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三十三章 霞光万丈陆鹤轩(第三更)
    王离身上霞光万丈,就像是挟带着一条耀眼的晚霞在空中飞行。

    他自称是餐霞古宗准道子陆鹤轩,在空中不断放话,“周不凡,你不要以为身上有寂灭期天尊给你加持的心神烙印就可以目空一切,这是你自身的修为吗?我看你没有这样的心神烙印,连王离都根本战不过。依仗这样的外物来小玉洲收割气运,还堪称道子?”

    在放出这些话时,王离还同时演化数个大道异相,在霞光之中震荡虚空。

    唰!唰!唰!

    虚空之中,一股股磅礴的威能将霞光都几乎凝成实质,像一片片巨大的七彩琉璃飞出。

    “.…..!”

    何灵秀彻底无语,她没有想到王离竟然会有伪装成陆鹤轩放话的骚操作,但不可否认的是,王离装得极像,卖相极佳。

    “什么,陆鹤轩在小玉洲现身,他要亲自来杀王离么?”

    “他对周不凡放话,说周不凡不配成为道子。”

    小玉洲瞬间就轰动了。

    王离绽放霞光原本距离九香桥不远,此处来往的修士原本不少,至少有上千名修士同时看到霞光万丈,听到“陆鹤轩”发声。

    那种霞光万丈和大道异相冲击虚空的气息太过令人心悸了,谁也没有觉得这是假的“陆鹤轩”,真的以为餐霞古宗的准道子陆鹤轩已经强势降临小玉洲。

    “此子果然有意思啊。”

    九香桥之中,牧青丹却是知道怎么回事,他在看似平平无奇,很像凡夫俗子居所的院落之中看着天空之中的霞光万丈,又是忍不住感慨,“真有我当年的风采。”

    ……

    此时,周不凡已经现身在一片云雾深锁的山谷之中。

    “云青画,滚出来见我!”

    随着一声厉喝,他直接放出上千道金色飞剑。

    上千道金色飞剑如一条金色河流在这片山谷之中疯狂飞卷,将云雾驱散一空,树木全部搅碎,山石都不断崩飞。

    “什么人?”

    一艘黑色画舫出现。

    黑色画舫散发阵阵晶光,挡住朝着它涌至的金色飞剑,船上一名年轻修士又惊又怒,正是云青画。

    “长得如此贼眉鼠目,也敢号称为王离卫道?”

    周不凡的面容看上去比云青画要稚嫩得多,但此时纵声狂笑,却是分外的桀骜,“我乃太玄古宗周不凡,难道你这段时间没有听说过我么?”

    “太玄古宗周不凡?”

    云青画发愣,他真的很倒霉,这段时间他就在这云雾谷闭关,不和外界交流,所以他真的不知道最近莫名杀来了一个周不凡,要杀王离祭丹。

    “怎么,就你还想故意挑衅我?”看着云青画发愣的模样,周不凡瞬间大怒,他身外金光大放,又瞬间多出数千道金色飞剑。

    “等等!”

    云青画脸都瞬间白了,他这段时间闭关,没有听说过周不凡的事迹,但他好歹听说过太玄古宗,而且此时周不凡演化强法,这滔天的威能让他直觉不能抗衡,他惊呼了起来,“我和周道友素未谋面,难道有什么误会吗?”

    “误会?”周不凡身前凝立数千剑,他身浴金色剑光,不住的冷笑,“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我来小玉洲是要拿王离祭丹,你不是公然宣称你是王离的卫道者,那我要杀王离,岂非要先拿你祭剑?”

    “.…..”

    云青画彻底惊了,这真的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他之前是生怕王离来对付他,结果才说是王离的卫道者,他哪里会想得到,陡然之间会有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要来对付王离?

    “误会啊!”

    “绝对有误会!周道友你一定是听信了不实的谣言!”

    他马上对着周不凡行了一礼,叫了起来,“我怎么可能是王离的卫道者。”

    “恩?”周不凡一愣。

    “周道友你绝对不能听信谣言,我怎么可能是王离的卫道者。”云青画完全没有节操,他连连叫道:“王离此人叫嚣四洲,我早就看不惯了,所以这段时间在此闭关潜修,不问外事,就是想要修为精进,能够击败王离。想不到周道友你强龙过江,真的是意外之喜啊。周道友若是想对付王离,不如带上我,我绝对为周道友呐喊助威!”

    周不凡皱起了眉头,他将信将疑的看着云青画,“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绝对和周道友一条心!”云青画看着周不凡身前密密麻麻凝立的金色飞剑就头皮发麻,他现在虽然筑基六层的修为,但直觉和周不凡相差太大,对方恐怕已经到了筑基九层的后期,体内甚至已经出现丹气,他直觉和这样的修士对敌,恐怕很快就会陨落。

    “周道友,我可以为你驾船,王离此人可恶,我想亲眼见到周道友你教训他。”他看着周不凡,指天画地的说道:“天地可证,我云青画一直期待周道友这样的人物能为四洲修士主持公道。”

    “是么?”周不凡哈哈一笑,倒是十分受用。

    “那是。”云青画继续狂拍马屁,“我说先前几日做梦怎么老是梦见一名金色天尊降临东方边缘四洲,原来这是吉兆,预示着周道友的到来。”

    “金色天尊?”周不凡心情更加舒畅。

    修士最重气运,云青画这么说,不是预示着他能够成就天尊?

