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二十二章 天大的误会(第一更)
    周画幽的玉肩微微耸动。

    她真的是被打击的不行。

    她虽然看上去只比王离大一点点,但那是因为她修行速度不俗,真元滋润,而且服用各种驻颜的灵药,对于她的实际年龄而言,王离就是个真正的小屁孩。

    然而在过往修行的那么多年里,还真的没有任何一名修士能够让她如此挫败到无助,如此反复蹂躏她的道心的。

    “冰..火….我要冰火两系的法门,最好是杀伐法门,但品阶要足够,否则不足以补我道韵。”她艰难的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感觉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她赶紧仰头,用真元将泪水蒸发于无形。

    但是鼻子还酸的不行啊,她真的很想抽泣。

    “传功玉符。”

    王离对着已经惊喜的不行的吕幽思使了个眼色。

    吕幽思马上满脸红晕的取了一片传功玉符给他。

    “你真的有足够品阶的冰火两系的法门?”

    周画幽看着王离又开始迅速的灌符,她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发出的声音都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给。”

    王离片刻就完成,将传功玉符递给她。

    周画幽神识只是一探入这传功玉符,她就差点要忍不住扯自己的满头秀发。

    真的是太扯了啊!

    这人是天道法则派来专门蹂躏自己道心的么?

    她只要一门这种冰火两系的攻伐法门以补道韵不足,但就是这样一门法门,她用了足足数十年时间都没有找到足够品阶的…但现在,这片传功玉符里,竟然有三门冰火两系的法门!

    “冰骸异火!”

    “寂寒星火经!”

    “冰海火泉”

    这三门她只是神识一扫,就都是足够品阶的冰火两系的法门,最让她崩溃的是,这三门法门里的那“寂寒星火经”里面其实有对星火的数十种运用,严格意义而言都是数十种攻伐的法术。

    “怎么样?”

    她都快疯了,王离却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这三门冰火两系的法门可还凑合?”

    变态!

    这人绝对是变态!

    绝对无法用常理来揣度的怪物!

    周画幽都说不出话来,她直接将纳宝囊中的含光石莲取了出来,递给王离。

    她都已经没有什么挫败感了。

    她挫败得太多,都有些麻木,都有些认命的感觉了。

    她现在只觉得这样的怪物谁惹得起。

    他就算真的租借这件法宝给人用,谁敢坑他这件法宝?

    “这东西这么灵妙,竟能削减天劫的威能?”

    王离接过周画幽手中的这件含光石莲时,他眼中甚至还闪现出了怀疑的神色。

    这含光石莲看起来太普通了。

    只不过是鸡蛋大小的一个。

    看上去就像是用普通的灰色山石很粗糙的雕刻成了一个含苞欲放的莲花花骨朵。

    而且他将这东西接过来时,这东西的重量也和寻常的石头似乎没有什么两样,而且表面没有任何的灵光,若是丢在道边,都可能不会有什么有兴趣捡。

    然而当他尝试着流淌出一丝真元落在这颗看似平平无奇的石头上时,他瞬间感应到了惊人的道韵。

    这是一种很古怪的道韵,它就像是很自然的牵扯着虚空之中的无数气机,它不像是一块石头,倒像是一个纺锥,牵扯着无数的线。

    它似乎很自然的拥有着镇定一方世界的奇妙能力。

    这是天地造化产生的妙物,或许它最初之所以存在,是因为那条至纯的灵脉形成之初,需要有这样的灵物来稳定灵脉周围的天地,要让灵脉顺利的化生出来。

    它本身就像是一件拥有真源的灵宝,但和所有可以成长的灵宝不同的是,它已经自然成长到了最顶端,它已经固化了自己的法则。

    它不属于寻常攻伐或是防御的灵宝,它是一件已经孕育到了极致的可以镇压空间元气牵扯,可以减少修士陨落几率的独特异宝。

    王离仔细的感知了一下,这颗含光石莲的元气法则极为稳固,它看似如同普通山石,但它的元气法则强大至极,这寻常山石般的胎体恐怕很难磨灭和破损,近乎那种传说级的胎体不灭法宝。

    他尝试着将自身的气机和这含光石莲相融,果然和周画幽所说的一样,这含光石莲也起到了一部分欺天古经般的效果。

    “果然是至宝!”

