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二十章 租借大法(第二更)
    沈莉被数名含光洞天的修士像押解犯人一般送走。

    王离看着她的身影,忍不住摇头,“之前你们不就是要结成道侣,被我破坏而已,现在我再一力促成,这叫做宁拆十座桥,不破一桩婚。”

    “你他妈的去死…”沈莉无比怨毒,不断在心中口吐芬芳。

    “我看你不识好人心,迟早错过大好机会。”王离看着她的身影,觉得这名女修很想搞事。

    “马长老,我看你很面善。”

    王离又发挥见缝插针的本色,看着安静在一边候着的那名马长老,说道:“之前余宗主恐怕对我多有误会,现在她都已经被你们逐出山门,我得了你们这么多至纯灵露,今后我们倒是可以多亲近亲近。”

    含光洞天的这名马长老一怔。

    但他马上反应过来,“那是自然,王道友现在筑基成功,恐怕迟早成就道子,我含光洞天还希望王道友感念今日,今后对含光洞天多有帮扶。”

    他这几句话倒不是纯粹拍马屁,大多是发自由衷。

    之前余白锦和周画幽心心念念要除掉王离,一是原本含光洞天就不怎么看得起玄天宗,觉得有一个玄天宗弟子跳出来挑衅含光洞天,那简直是找死,二是王离在竹山湖以炼气八层杀死筑基八层的薛沐年,关键薛沐年手中还有灭星古镜。

    这就有点可怕了,这样的人物要是成长起来,那还得了。

    王离还没有真正筑基,就已经隐然金丹境以下无敌,那现在真正筑基,在这名马长老看来或许都已经能够越境战胜金丹修士了。

    以往道子大会上那些真正获得道子封号的修士,哪怕能够越境战胜金丹修士,恐怕也是筑基六层以后。

    “那是,都是仙门正统,互相帮助那是应该的啊。”

    王离呵呵一笑,道:“就是不知含光洞天有没有什么极品的炼器炉?我现在倒是正好缺一口极品的炼器炉。”

    “.…..!”

    含光洞天的这名马长老终于彻底的回过味来了。

    什么互相帮助,这敢情是还想含光洞天给他一口极品的炼器炉?

    他这回过味来之后倒是有些庆幸。

    “王道友,我们含光洞天倒是也没有什么极品的炼器炉。我们含光洞天对于炼器也没有什么专长,所以整个火雀洲都是分清楚,我们含光洞天宗门里除了几座寻常的地火炉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炼器炉。”他看着王离,故作沉思,道:“据我所知,若说配得上王道友的极品炼器炉,好像我们东方边缘四洲都没有,不过相邻洲域之中,森泽洲的养圣古宗倒是有一口极品的炼器炉。那口炼器炉叫做万化熔炉,据说有上万道不同的古符篆刻其中,可以融冶几乎修真界所有灵材。”

    王离眉梢微挑,“那算是法器,还是和寻常地火炉一样,坐死的炼炉?”

    “那是法宝炼器炉,虽不能对敌,但它胎体可大可小,修士控制如同控制法宝一样。”马长老看着王离,道:“所以它即可用来冶炼小块的晶石,也可以用来用来体积庞大的精金。养圣古宗的诸多养圣黑金战舰的胎体,都是用它粗炼成胚。”

    “厉害了。”

    王离倒是真的吃惊,他在混乱洲域见过很多万古宗门的战船、战舰残骸,知道那些战船战舰少则上百丈,大则上千丈,漂浮在空中都如同悬浮铁岛,如此庞大的胎体,那这炼器炉可大可小,庞大起来也真的惊人。

    他继续问道:“所以养圣古宗的这种万化熔炉也算是粗炼炉。”

    “是的。”马长老极有耐心,他细细解释道:“粗炼成胚之后,还需要庞大的养温炉,还需要布阵炉。养圣古宗那种大型黑金战舰也并非他一宗之力所能炼成,养圣古宗粗炼成胚之后,要送到摇光古宗再借用摇光古宗的一口千凰神火炉精炼和布阵,如此才能成胚,接下来还要数十年的布置,才能真正完成一艘养圣黑金战舰。”

    “原来如此。”

    王离点了点头。

    他对制造这种大型的战船战舰自然没有任何的兴趣。

    对于那种弟子数量惊人的强宗而言,这种大型的浮空法器就像是一个小型的移动山门,不仅可以布置强大的防御法阵,而且还可以乘载大量的门人弟子,形成惊人的威能集群。

    同样,这种大型战舰的对手也是敌对宗门的大型战舰说是其它型制的大型浮空法器。

    这种大型浮空法器的制造图录,他在玄天宗的经藏殿中都见过不少。

    但这种东西现在对整个玄天宗而言都毫无意义,更不用说对单个的修士了。

    不过万化熔炉那种级别的炼器炉,他倒是真的很有兴趣。

    再过了片刻,周画幽和吕幽思两人去而复返,说已经带好平日所用的东西,准备离山。

    “这么快,带走的东西多不多啊?”

    王离只觉得两个人在含光洞天山门里停留的时间不够长,如果换了他,估计连平时所住的道殿都要被他拆了,其中有用的灵材全部都要带走。

    “快走吧!”

    但他看到周画幽暗中对他不断使眼色。

    而跟着周画幽和吕幽思出来的一名含光洞天长老好像脸色有点难看的样子。

    他反应也是极快,当下便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诸位含光洞天的道友,就此别过!”

