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三十七章 真杀不了我(第二更)
    “嗯?”

    王离发现周围的天地元气好像骤然变得“沉重”起来。

    他每调用一丝天地元气,都要比之前吃力很多,都要消耗更多的真元。

    他心念一动,才刚刚反应过来,那些观众自在经化出的修士就已经纷纷嘲讽了起来。

    “还以为是什么强法,原来是这种两败俱伤式的法门。”

    “什么太玄天门,不就是模拟蟒雀古宗的金雀吞天的法门,这不就是增加双方真元的消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吗?”

    “不愧是玄金洲的准道子啊,思路清奇,那你们还比什么比,比谁的真元厚度厉害不就行了?”

    “不,或许可以比谁偷偷嗑药厉害。”

    “.…..!”

    王离自己都听得无语。

    这门观众自在经太过神奇,就好像能够复刻许多毒舌修士的毒舌能力和见知,这种七嘴八舌的嘲讽之中,所做出的判断似乎还能带给他很多有用的讯息。

    “他妈的……”周不凡心态炸裂,再次口吐芬芳,“给我闭嘴!”

    他演化出上万剑,密密麻麻的金色法剑不只是朝着王离涌去,还朝着这些极尽嘲讽之能的修士杀伐。

    “哟嚯,杀了我又能咋滴?”

    “来,快来杀我!”

    这些修士被金色法剑戮身都丝毫不惧,依旧纷纷嘲讽。

    他们的身体被金色法剑斩碎,但是王离继续演化这道法门,很快又有一批修士凝立虚空。

    这些修士和上一批修士的长相截然不同,但是嘲讽挖苦能力却是如出一辙。

    “哈哈,简直幼稚!”

    “你难道觉得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么?”

    “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

    “你这是无能狂怒!”

    竹山湖周遭的修士看得彻底无言。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诡异法门,在对战之中不停有人絮絮叨叨的挖苦,真的让人心态炸裂。

    “这法门也真的是没谁了。”

    王离自己都很佩服这门法门。

    这观众自在经演化出的修士不仅能够吸引火力,而且他们的法身还好歹有些强度,也算是一面低阶的法盾。

    “你有天门开,我也有天门开。”

    王离继续自己精湛的演技,他哈哈狂笑,他连续施展强法,天空之中竟是连开三扇法门。

    一道黑色的大门就在周不凡那扇金色大门上方打开,内里无数的黑色阴风涌出,朝着周不凡吹拂。

    一道赤红色的大门在周不凡身后打开,内里涌出的全部都是滚滚的熔岩。

    王离自己的身前,却是形成一道紫色的大门,内里飚射出无数的紫色雷蛇。

    “这些都是什么法门!”

    “此人到底会多少种强法?”

    “他接连这样演化强法,消耗真元这么厉害怎么好像根本无碍?难道他也偷服了补充真元的灵药么?”

    周不凡无比的难受。

    他号称一剑破万法,此时面对王离不断演化的强法,他也是不断演化出金色法剑与这些法门抗衡,但是王离这些法门的威能极为古怪,尤其是那黑色阴风带着一种似乎可以腐蚀他道韵的可怕意味,让他浑身的骨骼都有些发冷。

    无论是在场面上,还是在实际的威能冲撞上,他都占不到丝毫的便宜,一直都被压制。

    但关键在于,此人的法门千变万化,似乎信手拈来,根本就不重样。王离施法速度越来越快,他难得这样尽情施展的机会,而且难得遭遇这种势均力敌的对手。

    “唰!”

    上方的天幕瞬间变成白色,无数拳头大小的雪花密密麻麻的坠落。

    与此同时,一层若有若无的晶光在虚空之中不断震荡,扰乱这竹山湖周遭的天地元气。

    噗噗噗噗…..

    周不凡周身的金色法剑全部瞬间包裹厚厚的冰雪,整条剑流像是在冰川之中行走,不断发出密集的爆裂声。

    这条剑流运行的速度明显变慢,周不凡感觉整个天地都变得沉重起来。

    “都已经这样了,还不用法宝?”

    云青画也无比的难受,他看着此时的画面,忍不住要叫出声来。

    他此时已经收起了画舫,很想混入竹山湖畔的人群之中,但是看到他接近,所有的修士都是和他隔绝出一定的距离,而且四方云层上方都有元婴修士落下的隐含敌意的气机。

    “云青画,要不你索性也一起上?这个什么太玄古宗的准道子让我真的很失望。”王离的哈哈狂笑声再次响起。

    他狂笑声中,竹山湖的湖水都瞬间倾覆了,半湖的湖水朝着周不凡这一端倾斜,然后形成一条巨大的水龙,这条水龙张开巨口,似乎一口就要将周不凡连带着他身外的剑流全部吞下腹中。

    “够了!你以为我真的杀不了你么!”

    周不凡无比冰冷的声音响起。

    轰!

    巨大的水龙突然被恐怖的剑气彻底搅碎。

    围绕着周不凡身体旋转的上万金色法剑此时已经剧烈变化,每一柄法剑竟然不再散发浓烈的金系元气,而是散发惊人的水系灵韵。

    这些金色法剑全部变成一道道晶莹的微蓝色水剑,这些水剑在极寒之下纷纷凝冻,变得更为凝炼。

    “杀!”

