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三十四章 法宝战士出山
    周不凡如此发声之后,王离突然在东天小隐附近现身,他公开发声,“周不凡你终于出息了,十天之后,我和你在竹山湖一战。不过你怎么保证,我和你一战,陆鹤轩不会乘机对付我?”

    周不凡听到回应之后有些无言,他只能保证自己,如何能够保证陆鹤轩?

    不过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是,霞光万丈的“陆鹤轩”仅隔了半个时辰之后,就公然发声,“周不凡,这王离交给你了,我这便返回餐霞古宗。我保证不乘机对付王离,否则我吃屎三斤!周不凡,若是你杀不了王离,我看你可以当场吃屎。连王离都杀不了,不配成为道子,根本不配和我们并列。”

    真正知道霞光万丈陆鹤轩是怎么回事,从头到尾见证了王离这骚操作的何灵秀也是彻底的无语。

    王离的演技已经突破天际。

    他不只是自身演技过硬,而且现在直接就一个人分饰两角,玩得不亦乐乎。

    但她还是忍不住提醒王离,“你这个自导自演有个致命的漏洞,只要真正的陆鹤轩发声,说在小玉洲的根本不是他,那你这演戏不就是不攻自破?”

    “哈哈,那他也必须证明小玉洲的陆鹤轩不是他才行啊。”王离哈哈一笑,道:“而且我觉得坐山观虎斗对于陆鹤轩来说应该也不错,换了我是他,反正等个十天也可以看到王离和周不凡斗一场,恐怕也会隐忍十天,看看结果再说。”

    “但是周不凡说心神烙印两个时辰之后才能再次激发,这未必可以全信。寂灭期的随便一道威能,金丹九层的修士都直接化为飞灰,不管你疗伤圣法何等惊人,都来不及修复。”何灵秀点了点头,看着王离说道。

    “我时间地点都定了,十天之后在竹山湖,姜脸黑或许能够有些布置。”王离道:“而且到时候可以看他如何激发这心神烙印一次,应该也可以看出点端倪。”

    何灵秀沉默下来。

    虽然早就确定王离的确是想和周不凡一战,但其实她的心中一直有些抗拒这样的事情发生。

    倒不是说她太过关心王离的安危,而是这种抗拒恐怕来自她从修行开始到现在的固有认知。

    潜意识里一直在提醒她,筑基二层的修士根本无法和筑基九层后期的修士抗衡。

    但现在她却是明白这样的道理未必适合王离。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她觉得自己也要彻底改换心态和过往的固定认知,积极备战。

    “炼器。”王离不假思索,“接下来十日我应该可以炼制大量的灵骨法器。这人身上的法门和那件不灭净瓶的法宝委实不俗,我到时候试试能不能得到,不然和这样的人一战实在是太亏,没有什么好处。”

    “我来安排地方。”何灵秀点了点头,她隐约觉得王离可能会动用大量法器,随着她和王离的实力提升,若是消耗大量低阶法器来换取更高阶的法宝自然不亏,但若是纯粹消耗而没有收益,那这只是击败周不凡也不占什么便宜。

    ……

    餐霞古宗。

    一名身穿白色霞衣的中年女子静静朝着一道流瀑而立,她的身后,站立着陆鹤轩。

    这名中年女子体态有些微胖,一张脸也显得有些圆,只是从她的脸上,找不到和气的感觉,只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锐意。

    “大师姐,居然有人冒充我,这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听着这名中年女子的述说,陆鹤轩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觉得有趣而已么?”这名中年女子淡淡的说道。

    明明她脸上的每一处线条都很柔软,都很圆润,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风波不惊,但她说话时,脸上的每一处线条变化,都像是有一柄弯刀飞出来,给人一种莫名心悸的感觉。

    “那当然只是觉得有趣,还能有什么。”陆鹤轩却丝毫不被她的气息所侵,只是淡淡一笑。

    “我原也觉得是这样,但师尊让我来看看你,生怕你被乱了心境,生怕你多分心思在这些边缘洲域的杂鱼身上,他想你也应该清楚,你的征途是成为天尊、圣尊之途。”这名中年女子没有转头看陆鹤轩,只是想着小玉洲发生的事情,嘴角露出一些不屑的笑意,“不过我倒是也有些担心,你听到有人冒充你,会不会忍不住好奇,再多分些心,或是忍不住出去看看。”

    “大师姐多虑了。”陆鹤轩微微一笑,道:“既然那王离已经和周不凡订立十天之约,弄得如此有趣,那安心等待结果便是。”

    “好。”

    这名中年女子点了点头,道:“那名叫王离的修士和魏黛眉之事,师尊并未觉得你做得不妥,的确不用多费心思,但今后再有这种事情,师尊让我替你处理,因为最近传来消息,计都古宗的准道子罗辰喉修为可能比你快出不少,而且他的道韵积累可能也已经凌驾于你。”

    陆鹤轩的眉头微皱,道:“知道了。”

    “至于魏黛眉,我不妨提前和你说一声,我接下来有可能会去东方边缘四洲。东方边缘四洲之前气运不济,但风云际会,诸多变故都会在东方边缘四洲发生,我会去查一查那席卷星河宗和云笈洞天的天劫是因何导致,哪怕兽潮提前,有我在东方边缘四洲,我也会将魏黛眉带回来,你也无需分心了。”这名中年女子说到此处,将要离开,这才回头认真看了陆鹤轩一眼。

    陆鹤轩又是一笑,道:“大师姐你今日前来,我就知道你会帮我处理这些小事。”

    这名中年女子也不多说,直接脚踏霞光离开。

    “计都古宗的准道子罗辰喉么?”陆鹤轩看向那名中年女修之前凝望的瀑布方向,他有些微微的出神,“居然能够后来居上,这些年你倒是哪里得的际遇?”

