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十六章 这样还不死?(第一更)
    “给我憋住!”

    王离变了脸色,他委实不想直接引动天劫,毕竟众目睽睽,虽然此时火雀洲针对餐霞古宗的谣言已成燎原之势,但他还是不想让人多将劫雷和他联想在一起。

    而且此时最关键的原因是,这种至纯灵露真的是至宝啊。

    他现在只是炼化了四滴就已经到了筑基的关头,若是天劫降临,含光洞天哪怕能够抵挡劫雷,肯定也不可能持续不断的给他送来至纯灵露炼化。

    更不用说他还担心劫雷直接毁了含光洞天的灵脉,让至纯灵脉之中的这些灵露直接散失了。

    他忍住,能多吞一滴是一滴啊!

    他脸色剧变,拼命演化欺天古经,同时脑海之中所有能够隐匿气机的法门也都尽可能的施展出来。

    他身外灵气剧烈波动,但这灵气的波动却是掩饰了他真正的道韵。

    这落在周画幽和余白锦的感知之中,则让她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此子看来体内已经产生大量灵毒了。

    他已经在不断施展各种法门压制灵毒,所以身外灵气波动如此剧烈,而且道韵混乱。

    “快!”

    两人都是异常欣喜,都是催促门中弟子加快送来至纯灵露:“王道友即将筑基,正到冲击的关头,他需要至纯灵气的对冲!”

    此时在场的诸多修士,除了何灵秀之外,其余恐怕所有人都不知道她们的真正心思。

    这也是一种信息的不对称。

    之前周画幽为了要对付王离,是特意仔细调查过王离,发现王离修行都只用最低等的灵砂,所以她确定王离体内必定有大量驳杂元气,灵毒劫必定异常凶猛。

    但此时东方边缘四洲的绝大多数修士并不知道,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修士都是听到王离的诸多惊人事件,只道王离这样的天才修士,自然道韵惊人,要冲击筑基十分简单。

    所以此时除了何灵秀之外,所有在场修士都觉得余白锦所说的是至理名言,哪怕之前昊天金丹之中真有些驳杂元气,若是用大量至纯灵气,也自然有对冲的效果。

    王离演化诸多法门,硬生生吞服炼化第五颗至纯灵露。

    他体内围绕九颗星辰而生的星云彻底形成,他体内的灵韵彻底提升一个等阶,但这种灵韵提升被他的欺天古经勉强压制。

    他体内的真元急剧的汇入气海,不断凝聚,原本已经液体状的真元凝聚得让寻常修士根本无法想象,就像是一种极品的柔软灵材,犹如那种特殊的神钢。

    九颗星辰汇聚星云,形成道图,和星空感应。

    玄天道诀汲取星光化为剑罡的能力得到恐怖提升,他体内无数星光不断从星图之中流淌出来,不断化为剑罡。

    “啊!”

    王离的五官都近乎扭曲,看上去似乎无比的痛苦。

    实则他是在和自身的气机战斗,他此时其实已经真正筑基,凭借着欺天古经和诸多强法,他的确压制住了天劫,但此时这五颗至纯灵露,真的已经逼他到了极点。

    他憋着浑身的气机,就像是浑身无数个毛细孔都要窜稀,但他却要硬生生的憋住,这真的憋得无比难受。

    第六滴至纯灵露已经送到身前。

    吕幽思已经不忍看他,两滴清泪已经顺着她的脸颊滴落。

    她觉得王离陨落在即。

    “哇哈哈哈哈!”余白锦表面对王离看起来很关切的样子,但内心深处就像是有一个恶魔在不断的狂笑。

    第六滴!

    看来的确所料不错。

    此子如此痛苦,神魂都在煎熬,看来第六滴至纯灵露,就能取他小命!

    他若是马上陨落,自己要不要硬挤出两滴眼泪来庆祝一下?

    这吕幽思倒真是不错,演技如此精湛。

    同样是假装关切,她居然能够真情流露般留下眼泪,今后真的要好好栽培。

    “啊!”

    王离看着送到面前的第六滴至纯灵露,却像是一个正在不断窜稀的人看着一个熟透了的香瓜却怎么都下不去口的感觉,但他不肯放弃,这到嘴的灵药怎么可能不吃。

    他发出惨叫,将体内的玄天剑罡激发出去。

    他将玄天剑罡激发到自己都无法控制之处,带走一部分玄天道诀的灵韵。

    借着体内玄天剑罡带走一部分灵韵,他五官都憋得近乎扭曲了,还是一口硬吞下了第六滴至纯灵露。

    “快了,快了!”

    “要毒发身亡了!”

    周画幽的明眸闪闪发亮,她高兴的几乎要像小女孩子一样拍手。

    她和王离隔得近,王离的玄天剑罡飞射出去时,她感到了玄天剑罡上的一些灵毒气息。

    她不知道王离修成的剑罡是灵毒剑罡,她只道王离体内遍生灵毒,连剑罡都已经被灵毒污秽,那可想而知,王离此时的体内是如何的一团糟。

    她无法掩饰自己这种快乐的心情,只能大声欢呼:“恭喜王道友,贺喜王道友,王道友马上筑基成功了。”

    她心中念着的是毒发身亡了,口中叫着的是筑基成功了,配合着她脸上的快乐情绪,倒是很协调。

    “憋不住了!”