    滔天的杀意迸发。

    这些水剑的威能竟是远超之前的那些金色法剑,它们搅碎了周不凡身周所有的威能,剑流密布半边天空,朝着王离罩落。

    “这是五行命转生杀法剑!”

    四周云层之中都有苍老的声音响起,似在评断这门法门,但同时也是隐然提醒王离。

    王离的神色瞬间凝重起来。

    这些晶莹水剑的威能让他直觉有些无法抗衡。

    他瞬间将体内真元流淌到极致,连续演化法门。

    他所在的这半边天空瞬间变成了黄色,浓厚的土腥味弥漫,无数巨大的土黄色陨石从空中不断坠落,与此同时,他身前的虚空之中骤然凝成无数根黄色石柱,纵横交错,形成巨网。

    周不凡悬浮空中,他宛如魔神,身上涌出的依旧是耀眼的金光,然而这些金光离体数寸,便尽数化为晶莹的水线。

    微蓝色的水剑不断击溃天空坠落的陨石和纵横交错的石柱,但王离再次演化强法,一颗土黄色的星辰在他身前形成,这颗土黄色的星辰完全遮挡住了王离的身影,它不断旋转,晶莹的水剑狠狠洞穿进去,却只有一团团的烟尘迸发,完全不见透出。

    这颗星辰的内里似乎无比的干涸,可以吸纳海量的水系元气。

    “杀!”

    周不凡再次发出厉喝,晶莹的水剑之中瞬间萌发绿意,一些肉眼可见的细苗在后继的水剑之中生长,接着迅速变成绿色的藤蔓,这些藤蔓纠缠在一起,不断抽紧。

    在极短的时间里,这些藤蔓收缩成一条条丝缕。

    一柄柄绿色的木剑形成,这些木剑极为坚韧,那些土系元气冲击到它们的身上,根本无法让它们折断,它们似乎反而能够吸纳这些土系元气,化为自身的威能。

    王离笑了起来。

    周不凡这门法门极为独特,元气竟然能够在五行元气之中转化,这让对手抵御起来的难度大增。

    但这难度对他而言不存在,他能够演绎万法,无论这周不凡的法剑转化成何种元气性质,他都有足够的针对性法门用来对抗。

    无数道森冷的亮光突然在他身前涌现。

    他身前的数里长空里,瞬间形成了无数块边缘极为锋利的矿石。

    他和周不凡之间,就像是骤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矿洞,矿洞里面全部都是精金矿石。

    噗噗噗….

    这些绿色法剑这这些矿石不断碰撞,不断摩擦,纷纷碎裂。

    王离演化法门不停,他的身前又涌起片片金光,许多金色的莲花在虚空之中盛开,每一朵金色莲花都是金系元气凝聚,它们在空中旋转,就像是一个个金色的磨盘。

    “玄金洲的准道子,看来我们是错怪了你,你现在演化这绿色法剑,意思就是暗指陆鹤轩是绿毛龟吗?”

    “你的意思是,绿色和陆鹤轩很配吗?”

    看到这些绿色法剑不断化生,又不断崩碎,王离观众自在经演化的观众顿时哈哈狂笑起来。

    “我就不信你各系的法门都是层出不穷!”

    周不凡牙齿都咬得咯咯作响,他再次演变这些法剑的元气,绿色法剑骤然变得通红,猛烈燃烧起来。

    每一道绿色法剑化为火系法剑。

    “你是不是傻!”

    王离哈哈大笑,“难道方才忘记我连施水系强法了么?”

    随着他的大笑,整个湖面的水面都在上升,一根根巨大的水柱腾空而起,化为一头头巨兽,不断吞噬这些真火法剑。

    周不凡不给任何回应,他直接转化这些法剑的元气,每一道真火法剑全部变成土系法剑。

    “我万法皆通,难道你以为冷门的木系法门我就不会?”

    王离看出了周不凡的心思,他身前草木丛生,就像是有一片森林在虚空之中生长。

    不只是毒蛇般扭动的藤蔓,参天的巨木,还有许多鲜艳的花草在空中不断滋生,这些法剑的剑身上,甚至开始长满斑驳的苔藓。

    周不凡的脸色彻底的变了。

    他已经将这五行命转杀生法剑运转到了极致,然而每一次元气性质的转化,对方直接用数道克制性的法门针对,他的这门恐怖杀伐秘术竟然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此子真的是万法皆通么?片刻的时间,竟然已经演化数十门强法。”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这太玄古宗准道子的法剑在五行之中转化,这巨吉道友竟然能够五系皆通,分别用纯粹五气的法门克制。这人真是妙法纷呈,他的法门似乎随手拈来,取之不尽。”

    竹山湖周遭云层之中都有很多苍老的声音响起,那些隐匿的元婴期修士都是十分震撼。

    “你好像真的杀不了我啊,这就是你的杀招吗,如此稀烂?”王离狂笑。

     “你他妈…”周不凡终于忍不住了,他不要脸了,将不灭净瓶祭了出来,此时他终于确定自己若不用法宝和法门配合,似乎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这人不只是各种法门随手拈来,而且体内的真元数量如海,似乎根本就不可能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