    他出神时,背后虚空微微震颤,光线扭曲,似乎有一本书籍即将形成。

    这本书籍将成未成,散发着一种玄妙的大道灵韵,是一门独特的大道异相。

    ……

    玄天宗,三十一峰中。

    李道七也身穿白色法衣,他站立在一处悬崖边上,悠悠看着身前流淌过的白云。

    他的伤势已经养得差不多了,虽然他修为和陆鹤轩之流根本无法相比,但若论这看上去脱尘的气质,李道七却是不输。

    “装逼!”

    沈莉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看着李道七的背影,她暗自咬牙,心中暗骂。

    “李师兄,王离他和周不凡定下十日之约,约在竹山湖一战。”一名玄天宗的弟子前来,对着李道七行了一礼,说道。

    李道七云淡风轻,道:“你的消息来得太慢了,我两日前就知道了。按时间来算,应该还有七天,王离师弟就要和周不凡一战。”

    这名玄天宗的弟子神色顿时有些尴尬,他轻声道:“我只是看师兄在这里已经站了两日,我生怕师兄你不知外面的消息,所以才……”

    听到李道七这样的话语,沈莉的额头上瞬间又爆出数根青筋。

    两日前她和李道七会面,李道七带她来此处,说是叙旧,但结果就是站在此处看流云。

    最令人发指的是,李道七看流云,摆造型,就这样连摆了两日都不够!

    “周不凡是谁?”她此时对外界倒是一无所知,忍不住问道,“怎么好像有些耳熟?”

    “是太玄古宗的准道子,已经筑基九层,说要杀王离祭丹。”这名玄天宗的弟子看了一眼李道七,看李道七并无阻止他之意,便对着沈莉解释道。

    “什么!”

    沈莉瞬间惊喜至极,浑身都发抖,她只觉得天都开了眼,“太玄古宗准道子周不凡,怪不得有些耳熟!七日之后他和王离就要在竹山湖决一生死吗?李道七,你既然知道,为何不和我说?”

    “沈师妹,你觉得我一定要事事都和你说么?”李道七风淡云轻,看着沈莉微微一笑。

    沈莉的脸都变青了,她咬了咬牙,按下火气没有立即发作,“难道你觉得王离能胜过太玄古宗的准道子?”

    那名悄然站在一侧看热闹的玄天宗弟子心中其实也是和她一样的想法。

    然而李道七却平静道:“王离师弟既然答应和他在竹山湖一战,自然有必胜的把握,王离师弟连陆鹤轩都不怕,而那周不凡对陆鹤轩明显心虚,既然如此,王离师弟怎么可能会输?王离师弟在竹山湖炼气八层时都已经击败筑基八层的修士,现在他既然在含光洞天外都已经成功筑基,那击败筑基九层的修士,应该不在话下。”

    沈莉看着他这副什么都可以输,气质不能输的模样,顿时冷笑起来,“你以为太玄古宗那种级别的古宗,是和星河宗一样级别的宗门吗?他们的准道子,是别的宗门筑基九层的修士所能比拟的么?”

    “我对王离师弟有信心。”李道七对着那名玄天宗弟子摆了摆手,“张师弟,你还留在此处做什么,你可以走了。到了王离师弟和周不凡一战时,我自然会赶去看王离师弟如何胜出。沈师妹,来,继续看流云。”

    “看流云…看..看你妈啊…都他妈的看了两天了,还看?”沈莉的心态直接就炸裂了,她差点直接口吐芬芳。

    她脸都憋得有些猪肝红,“我从含光洞天到你们玄天宗来,就是为了要在这里看流云的么?”

    “哦?”李道七微微一怔,旋即风淡云轻,道:“我当然知道沈师妹到玄天宗来,是要做我侍妾,但做侍妾这不急。其实我让你好生在这里陪我看看流云,自有深意。”

    “深..深你母亲啊!”沈莉差点又直接口吐芬芳,她咬牙,眼睛里都有了些微的血丝,她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和一些,“好啊,你告诉我,什么深意?”

    “你看这流云,又大,又白,又软,好像棉花糖,多好看。”李道七有些感慨的微笑起来,在沈莉差点要咆哮之前,他接着说道:“人无常形,云无常定,我让你好好在这里一起看流云,是想你好好体会,过往的我们,并非现在的我们,过往的错误,已经是过往,只要我们不接受过往的自己,便会有更好的自己。想着之前的我,对王离师弟竟是各种瞧不起,但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的你,难道就比之前更好么?自我感觉更好?”沈莉都怒极反笑了,“为王离驾舟架得好?”

