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二十九章 谁能杀他?(第二更)
    修士的道韵是修行过程中各种际遇的堆积,各种际遇和日常的修行,就像是无形的道刃不断的雕琢出每一名修士独一无二的大道灵韵。

    这种秘术竟然能够剥夺别人的灵韵加诸自身,真是无比玄奥,让人根本无法理解。

    消息传开之后,小玉洲乃至东方边缘四洲的许多修士又为王离多了一层担忧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周不凡挑选施展这种禁术的人选选得十分完美。

    王离以炼气八层的修为就已经战胜筑基八层且手持强大法宝的修士,他现在是当之无愧的东方边缘四洲筑基期无敌,而且他能为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修士传道解惑,他的整体道韵自然十分惊人。

    放眼所有修士洲域,若是有炼气期就能击败筑基期的存在,一定也是拥有异常强大的宗门背景,几乎也都是像周不凡、陆鹤轩这种准道子人物。

    这种杀生祭丹大法在记载之中,是要杀死对方才能剥夺对方的道韵。

    如此一来,最没有强大宗门背景的王离,自然是周不凡施展这种禁术的最佳对象。

    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在想清楚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都是心生不平。

    毕竟东方边缘四洲的诸多仙门正统虽然平时互相倾轧,各自设法抢夺气运,但在遭受外来的压迫和歧视时,自然是同气连枝,都要一致对外。

    但哪怕是心中不平,也没有什么人能够跳出来和周不凡抗衡。

    毕竟周不凡这种级别的人物,实在是超出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俊才们太多。

    面对周不凡这种强势,尸鬼也传出话来,王离若是死在别人手中,便不算尸鬼所杀,就等同于他们接的生意彻底失败。所以他们一定会用自己的力量杀死王离,至于周不凡,他一定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哪怕是这种万古强宗的准道子,和尸鬼对敌,也一定会身陨道消。

    很快有修士发现王离用留声符发出回应。

    “我觉得你们两边说的都有道理,那不如你们两边先碰一碰,先分个胜负再说?我最近很忙,等我忙完你们能不能分出个胜负了?”

    这个回应传出,东方边缘四洲崇拜王离的修士都是精神大振。

    他们觉得这个回答很王离。

    这些话里面根本就没有紧张恐惧,反而包含着对周不凡和尸鬼的蔑视。

    不久之后,在另外一处地方,王离又有留声符留下的回应:“我连睚眦必报心胸狭窄的餐霞古宗道子陆鹤轩都不放在眼里,还在乎你们吗?陆鹤轩,要不你也索性到小玉洲来碰一碰,别老龟缩在餐霞古宗的山门里,你老躲在餐霞古宗的山门里不动,会变成一只绿毛龟。”

    “太猛了!不愧是王离!”

    “对啊,周不凡你算什么,你有本事先和陆鹤轩碰一碰,你们两个要想和王离战,好歹也要分个先后。”

    “你也就是柿子专挑软的捏,但王离道友,岂是好捏的软柿子?”

    这消息传出,东方边缘四洲又是一阵轰动。

    周不凡听到王离的这些回应之后,顿时暴怒:“王离,你敢公开露面吗,你说陆鹤轩会变成绿毛龟,难道你自己不是吗?只要你敢公开露面,我第一时间杀你祭丹。”

    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倒是又完全出乎了东方边缘四洲修士的预料。

    就在这日夜晚,周不凡出现在小玉洲的昊玉城外。昊玉城是小玉洲七个最大的修士聚集地之一,其中长居的散修无数,鱼龙混杂,他出现在这里,恐怕是要借助城中一些坊市的势力,让大量的人手帮他追踪王离的下落。

    然而他还未真正入城,十余名身穿黑衣的尸鬼修士便突然出现。

    这十余名身穿黑衣的尸鬼修士宛如从虚空之中直接透出来,直接便对他下杀手。

    一瞬间,各种法术和法宝激发的数十股威能从四面八方朝着周不凡镇落,这些威能如同数十座火山爆发,直接在空中汇聚,形成了一个直径长达数里的恐怖炎球。

    这个炎球散发的光亮将整座昊玉城都照得比白昼时还要亮。

    “你们找死!”

    轰!

    伴随着周不凡的怒吼,惊天动地的冲撞声响起。

    一团耀眼的金光直接从这颗炎球的顶端冲出。

    周不凡浑身的窍位都似乎变成了一个个风道,不断的往外吹出罡风。

    罡风之中有无数的晶粒,瞬间化为金光。

    金光之中不断化生金色的飞剑,只是遇袭的这一刹那,他身外就已经形成了万剑。

    至少有过万的金色飞剑包裹着他,形成可怖的金色洪流,硬生生的冲开了炎球的顶端。

    轰!

    巨大的炎球在金色的剑流下方收缩,溃散,一片虚空都好像在湮灭。

    “今日你必死!”

    “我们尸鬼杀你证威!”

    “别说你只是东方七部洲的古宗准道子,就算你是中部十三洲的准道子,和我们尸鬼为敌,下场也只有身陨道消!”

