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二十五章 必杀令(第一更)
    “我怕打击得太狠,她受不了。”王离传音给何灵秀。

    他的这说法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现在的周画幽真的是双眼包含着悔恨的泪水。

    她自责到了极点。

    都怪她自作聪明。

    若不是她太过相信道听途说,轻易便觉得王离一定会陨落在灵毒劫之中,她又怎么会下那一系列的失了智的棋?

    若不是她洋洋自得的定了这样的计划,又怎么会给宗门里那些老人可乘之机,借着全宗对她和余白锦的不满,硬生生的将余白锦激走?

    这真的不怪王离,只能怪她自己。

    越是如此,她越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师姐。

    她便哽咽起来,“王离,你一定要信守诺言,你一定要帮我师姐凝婴。”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王离看着她的这副样子就觉得不用继续打击她了,正巧这个时候何灵秀突然传音过来,“王离,你和她达成什么约定了?”

    “也没什么。”

    王离实话实说,“她就是要逼着我帮她师姐凝婴,说我只要帮她师姐凝婴,她就做我双修道侣。”

    “你就吹吧。”何灵秀冷笑一声,完全不信他的大实话。

    看着她冷笑的样子,王离倒是突然临时起念,他忍不住好奇的偷偷问道:“呵呵道友,你是不是那什么特殊法身修士?”

    “什么特殊法身修士?”何灵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那个妙,那个鼎。”王离有些不好意思,他比划了个炉鼎的形状。

    “王离,你!”

    何灵秀瞬间就惊了,她下意识的双手都环抱在了胸前。

    这个鸡贼到底在想什么?

    打什么主意呢!

    “……!”王离看着她这副样子,顿时觉得这个修真界到底是怎么了,这修士和修士之间也太难沟通了吧?

    “王离,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这种事情!”

    何灵秀看着王离有些心虚的模样,咬了咬牙,怒道。

    “……!”

    这下王离更懵了,难道自己随口一问,还瞎猫遇到死老鼠,呵呵道友还真的是某种特殊的妙法身?

    “我不管你从哪里知道的,但你休想乱打我主意!你这个鸡贼!”看着他不回话,何灵秀更是恼羞能怒。

    “我就是随便问了一下啊,我怎么了?”王离汗都出来了。

    “滚!”

    何灵秀用杀人的目光狠狠瞪了他一眼,“那现在我们怎么说,回小玉洲?还是你又想做什么坏事?”

    “先回小玉洲吧。”

    王离觉得还是不要这么频繁的玩火,毕竟在这火雀洲走了一圈已经获得了惊人的好处,好歹也要好好利用一下提升一下综合实力。

    其实他倒是很欣赏餐霞古宗的准道子陆鹤轩的杀伐果断,他也很想像对方学习一下,炸一炸餐霞古宗的山门,但是按照他现在的所知,这如日中天的餐霞古宗可不是那种没落的古宗,他这次虽然强压了晋升筑基的雷劫和进阶筑基二层的雷劫,但面对那种级别的古宗,想想根本不够看。

    即便元婴修士不能抵挡这种雷劫,一名化神期的修士应该足以抵挡这种雷劫。

    要想真正威胁到餐霞古宗这种级别的万古强宗的山门,恐怕至少也要他晋升金丹时的金丹雷劫。

    但关键在于,即便到了那时候,他引动天劫的时候,他能否全身而退还是个问题。

    有化神期以上修士镇守的山门,自己要想在里面搅风搅雨而不被察觉,似乎是太难了。

    “若是决定回小玉洲,你最好先和我一起回一次华阳宗,然后再去九香桥一次。”何灵秀沉吟了一下,说道。

    “回华阳宗是要见通惠老祖?那去九香桥是做什么?”王离有些不解。

    九香桥是小玉洲中部的一个修士自由市集。

    按照他的所知,那里不过是一个小市集,最出名的也不过就是一些低阶的避毒灵丹。

    “我知道那里有一个恐怕是东方边缘四洲数一数二的炼丹师。”何灵秀传音道:“我们现在其实手上的灵材和灵药很多,但都见不得光,有些罕见的灵材和灵药只要出手,必定会被追查来路。但若是能够直接将这些灵药炼制成丹,哪怕自己不用,要想出手都方便得多,厉害的炼丹师弄些做旧的手法也是很简单。而且有些特殊的灵丹,除了有丹方的炼丹师之外,也根本无人知道具体的配方。”

    “那就没有足够厉害的炼器师?”王离瞬间理解。

    手头上有太多的东西没办法见光,这本来就是困扰他的问题,现在灵药炼丹的方面能够解决,那身上那么多灵材如何解决?

