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二十四章 彻底认命(第三更)
    迟雅宁也不笨。

    她知道王离要制造云笈洞天的雷劫不在场证明。

    她当下就点了点头,道:“我之前乘着云笈洞天雷劫,就逃出了云笈洞天的山门,投奔我师尊来了,刚刚才赶到呢。跟着我师尊,我感觉前程似锦,故此改名迟似锦。”

    吕幽思怅然若失。

    她真的没想到连云笈洞天的迟雅宁都到了王离的身边。

    她的师尊周画幽和王离有约,若是余白锦成就元婴,她师尊周画幽便能成为王离的双修道侣。

    迟雅宁改名迟似锦,按照之前王离放出的话,她就成为王离的弟子。

    倒是自己,好像哪边都不靠。

    虽然现在她口口声声称呼王离为王师兄,但她既不是王离的道侣,也不是王离的弟子。

    她在含光洞天虽然也算出色,但和魏黛眉不能比,也不如云笈洞天的迟雅宁,她自身又不是什么妙炉鼎法身。

    她想着想着都有点哀怨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王离却又发挥了他的本色,看着她道:“吕幽思道友,要不你也改个名字?”

    “好呀!”

    吕幽思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她直接的反应就是,那我改了名字能不能也和迟似锦一样拜入你的门下,成为你的弟子,但转念就又觉得不行,因为自己的正牌师尊还在身边呢,这不是当着她的面欺师灭祖。

    “那叫什么吉利一点的名字呢?”

    王离忍不住转头看向何灵秀,道:“呵呵道友你帮忙想一想?”

    “你不就是要吉祥平安?”何灵秀冷笑道,“那就叫吕甯不就行了,甯字便是吉祥平安。”

    “好!”王离顿时觉得何灵秀在取名一道上比自己强出太多,他赞叹道:“吕道友,今后你叫吕甯如何?”

    “多谢王圣师赐名。”吕幽思默念了数遍自己的名字,然后轻声道:“只是迟道友进入孤峰是败在了你的门下,我却是不知道以何种身份长居孤峰。”

    周画幽看了自己这宝贝徒弟一眼,就顿时看出了她内心所想,顿时忍不住微微一笑。她当然不在意自己这宝贝徒弟也和迟似锦一样拜在王离门下,毕竟自己若是真成了王离的双修道侣,那她的徒弟不也就相当于王离的徒弟?

    只是她现在觉得王离在别的时候脸皮极厚,但在这道侣和双修等事方面,却实则羞怯的不行,所以她也故不作声,看着王离怎么说。

    王离顿时也犯了难。

    “这有什么难的?”

    何灵秀一看王离这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不通任何宗门事物,她的脸上顿时就挂满了不屑,“护法尊者,山门形当,替言行走,哪一个不行?”

    王离汗颜。

    这很明显又到了他的知识盲区。

    护法尊者他知道,就相当于宗门之中的打手长老,有时候有挑衅滋事的,自己懒得去打,门下就有一个这样的人出头。

    但山门形当和替言行走这他就真的是不知道了。

    “这山门形当和替言行走是什么意思?”他无奈的问道。

    “凡夫俗子世界的花楼都需要一个门面,我们修真宗门当然也要一个修为和形象都拿得出手的说话人,有什么事情难道都是要宗主跳出去说话么?一个形象拿得出手的发言人那是必不可少的,这就是山门形当。至于替言行走,自然就是这个山门在外行走的代言人,你以为什么消息传递都来得那么快?比如战场上有什么事情要决断,那谁拿主意,比如某个谈判讨价还价,谁最终一口敲定,最小的事情,若是出去要账,遇到讨价还价,谁做主?这就是替言行走。”何灵秀好好给他上了一课小玉洲的宗门知识课。

    看着他吃瘪的样子,周画幽捂着嘴吃吃直笑。

    她反正在王离身上吃瘪吃太多了,挫败得她都有些逆来顺受,现在反正只要看到王离吃瘪,她就觉得开心,就觉得周围的元气都变得清新异常。

    这么一来,她越看何灵秀就是越顺眼。

    “那我就做替言行走好了。”吕甯十分乖巧,“山门形当不有我师尊么,还有谁比她形象更佳,更何况我师尊涵养也好。”

    “那不行。”

    没想到王离马上摇头,“我生怕她做这个什么山门形象代言,把我孤峰的家底都亏光了。”

    “王离,你…!”周画幽顿时笑不出来了。

    她都没法辩驳的。

    真的是她把含光洞天的家底都赔光了。

    “你进了孤峰,就只管安安心心修行,不要插手任何杂事。”王离说到此处,突然眼睛一亮,道:“我孤峰灵气不足,到时候我索性在玄天三十一峰找一处地方。”

    他觉得估计玄天宗宗主郑羡仙都未必是周画幽的对手,那周画幽在玄天三十一峰修行,还不用消耗孤峰的灵石,而且按照周画幽这送宝大队长的特性,说不定还能时不时掏出点什么他意想不到的好处,又给他送上门来。

    “在玄天三十一峰修行就在玄天三十一峰修行!”

