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二十六章 法天幻相(第二更)
    “吹牛呢?”

    王离在小玉洲某处荒岭用留声符再次放出回应,“天空为什么这么黑,因为牛在天上飞,为什么牛在天上飞,因为尸鬼的人在地上吹。你们尸鬼吹牛倒是吹得厉害,就是脑子好像不好用的样子,你们这种杀修组织还什么名誉受损不受损,反正也没有人知道你们尸鬼组织里那些修士到底是什么身份,你们换个名字不就完了?就说尸鬼暴露雇主身份,解散了。以前叫尸鬼,以后可以叫‘尸臭’,或者叫‘尸体’,哪怕叫‘吃屎’都行,反正换个名字就能摆平的事情,你们弄得这么复杂,非得整死自己。”

    这回应传出,“尸鬼”自然是更加震怒,放话一定会让王离好好享受一下死亡的恐惧。

    但东方边缘四洲的很多修士却觉得王离说的话很有道理。

    “尸鬼的这群人真的好想脑子不太好用的样子啊。”

    “王道友说的不错,换个名字不就完了,反正尸鬼这个名字也真的难听。”

    “都是见不得光的人,只会偷袭暗杀,叫什么叫,还什么声誉,有本事和王离公开一战?”

    “尸鬼这些人脑子真的有问题啊,已经惹恼了陆鹤轩,接下来却是一定要和王离不死不休,他们不是相当于同时惹了两个天纵奇才?”

    尸鬼沉寂了下来。

    这个杀修组织发现好像斗嘴根本斗不过王离,尤其王离在东方边缘四洲有很多狂热的崇拜者,他们发现自己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很多修士可能是因为声誉的问题不选择他们,但也有不少恐怕就是因为崇拜王离,所以根本不选择他们。

    在尸鬼和王离这第一轮口舌战结束之后,很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餐霞古宗。

    他们很好奇接下来餐霞古宗的陆鹤轩会不会发声,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但餐霞古宗似乎很平静,没有发出任何的回应。

    这让很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修士很失望。

    然而就在一天过后,就在距离红山洲比较近的一处混乱洲域的上空,骤然爆发出五彩霞光。

    有数十名骑坐着金色异禽的修士浑身散发耀眼的霞光,围杀一名金丹修士。

    那名金丹修士无法和这些修士抗衡,浑身都被打得千疮百孔,只有一颗头颅完整的留了下来。

    这些骑坐着金色异禽的修士直接横渡虚空,飞过东荒洲的灵壶洞天,他们将这颗头颅抛在灵壶洞天的山门外。

    灵壶洞天的人赫然发现,这颗头颅就是尸鬼的那名僵尸脸修士的头颅,也就是他们门中长老殷莘的头颅。

    这些浑身散发五彩霞光的修士,赫然就是餐霞古宗的修士。

    殷莘在星河宗山门逃遁之后,竟是直接逃亡到了混乱洲域,但即便如此,还是很快被餐霞古宗的人找了出来,直接灭杀,头颅都抛回了灵壶洞天的山门外。

    也就在半日之后,就在餐霞古宗所在的上仙洲的边缘市集,一座可以通往上仙洲中部的传送法阵之外,两名元婴修士在毫无征兆的情形下骤然开战。

    两名元婴的威能滔天,一交手便直接将这个传送法阵都彻底摧毁,这个传送法阵周围的三座小山全部崩塌。

    这两名元婴修士其中一人身上涌出耀眼的霞光,一共有七种色彩,每一种色彩的霞光都带有不同性质的元气威能。

    另外一名修士身外云气翻涌,八道云气形成八座巨门。

    两人的修为似乎相差无几,然而只是数个呼吸之间,身外霞光万丈的元婴修士便占据了绝对的上风,那名身外云气翻滚的元婴修士演化的八座巨门纷纷崩碎。

    “啊!”

    他直觉不对,想要演化虚空遁法逃遁,但他周围的虚空都被对手的霞光死死镇锁。在惨烈的尖嚎声中,这名元婴修士被赤红色霞光演化的两条赤蛟缠住,肉身被硬生生燃成灰烬。

    在最后的关头,他体内的元婴终于演化出一道虚空之门,只有一个失了肉身的元婴从虚空之门中遁走。

    击溃了这名元婴修士的肉身之后,身外散发万丈霞光的这名修士才异常冰棱的发出声音,“餐霞古宗赤霞真君,在此击溃云笈洞天八云真君肉身。八云真君号称要对付我宗弟子,真是不自量力。”

    这消息传回东方边缘四洲,顿时又引起了剧烈的震动。

    餐霞古宗的准道子陆鹤轩根本就未发声,然而餐霞古宗无比强势的出手,不只是追查出尸鬼那名僵尸脸修士的下路,直接追入混乱洲域将那名僵尸脸修士杀死,而且另外一边竟是直接将云笈洞天想要对付餐霞古宗年轻弟子的八云真君也找了出来,几乎也是彻底抹杀,只逃出了一个元婴。

    “太强势了!”