    他发出由衷感叹,“周道友你真的是送宝真人。”

    这件法宝真的是太适合他。

    周画幽虽然已经折服,但此时听到他的话语,还是忍不住悲从心来,悲声道:“王道友你一定要信守诺言,帮我师姐渡过元婴大劫。”

    “周道友,你不要偷换概念啊。”

    王离耳尖,他无奈的说道:“我不是只答应你让含光洞天那些人求她回去做宗主,答应你她若是修到元婴渡劫,我将这含光石莲给她用,但现在你这么一说,怎么好像她凝婴变成了我的事了,我哪有百分百把握帮她凝婴啊,更何况那都多少年后的事情了,万一她根本修不到元婴渡劫呢,万一她没过几年就陨落了呢,你师姐那暴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周画幽一听就真的差点嚎啕大哭了。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师姐的火爆脾气。

    原先她在宗主的位置上,她还真的压着自己的脾气,但现在没了宗主之位的限制,她又是被逐出山门,满心的愤恨,她现在不就是一捆爆炎真符,随便一点就燃?

    “王师兄,你也不要故意开我师尊的玩笑了。”吕幽思轻声道:“我知道你不会不答应的,之前东方四洲的那些寻常修士,都将身边的不平事记录在册交给了你,那些和你无关的不平事你都管,现在我师尊求你的事你自然不可能不管,既然如此,那你还徒惹我师尊伤悲做什么。”

    “……!”王离听着这柔声细语,却是无语,他心想我什么时候这么高尚。

    更何况那余白锦那暴脾气,说不定觉得自己是大敌,那自己还要帮自己的敌人么?“王道友…只要你能够帮我师姐,若是我师姐成功凝婴,我…”周画幽此时听了自己弟子的话语,想想的确是那个道理,她便信了王离只是故意挑逗自己,撩拨自己的伤悲,她便不由得瞪了王离一眼,但说了这几句,她又有些说不下去,有些话说不出口。

    “你什么?”王离忍不住发问,他虽是对话鬼才,但就是听不得人家和他对话只说半句。

    “我……”周画幽的脸红了起来。

    王离见她纠结,也省得麻烦,他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这样吧,若是我真的帮了你师姐,让你师姐成功凝婴,你也别麻烦了,我现在倒是还缺一个极品炉鼎。”

    “你…”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听到他说缺一个极品炉鼎,周画幽的玉脸通红,红得瞬间就像是成熟的柿子一般,她难掩娇羞的垂下头去,声音低得就像是蚊子哼哼,“你怎么知道我是极品炉鼎身…若你真的能助我师姐凝结元婴,那我就答应你和你双修,助你修行。”

    “我丢!”

    王离瞬间惊了。

    他发现这个误会大的去了。

    他说的极品炉鼎,那不就是万化熔炉那种极品的炼器炉?

    他现在手头有圣骨异炎,可炼骨器,但他也不能全炼骨器,他现在手头又有许多炼器法门,又有许多惊人灵材,又有天火古树,他缺那种熔炼精金和晶石的极品炉鼎。

    但对方的这个炉鼎,说的可不是他的这个炉鼎。

    一些根基特殊的女修,在和男修双修的过程中,能够给男修很大的修为加成,这种女修与生俱来的独特天赋,在修真界之中就被称为妙炉鼎。

    的确是炉鼎。

    但关键在于,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

    他自幼被师尊带入玄天宗,师尊很快灵毒发作死后,他就相当于跟随师姐一起修行,他对师姐吕神靓自然尊敬得很,他尊敬吕神靓,自然便没有觉得男修天生高过女修一等。

    但对于整个修真界,自古以来,男修出高阶修士的比例一直高过女修,所以在修真界历史上绝大多数年代,男修的地位往往都高过女修。

    所以这种妙炉鼎的称呼,也算是一种男修凌驾于女修之上的带着歧视性的称呼。

    王离都没有男修天生高过女修一等的想法,他平时脑海里便也没有这种“妙炉鼎”,将女修视为提升自己修为的“炉鼎”的想法。

    所以现在双方的理解,瞬间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我…...”他目瞪口呆的反应过来之后,瞬间便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怎么,你是看不上我,一定要我帮你找别人?”周画幽瞬间抬起了头,她有种被彻底看轻的感觉。

    “不是,当然不是。”王离连连摆手。

    “原来是害羞。”周画幽顿时脸色绯红,垂下头去的刹那,她嘴角又露出了一丝羞涩的笑容。她的心中此时倒是不由得有些得意,毕竟是小男修,心中有想法也不敢直说。看来姐姐还是很有魅力的,这个小男修弄了半天,原来是这样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