    周画幽郁闷的跺了跺脚,她之前在含光洞天不知道帮余白锦处理了多少棘手的问题,结果遇到王离就连吃闷亏不算,处事能力还被王离嫌弃。

    她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找机会让王离对自己刮目相看。

    “那我就做孤峰的替言行走好了。”吕甯特别善解人意,她觉得反正这样也算正儿八经的孤峰的人了,而且孤峰肯定要在外面跑腿的人,她总不能抢了别的,然后让师尊在外面去跑腿。

    她和周画幽这两个人的表现,更是让何灵秀无语。

    王离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洗了这两个人的脑,尤其是周画幽这名金丹真人,不让她干抛头露脸的门面担当那个活,她似乎还郁闷。

    “我想你回答我个问题。”这个时候周画幽说道。

    “要不你先回答我个问题。”王离道,“你之前说卷了你师姐的私库,但我看你回去取东西,始终有些含光洞天的长老跟着你,而且你出来之后,和贼一样逃得快,他们肯定是不知道你偷偷卷走了那些宝贝,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问题对于周画幽而言有点太过简单,她看了王离一眼,道:“我的修行法殿和我师姐的修行法殿有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私密传送法阵。”

    王离瞬间就明白了,“你装模做样在自己的修行法殿里打包东西走,结果瞬间就传到你师姐的修行法殿里,将你师姐的宝贝全部收了。”

    周画幽点了点头,“就是这样,所以我才催促你快点走,毕竟他们很快就要进入我师姐的法殿,肯定会发现和我法殿沟通的法阵。”

    王离有些感慨,“那现在这个时候他们肯定发现了,说不定已经在背后骂你和你师姐了。”

    “还不是因为你!”

    周画幽恨恨的瞪了王离一眼,不过她现在已经认命,而且她也不笨,光是王离随手给她三门那种级别的法门,她就已经隐约觉得跟着王离不会吃亏。

    “你现在该回答我的问题了,为什么我明明得到的消息是你一直用低阶的灵砂修行,而且你筑基时明明体内灵毒泛滥,为什么你还能好好的活着,硬生生的吞了我们三十滴至纯灵露还不死。”她看着王离,“还有你现在是筑基成功了?为什么我都看不穿你的修为。”

    “呵呵.”王离笑笑。

    原来困惑她道心的是这个问题。

    但这个问题就又归结到玄天道诀了啊。

    “我修的功法有些特殊,它能够让我祛除体内的驳杂元气。”不过看着周画幽,他此时也明白要真正让这名金丹六层的金丹真人死心塌地,不是只能靠嘴皮子工夫,而是实打实的要让她更加挫败感,让她彻底认命。

    “其实我体内的真元十分纯净,纯净得可能超出你的想象。”

    他用故作深邃的目光看着周画幽,说道:“至于我在筑基时灵毒泛滥体内脏器崩溃的样子,其实也是用法门装出来的,我在含光洞天的山门外,不仅是已经成功筑基,而且现在已经是筑基二层的修为了。”

    我的天哪!

    周画幽双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才避免自己发出一声尖叫。

    “不要相信道听途说,有时候哪怕你亲眼所见的,也只是对手给你刻意布置的假象。”

    王离决定在她道心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他很有宗师风范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幻化出了自己的那辆破车。

    只不过这次他解除了伪装,一辆血光灿烂的威武战车,便出现在了他的身下。

    “大道异相!”

    周画幽是金丹六层的真人,她当然识货,她的道心就像是被王离踩在脚底碾来碾去一样,她的自尊都快彻底崩塌了。

    她虽然天资聪慧,修为进境也是极快,但她整体道韵不足,却是修到此时也并未形成任何一种大道异相。

    她先看到破车,再看到破车化为这威武战车,她就已经瞬间明白,以前王离那辆破车,只是用法术伪装了的大道异相。

    但那时,王离只不过是炼气期。

    炼气期就已经形成大道异相,这是什么人啊。

    她都痛苦得快要呻吟了,但此时王离却又补充了一句,“我这门法门本身的品阶不够,但因为我整体道韵足够,所以就形成了这大道异相。”

    “什么!”她的整个身体都是猛然一颤。

    “轰!”

    但此时王离又索性演化日月皇华万战诀,日月同升。

    “竟然…不止一个大道异相?”

    她呼吸都停顿了,整个身体刚刚才颤抖着,现在却是浑身绷直。

    “能不能干脆点?”

    何灵秀郁闷的看着王离,每次王离这样,她也深受打击,“你要装逼能不能一次性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