    李道七晒然一笑,“沈师妹,其实你其余倒是都还好,只是性格太过暴躁,而且太过睚眦必报,你看我话都没有说完,你便急着抢话,身在屋檐下,还要用言语挤兑我,实在有些不智。”

    “好。”沈莉恨不得生啖眼前这名始终在摆造型坳气质的修士,她冷笑道:“那你继续说。”

    “其实吧,主要是这样的,我一是让你看流云,好磨砺磨砺你的心性,好让你想想清楚事情。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你难道不记得,有一次你看中一种野花,明明毫无灵气,对修行也无益处,你就是说觉得好看,要我寻觅九千九百九十九朵。我硬生生的寻觅了七日,才凑满那数。”李道七微笑道:“结果送到你面前,你也就是看了一眼,就从空中抛了下去,然后你还笑着对我说,你就喜欢看这些花从空中洒落那一瞬间的样子。后来有一次我们正好途径一处灵泉,灵泉旁停留了不少好看的蝴蝶,我想停留一下看风景,你却一息都不想停留,不耐烦的催着我走。你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么?我当时便想,若将来我能扬眉吐气,一定要你来玄天宗,站在这里陪我看无聊的流云,看上个七天七夜。”

    “我他妈的…”沈莉终于忍不住了,她寒声叫了起来,“李道七,原来你是故意报复我呢?”

    “或许吧。”

    李道七看着崖边的流云,微笑道:“其实呢,我一开始站在这里看流云,起初我也觉得会十分无聊,但你站在我身后,不知为何,你越是不舒服,越是咬牙切齿,越是抓狂,我便反而心中越是开心,这流云我便越来越觉得好看,真的是风光无限。你方才说,为王离师弟驾舟驾得好?我为他驾舟,我自然高兴,因为我只知之前我出玄天宗见人都要小心奉迎,看见你都要极力讨你欢心,但现在不一样,我只需站在这里看风景,你虽然百般不用看,还不是要陪着我在这里看,还有,以前我做你道侣,都似乎是受你施舍,但现在不同,你做我侍妾,还要看我心情。”

    “李道七,你不要太过分!”

    沈莉的面容都有些扭曲起来,她身上灵气激荡,“你不要以为我就必须低三下四的奉迎你,若是对敌起来,你也未必胜得过我。若是王离此次败亡,我看你哪里来的靠山!”

    “是么?”

    李道七又是风淡云轻的一笑,他手中光华一闪,出现了一条赤红色的长鞭。

    这条长鞭威能澎湃,表面的红色光华,就像是一层层滚油在流淌。

    “赤煞炼神鞭!”

    沈莉的面色骤然煞白,毫无一丝血色,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这是我们含光洞天的法宝,怎么会在你手里?”

    “你难道不知道你们含光洞天的画幽真人已经正式入驻我们玄天三十一峰么?她现在在灵望峰修行,她就知道你心性有问题,可能不服管教,所以这件法宝便是她赐予我的。看见这件法宝在我手中,你还有自信说对敌起来,你胜得过我么?”

    李道七微笑,他直接挥动这根长鞭。

    “啊!”

    沈莉惊叫,她双手连施法术,然而威能根本无法和这件法宝对抗。

    赤红色的光华直接击溃了她的法术威能,抽打在她的身上。

    “啪!”

    “啊!”沈莉惨叫,她坠落在地,身体近乎抽搐。

    “啪!”

    李道七云淡风轻的微笑,继续挥鞭,第二鞭打得她仰面朝天,双脚不断乱蹬。

    这赤煞炼神鞭也是含光洞天不俗的法宝,它不只是威能不错,而且它的威能杀伐神识,能够刺激五感,让修士的神识之中直接产生剧烈痛感。

    李道七这两鞭抽打在她的身上,只是破开她护体真元,在她身上打出淡淡血痕,但对于沈莉而言,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抽裂了。

    “啪”“啪”“啪”…..

    李道七连连挥鞭,他打足了十鞭。

    沈莉最初时还惨叫,但六七鞭之后,她几乎连叫都叫不出来,就像是在呜咽。她身体双手双脚不断抽搐,整个人都快昏死过去。

    那名之前来报信的玄天宗弟子和还有数名玄天宗弟子在半山腰竖起耳朵听着。

    听着这啪啪的声音和沈莉的惨呼声,他们都是震惊,“李师兄竟然如此凶猛,但持续的时间好像有点太短。”

    李道七收起法宝,他看着一时连爬都爬不起来的沈莉,依旧淡淡微笑,道:“沈师妹,方才你言语之中提及我王离师弟,多有不屑不尊之意,而且你方才还诅咒他对上周不凡必败,所以我十鞭略施惩罚。若是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这炼神鞭鞭挞的次数会加倍。”

    沈莉此时呼吸都有些不顺,她哪里还敢回嘴。

    “你起来,这种炼神鞭只增加痛苦,实际没有多少损伤。”李道七走过她的身侧,一道真元将她扶起,道:“你站在我所站的位置,好好反省。你要保持我之前战立的姿态,我已经站在那里给你示范了两天,你不可能学不会。若是连我那种风淡云轻的看流云的姿态都学不会,便说明你心中不服,我会再施惩罚。你在这里再看五天流云,我到时候带你去竹山湖!”