    “有厉害的炼器师,但没有信得过的。”

    何灵秀道:“而且炼器方面可以先缓一缓,毕竟我们从云笈洞天得了那么多法器,暂时足够用,你又有圣骨异炎可以不断炼骨器,而且我们手上有灭星古镜和异元道莲这种级别的法宝,我还藏着诸天万兽图,现在不是法宝不够厉害,反而是我们修为还远远不够发挥这种级别法宝的真正威能。”

    王离认真的想了想,他觉得何灵秀说的很有道理。

    灭星古镜现在是能够公开动用的法宝,无论是他还是何灵秀,还根本无法彻底激发这件法宝的所有威能。

    至于异元道莲虽然不能公开动用,但他用欺天古经和其它法门至少可以用它。

    再加上他的成套法剑,他手头上法宝的确不缺。

    寻常的修士是往往境界到了,才寻觅适合的法宝,因为实力不够,也夺不到厉害的法宝或是获取不到可以炼器的厉害灵材。

    但他和何灵秀的状况是反了过来,厉害的法宝是已经在他们的囊中等着了,欠缺的反而是修为境界。

    这种状况,恐怕也只有在餐霞古宗这种级别的万古强宗的天才弟子身上才有可能出现。

    因为绝大多数修士,法宝法器永远是欠缺的。

    “那周道友,劳烦你用飞遁法宝载我们所有人一起回小玉洲?”他转头看着周画幽说道。

    原本按他的想法,周画幽的名字最好也改个吉利点的,这画幽的名字的确不怎么样,

    画蛇添足?幽怨?

    不过考虑到她未必愿意改,再加上她用事实证明,她就是他的福将,自带送宝属性,他想想还是不要改了,以免改了气运,改掉了她这送宝属性。

    周画幽被王离反复打击之后已经彻底认命了,潜意识里认为王离就是自己天生的克星,她没有二话的就用飞遁法宝带着这些人往最近的有合适的传送法阵的地方赶。

    ……

    也就在周画幽的遁光在这片天空消失之后不久,突然小玉洲的某处边缘市集传出消息,令人震动,很快在东方边缘四洲传递开来。

    令人震动的消息是那个名为“尸鬼”的杀修组织公开发布。

    这个生意遍布东方边缘四洲和东方各部洲的杀修组织十分震怒,那名在星河宗为了保命而透露了雇主信息的僵尸脸修士让他们的名誉受损,让他们蒙羞。

    这个杀修组织以五颗异源为代价,悬赏那名僵尸脸修士。

    他们同时也直接透露了这名僵尸脸修士的真正身份。

    这名僵尸脸修士其实是和东方边缘四洲相近的七部洲中的东荒洲灵壶洞天的长老殷莘。

    如此一来,连东荒洲灵壶洞天也很快放出消息,将此人逐出山门,并派修士追踪此人下落,要清理门户。

    “尸鬼”这个杀修组织在宣布悬赏殷莘的同时,也同时宣布一定会将王离灭杀。

    这桩事情令“尸鬼”信誉受损,但他们的宗旨不变,一定会不惜代价完成雇主的任务。

    这消息传开,东方边缘四洲诸多正道宗门自然极为愤慨,觉得这“尸鬼”实在太过嚣张,餐霞古宗的准道子陆鹤轩身为仙道正统的修士,竟然雇佣这种邪修组织杀人,有违三圣道例。

    但与此同时,东方边缘四洲的诸多修士也极为担心王离。

    因为这相当于是必杀令,王离若是始终不死,那这“尸鬼”就毫无信誉可言,今后这个杀修组织都要彻底瓦解。

    也就是说,有王离就没有“尸鬼”,有“尸鬼”就没有王离,两者只能存其一。

    而“尸鬼”这种杀修组织之所以能够存在,除了行事隐秘,组织神秘之外,最关键的原因,是他们之中有很多厉害的高阶修士,而且这些高阶修士都是斗法经验丰富,偷袭暗杀起来,远非寻常修士所能比拟。

    在绝大多数修士眼中,王离恐怕防不胜防。

    这消息传开大约半天之后,在小玉洲某个传送法阵出现的王离也放出了话来,“那你们有本事来找我呀,我不回孤峰,你们有本事先找到我。还吹牛要杀了我,你们忘记星河宗外那些人怎么死的了么?还有,你们以为这样公开放话就能消除餐霞古宗陆鹤轩的怒意,就能赔偿雇主的损失了?我看你们尸鬼的聚集点也迟早被餐霞古宗用天劫炸。陆鹤轩可是出了名的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尸鬼”针对王离的这番回话,很快又发出回应,“无耻王离,就算你藏到天涯海角,也绝对将你找出来灭杀。而且要将你被灭杀的画面用刻影符记录,让东方边缘四洲所有人观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