    “中部十三洲的这种万古强宗,和我们东方边缘四洲的宗门不是一个等级的。”

    “云笈洞天在我们东方边缘四洲也并非不入流的宗门,无数年的积累好不容易孕育出来的一名元婴修士,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同样是修为差不多的元婴修士,八云真君在餐霞古宗的赤霞真君面前竟然连搏一搏的机会都没有。”

    “餐霞古宗拥有化神期和寂灭期的修士,只是派出一名元婴期的修士,而且这名元婴期的修士和八云真君的修为相当,他们恐怕就是故意要让我们东方边缘四洲看看他们的实力。哪怕是同等修为,在绝强的法门和法宝的加持下,也绝对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绝大多数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都感到心惊,直觉王离形势不妙。

    他们都纷纷醒悟过来,陆鹤轩似乎根本就是不屑发声,因为在餐霞古宗和他看来,王离根本和他不在一个层面上。他根本不屑和王离对话。

    “看来你们这次真的是惹了惊天的麻烦。”

    华阳宗山门之内,通惠老祖看着身前的王离和何灵秀,听着不断传来的消息,他的脸色也很难看。

    这个时候一路隐匿气机的王离等人也刚刚悄然进入华阳宗,王离和何灵秀在灵阳真人的安排下,和通惠老祖见面。

    “不是什么大事。”王离呵呵一笑。

    他倒不是打肿脸充胖子。

    他有欺天古经,而且有无数法门可以隐匿气息或是防止被追踪,若是他真想和尸鬼捉迷藏,恐怕尸鬼的那些修士真的要被他玩死。

    至于餐霞古宗,若是餐霞古宗的人真的想要对付他和孤峰,他可以肯定姜脸黑不会袖手旁观。

    餐霞古宗虽然是万古强宗,但和黑天圣地相比却还不在一个等级。

    “老祖放心。”

    何灵秀直接取出了一株灵药点给通惠老祖。

    “你这么大气的?”

    王离很郁闷,因为他一眼就看出那是从星河宗冥星老祖的药池中得到的一株极品灵药。

    这株极品灵药叫做元胎玉菇,可补先天之气,增强道基,大大的增加寿元。“怎么了?”何灵秀鄙视的看着他,“没有我避开冥星老祖那法殿之中的诸多禁制,你能得到这些灵药么,哪怕是三七开,这么多灵药里面也有几株是我的。”

    “看你说的,我不就是称赞你大气,我只是说你平时对我没这么大气。”王离呵呵一笑,马上说道。

    “鸡贼!”何灵秀翻了翻白眼。

    “你们竟然连这样的灵药都有。”通惠老祖看着这一株元胎玉菇倒是有点手抖。

    这一株元胎玉菇极其适合他这种需要增寿的修士,而且可以稳定他元婴的道基。

    “老祖,你特意要见他是因为何事?”何灵秀开门见山的问道。

    “当日仓促,而且我渡劫时神魂未定,未能深思。”通惠老祖瞬间平静下来,他收下元胎玉菇,看着王离,认真道:“当日我雷劫异变,是否和你以及你师姐有关?”

    王离顿时有些头疼,但还是点头,因为他现在肯定也是和他玄天道诀的异变有关,恐怕就是那灰色道殿的彻底凝形正巧需要阴雷伞的元气,所以在他到现在还无法理解的元气法则纠缠之下,才会引起通惠老祖的天劫异变。

    “所以我的直觉不错,我能够渡劫成功,全拜你和你师姐所赐。”通惠老祖十分感慨。

    何灵秀目光闪动,早就猜出了这种可能,现在总算是得到了通惠老祖的亲口证实,当日他将阴雷伞赐给王离和吕神靓,便是因为他当时也隐约觉得能够渡劫成功是和王离以及吕神靓有关。

    “只是因为这点吗?”王离却有点抑郁了,他心想就这小事还特意跑一趟见面谈啊,我还以为有啥好事,要送我点啥宝贝呢。这弄了半天似乎还亏了一株极品灵药。

    “不只是因为这点疑惑。”

    通惠老祖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神色却是凝重起来,他直视着王离,道:“我成功渡劫凝婴之后,在这段时间的不断稳固元婴的修行过程之中,我产生了记载中的法天幻相。”

    “法天幻相?”

    王离和何灵秀都是吃了一惊。

    这是许多修真典籍之中都有记载的特异事件。

    法天幻相就像是海市蜃楼,是一些虚无缥缈的画面,但往往只有在元婴修士突破到化神修士,或是化神期修士突破到寂灭期时,才会出现在识海之中。

    它形成的原因不详,有可能是劫雷之中所蕴含的天地法则和修士的自身气机纠缠导致,有可能是有些强大法宝的元气法则冲撞而导致。

    这种在修士的识海之中出现的海市蜃楼一般的幻相,有些来自于一些劫雷的发生地,有些来自于某件强大法宝的胎体形成处,有些则是某处秘境或是小千世界的气机泄露,因为天劫引动的剧烈元气波动,气机被牵扯进了修士的识海。

    “老祖,那你的法天幻相是什么样的画面?”

    何灵秀也瞬间凝重起来。

    有些修士的法天幻相毫无用处,就是一些枯竭的灵脉和矿脉所在,但有些修士的法天幻相却是异常惊人,是某个未被发现的秘境或是遗迹,是一场惊人的大机缘。

    “我的法天幻相有些紊乱,这也是我直到现在才想找王道友一叙的原因。”通惠老祖苦笑起来,“它就像是支离破碎的梦境,由许多交错在一起的画面组成,我这些时日不断修行,不断记住法天幻相的所有画面,终于有些理清楚了,所有的画面可以整理成两层,是两处不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