    沈莉银牙都快咬碎了。

    她觉得李道七简直是个恶魔,太可怕了。

    不仅是毫无怜香惜玉之心,让她在这里罚看流云不算,而且竟然还要她摆出和他一模一样的姿势。

    她之前越看他那副故弄玄虚的模样就越是觉得他装逼,越是恶心,但现在他竟然还要她摆出那种姿势,还要再看五天。

    就在对面的一座山峰之中,周画幽和吕甯看得目瞪口呆。

    “看来王离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他这个师兄干啥啥不行,内斗第一名。”

    连周画幽都对李道七刮目相看了。

    站在那里给沈莉示范两天,让沈莉学习他云淡风轻看流云,接下来还要让沈莉看五天。

    这是什么样的神脑袋,才能想出这样厉害的招数。

    李道七对沈莉的训诫却还并未结束。

    看着沈莉艰难的走到他站立的地方,摆了许久的姿势都和他的气质相去甚远,他便忍不住摇头,“之前看着你并不觉得你太过愚钝,只是觉得你性子不好,但你现在实在是令人无语,你难道想不明白,既然含光洞天已经将你押送到这里,说让你做我侍妾,哪怕你真找到机会逃出了玄天宗,你就觉得逃离苦海了么,你应该明白,让你做侍妾是你们含光洞天之命,你若是逃走,你便是违抗宗门命令,相当于背叛山门。而且你以为含光洞天会对你的遭遇有所同情么?你大错特错,含光洞天和我王离师弟结怨,就是因为你招惹王离师弟,而且当日你毁了和我的道侣之约,哪怕你觉得我不堪,那不也是你占便宜,你就只是因为觉得王离师弟让你丢了面子,接下来就心生怨毒,不停的想要找王离师弟的麻烦,这又何必呢,这不是心胸狭隘是什么?”

    李道七顿了顿,有些自傲道:“你看之前我也是对王离师弟不利,但我之后心胸豁达,和王离师弟尽释前嫌。反观你呢,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含光洞天因你和王离师弟结怨,之后你们含光洞天连三十滴至纯灵露都因此失去,不管过程如何,含光洞天的那些长老,太上长老,会看你顺眼?还有,画幽真人和你们余宗主都相当于为你出头,结果连她们都被你牵连,反而被逐出山门。画幽真人可能有大量不和你计较,余宗主性格极烈,你要是在外面被她遇到,呵呵,还不知她会如何对付你。”

    沈莉身体不断发抖,她心中更加怨毒,但脑海之中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她,不管如何,现在李道七说的含光洞天对她的态度,的确是事实。

    那日含光洞天的确是像送瘟神一样将她押送到了玄天宗。

    “……”周画幽和吕甯听着李道七的这些论断,两个人都是觉得有理有据。

    吕甯都忍不住道:“师尊,王离师兄说得似乎不错,他这师兄的确有些不凡啊。”

    “师伯,你不担心我巨利师尊么?”

    孤峰之中,迟似锦看着吕神靓,有些心神不宁的问道。

    孤峰的灵气比起玄天三十一峰有些差的。

    但既然是真正拜入了自己门下的弟子,王离自然要让她留在孤峰修行。

    王离是她的师尊,吕神靓自然是她的师伯。

    “既然他敢如此放话,他自然能胜。”吕神靓静静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也算是我孤峰大弟子,不能如此心神意乱。”

    听到大弟子三个字,迟似锦好生激动,她看着神色始终宁静冷峻的吕神靓,却又是好生佩服。

    她只觉得吕神靓虽然身上都没有什么灵气波动,但吕神靓的体内似乎始终有一颗巨大的星辰在旋转,与此同时,有一柄法剑似乎在这颗星辰上不断摩擦。

    她感觉吕神靓似乎始终在用一颗星辰磨一柄剑。

    ……

    王离炼骨器炼得异常起劲。

    哪怕之前在竹山湖那次盛会交易了近一半的低阶灵骨出去,他手头的灵骨数量还是十分吓人的。

    三级灵骨他都有两百二十余片,还有四级灵骨两片。至于低阶的一级两级灵骨,一共还有三千余片。

    前三日他都用一级两级的灵骨练手,第一日他还炼得慢一点,炼了才八十余件法器,第二第三日这种低阶法器对他而言都几乎没有什么挑战性了,他一会一件法器一会一件法器,第三日单日就炼了足足三百余件法器,加起来三日之内炼制的一阶二阶的法器就炼了六百余件。