    然而有清晰的冷笑声响起。

    这十余名身穿黑色法衣的尸鬼修士之中,有一名修士身外的灵气波动极其惊人,他身外的空间都像是在扭曲,这是一名已经修到金丹九层的修士,他祭出一个独特的黑色法瓶。

    天空之中瞬间像是多了一条黑色的长河,之前那颗炎球溃散的威能竟然被这条长河牵引,直接朝着周不凡涌去。

    昊玉城外的这片天空就像是反而往上倾斜了,所有暴走的威能斜斜往上冲去。

    “杀!”

    周不凡丝毫不惧,金色的剑河从空中冲击下来。

    两股威能不断冲撞,剑流的前方无数金色飞剑折断。

    折断的金色飞剑在天空之中紊乱的飞坠,很多甚至直接坠入了昊玉城中。

    这些折断的飞剑坠地时叮当作响,竟是结成了真正的实质之后,就像是化为了真正的剑胎,也不溃散成金系元气。

    无数金色飞剑不断折断,后方又有无数金色飞剑生成,不断和这名金丹九层的尸鬼修士演化的威能对撞。

    周不凡极其的强悍,他连连咆哮,金色的飞剑反而似乎生出的比折断的更多,片刻之间,天空之中反而有数万道飞剑在从上往下压。

    这数万飞剑在威能的对冲之中剑路诡异,不断晃动飘摇,给人的感觉甚至很像游弋在深海之中的巨大鱼群。

    他这种化气为剑的强法十分惊人,竟然让他越着整整一个大阶和这名金丹九层的修士对抗,表面上面他似乎丝毫不在劣势,但实则他的真元损耗极为惊人。

    他连连嗑药,将身上补充真元的灵药,甚至连准备晋升金丹时所用的异源都直接吞入腹中炼化。

    但与此同时,其余那些尸鬼修士也再次各自演化最强的对敌威能。

    剩余这些尸鬼修士之中,有两名修士身外灵气波动也是极为可怖,隐含丹光,也是金丹境的修士。

    唰!

    这两名金丹境的修士花费一定的时间施展出了奇特的合击法门,一道可怖的气机就像是无形的刀光直接在金色的剑流之中撕开了一个裂口。

    “啊!”

    周不凡厉声尖吼。

    那些尸鬼修士激发的威能从撕开的裂口之中狂涌而入,即将将他的身体都彻底摧毁。

    但也就在此时,他心脉处爆发出一股和他的境界截然不符的气机。

    唰!

    一道金色光束扫射出来。

    这道金色光束就像是一根长度惊人的天神之棍。

    它在虚空之中以可怖的速度横扫。

    所有朝着周不凡击去的威能纷纷破碎。

    “啊!”

    那名原本手持黑色法瓶,已经稳操胜券的金丹九层修士骇然大叫。

    他是这道金色光束的主要目标。

    这道金色光束所有威能冲击的终点就是他的所在。

    他的整个身体在虚空之中不断闪掠,在数分之一息的时间里,天空之中出现了无数个他的残影。

    然而这道金色光束无比精准的锁定了他的身位,光柱的最前端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噗!

    光柱的最前端好像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窟。

    一片虚空都好像湮灭了。

    这名金丹九层的修士整个身体直接就消失,被彻底抹灭,连飞灰都没有留下。

    只有他手中的那个黑色法瓶竟是没有在着这种威能冲撞下损毁,从空中掉落。

    “啊!”

    这一下的变故太过惊人,剩余所有的尸鬼修士都震骇至极,彻底失去了战意,他们四散逃遁。

    周不凡包裹在金色剑流之中,他直接冲到那名金丹九层修士陨落的天空下方,他一手抓住了从空中往下掉落的黑色法瓶。

    “很好!竟然是不灭净瓶,我倒是要感谢你们尸鬼送宝!”

    “你们尸鬼对我这样的伏击多多益善,这样的宝物最好多送几件!”

    他没有追击那些四散而逃的尸鬼修士,他在空中发声,整个昊玉城中的修士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的声音里有痛楚之意,但却又给人感觉战意盎然,无比的狂傲。

    “这名太玄古宗的准道子身上留有可怖的心神烙印,恐怕都不只是化神期的修士,可能是寂灭期的天尊!”

    所有昊玉城中的修士看得十分震撼,不灭净瓶也是一件传说中的古宝,产自中神洲的某个古遗迹之中,它的威能虽然不算顶级,但它的法宝胎体极为独特,几乎无法损坏。

    但一名手持这样法宝的金丹九层修士竟然被那根金色光束一击抹杀,那种威能肯定来自于太玄古宗的某个大能。

    在周不凡即将陨落的刹那,这种心神烙印便会骤然激发,那名大能的可怖威能,就像是会通过周不凡的身体激发出来。

    若是这样的心神烙印始终存在,那周不凡这名太玄古宗的道子,就像是拥有一件远超他此时等阶的自应型法宝。

    那若不是化神期之上的修士亲临,谁能将他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