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二十七章 那不是我的作风(第三更)
    通惠老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废话。

    他直接用真元凝形,拟出一幅幅画面展现在王离和何灵秀的面前。

    首先出现在王离面前的,是无数修士战斗的紊乱战场。

    这战场的地貌不断的变化,但似乎都是在各种混乱洲域甚至是灵气不生的绝境之地,一幅幅的画面之中,修士的陨落似乎是唯一的主题。

    各种各样的修士在激烈的战斗之中不断陨落,无数支离破碎的修士陨落画面,就像是贯穿了千年,贯穿了万年。

    这些画面虽然触目惊心,但似乎没有特殊之处。

    但突然有一副画面似乎串起了前面所有这些画面。

    至少有数万名修士聚集在一处灵气不生的绝境之中,他们不断施法,他们就像是面对着一个祭坛,在他们不断的施法之中,这处绝境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怪物,不断的吸纳着四面八方汇来的气机。

    那些气机,似乎来源于无数的战场,来源于修士的不断陨落。

    这数万名修士面对的祭坛之中,似乎要孕育出异常可怕的东西,然而突然之间,这处绝境上方的虚空好像崩塌了,出现了一道裂口,又像是一个位面强行突入了这个位面。

    “这是我法天幻相之中的一层画面。”通惠老祖的声音响起。

    王离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那些无数修士的陨落,让他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他气海之中灰色法殿中的那些灰衣修士。

    难道自己气海之中的灰色道殿,和这些画面有关?

    该不会是那数万名修士面对的祭坛之中孕育而出的东西?

    那这画面的最后,祭坛上方好像出现了位面的冲撞,这又发生了什么,如果灰色道殿真的是那祭坛之中孕育而成的东西,那为什么会诡异的出现在自己的体内?

    “王离小友,这和你或是你师姐的某件法宝或是功法有关么?”通惠老祖看着眉头深锁的王离,认真问道。

    “画面的数量太少,难以断定。”

    王离摇了摇头,他看着通惠老祖,道:“似乎最后的画面能够揭晓一些谜题,但却偏偏又没有了接下来的画面。”

    通惠老祖点了点头,道:“这最后的画面之中,看那些修士的样子并不像是在镇守什么空间裂缝,也不像是主动要引起位面的融合,倒像是祭炼某种惊人之物时,出现了意外。但不管是意外打开了一道空间裂缝,或是引起位面和位面的强行融合,必定会引起可怕的后果。”

    王离和何灵秀都明白他的意思。

    修真史上很多次灾难,那种席卷修真界的大劫之中,绝大多数都是因为位面的冲撞或是空间裂口而导致。

    位面的冲撞相当于直接在原有的世界里融入一个新的世界。

    新的世界往往也拥有无数强大的生灵,位面和位面的战争也因为两个不同世界的强大生灵的争夺主导权而瞬间爆发。

    空间裂口则是一座座通向不可知后果的桥梁。

    是原有世界之间,一处空间和一处空间的距离被无限拉近。

    它对于一方修士而言,有可能是惊天机缘,可能这处空间裂口通往的是一处不被发现的秘境,拥有无数极佳的修行资源,但也有可能是一场可怕战争的开始。

    修真史上至少有五次被记入史册的大劫,便是因为空间裂缝沟通了不知名的星域,原本茫茫的星空就是这方天地和另外一方星域的天然鸿沟,而现在这条鸿沟骤然消失,那方星域的强大生灵便可以肆意的进入修士的洲域。

    域外天魔、星兽,都是那种空间裂缝之中常见的来客。

    “若是牵扯你和你师姐的法门或是法宝,我希望这些画面对你们有用。”

    通惠老祖看了一眼王离,再次施术,凝出他所说的第二层的画面。

    这次的画面很简单。

    十来幅画面都是同一个场景。

    这似乎是一处秘境,看上去十分荒芜,没有什么修士活动的踪迹,但整体灵韵十足。

    这处秘境也十分奇特,下方是一座巨山,巨山上方被灵雾覆盖,但再往上,灵雾上方的虚空之中,却是漂浮着一片陆地。

    这片陆地就像是一个盘子或是一顶帽子一样悬浮在这座巨山的上方。

    这座巨山是一动不动,但这片椭圆形的陆地,却是以一种极慢的速度在旋转。

    和这座巨山的高度相比,这片陆地显得很薄,所以看上去就像是漂浮在巨山顶上的一个盘子。

    但它的直径却比巨山的底部直径还要长得多,它的上方也有山川河流,只是那些山川和下方的巨山相比,最多只能算是丘陵。

    而那些山川河流之中,却似乎有一些古老的石殿。

    在北部的一片石殿之中,看上去有一座丘陵,但细看之下,却发现那是一座分外高大的石殿,只是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的入口,表面也已经被各种草木覆盖。

    这些时日,通惠老祖显然是已经静心研究了这些画面许久,他对着王离和何灵秀缓缓的说道:“如果我判断的不差,这应该是距离我们小玉洲并不算远的一处秘境。当日我渡劫时,这处秘境因为天劫的气机扰动,自身的气机和天劫气机产生了纠缠,所以才在我识海之中形成法天幻相。”

    “距离我们小玉洲不算远的秘境?”