    寻常的修士若是这样连续不断的炼制法器,恐怕就算不累的不行,也会感到枯燥乏味,但王离却不一样,王离越炼越精神,越炼双眼越冒金光。

    这副守财奴模样,让何灵秀看得都头皮发麻。

    但她也由此发现了一件她之前没有意识到的事实,王离的神识强度实在迥异于常人。

    更确切而言,王离的神识韧性简直可以用变态来形容。

    虽然有圣骨异炎可以迅速将灵骨炼制成合适的法器胎体,但接下来的篆刻符纹却是没有任何取巧的捷径,哪怕是熟能生巧,任何一道符纹的篆刻该怎么刻就得怎么刻,每一道符纹的篆刻都必须时刻绷紧神识,任何一丝错误都会导致胎体的损毁而不能最终符纹成阵。

    哪怕只是全身贯注的参悟经文,连续看三天经文,估计绝大多数修士都会超过神识耐受的极限,头疼欲裂。

    更何况这种篆刻符纹的所需的凝神程度又岂是参悟经文的那种凝神程度所能相比。

    两者之间的差异,前者就像是面对一名绝色女修,只想凝神看清楚她身上的法衣绣了几朵花,但后者却是凝神要看这女修身上的法衣到底用了多少根线,到底有几个线头。

    寻常的炼器师哪怕有人用圣骨异炎帮他炼制胎体,这样连续三天不停的炼器,也直接要把自己的脑袋都给炼裂了。

    但王离却还是眼冒金光,毫无感觉的样子。

    他甚至已经开始用三级灵骨炼器了。

    一级两级的灵骨本身能够承载的威能有限,到了王离和她这种级别,这种级别的灵骨哪怕强行花很多心思炼制成可以多次使用的法宝,到时候和对手威能一冲,法宝胎体承受不住,其实也和寻常的一次性法器没什么区别了。

    但三级灵骨就已经有炼制法宝的意义了。

    三级灵骨之中本身有些灵骨的胎体异常坚韧,再加上它内蕴灵力也足够,炼制成法宝之后,符纹灌注真元引聚的灵力加上内蕴的灵力,已经让它本身不是那么容易被击溃。

    但很显然,炼制法宝要比炼制法器要简单的多。

    修真界几乎有过半的低阶法器,就像是一个丢出去的爆竹,威能激发,咻的一下飞出去,砰的一声炸开,化为威能,就是这么简单低调有内涵。

    但法宝就牵涉到如何持续的控制,持续的和修士心神相系,如何贯注真元乃至不被对方用一些真元手段强夺法宝….这就决定了每一件法宝都必定要有一个完整的复合法阵。

    几个法阵的叠加,这就像是背了易燃的火油却偏偏要从火场里走进走出,这难度就不知道大了多少。

    那一般的炼器师要炼法宝,好歹也得养精蓄锐一番,神识和身体的状态调养到极佳,这才开工。

    但现在王离可好,明明已经兴高采烈的炼了三天法器了,结果到了第四天,直接就开始用三级灵骨炼制法宝了。

    何灵秀不知道王离的神识强韧度是被那些灰衣修士一个个自爆爆出来的,但她憋住了没有问。

    因为再问也是神他妈的玄天道诀异变。

    她现在已经发现了一个她都觉得匪夷所思的事实,似乎就连吕神靓和王离自己,都搞不清楚自身的玄天道诀为何和别人不一样。

    所以要强行解释一番的话,就是吕神靓当年神识受损发神经多了,王离的玄天道诀就也发神经了?

    但现在她肯定是和王离在一条船上的,王离越是非人的强,对她越有好处。

    就如现在王离的炼器水平要是突破了纯粹的炼制法器,能够成为一个真正可以炼制高阶法宝的炼器师,那只要不早夭,她都不知道可以沾多少光。

    王离在炼制法宝上也秉承了坚决不浪费灵材,由简到难的原则。

    他炼制的第一件三级灵骨的法宝,是一柄火焰刀。

    这是一截原本就是刀形的火系灵骨。

    但他用圣骨异炎又小心翼翼的分出了一小片,炼制成了一柄子母刀的法宝胎体。

    这件子母火焰刀的攻击方式也挺简单,就是一激发出去,先轰的一声涌出大片的真火,接着母刀作为吸引,子刀却是阴险的飞出,用于偷袭。

    第一次尝试炼制这种级别的法宝,王离完全不追求速度,每一步都小心异常,他足足炼制了大半天的时间,才终于将十余个法阵嵌合成形。

    当这柄子母火焰刀整体的法阵豁然沟通,通体放出一种耀眼的火红色灵光时,何灵秀都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她发现自己看得都有些太过紧张而导致头疼。

    “呵呵道友,这件法宝送给你。”

    让她压根都没有想到的是,王离竟然直接将这柄子母火焰刀点到她的面前,然后对她说了这一句。

    “……!”

    这太意外了,这守财奴到家的鸡贼竟然还有这种大气的时候?何灵秀一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王离有些感慨,“这可是我的三级法宝处女作,这一次就送给呵呵道友吧。”

    “你什么意思?”何灵秀原本有点受宠若惊,此时听到王离这么说,她更是惊了。

    第一次为何要送给我!

    子母火焰刀!为何要子母!

    这有什么深意?

    何灵秀顿时觉得王离有所指。

    这火焰刀太烫手!

