎体就是一个小小的青色莲台,晶莹剔透。

    它有风系法宝的自然灵韵,显得非常轻灵。

    “我可以让你先出手。”

    周不凡看着王离一点都不肯吃亏的样子,他稚嫩的脸上顿时充斥讥讽的神色,他之前当然对王离的事情知道不少,此时他一眼就认出了那面灭星古镜。在他看来,这面灭星古镜的威能最多和不灭净瓶差不多,但胎体强度却自然不能和不灭净瓶相比,至于王离祭出的那个青色莲台,在他看来只是自身灵材还可以,根本没有古韵,看来是哪个坊市新炼的法宝,又会高明到哪里去。

    “是吗?”

    王离皱着眉头,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怕你让我先出手,你就不会有还手的机会。”

    “吹什么牛逼。”周不凡挥了挥手中的毁灭真空古剑,一脸的不耐和不屑,“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没有还手的机会。”

    “好嘞。”

    王离也不客气,他先直接祭出了那件三级冰系灵骨炼制的防御法宝。

    这件法宝被他命名为“冰晶如意”,他此时激发出来,顿时身外寒气缭绕,无数宝石般的冰晶颗粒围绕着他身体旋转。

    周不凡一愣,旋即笑得浑身打颤,“你这就是叫我不会有还手的机会,弄了半天你直接激发一个防御法宝?你到底要胆小成什么样子,我让你先动手你先激发个防御法宝?”

    “那你也没还手啊。”

    周不凡的反应和王离想象的一模一样,看着周不凡笑得打跌的模样,王离不急不缓的激发了手中的灭星古镜和福海祥刃。

    “唰!”

    一道荡漾着毁灭性气息的光束瞬间朝着周不凡镇落,与此同时,整个竹山湖的湖面上狂风呼啸,原本悬浮在王离身前那一个小小的青色莲台变成桌面大小,悬浮在王离身下。

    它的胎体内就像是一个风暴世界,狂风不断生成,一道道晶莹的风刃在莲瓣边缘生成,这竹山湖上方瞬间就形成了一片风刃海。

    “只有如此吗,这就想叫我不会有还手的机会?我简直要笑得肚子疼。”

    平心而论周不凡觉得这件风系法宝威能不弱,但对于他而言,毕竟只是风系法宝而已,而且看上去威能单一,并不难对付。他有心想让王离心态失衡,他大声的嘲讽,笑得更加厉害。

    “轰!”

    他激发不灭净瓶,以不灭净瓶的威能直接挡住灭星古镜的威能,与此同时,身外金光大放,金色法剑不断形成,斩击所有席卷到他身前的风刃。

    但他的笑容在下一个刹那间便彻底凝固。

    王离激发法宝和法器不停。

    数十道黑色灵符化为数十片不断涌出火焰的火云,与此同时,一件莲蓬模样的法宝也被王离激发出来,这件莲蓬模样的法宝也是纯粹的风系法宝,不断凝成一柄柄法剑。

    这一件莲蓬模样的法宝凝出的法剑数量和王离身下的莲台周遭涌出的风刃相比,但这一柄柄青色法剑的威能却是不俗,穿透力惊人。

    周不凡身外的金色剑流瞬间被死死压制,根本无法朝着王离这一侧扩张。

    唰!

    与此同时,王离已经连放血宝。

    他将“血扁桃”“血莽苍”“血腰子”等诸多不会影响生机的血宝全部放出,一齐朝着周不凡杀伐。

    周不凡的笑容彻底僵硬。

    他将真元催动到极致,演化出足有上万柄金色法剑,但依旧感到周围威能如山倾轧,根本攻不出去。

    他咬牙,准备动用毁灭真空古剑,但就在此时,王离已经再祭出一个青色莲台。

    两件用四级灵骨炼制而成的“福海祥刃”齐现,周不凡的视线和感知里面,已经彻底失去了王离的身影,他身外的天地里,到处充斥明晃晃的晶莹风刃。

    竹山湖周遭的修士震惊无言。

    这根本不是他们熟悉的王离打法。

    在他们的视线之中,整个竹山湖上方全部是密密麻麻的风刃,这些风刃完全包裹住了那一团金色剑流,围着金色剑流乱砍。

    王离激发法器和法宝根本不停。

    数十道各色焰光同时迸发,形成了一条可怕的焰流正面冲击金色剑流。

    王离来前就已经想好了,他要好好享受一把法宝战士的滋味。

    他和何灵秀搬空了云笈洞天的法宝殿,得了十万余法器,之前在竹山湖那次交易大会上,他和何灵秀也交换到了上千件法器和诸多的灵材。再来之前,他已经将一些明显会暴露出自云笈洞天的标志性法器剔除出去,放在了何灵秀身上。

    此时他带在身上的各色法器有七万余件,和他炼制的灵骨法器和法宝混杂着用,根本不会让人产生他手上灵骨法器多的联想。

    “我他妈的…..”

