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二十一章 送宝真人(第三更)
    “不行,含光石莲我不能交给你。”

    周画幽犹豫了片刻,还是无法相信王离,她此时有些觉得自己鬼迷心窍,明明是王离害得自己和师姐被逐出山门,怎么好像自己反而在帮他盗窃含光洞天的根基?

    信任总是要慢慢建立的,王离看着她此时的脸色,就知道欲速则不达,索性也不去问她还在含光洞天卷了什么好东西出来。

    “不放在我身上就不放在我身上。”他看着周画幽和吕幽思,道:“说吧,你们觉得修行之中欠缺什么样的法门?”

    “什么意思?”

    他这话风变化太快,周画幽和吕幽思一下子都反应不过来。

    难道想对我都传业授道?

    周画幽看着王离脸上的神色,这才有些回过味来。

    一名刚刚筑基的修士,居然想要调教一名金丹六层的金丹真人?

    而且还直接问欠缺什么样的法门。

    这是不是搞笑?

    她之前虽然被王离搞得太过崩溃,但现在冷静下来,极度的挫败感一过,她就越想越觉得不对味了。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这到底是在干嘛?

    人家把我弄得背锅被逐出山门,我反而回山门打包东西跟他走?

    我为什么这样?

    吕幽思和她当然不一样。

    她在竹山湖就已经被王离折服,只是心中悲伤觉得此生再也难见王离,现在竟然能够跟着王离回孤峰,她不知道有多高兴,就连天空简简单单一片白云,都似乎比平时多了色彩。

    她马上就认真的想了想,高高兴兴的回答王离,“王师兄,我的整体道韵欠缺土系灵韵,但我自身道韵又以雷韵为主,所以需要一门土雷两系的法门,最好是真元修行的辅助法门,若是有,便能够大大提升我的整体道韵。”

    “哦?”

    王离微微一怔,不过也瞬间反应过来,含光洞天的含光灵韵经和其余宗门的真元功法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这门功法能够让修行者感知自己的先天不足,可以看出自己整体道韵的缺失。

    能够看出整体道韵的缺失,后天若是能够寻觅到一些功法补足短腿的道韵,便相当于能够慢慢雕琢自己的资质。

    “所以你就是欠缺一门又土又雷的辅助真元修行法门呗。”王离看着她说道。

    “又土又雷。”吕幽思听他说的有趣,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心想王师兄不只是气概非凡,智慧无双,而且还十分幽默风趣呢。

    她笑着说道“正是如此,我就是缺一门又土又雷的法门。”

    “对啊,你有么?”周画幽顿时幸灾乐祸外带嘲讽的看着王离。

    她觉得自己弟子的这个问题简直不能再赞。

    修真界之中雷火、风雷的法门很多,因为雷、火和风、雷都是相辅相成,但土火和土雷却都有些元气相冲,所以土火、雷土的法门极其罕见,现在又要是雷土的法门,又不是什么主修真元法门,不是什么攻伐或是防御法门,而必须是真元辅助修行法门,是要在辅助真元修行的同时,堆积体内土系和雷系的道韵….这限制就更大了。

    其实吕幽思原本是她最得意的真传弟子,若是这个问题容易解决,她早就解决了,还能等到现在?

    我就不信集全宗之力都没有办法,我堂堂一个金丹六层的真人那么多的阅历,那么多外出历练都得不到的东西,你有?

    你要是真拿得出来,老娘今天给你跳段艳舞都行。

    她想想都得意起来。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只是沉思了数息的时间,然后点了点头,“倒也不难,有没有传功玉符给我一片。”

    “……!”

    周画幽顿时目瞪口呆。

    真有?

    装的吧?

    她不可置信,在吕幽思开口之前,她就直接取出了一片传功玉符递给王离,“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又土又雷的法门。”

    王离瞬间就看出了她的不服气。

    “呵呵!”

    他接过了传功玉符,道:“怎么说,周道友,若是我真拿得出来,你那含光石莲交给我保管?”

    周画幽一滞,道:“那你要是拿不出来怎么办?”