    “有什么意思啊,这火系法宝不是原本就很适合你?”王离看着她的神色剧变有些莫名其妙,“我这不是觉得你挺无聊的,看我炼器连看了四天了,觉得你看得太累了,而且我给自己炼这么多法器法宝,不给点你总有点过意不去吧?”

    “王离,你!”

    何灵秀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她醒觉自己相差了。

    这鸡贼明明是觉得至少要分一点东西给她,结果这件东西正好是三级灵材里面他用来练手的,估计他后面炼制出来的法宝都会比这件东西要强一些,所以他现在才说是什么三级法宝处女作,要将这件法宝送给她。

    这神他妈的无耻。

    “那你要不要吗?”王离有些心虚。

    “要!”

    何灵秀咬牙切齿的将这柄子母火焰刀给收了。

    这再不济也是三级法宝。

    按照她的预计,这件火焰子母刀应该好歹有个三级两品的品阶,以她此时筑基期的修为,还只能让它发挥到两级五品左右的威能。

    三级的法宝再垃圾,对于她此时筑基期的修为而言,也是绝对够用的。

    “再来!”

    王离第一次试炼这种级别的法宝就大获成功,他顿时意气风发,从两百余件三级灵骨之中,挑选出了一块分外坚厚的土系灵骨。

    这是一块大如门板的背甲,分外坚厚。

    他直觉炼制法宝耗时很长,接下来时间不够,所以炼制法宝起来便不能再随心所欲,要为和周不凡的这一战准备。

    他要先给自己炼制一面很抗揍的法盾。

    这法盾的胎体坚韧程度,最好要超过这法盾所能激发的威能本身。

    这面极为坚厚的土系背甲形成的灵骨,就是两百余件三级灵骨之中最为适合的,而且这也很符合他的由简入难的原则,炼制法盾这种单纯的防御型法宝,要比炼制进攻型法宝容易得多。

    何灵秀没有再接着看王离炼器。

    她经过王离的提醒才发现王离虽然连续眼冒金光的炼器有点变态,但自己好像连看了王离几天炼器也挺变态的。

    虽然法盾相对容易,但第一次炼制法盾王离也是不敢有丝毫大意,一直炼到将近半夜,他才将这一件法盾炼制圆满。

    这一面法盾的胎体被他最终炼成巴掌大小,就像是一个土黄色龟壳,但激发时却是大如门板,足有四五个王离大小,它浑身黄色元气翻滚,可以在王离周身形成一块块黄色巨石。

    这是王离自己炼制的第一件准备用来和周不凡对敌的法宝,他想了想,也需要个吉利的名字,叫做“不破安全盾!”

    炼制完了这面法盾之后,王离反而处于更加亢奋状态,他想到那日白骨洲之中那名绝修身裹数层法盾和灵光光罩,让人很无奈的画面,他直接又挑选合适炼制法盾的灵骨。

    要想法盾和法盾之间的威能不互相冲撞和干扰,这无形之中就又提升了法盾炼制的难度,这牵扯到更复杂的复合法阵。

    王离挑选出了一块十分合适的冰系灵骨,足有三级七品,但心中却是没有足够的把握,他索性找出了一块两级的冰系灵骨,先用这块两级的冰系灵骨练手。

    到了日出过后,王离才将这块两级的冰系灵骨炼制成了一面不会和自身施术和自身法宝威能相冲的冰系法盾。

    如此一来,他倒是发现自己炼制“不破安全盾”的时候好像有些欠缺考虑,这块防御力应该最强的“不破安全盾”篆刻的法阵中反而没有考虑此点。

    他也是犯了某种固定思维的错误,毕竟绝大多数修士其实厉害的防御法宝就那么一件,而且就算有多,往往也是一件防御法宝扛不住之后,再激发另外一件。所以他在炼制这第一面土系法盾时,倒是没有考虑和其它防御法宝的威能相冲的问题。

    不过现在这不破安全盾的法阵已经成型,要想重炼他却是没有足够的手段,所以也只能到时候灵活运用了。

    用了那两级的冰系灵骨练手之后,他接下来炼制那块三级七品的灵骨反而有些得心应手,到了第五日的正午时分,他没有犯任何的失误,将这片三级七品的冰系灵骨炼制成型。

    这片冰系灵骨是某个异兽的独角形成,最终被王离炼制成的胎体不过拇指般大小,激发之后冰灵元气挥洒,会有许多晶尘围绕着王离飞旋。

    “这样的速度不行。”

    炼制完这面法盾,王离又有启发。

    若是炼制不同类型的法宝,速度实在太慢,一件都至少耗时大半日,如此一来,哪怕他将剩余的十日全部用来炼制法宝,恐怕最多也只能再炼十来件法宝。

    虽然三级法宝有个十来件对于他这种筑基期的修士而言已经十分奢侈,但他做梦都想着做法宝战士,用众多的法宝恶心人,而且关键在于,他要面对的不是一般的对手,他面对的是一个古宗的准道子。

    绝修虽然也是三圣的嫡系打手,但毕竟无法和这种古宗的准道子相比,这种古宗的准道子肯定也是诸多的手段,诸多的法宝和灵药。

    所以按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恐怕炼制同一种元气性质的法宝,会因为熟练度的不断递增而快一些。

