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三十一章 古怪的要求(第一更)
    如果真的不是什么冒牌货,那眼前的这个不修边幅的炼丹师绝对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传奇人物。

    悬石洲位于中部十三洲以西,是西方五部洲之中,距离中部十三洲最近的一个洲域。

    两百几十年前,不空山宗的天才修士牧青丹横空出世。

    不空山宗并非是万古强宗,在悬石洲当时甚至是连前十都排不进的宗门,但不空山宗的天才修士牧青丹却是惊才绝艳,一骑绝尘,他的修为进境遥遥领先于当时悬石洲所有天才修士,他在接下来的道子大会之中也是大放异彩,真正成为悬石洲的道子。

    他得到道子封赏之后,修为进境更是一飞冲天,甚至遥遥领先于别洲的道子级人物,他修到金丹九层时,别洲的道子级人物很多还停留在金丹五层。

    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他金丹渡劫凝婴大劫时虽然渡过天劫,但凝婴失败,今后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想要重塑元婴,但都以失败告终。

    最后他渐渐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说是已经陨落。

    在他修为进境逆天的那些年,和后来想要重塑元婴的那些年里,他探索了许多秘境,甚至不惜身冒奇险进入一些危险之地寻觅灵药和异源。

    等到他消失之后,悬石洲两百年都没有再出特别惊才绝艳的人物。

    悬石洲和中部十三洲距离很近,沾染中部十三洲的气运,而且悬石洲光是万古强宗就有三个,这样的洲域在他消失之后的两百年里,都没有出现一个堪和他比肩的人物,所以在后来有关这牧青丹的记载里,都将他描述成消耗了悬石洲太多气运的人。

    许多灵药和灵源都被他消耗,但他最终却是没有获得惊人成就,没有能够给悬石洲增添气运。

    “那都是不堪回首的过往,不值一提。”看着不可置信的王离,牧青丹轻叹了一声。

    “装逼呢吧?”王离狐疑的看着他,说道。

    牧青丹的面容顿时有些僵硬。

    “王离,你还想不想让牧前辈给你炼丹了?”何灵秀怒了。

    “说实话不太想。”王离看了她一眼,有些犹豫,但还是实话实说了,“他这运气明显不佳啊,当年祸害完了悬石洲的气运,现在躲在我们小玉洲,是要祸害我们小玉洲的气运么?且不说他炼药实力如何…..”

    “王离,你给我闭嘴!”何灵秀脸都白了。

    这牧青丹并非寻常人物,他的脾气十分古怪,她生怕王离就此激怒此人,不给炼丹不说,王离还有可能遭殃。

    “无妨。”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牧青丹却没有生气,反而用欣赏的目光看着王离,“我很欣赏王道友的耿直,我觉得他合我胃口,而且他有我当年的风采。”

    “……”何灵秀顿时无语。

    她听说过无数人拥有特别的灵药却被牧青丹所拒,不管对方来头多大,不管那灵药多么珍稀,他都因为看不顺眼而不给炼制灵丹,但这王离明明要多讨厌有多讨厌,他却说合他胃口,而且还说有他当年的风采。

    “你当年很有风采么?”王离此时却有些无语,他看着此时不修边幅的牧青丹,怀疑牧青丹是变着方法在骂他。

    被王离说了装逼之后,牧青丹此时反而心情略好,微微一笑,道:“那是,当年我和你一样,在悬石洲不知道有多少女修为我疯狂,心中都想做我道侣和侍妾。”

    “真的?”

    王离顿时感觉遇到了知音,“是不是那种你还没想要她们做你道侣,结果她们就已经在心中盘算好了,一顿说辞说得你都来不及拒绝?”

    “不错。”牧青丹感同身受,叹息道:“甚至有些女修口中说着不要,但她们私底下却是争风吃醋,甚至连和我结为道侣之后,要不要孩子,要生男孩还是女孩都想了一遍。”

    “哇塞!”王离顿时佩服了,“你还遇到这种女修的?我都好像只有遇到莫名奇妙就说要成为我双修道侣之类的女修的,没有遇到这种口中说着不要,却连生男孩还是生女孩都想了的女修…”

    “你们能谈正事吗?”何灵秀郁闷的叫了起来,她的脸上有些莫名的发烫。

    “对!虽说我有你当年的风采,但你绝对不能坑我啊。”王离顿时又狐疑起来,道:“你炼丹到底行不行?”

