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三十九章 阵前炼源(第四更)
    “你说的对!”

    王离架着破车落向湖面,“方才是我口误,绿毛龟的确是陆鹤轩,不是你。多谢你的纠正!”

    “你!”

    周不凡呼吸一滞,他的脸都有些绿了。

    “说的对,周不凡说绿毛龟是陆鹤轩!”

    “之前周不凡道友还有些迷糊,现在清醒了。”

    “谁说周不凡道友不敢说陆鹤轩是绿毛龟,现在不是说得这么清楚?”

    竹山湖畔诸多修士轰然大笑。

    此时这竹山湖周遭有诸多王离的崇拜者,他们看到王离出现都是十分激动,此时嘲讽挖苦之能完全不亚于观众自带经演化的观众。

    “好,我们先不讨论绿毛龟是不是陆鹤轩。”王离再次出声,道:“周不凡你身为玄金洲修士,无缘无故来到小玉洲,说要杀我祭丹,这无异于赤裸裸的要剥夺我东方边缘四洲的气运。我一向以理服人,我既然答应和你一战,自然是不怕你,但话先说好了,你要和我一战,势必也是要凭借你自己的本事,这师门重宝姑且算你的本事,但那心神烙印,完全就是你们太玄古宗的寂灭期天尊出手,所以你必须先按约定,保证你被我击溃时,心神烙印不会对我触发。”

    “不愧是王离!竟然连他手中这样的毁灭真空古剑都不怕!”

    “竟然让他可以动用这毁灭真空古剑,这人手中还有不灭净瓶,王离竟然也有信心击败?”

    一时间,竹山湖周遭一片寂静,很多原先未感受王离气魄,对王离还不算特别崇拜的修士都心神震撼。

    “好!”

    周不凡之前的锐气被“巨吉”大挫,此时又直觉很容易落入王离的对话陷阱,他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只是喝出一个字,惜字如金,一个字都不多说。

    “此事恐怕事关我东方边缘四洲的整体气运,若是随便来一个人便凭借师门厉害修士在我们东方边缘四洲横行,一是显得我们东方边缘四洲无人,二是若开此先例,今后我们东方边缘四洲就也没有什么气运可言了,任何一个强大宗门都可以凭借自己师门内强大修士之威,随意欺凌。”王离此时却是抬起头来,对着虚空道:“既然有多位道尊到场,作为东方边缘四洲的小辈,便也斗胆向诸位道尊求个公平。若是此人明确不以心神烙印抹杀我,但临到头来,心神烙印却还是激发,那晚辈倒是想诸位前辈能帮我抵挡些那寂灭期天尊的威能。”

    “哼!”

    何灵秀此时兀自动气,但她心中不得不承认,这鸡贼王离有时候脑袋实在好用,懂得借大势。

    “好!”

    也就在一个呼吸之间,四方天空之中都响起回应。

    “怎么,你怕我言而无信么?”周不凡的脸色难看起来。

    “那是自然,我和你又不熟。”

    王离呵呵一笑,看着他道:“还有,我答应和你一战,你若是杀了我,能够夺我道韵祭丹,但你若是败在我手,我有什么好处?”

    “你还想胜我?”周不凡冷笑起来。

    “你就别吹了。”王离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要真打起来,刚刚那名巨吉道友你都打不过,你都底蕴尽出,对方都连一件法宝都没祭出来,那名巨吉道友既然得到一个古宗的传承,你以为他手上不存在厉害法宝么?”

    “那就说不定。”周不凡嘴上强硬,但心中却是忐忑,若是那巨吉手上真有一两件可以堪比毁灭真空古剑的法宝,他自觉真的恐怕无法战胜。

    “你要和我斗嘴还是斗法?斗嘴的话,我们就先来说一说绿毛龟陆鹤轩。”王离呵呵一笑,他嘴皮子功夫显然完胜这周不凡,“如果是想要斗法,那你自然要给出同等条件,你现在不要废话,和我说说我击败了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不要到时候你从我身上抢夺东西是应该的,但我从你身上夺了什么好处,结果你太玄古宗就借机发挥,宗门内里的师长就出山来对付我。我才是一名筑基修士,可是怕你们的寂灭天尊。”

    “好!”

    周不凡也很决断,“我虽然觉得你不可能胜我,但既然你一定要这么说,若是你真能败我,那我给你不灭净瓶。”

    “你简直搞笑。”王离道:“那不灭净瓶原本就是尸鬼修士身上所得,我若是击败你,我自然名正言顺得到它。我说的好处,自然是原本属于你们太玄古宗之物,你将你们太玄古宗之物拿出来做彩头,到时候你败了,在场这么多人见证,你们太玄古宗也只能认定那是我之物了。这样吧,省得你犹豫不决,我提醒你一下,你这柄古剑不错。”

    “你死到临头,竟然还敢觊觎我这柄古剑?”周不凡怒极反笑。

    王离打了个呵欠,“你到底还要多少废话?你要是怕落败,就索性不要打了。乖乖在这里喊两遍我和陆鹤轩一样是绿毛龟,我就让你离开。”

    “怎么,自认有必胜的把握,难道就不敢赌么?”