    王离查看了之前何灵秀整理的灵骨清单,显而易见的是,他现在手头上所有的三级灵骨和四级灵骨之中,是水系灵骨占了绝大多数,其次是风系灵骨,接下来才是火系、木系和雷系等其余元气属性的灵骨。

    按照修真界的一贯认知,水系和风系的灵材炼制出的法宝,要比同阶的其余元气属性的灵材在对敌威能上要略差一些。

    但王离和何灵秀一样很清楚,只要是三级的法宝,他和何灵秀这种筑基期修士还不能完全激发出它们应有的威能,再加上他现在本身是风灵根修士,施展风系法宝肯定有一定的加成。

    最为关键的是,他手头的四级灵骨之中,有两块灵骨是风系灵骨。

    这种情形之下,风系灵骨反而成了最好的选择,以他风灵根的加成,应该能够弥补威能上的不足。

    等到打定了主意,他细想合适的炼器法门时,却赫然发现风系法宝也有一个特别之处。

    风系的进攻性法宝的无论是遁速还是激发威能的速度都比较快。

    王离直觉自己因为玄天道诀变异的关系,自己无论是施法速度还是激发法宝的速度,都远超寻常筑基期的修士,如此一来,快上加快,似乎的确是很好的选择。

    虽然安全第一,但在这样的思路下,似乎更多的进攻性法宝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防御性的法宝它激发的和飞的快一点慢一点,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如此一来,王离很快锁定了三种法宝的炼制法门。

    一种就是最为常见的风系攻击法宝“灵风玄刃”。

    这种攻击法宝便是将灵材炼制成薄刃,激发之后包裹罡风,直接斩击对方。

    第二种是“风刃海”,这是一种自身威能不断激发,便能不断形成密密麻麻的风刃朝着前方席卷的法宝。

    王离之所以选择这种法宝,是因为这种法宝其实攻防一体,密密麻麻的风刃飞斩出去,本身还有防御的效果。

    那周不凡的金光化剑,化出的金色法剑数量惊人,这些风刃可以对冲。若是能将如瀑的飞剑阵型冲乱,他反击的机会就更多。

    第三种法宝是“天风剑罡”,这种法门炼制而成的法宝威能能够源源不断的凝成风系剑罡。

    王离直觉自己玄天道诀本身凝聚剑罡,或许在使用这种类型的法宝时也会有所加成。而且他毕竟是玄天宗弟子,玄天宗以剑罡对敌,用这种法宝以剑对剑,也很快意。

    但最关键的一点是,他觉得可以用玄天剑罡混在其中阴人。

    他上次对敌薛沐年的时候已经试过了,他的灵毒剑罡之中的灵毒对付这种筑基四层以上的修士十分有用。

    接下来他略微休整,便开始马不停蹄的炼制这三种风系法宝。

    他挑选出品质最佳的风系灵骨,将其中最为轻薄和柔韧的风系灵骨用于炼制“灵风玄刃”,将体型最大,内蕴灵力数量最多的灵骨用于炼制“风刃海”,将和他真元契合度最好的风系灵骨用于炼制“天风剑罡”。

    他这种策略在用于积累熟练度和堆积法宝数量方面的确取得了惊人的效果。

    到了和周不凡约定大战的前一日清晨,他手上已经积累了二十三件新炼制的风系法宝。

    其中有七件“灵风玄刃”,十件“风刃海”,六件“天风剑罡”。

    灵风玄刃、风刃海和天风剑罡这些名字只是炼制法宝的法门名字,绝大多数炼器师其实在炼制完成法宝之后,都会给自己炼制的法宝取一个特别些的名字。

    王离的取名风格就异常一致了,“灵风玄刃”他就取名“大吉灵刃”,“风刃海”他就取名“福海祥刃”,“天风剑罡”他就取名“好运剑罡”。

    何灵秀看着他完工的这些风系法宝,说实话心底里是十分震惊的。

    在她看来,这王离哪怕是不想走出自己的道,想要安安稳稳活长久一点,哪怕到中部十三洲做个炼器师绝对也受人追捧。

    小玉洲能够炼制四级法宝的炼器师也不会超过五十个,但现在拥有了圣骨灵炎的王离竟然轻而易举的变成了其中之一。

    那两块四级的灵骨都被王离炼制成了“风刃海”。

    但听到王离接下来的这给自己的法宝取名,她就忍不住再次狂翻白眼。

    这取名的方式虽然很王离,但真的是土到掉渣。

    大吉灵刃也就算了。

    福海祥刃,这是要弄死对方呢,还是给对方拜年呢?

    好运剑罡就更扯淡了。

    一堆剑罡激射出去,是不是还要配着大喊一声,“好运来?”