    “你放心,别说东方边缘四洲和东方七部洲的许多顶级灵丹是出自我手,就连中部十三洲的一些灵丹都是出自我手。”牧青丹反而是越看王离越对眼,“不信你可以问何掌柜。”

    “你就不要废话了好吧?”何灵秀狠狠的瞪了王离一眼。

    即便这么熟了,她有时候还是觉得和王离无法交流,东方边缘四洲很多元婴修士求牧青丹炼丹,牧青丹都根本懒得理会,结果现在反而像是牧青丹要求王离炼丹,但王离好像还怀疑他是骗子。

    “好吧。”

    王离看着她杀人似的目光,这才勉强相信,“那牧前辈,你那什么古怪规矩,还要我们答应你替你做什么事?”

    “若只是雁过拔毛,我又岂能在修真界有如此安稳的一席之地?”牧青丹收敛了笑意,看着他正色道:“只有找我炼丹的都要替我做事,我便坐拥无数助力,那些对我有些图谋的人才不敢付诸行动。”

    “这算计厉害,倒是我浅薄了!”王离顿时朝着他竖了竖拇指,“那你是想要我和何道友帮你杀人还是放火?”

    “杀人放火倒是不必。”

    牧青丹平时见多了和他小心翼翼说话的修士,生怕一个惹他不快就让他不想炼丹,此时王离这种直来直去却让他享受了一把许久未有的平常人的对话,他微微一笑,道:“其实或许也就是你原本要做的事情,我听闻有个叫做周不凡的准道子此时正在小玉洲四处叫嚣,挑衅你。我要你做的事情,就是将他击败,好生将他教训一番。”

    “你和太玄古宗有仇?”这个条件一出,别说是王离,就连何灵秀都有些懵。

    “没有仇。”牧青丹淡然道。

    “没有仇你让我要对付他做什么?”王离也开始觉得和这人很难交流了,“你该不是想吞了我们的灵丹,故意要让我去送死?”

    “我感觉你并不怕他。”

    牧青丹看了王离一眼,他的神色却是有些难以觉察的黯然,“我让你对付周不凡,是和我当年的一桩旧事有关,我当年已是悬石洲不空山宗的准道子,有人也是和周不凡一样叫嚣要挑战我,我根本看不起他,觉得他根本没有资格叫嚣,我便压根都不想理会他,结果我铸就大错,那人为了逼我和他对决,结果杀死了我的一些好友,我后来虽然将那人击败且杀死,但却也落下了心魔。”

    “还有这样的事?”王离心中有些发毛,不会这周不凡找不出他来,结果也去到处对付和他有关的人?

    他同时又忍不住好奇,“那难道你后来凝婴失败,该不会也是因为这心魔侵扰?”

    “那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而且很小的一个原因。”牧青丹轻叹了一声,他看着王离,认真道:“我可以帮你和何掌柜炼丹,但你必须直面周不凡,将他打落尘埃。你要记住你有我当年的风采,若是你做缩头乌龟,根本不配让我给你炼丹。”

    王离无语,他郁闷了片刻,道:“牧前辈你的口味的确有些独特啊,这种要求对你有什么益处么?”

    “像我这样已经残婴彻底破损,无望重新凝婴的修士,和寻常修士的追求自然不同。”牧青丹看着他笑了起来,道:“你觉得寻常修士追求的灵砂灵源,乃至提升修为的灵丹,对我来说还有什么用,还能让我觉得有什么趣味吗?我无法再攀登高峰,难道还不能想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为自己排解无聊的时日?或者让人做些可以补足我以前遗憾的事情,也能让我的心灵有所慰藉。”

    “哦?你这是修心了啊。”王离随口说了一句。

    牧青丹却是愣住,他的眉梢微微挑起,认真的看了王离片刻,道:“我炼这些丹药至少也要数月时间,但我不想让周不凡嚣张跋扈许久,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应该可以和他一战?”

    “牧前辈,周不凡的身上有他们宗门寂灭期修士的心神烙印,半个月的时间,王离如何能够将他击败?”何灵秀忍不住出声,她觉得这个条件实在太苛刻了。

    “半个月?”

    王离却是看着牧青丹,厚着脸皮道:“试试倒是可以试试,只是牧前辈,那我答应你这条件,你帮我炼丹,是否能够少收些炼丹费用?”

    “可以。”

    牧青丹也是没有想到王离竟然敢如此见缝插针,他笑了起来,道:“我不只可以减免你大半的炼丹费用,只要你能够击败周不凡,能够开解我的一些心结,我甚至可以再多送你一颗我珍藏的异源。”

    “大气!”

    王离顿时又忍不住对他竖了竖大拇指,然后看着何灵秀感慨,“同样是做生意,为何差距这么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