    王离又觉得自己到了极限,感觉天劫随时都要降临,但人都是逼出来的,到这种时候,他硬生生的也想出了些办法。

    嗖!嗖!嗖!

    数道血光从他体内飞出,飞向远方。

    他运用尸解经,先将自己体内的一些血宝和自身分离,他也不用万凰重生术,直接让自己身体残缺,这是一种很变态的自残行为,但身体残损,带走大量的灵韵,的确是可以很好的压制整体的道韵。

    “再来!”

    他一口饮下第七滴至纯灵露。

    “最后的疯狂!”

    “最后的挣扎!”

    “最后的喘息!”

    余白锦拂袖转身,她第一次真正的面对王离,她觉得王离的陨落就在这下一个呼吸之间。

    她已经准备好正眼看王离的陨落。

    王离此时压制整体道韵,这些血宝离体时,并没有刻意的将它们变成“狗屎”,如此一来,在余白锦看来,是王离都快已经丧失对肉身的控制权,连鲜血和内脏都已经分离,都开始崩飞出来。

    这倒也是一个异常美丽的误会。

    王离这种尸解经炼制的血宝,血肉之中充满化神血光,对于别的修士而言,内里自然是充满污秽和消弭真元和生机的气机。

    如此一来,她和周画幽这样的修士,自然觉得王离已经灵毒腐化肉身,已经根本无药可解。

    这一口至纯灵露,便相当于是给王离的陪葬,是他在这世上最后的一口灵宴。

    “再来!”

    然而让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再度发生,再吞第八颗至纯灵露。

    “……!”

    场间唯一深知内情的何灵秀头皮发麻,她发现了一个异常可怕的事实,她都真的开始佩服崇拜起王离来了。

    王离竟然连这种方法都想得出来。

    这种尸解经自残,让身体残缺的同时不断带走自身灵韵,压制天劫的效果简直惊人。

    更让她佩服王离的是这种为了占便宜死拼的精神。

    她很清楚此时王离异常的痛苦,但为了多吞这种至纯灵露,王离的意志真的惊人,让她不得不佩服。

    “我巨利师尊….”迟似锦在她身边紧张到了极点,香汗淋漓。

    “不用担心。”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传音给她:“他不会陨落的,现在只是他到底能够吞服炼化多少颗至纯灵露的问题。”

    “啊!”

    王离吞下第八颗至纯灵露,他张口喷出一道血光,将血扁桃也飞射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取出了一把灵药,就像是凡夫俗子吃米饭一样,大口大口的嚼吃下去。

    这些都是很低阶的丹药,很多甚至是连灵药都不算,其中驳杂的药气极多,这也是他无奈之中想的小办法,他体内太过纯净,暂时用大量驳杂元气来对冲,或许能够压制整体灵韵。

    他只希望灰色道殿不要那么变态,不要瞬间将驳杂元气又抽吸一空。

    只要灰色道殿能够给他多留点时间,他多自残多飞射出一些血宝,体内驳杂元气多留一些,便能够坚持下去,不断炼化至纯灵露而不断提升修为,同时还不触发雷劫。

    “都口喷血肉了,竟然还不死!”

    “还不直接陨落?”

    余白锦和周画幽看得都惊了,她们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人如此大把大把嚼吃丹药的。

    她们感觉出来这丹药品阶极低,在她们看来,这王离是病急乱投医,真的是死亡关头的乱挣扎。

    所有旁观修士也是都惊了,他们只觉得王离会轻易筑基,为何此时王离反而浑身血光飞射,连血肉和脏器都似乎激飞了出来。

    “啊!”

    王离再发一声大叫,他吞服了第九滴至纯灵露。

    他此时的大叫之中蕴含着旁人不能理解的震惊和喜悦。

    这灰色道殿此时竟然极解风情。

    他第一次有了和这灰色道殿能够心意交流的感觉。

    这灰色道殿此时竟真的没有瞬间将他吞服的驳杂元气卷吸一空,它似乎也生怕自己流淌出来的灰色元气直接催动天劫,但它却是催动了气海之中的那株孽海花!

    那株孽海花之中,顿时有不少怨气冲入他的体内。

    这种怨气自然是最可怕的驳杂元气,最能损伤道基。

    他的整体灵韵,瞬间就被压制下来。

    “啊!”

    “我快陨落了!”

    “我好恨!”

    王离吞下了第十滴至纯灵露,他此时已经彻底压制得住,他反而开始了他的表演,连连凄厉的大叫。

    “怎么还不死?”

    “这样还不死?”

    “即将陨落的极大怨念都化成怨气出来了,这样都还不死?!”

    余白锦和周画幽目瞪口底,不可置信,她们只以为现在王离不甘的怨念都已经化成充斥体内的怨气了。

    这怎么都不可思议了,明明要死了,为什么偏偏还在吊着一口气,还能鬼叫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