    结果这个时候王离还假惺惺的挑了一件“大吉灵刃”,问她要不要。

    何灵秀哪里看不出他的鸡贼心思,她顿时就冷笑了一声,“得了吧,看你那么肉疼的样子,你还是好好收着吧,谁知道你和周不凡大战到底够不够用,等到时候大战完了,你再分我好了,省得你心里说我这个时候还要分你法宝。”

    “呵呵道友你真是善解人意啊!”王离用最快的速度将所有这些法宝收了起来,“不过呵呵道友,你这种遂行静室是怎么来的啊,这种静室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够租用得到的,但你说带我来个安全的炼器地方,就直接带着我到了这样的一间静室。”

    他此时炼器的遂行静室绝对不是一般货色。

    这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独特的半空间法器,它也不算彻底隐匿在虚空之中,但却是在一些自然形成的空间隧道和安全的空间裂缝之中随波逐流般穿行。

    这种静室对于一些需要躲避仇敌追杀的修士而言,是十分安全的避难处,对于一些需要彻底隔绝外界惊扰的修士而言,这种静室也是十分的闭关场所。

    但关键在于,遂行静室就像是以不固定轨迹航行在一些激流之中的小舟,只有确切的知道遂行静室的运行路线,才有可能在合适的地点“上船”,然后在足够安全的地方出静室。

    “这些话你还能憋到现在才问?心机王!”王离的问话顿时引起了何灵秀的深深鄙视,她一脸鄙夷的看着他,道:“你心中恐怕早就猜出来了吧,不错,只有做偷渡生意和帮助修士逃脱到某些混乱洲域生意的人,才会拥有一些遂行静室和拥有一些遂行静室的使用权。”

    “我可没想那么多,我忙着炼器呢!”王离有些冤枉,但更加吃惊,“呵呵道友,你这何掌柜竟然做的是这种生意,帮混乱洲域的人偷渡到我们小玉洲,帮我们小玉洲的一些被仙门正统追杀的修士逃到混乱洲域?”

    “这是我三师叔的一部分生意,但近十年来三圣管辖的力度更大,所以这种危险的生意已经很少做。我三师叔将焦木市集的生意交到我手中之后,这些生意我插手的不多了。”何灵秀道。

    “怪不得去混乱洲域救人的生意会找到你。”王离对何灵秀也有些肃然起敬了,但他同时更加好奇,“那呵呵道友你现在主要经营的是什么生意?”

    何灵秀微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道:“探穴和寻苗。”

    王离原本以为何灵秀主要做的是寻灵材和鉴宝,听到她这么一说,王离顿时就有点蒙了,“探穴和寻苗是什么意思,我听都没有听说过。”

    “盗修士墓和帮一些宗门寻找合适的新人弟子。”何灵秀冷哼了一声。

    “……!”

    王离顿时惊了。

    盗修士墓他当然知道这是蕴含着惊人好处的生意。

    一些修士的墓冢和一些古宗门的遗迹一样,其中往往有很多宝贝。

    但关键在于,他之前完全没法将何灵秀这样一个未长成的少女和干这行生意的修士联系在一起。

    “居然将盗墓都能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

    他忍不住看着何灵秀,又问道:“还有那什么帮别的宗门寻找合适的新人弟子,这种生意油水也很多么?”

    “我有独特天赋,看人自然很准,一个表现不俗的弟子,自然很值钱。若是能够在他们已经排查过的地界之内,再帮他们多找出几个合适他们宗门的弟子,每一个都有不错收益。”何灵秀冷笑了一声,她就喜欢看王离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她故意打击王离,“而且这门生意还有长尾收入,若是我帮他们寻觅出的合适仙苗能够在时限之内达到一定的修为,修行进境超出他们定下的标的,他们还要额外支付灵砂。有时候一名不错的仙苗,就相当于是三十万颗灵砂。”

    “……!”王离真的被打击到了。

    他很是无语。

    同样是修士,为什么何灵秀这样天赋的修士就是上天给饭吃,他和他师姐之前赚个几千灵砂都是要去混乱洲域忙活很久。

    “那你盗墓的收益不是更高,万一盗到一名元婴或是化神的散修墓,那不就有惊天际遇?”王离无语了一阵之后,还是忍不住好奇,“为什么我感觉呵呵道友你之前手上的法宝法器也不算多?”

    “我的生意只是帮人探明墓穴所在,至于墓穴内里,墓穴主人越是厉害修士,就越是凶险,往往是集一个宗门之力慢慢发掘。”何灵秀看着王离,道:“我只是收取探穴费用,而且你是不是傻,我接过我三师叔的生意才多少年,我总共才只得做了几单这样的生意?更何况你以为到处都是这样的厉害修士大墓么?”

    “那我感觉我们今后可以不给人做嫁衣,若有发现自己设法盗一个啊。”王离还是忍不住心动。

    “你先过了周不凡这关再说吧。”

    何灵秀冷笑,“我怕明日你和他一战之下就早夭,那我说不定就只能和周不凡谈生意了。”

    “哎,呵呵道友你说话虽然不中听,但看来你的确对我是心有所属。”王离叹气,“你说我若是早夭你就和周不凡谈生意,是因为他到时候杀我祭丹,金丹之中有我的气息吗?”

    “…..!”何灵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叫心有所属,王离你本身读的书少,以后不要乱用词!”

    就在这个时候,云青画驾着黑色画舫,已经载着周不凡出现在竹山湖。

    周不凡放出话来,“王离,我已经到了,你随时可以来受死。”

    (今天是这一个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