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十五章 被逼筑基(第三更)
    何灵秀也是极其的无语。

    她十分了解王离,她知道王离真的是已经捞够了好处,来的路上,王离和她真的是没有再引动一次雷劫的想法。

    但眼下,换了她是王离,也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至纯灵露,这种东西一滴难求,哪怕是诸如隐山盛会这种四洲天才修士争夺气运的秘境开启,运气极好的修士在这种秘境之中获得的灵药,恐怕也根本无法和至纯灵露相比。

    一滴至纯灵露就已经是惊人际遇,更何况这含光洞天直接说要拿出三十滴。

    这简直是架了王离让他往发动第三次雷劫的路上走。

    她当然明白周画幽和余白锦打的是什么主意,关键在于,王离根本不会陨落在筑基的灵毒劫。

    恐怕整个修真界也很难找得出第二个比王离真元更为纯净的存在,他的整体道韵都直接能够让一些原本不够档次的法门都直接演化出大道异相,这样的人还能陨落在灵毒劫中?

    周画幽挖了一个巨坑,但坑不到王离,反而是要坑自己。

    “我实在不想再遭雷劫啊,而且含光洞天能抵挡更强的雷劫吗?”

    王离心中纠结,他忍不住开口问周画幽,“周道友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一定要取至纯灵露过来给我炼化吗?”

    “王道友不用客气。”

    周画幽脸上挂满迷人的微笑,“我一见王道友就亲切,或许我们天生有缘。”

    “我真的无奈啊。”

    王离在心中哀叹,原以为这世上只有逼良为娼的,没想到还有逼人筑基的。

    “周道友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

    他看着娇媚无比,浑身透露着成熟魅力的周画幽,忍不住再次出声,“你们也知道餐霞古宗准道子陆鹤轩和我为敌,你们既然已经立下血誓和他撇清关系,现在又如此帮我筑基,真的不怕他报复你们,也用天劫炸你们山门吗?”

    “若是他真敢如此,一日能引三次雷劫轰炸火雀洲仙门正统,那不只是将我们整个火雀洲不放在眼里。”周画幽掷地有声,“若餐霞古宗真的有控制天劫攻击任何宗门的能力,如此肆意妄为,无异于挑战三圣道例,必定成为修士洲域的共同敌人。”

    “余宗主,你要不要考虑考虑?”王离又对着余白锦出声。

    余白锦始终不正眼看王离,她生怕自己正眼看王离就被王离看出她掩饰不掉的杀意,她心中冷笑,考虑什么,我恨不得马上看到你陨落。

    所以她斩钉截铁,“餐霞古宗其心可诛,不仅引天劫对付我们火雀洲仙门正统,而且还散布谣言,妄图引起我们火雀洲仙门正统之间的内战。有胆他们就来炸我们含光洞天,正好洗刷我们含光洞天的污名,好让我们和火雀洲诸多宗门一起讨伐餐霞古宗!”

    “……!”王离也是彻底无语了。

    不得不说余白锦的气魄真大。

    但心也真大。

    他今天是真的不太想引动天劫了,但他真的无法保证自己的欺天古经压制得住自己的筑基天劫。

    毕竟这不是小境的提升,而是大境的突破。

    最关键在于,他在星河宗凝成风灵根,现在体内又有水火相迹的大阵,再加上至纯灵露的洗刷,他的整体灵韵肯定惊人,欺天古经真的很难压制得住筑基天劫。

    “我感觉你们还是真的要准备一下。”

    王离极为诚恳的看着周画幽和余白锦,“餐霞古宗的准道子陆鹤轩睚眦必报,你们想想,我只是和魏黛眉有两年之约,他便直接请了尸鬼来杀我,你们现在公然称不怕他,又助我筑基,他说不定真的直接对付含光洞天。我真的担心他又用天劫对付你们含光洞天,你们最好还是先准备起来。我虽然直接从星河宗过来,但沿途已经听到云笈洞天是如何凄凉,我怕你们步他们的后尘。”

    “是么?”余白锦在心中冷笑。她觉得若是餐霞古宗的陆鹤轩要是知道她和周画幽的真正意图,恐怕反而要感激含光洞天。

    “你们两个是不是胡闹?”

    有一声苍老的声音从含光洞天的山门之中响起。

    这声音来自含光洞天之中一名很有话语权的太上长老,他虽然年事已高,但修为比余白锦还要略高一线。

    他这声音是对余白锦和周画幽所说。

    他应该是在山门之中听说了余白锦要直接赐给王离三十滴至纯灵露,所以出声呵斥。

    “师伯放心,我和周师妹自有分寸。”余白锦出声回应。

    “好!”含光洞天那名太上长老的声音依旧隐含愤怒,“若是大损我含光洞天根基,你和周画幽要给全宗上下一个交待。”

    “好!”

    余白锦极为决断,毫不犹豫。

    当她这声音响起之后,一道遁光才从含光洞天山门之中飞射出来。

    似乎是这道遁光上的修士原本要给王离送第一滴至纯灵露,但直接就被山门之中那名太上长老阻拦。

    那名太上长老也根本无法理解含光洞天为何要对玄天宗这样一名未彻底成长的修士低头。

    “是你?”