    “可以,那你为我架舟!”

    周不凡收起身外金光,飞剑消隐,他落在黑色画舫上,让云青画带着自己往山谷外飞去。

    “我们去哪里?”

    云青画心情顿时舒畅,“要不要去玄天宗?”

    “祸不及师门,和人单独约战尚可,但去凌辱宗门,到对方山门寻衅滋事,便是有违道例。”周不凡看着他,想了想,问道:“王离还有什么卫道者,或是什么好友么?”

    “魏黛眉、冷霜月,都是他的好友。”云青画想起这两名绝色女修,也是心头瞬间火热。

    但也就在此时,数道遁光飞射过来。

    “什么事?”

    周不凡出声,那是数名已经金丹境的散修,但现在都被他雇佣,都帮他收集最新消息。

    “餐霞古宗准道子陆鹤轩出现了,他在九香桥市集外大放霞光,并释放不只是一个大道异相,他放出声音,说你影射他是绿毛龟。”

    这数名被周不凡用大量灵石雇佣的散修将“陆鹤轩”发声的每一句话原原本本的告知周不凡。

    “妈的!”

    周不凡的脸色瞬间变了,“这陆鹤轩什么理解力?又不是我说他是绿毛龟,是王离说他是绿毛龟,他针对我做什么!”

    云青画的脸就瞬间僵了。

    这什么鬼。

    他刚刚拍好这个周不凡的马屁,怎么连陆鹤轩都突然冒了出来,好像要对周不凡不利的样子。

    “陆道友!”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周不凡已经浑身金光大放,他纵声高呼,“我哪里有影射你是绿毛龟,那是王离说的,我并不赞同,我觉得王离才是绿毛龟。我对你并无不敬,你不要误会!”

    听到周不凡这样的表态,云青画就更加心虚了。

    这怎么听都觉得周不凡好像有点怂陆鹤轩,而且在他的认知之中,很显然,太玄古宗无法和餐霞古宗相比。

    他浑身都有点发毛,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又上了贼船。

    “周不凡这气势有点弱啊,这不是认怂么?”

    “周不凡之前这么嚣张,那为什么不敢硬刚陆鹤轩,陆鹤轩这样的道韵,他为什么不敢杀陆鹤轩祭丹?还不是欺软怕硬,这样的人,真的不配成为道子。”

    “果然和陆鹤轩所说的一样,真的是凭借着那一个心神烙印才如此骄横,我呸!”

    消息传开,果然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都是和云青画一样的感觉,很明显周不凡面对陆鹤轩的口气就没有那么硬,一点都不像他平时的嚣张跋扈。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陆鹤轩会不会再有回应,不久之后,小玉洲中部距离昊玉城不远处的一片天空,又是绽放万丈霞光,那种数个大道异相同时撼动天地的气息再次震荡,“周不凡,你借王离之口辱我吗?你张口绿毛龟,闭口绿毛龟。你觉得王离是绿毛龟,你在搞笑吗?周不凡,我告诉你,没有那心神烙印,你什么都不是!你除了会欺压几个修为境界远不如你的修士,你还会做啥?”

    “我他妈…..”消息传来,云青画驾着的这艘画舫上的周不凡气得脸都有些扭曲,他出声,“好,陆道友,我不提那三个字,但你应该明白我现在的处境,若是没有尸鬼那些修士偷袭我,我需要那心神烙印吗?”

    “你就吹吧。”

    霞光万丈的“陆鹤轩”又在另外一处发声回应,“陆鹤轩”似是彻底针对上了周不凡,他此次对“尸鬼”的修士出声,“尸鬼,你们听好了,我不追究你们泄秘之责,我既然已经来了小玉洲,王离之事也已经和你们无关。作为回报,你们不要再对这周不凡动手,我看他还需不需要那心神烙印。”

    尸鬼保持了沉寂,暂时没有人公开给出回应,消息传到周不凡和云青画处,周不凡无奈的发声,“我当然敢撤掉这心神烙印,但这心神烙印是我宗勾漏天尊亲自施为,我哪里磨灭得了。”

    消息传出,霞光万丈的“陆鹤轩”又发出回应,“你磨灭不了那你说个什么,你是不是在消遣我呢?我很想问候你母亲!还有,今后你不要穿男修的法衣,你穿女修的法衣,因为你根本不像个男人。你不要在小玉洲呆了,你回你的悬石洲吧,等你磨灭了你的心神烙印,你再来这里耀武扬威。”

    “我他妈…”周不凡听到这种回应之后,他也炸毛了。太玄古宗实力和餐霞古宗相差甚远,他也不敢直接和陆鹤轩为敌,他愤怒至极,出声道:“难道我杀王离这种欺世盗名之徒,也需要这心神烙印吗?只要他敢露面和我公开一战,我确保没有尸鬼可以乘机偷袭我,我可以保证心神烙印不起作用。”

    霞光万丈的“陆鹤轩”在某处市集之外再次发声,“你如何保证,凭借你的嘴吹吗?”

    如此不断的针对,周不凡真的是怒了,他心中下定决心,等到收割王离的道韵,等他真正凝丹之后,一定要找机会对付陆鹤轩,他再次放话,“此种心神烙印一次激发之后,至少需要两个时辰之后才能再次激发。只要王离敢公开露面,和我公平一战,我在和他大战之前,便让所有人见证,我先直接激发这心神烙印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