    说完他就异常干脆的往周画幽的遁光上一跳,直接让周画幽带着自己和吕幽思飞遁。

    周画幽此时激发的飞遁法器像是一片翠绿色的荷叶,看上去很有灵韵,但她全力激发起来,遁速也是惊人,转瞬就将含光洞天的山门远远抛在身后。

    “你从含光洞天带什么东西出来了?你这一副赶紧要走,生怕他们反悔的样子。”王离此时忍不住问周画幽。

    “我将我师姐宗主殿中的私库卷空了。”

    周画幽此时才彻底松了一口气,眼中全部都是兴奋的神色。

    “只是你师姐的一个私库,就让你这样了?”王离很是鄙夷,心想自己偷了整整一个法器殿都没有说呢,你这一个自己的小私库算什么,就已经让你满脸潮红,手心全是汗了?

    “你不知道。”

    周画幽看着王离,兀自有些呼吸沉重,“我师姐的私库里厉害法宝不少,关键在于有我师尊传给师姐的含光石莲。”

    “含光石莲是什么东西?”王离瞬间精神一振,他虽没有听过此物,但听周画幽的语气就是极为惊人之物。

    “这是我含光洞天那条至纯灵脉之中的一块顽石之中孕育出来的灵物。”周画幽警惕的看着王离,她不敢直接拿出来,生怕王离直接占为己有,“它是一朵天然形成的石头莲花,看似平平无奇,就像是普通的顽石雕刻而成,但它具有独特的灵源道韵,它是渡劫神器,可以略微压制一名修士的整体道韵,可以让修士渡劫时,降落的天劫威力减小很多。”

    “还有这种东西?”

    王离目瞪口呆,下意识就脱口而出,“那这东西真的太适合我了啊。”

    他说的当然是事实。

    他这次是依靠尸解经和灰色道殿才配合欺天古经将雷劫压下,但即便如此,也真的压制极为艰难。

    他也感觉得出灰色道殿极为克制,否则只要它的真元道韵被天道法则捕捉,便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但这含光石莲真的和他是绝配,既能克制他整体道韵,还能降低天劫威能,若是这样的法宝在手,他炸别人山门的时候,岂不是天劫威力还能够有个一定的控制范围?

    “不行!”

    周画幽却是瞬间回绝,她更加警惕的看着王离,“含光石莲我取出来,是要准备给我师姐用。我师姐是很傲气,她直接离开山门,不带走任何东西,但我不能让她吃亏,这件含光石莲原本是师尊留给她的东西,我自然要带出来,而且我师姐已经金丹八层后期,很快晋升金丹九层,到时候这含光石莲要给她渡元婴大劫!”

    她说得义正言辞,王离却是十分鄙视,“之前对付我的时候你脑子挺好用的啊,怎么现在不好用了,你别傻了,听你的意思,这是件法宝,又不是什么一次性用的法器。你师姐就算现在刚过晋升金丹九层,她要多久才能冲击元婴,最快也要三四十年?那慢一点呢?大把的修士修到金丹九层之后都不敢马上渡劫,都还要准备个很多年。你这含光石莲一直藏着都要长青苔了吧?这种法宝既然不是一次性用的法器,那她不用的时候,就借用一下怎么了?别说是我借用一下,就算是我们小玉洲有宗门的修士修到元婴渡劫,要是他渡劫的时候,我们把这含光石莲给他借用一下,你说这能换多少好处?那万一就因为有了这含光石莲他渡劫成功,你说又能得到多少善意的回报?”

    “租借?”

    吕幽思原本就已经是王离的迷妹,此时听着王离的这些话,她的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王师兄讲的真的好有道理哦。

    周画幽却是愣住。

    她直觉王离的话有点歪理。

    但旋即发现她觉得王离有些歪理,是因为她还站在宗门的立场,站在辅佐一宗宗主的立场。

    任何一个宗门出现一名元婴修士,都是瞬间实力大增,虽说大家都是仙门正统,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都是最好自己的宗门有多出几个金丹,多出几个元婴,那别人的宗门呢,最好都渡劫失败,高阶修士越少越好。

    在如此的立场之下,含光洞天自然不可能将这种法宝给别宗的渡劫修士用的,因为这相当于变相的降低自己宗门在东方边缘四洲的地位。

    但她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啊?

    都已经被逐出山门,都已经不是含光洞天的人了。

    更何况好像目前的状况是,含光洞天混得越惨,自己的师姐就越有机会被重新请回去。

    那王离说的不是特别有道理。

    完全可以借助含光石莲的特殊道韵给自己换取好处啊!

    一名金丹晋升元婴,要渡大劫的修士要准备多少年?

    若是有一件能够帮他渡劫成功几率大增的法宝,他肯定愿意用惊人的利益作为交换。

    “那不怕借用了不还?”

    她认真的想了想,说出了唯一的担忧。这种含光石莲并非是攻击性和防御的法宝,在天劫之中损毁的几率也是极小。她就怕那名修士渡劫成功之后,觉得这东西特别好用,就想霸占。

    一名元婴老怪要是想要霸占某件宝贝,那件宝贝到了他手之后,要追回来恐怕真的有难度。

    “不,他不敢。”

    王离呵呵一笑。

    谁敢不还,那真的是想山门隔一段时间就遭一下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