    “拿不出来的话…”王离倒是突然有些头疼,他手头上能够和含光石莲媲美的东西当然有,但是都是赃物,好像目前为止最好还是不要直接拿出来见光。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星河宗的灭星古镜算是已经见过光的,能够公然拿出来的东西。

    “怎么,不敢赌了?”看着他犹豫的样子,周画幽顿时冷笑了起来。

    她是会错了意,觉得王离其实根本拿不出来,只是想骗她手中的含光石莲。

    “怎么可能,我必胜无疑啊,这样吧,若是我拿不出来,我给你灭星古镜。”王离说道。

    周画幽鄙夷的撇嘴,“这难道不是个烫手山芋,这是星河宗的重宝,王道友你难道想借刀杀人,到时候这灭星古镜落在我手里,星河宗找我讨要,我若是还给他们,那我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若是不还给他们,岂不是从此星河宗视我为眼中钉,说不定会有修士和我大战,我现在失了含光洞天的庇护,他们星河宗要对付我可是没什么顾忌。”

    “怎么可能。”王离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和我们在一块,星河宗哪敢对付你。”

    周画幽顿时柳眉竖起,“王道友你难道说我是狗?”

    “那当然不是。”

    王离觉得和她很难沟通,无奈道:“这样吧,若是我真的输给你,我不止给你灭星古镜,我还给你一门极其厉害的遁法。”

    说完这句,他施展九天踏星诀,他横渡虚空,速度骇人,瞬间又返回周画幽的身前。

    他当然不是真的想要将这门遁术传出去,这可是叶玖月她们传给他的法门,不能轻易外传,他只是觉得这门遁法足够吓人,省得和周画幽多废话。

    果然,周画幽被他震住了。

    “竟有如此惊人的遁法,以他此时刚入筑基的修为,竟比我全力施展遁术还要快。”

    她瞬间就被说服,“好,就依你这说法,你快拿又土又雷的法门出来,拿不出来,我就要灭星古镜和这门遁法。”

    “你这是利欲熏心,失了智了啊。”王离哈哈一笑。

    “是么?”

    周画幽反唇相讥,“你少废话,快灌法门,我迫不及待了。”

    她其实并非利欲熏心,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好胜心作祟。

    她和余白锦在整个火雀洲而言都是天资十分惊人的修士,她和她师姐余白锦不只是修行速度惊人,而且两个人性格互补,一个火爆决断,一个机智冷静,阴谋诡计,过往是无往不利,根本没有人能够让她连连吃亏,而且是吃那么大亏。

    她的潜意识里,就是不服输,就是想着怎么可能自己那么好的谋划,却偏偏一直失败。

    她就是想要战胜王离一次。

    “我看你就是我的福星,我看你要改名送宝真人。”

    王离十分感慨。

    他这两句话真的是由心而发。

    周画幽真的是送宝第一名。

    一会给他送昊天金丹,一会给他送至纯灵露,现在则直接把含光洞天的至宝偷出来送给他,而且很多时候似乎还是逼着他要。他不要都不行。

    周画幽在他面前,是谋划啥都不行,送宝第一名。

    他瞬间就灌好了法门,将传功玉符递给周画幽。

    这是一门叫做“天雷息壤”的法门。

    这就是十分适合吕幽思的真元辅助修行法门。

    在平日真元修行之中同时演化这门法门,可让真元在气海之中形成一片天雷息壤。

    这片天雷息壤就像是浮在气海之中的一片岛屿,可以自然继续大量的雷系和土系元气。

    而且这片天雷息壤在修士受创时,还能刺激生机,甚至还能在伤口覆盖一层天雷息铠。

    周画幽一脸冷笑的接过传功玉符,但接下来神识接触内里这法门的一刹那,她就瞬间道心失守了。

    她脸色瞬间煞白,脑海里一声轰鸣,就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巨雷轰了一下。

    她已是金丹六层的修士,领悟能力自然非一般的修士所能比拟,而且王离这法门经注得十分清楚,她几乎瞬间就确定这门又土又雷的法门毫无问题,的确是极其适合吕幽思。

    “周道友,我也无奈啊。”

    王离看着她,哈哈一笑,“我都不愿占你便宜,结果你非不信我!”

    周画幽的嘴扁了扁,她不是脆弱的人,但这个时候她真的想哭。

    现在明确的知道自己真的输了,她挫败感更强,王离方才那一句话让她改名送宝真人,也真的是触动了她已经被百般蹂躏的心弦。

    她的确从知道王离开始,就在不停的给王离运输白送法宝。

    她真的是王离的运输队长,送宝真人。

    “怎么说?”

    王离看着她失魂落魄想哭的样子,就知道她不会赖皮,他越来越觉得周画幽也真的是他修行之路上另一种形式的福星,他笑容可亲的问道:“周道友,你欠缺什么法门?又水又雷的法门,还是又水又土的法门?还是别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