    何灵秀看着这些画面,骤然想到一个可能,她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是隐山?”

    “不错,这就是我很想尽快和你们碰面的真正原因。”通惠老祖赞许的看着何灵秀,道:“我猜也极有可能是隐山。”

    “难道这才是隐山的真正全貌?”

    王离不可置信,他眼睛都瞪得像铜铃,“真正的隐山,其实上面还有这样一个帽子的?结果这么多年来,我们东方边缘四洲其实都只发现了下面这一座山,根本没有想到这座山的上方虚空之中,还有这样一片陆地?”

    “机缘…机缘….有些机缘,不到时间,就不会被人发现。”

    通惠老祖也异常感慨,他看着王离和何灵秀,“虽然现在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是看这画面,下方这座大山的外貌,和隐山十分相像。而且恰好隐山秘境距离小玉洲也不远,又即将到了开启的时候,再加上我的天劫异变导致的元气波动十分紊乱,可能引起了它的气机波动,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法天幻相,让我们有缘窥探到它的真正全貌。”

    “这可能性的确很大。”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她竭力保持冷静。

    通惠老祖的这种推断极有道理,她心中甚至觉得可能性至少在八成。她虽然没有进入过隐山,但也做过不少隐山的工作,她越看这座山越像隐山。

    “所以老祖你的意思是,将这件事偷偷的告诉我和呵呵道友,想让我们两个去参加隐山盛会,然后直接冲破灵雾,去高空之中看看,是否真的有这样一片陆地?”王离也颇为心动。

    这才是一片未经开发的秘境,若他和何灵秀两个人真的能够独占这一片秘境,不知在其中会得到多少好处。

    他和何灵秀从白骨洲回来之后,连番有惊人际遇,其实原本对隐山盛会这种四洲共分气运的秘境开启兴趣已经不算大,但眼下,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完全未被修士扫荡过的秘境,便往往拥有一些独一的灵药灵材,这种彻底孤品的独特灵药灵材,便可以赋予他们独特的道韵。

    “想法是这么个想法,但有两个问题。”

    通惠老祖看着他和何灵秀,认真道:“以这画面来看,其实隐山往上穿过这片灵雾到这片陆地,最多也不过一千丈,但我们东方边缘四洲之前所有进入隐山的修士,却都没有发现隐山上方高空之中还藏匿着这一片陆地,哪怕这种秘境之中元气的流通,光线的照耀和寻常的天地不同,但恐怕这片灵雾到这片陆地之中有些古怪,所以你们要是想往上探的话,千万要小心,不能掉以轻心。还有一点,有可能隐山开启的时间会略有提前。”

    “隐山开启的时间会略有提前?”何灵秀眉头再次深深皱起,“是因为老祖你的天劫导致么?”

    “隐山开启时我也多次在场感知过这个秘境的气息变化。”

    通惠老祖点了点头,“隐山秘境是个很独特的小千世界,它平时就像是慢慢的,以固定的速度朝着我们这个世界渗透,所以它每次出现的时间很规律,但这次被我的天劫气机牵扯,它可能会更快的被牵扯出来。所以如果我这法天幻相之中看到的这座秘境就是隐山,那它肯定会比往常开启的时间略早一点。而且只要这次的隐山开启比往常更早一些,就能反过来彻底印证,我这法天幻相之中看到的这座秘境的全貌,就是这隐山秘境的真正全貌。”

    “先前那一株元胎玉菇真的没有白送啊。”王离顿时十分感慨。

    这不就是隐山秘境开启时,他和何灵秀就已经能够判断那座隐山的上方有没有那一片陆地了。

    只要确定有,那这隐山盛会他和何灵秀肯定要参与。

    到时候根本不要在下方的这座山里纠缠,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山巅,然后设法穿过灵雾,去往上方那片陆地。

    “若是你们真的能够进入这样的一片秘境,你们还要切记,既然隐山开启的时间早,那它回归的时间也会提前,你们不能太过贪恋,否则就要困锁三年,等到下一次秘境开启时才能出来了。”

    通惠老祖的目光停留在王离身上,“不过对于你来说,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你要是在隐山上方那片陆地藏匿三年,谁都找不到你。”

    “那不是我的作风。”王离拒绝的义正言辞。

    开玩笑,万一三年里面引发了雷劫,没有人帮他挡雷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