    周不凡之前仔细探听过王离之前每一次战斗的细节,他想象过王离会用何种方式和自己战斗,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王离竟然会采用这种站桩式的,纯粹用法器和法宝轰击的打法。

    这道焰流冲来,他直觉身外的金色剑流都无法阻挡,他忍不住口吐芬芳,挥动手中的毁灭真空古剑。

    唰!

    那道色彩驳杂的焰流被毁灭真空古剑的威能彻底抹灭。

    但是王离激发法器的速度骇人,这一道焰流才刚刚被他斩灭,他上方的天空之中,各色法器的威能就已经形成了一个色彩斑驳不断扩张的炎球,直接朝着他砸落下来。

    这颗炎球在接近他头顶上方时,直径已经超过一里,且不论威能到底如何,看上去气势都是骇人。    他再次挥动毁灭真空古剑,将那颗炎球斩灭。

    “你他妈……”

    但难受的感觉又出现了。

    周不凡胸口发闷。

    他身体里开始充斥和巨吉对战时那种难受的感觉。

    他真元已经催动到极致,必须时刻保持身外的金色剑流,否则被无孔不入的密密麻麻的风刃冲击到他身外,他肯定手忙脚乱,更不可能有很好的斗法节奏。

    但他真的是连用毁灭真空古剑对王离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王离激发法器的速度骇人,而且他随身纳宝囊里好像有无穷法器,他刚刚斩灭那颗炎球,他的身体前方,又已经涌来一条焰流。

    “你他妈…你只会靠着法器和法宝对敌么?”

    他难受至极,口吐芬芳,发出厉吼,挥剑斩灭前方的焰流。

    “说的你好像不靠法宝和法器似的,你不靠手中的这两件法宝,恐怕早就败给方才的巨吉道友了,我都还没赶到呢,我都已经不用和你战了,你都已经被巨吉道友打得心神烙印都激发了。”

    王离呵呵一笑,“不信你有本事现在丢下这毁灭真空古剑和不灭净瓶试试?”

    “我他妈…”周不凡难受得几乎要吐血,他很想找到机会挥剑反击,但是王离的激发法宝和法器似乎根本不受这种对话影响。相反王离的激发法器和法宝速度更快,好像越来越顺手。

    又是两道青光在王离的身外涌现。

    王离又祭出两座青色莲台。

    他一共炼制有十件“福海祥刃”,现在再祭出两件。

    这四件法宝同时疯狂喷涌风刃,整个竹山湖上方的空间都像是要被彻底斩碎。

    周不凡牙齿都咬得咯咯作响。

    “你他妈…”

    他真的是无奈,此时他的神识已经提升不少,但恐怖数量的风刃让他的神识都受影响,哪怕王离就是站定在那方虚空之中,站桩式打法,他哪怕有反击的机会,恐怕都会因为受这种恐怖数量的风刃的影响而无法精准的捕捉对方身位。

    “……!”

    竹山湖周遭的修士都看得彻底无语,就连隐匿在高空之中的元婴修士和化神修士都不由得无言苦笑。

    没有人想到双方对战会演化成这样的画面。

    在修真界的认知之中,双方修士各自激发法器法宝,站桩式打法,用法器和法宝的威能互轰,那是最低端的战法,毫无灵性可言。

    但王离现在就直接以这样的打法打得周不凡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谁能预想得到?

    “我他妈的…你难道只会激发法器和法宝吗?”

    周不凡真的抓狂,他连连挥动毁灭真空古剑,不断抹灭袭来的威能,他应付得越来越吃力,真的找不到顺势反击王离的机会。

    王离这人激发法器和法宝的威能也十分鸡贼。

    他朝着周不凡大股袭来的威能,从不和自己在同一个方位。

    如此一来,周不凡根本找不到既可以抹灭这些法器威能,又同时损失斩击王离的机会。

    “我当然不只是会激发法器和法宝,不过我看也没有需要动用的必要啊。”

    王离呵呵一笑,作为回应,他放出了一道玄天剑罡。

    嗤的一声裂响。

    他这道玄天剑罡速度惊人,狠狠冲入金色剑流。

    “啊!”

    周不凡咆哮起来,这道玄天剑罡让他头皮发麻,一柄柄金色法剑冲击上去,竟然纷纷折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