    王离看清遁光之中的这名修士,倒是一怔。

    这是一名熟人,就是之前给他送来昊天金丹的吕幽思。

    吕幽思百感交集。

    她在竹山湖离开时便泪洒虚空,只觉得王离是真正如天上星辰般的人物,只恨他和含光洞天是敌非友。

    她觉得和王离此生已经不能相见,未料到会在这含光洞天的山门外重逢。

    但这重逢,却是又要让她亲眼见证王离的陨落吗?

    这天道命运,对她也太残酷了。

    天道啊,命运啊,既然冥冥之中生出了这样一名让她一见倾心,甚至无比崇拜的奇男子,为何又偏偏将他安排成自己宗门的敌人?

    为何几次三番的要她亲手给王离送毒药?

    虽是灵药,但实则是断肠散。

    陨落的是王离,但断的是她的肠啊。

    此时看着王离,见他一眼就认出自己,吕幽思悲从心来,痛得无法呼吸,她对着王离盈盈行了一礼,眼圈却是已经默默的红了。

    十几名自告奋勇前来作为见证,同时鉴定这至纯灵露有无问题的修士已经就位。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十几名自告奋勇的修士的确拥有鉴定这至纯灵露的资格。

    他们有些是坊市的坊主,本身是鉴定界的大拿,有些有独特的测灵之术,甚至还有一名是拥有测量灵物之中灵气和驳杂元气蕴含量的法宝的修士。

    “没有问题!”

    这些人都确定吕幽思带来的这一滴至纯灵露没有任何的问题,他们都十分激动,能够亲眼见到这种至纯的灵气凝聚之物,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种幸运。

    “那就请王道友快些炼化吧。”周画幽脸上再次绽放迷人的微笑,她柔声细语的催促王离,“至纯灵露每一息的时间都会损失一些灵气,王道友千万不要浪费。”

    “这世上竟然还真的有被逼筑基的。”

    王离真的无奈,他用真元包裹这滴放置在锁气玉盘之中的灵露。

    这滴至纯灵露就像是纯净到了极点的水晶,丝毫不带杂色,但当他纳入口中,开始运行真元炼化的一刹那,这滴至纯灵露就像是一条灵脉直接在他体内生成,纯净到了极点的灵气直接在他的体内化为灵雨。

    “……!”他真的无语。

    在周画幽和余白锦的预计之中,王离恐怕是会需要六至八颗至纯灵露才能真正冲击筑基。

    她们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她们觉得王离体内驳杂元气惊人,再加上遭受阴雷轰击,整体灵韵下降的情形之下,王离对于灵气的炼化和吸收的效果自然差一些。

    但她们怎么都想不到,王离此时身具木灵根和风灵根,体内又有水火相济的大阵,恐怕迟早都孕育出水灵根和火灵根,他此时的整体灵韵,恐怕和先天仙灵根也差不多。

    在此时王离的内观之下,他恐怕只要四滴到五滴这种至纯灵露,就有可能直接冲击筑基期。

    这种至纯灵露真的是天地至宝,真的相当于半异源。

    含光洞天为了让他陨落竟然不惜损耗这种天地至宝,简直是丧心病狂。

    “再来!”

    余白锦看着王离炼化至纯灵露,心情极为畅快。

    她只觉得王离在一步步踏进鬼门关。

    现在王离最多只有五六步,就能真正踏进鬼门关,就此陨落!

    王离早就注意到了她的脸色。

    看着她先前对自己一脸嫌恶又不敢让自己发现的神色,看着此时她隐藏不住的快意,他就忍不住摇头。

    这余白锦和周画幽严格说来还真是好人,专门损自己利王离。

    第二滴至纯灵露送到。

    王离摇着头吞服炼化。

    第三滴…第四滴….

    和他预料的完全一样,等到第四滴至纯灵露炼化,他体内真元汹涌至极,九颗白色的星辰之间互相感应,真元在九颗白色星辰之中不断冲刷,形成莫名的联系,有一条星光闪烁的星云,就要围绕着九颗白色星辰生成。

    与此同时,明明之中似乎也有一种洞察一切的气机开始注意到他的存在。

    “真的又是雷劫!”

    有过前两次的经验,王离敏锐的感觉到自己面临的这个大劫真的不是来自于自身体内的劫数,而是来自于天道法则之下的元气牵扯,从而产生的雷劫。

    这其实也不难理解,他的整体道韵和真元力量已经成长到一定程度,每一次进阶时自身的急剧变化,便自然能够牵扯周围天地元气的剧烈变化。

    只要强大到足够触动那些触动雷劫的元气法则,那天道雷劫自然就会降临。

    寻常的修士是大境时才能触动触发雷劫的元气法则,但他经过灰色道殿淬练,再加上诸多惊人际遇叠加的整体道韵堪称妖孽,每一个小境他的整体道韵变化,恐怕就必定遭遇雷劫,今后根本无法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