    “所谓的信心,难道是吹出来的么?”

    “玄金洲的准道子,这气魄真的是大的可以。”

    竹山湖畔诸多的修士冷笑起来,嘲讽声如潮。

    “住口!”

    周不凡面寒似水,他眯着眼睛看着王离,道:“好,我就答应你,不过既然是有赌约的公平一战,那我要是在此斩杀了王离,你们任何人也不得为难我,而且必须保证我安然返回宗门。”

    “王离小友…你确定么?”高空之中,落下一个苍老的声音。

    他的声音落下,空气里都不断自然生成各色古符,这是一种可怕的境界,在元婴之上。

    “前辈,我很确定。”王离呵呵一笑,“到时候若是此人落败,他要是想逃,还望诸位前辈帮我将他捉住。”

    “好!”

    这个苍老的声音出声,他极为干脆,“周不凡,既然如此,你就按照约定,先将心神烙印的威胁解除,若是你真能胜了王离,我等可以保证尸鬼动不了你,我们可以保你安全返回太玄古宗。”

    “废话这么多…”

    沈莉实在是对王离恨极,自从王离出现,她怨毒的目光始终死死的钉在王离身上。

    她从牙齿缝中流出的声音却是被李道七听得清清楚楚。

    李道七傲然一笑,“我王离师弟聪慧至极,字字珠玑,怎么可能是废话。”

    沈莉此时心中实在太怨毒了,这种怨毒甚至战胜了她对李道七的恐惧,她便忍不住咬牙道:“怎么不是废话,就算这周不凡答应了这样的条件,万一他被王离重创或是直接杀死,身上重宝也落在王离手中,难道太玄古宗会咽得下这口气?就算明面上不对付王离,难道暗中还不对付他?”

    “所以说你太过急躁,性子很有问题。”李道七淡淡道:“所以你根本理解不到王离师弟的真意,王离师弟此时立下这样的赌约,有诸多化神期修士作证,那这件事情便从原本是他和这周不凡的事情,变成了将这些化神期道尊都牵扯进来的事情,不管是太玄古宗明面上还是暗中插手,这些道尊自然都会管。”

    沈莉脸色发白,她被说得无言。

    “李道七不愧是王离的师兄,见识果然高明。”周围有些修士听到了李道七的述说,心中顿时对李道七也十分佩服。

    “好!”

    此时周不凡也厉声吐出一个字。

    他也是实在受不了竹山湖周遭的这种气氛,他手中光芒一闪,似是直接从纳宝囊之中取出了一块晶石。

    接着下一刹那,他直接将这块晶石硬生生的吞服了下去。

    轰!

    这块晶石之中的元气骤然爆发。

    他浑身的肌肤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但与此同时,一根根血脉却是变成黑色,浮现在他的肌肤表面。

    这些血脉在诡异的元气推动下,在他的肌肤表面似乎要形成一株株的黑色蕨草。

    噗!

    他口中喷出一口黑色的气血,浑身生机迅速的溃灭,似乎下一刹那就要陨落。

    也就在这一刹那,他体内绽放出可怖的气机。

    那寂灭期修士留在他体内的心神烙印被激发,恐怖的威能似乎直接穿过虚空喷涌在他体内。

    他的体内瞬间涌出无数金黄色的火焰。

    这一朵朵金黄色的火焰就像是金铁般震鸣,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金色的神辉充盈在他体内,将无数黑色毒气逼出。

    轰!

    一蓬黑色药气直冲上天,竟是形成一具黑色的骷髅。

    “黑蕨凶晶!”

    “这就是之前昊玉城异源坊之中那颗放了很多年却无人能用的异源?”

    很多竹山湖周遭的修士反应了过来。

    之前周不凡在昊玉城外和尸鬼修士大战,反杀金丹九层修士之后,进入昊玉城。

    昊玉城中有一个异源坊是专卖各种异源。

    但其中大多数却都是只能作为观瞻,修士要使用极为困难。

    这颗名为黑蕨凶晶的异源在异源坊已经放了至少有上百年,很多修士都知晓它的来历。

    据说它内蕴强大灵韵,可以直接提升修士的神识,但它同时内蕴剧毒,这剧毒可以让浑身血脉都异位,然后将修士体内的骨骼都彻底腐化。

    这枚异源一直被人认为无法可用,但没有想到周不凡竟然如此用法。

    他直接炼化这颗异源,借用寂灭期大能的威能来洗涤肉身,将剧毒硬生生逼出。

    这相当于是一名寂灭期的大能帮他护法,帮他炼化这颗异源。

    在此时所有反应过来的修士看来,王离的形势瞬间有些不妙,即便这心神烙印真的暂时无法激发,但这颗异源此时炼化,周不凡的神识强度提升,他的施法速度恐怕会提升一个层次,他的神识锁定也会更加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