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十四章 雷坑坑自己(第二更)
    “师姐,绝对不可!”

    周画幽的声音传入余白锦的耳廓,“若是直接杀死王离,我们含光洞天恐怕要被灭宗!”

    “好!好!好!”

    余白锦怒极反笑,她放眼四顾,“交待,我给你们交待!”

    唰!

    一道血光划破天穹。

    她右手食指指尖涌出鲜血,凝成血符,“我余白锦身正不怕影邪,我在此立下血誓,以证清白,我余白锦若是和餐霞古宗勾结,若是和餐霞古宗准道子陆鹤轩有染,必定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这是苍穹血誓!”

    “是以自身精血和真元化入虚空,如同对天道法则立下誓言。”

    她这一公然立誓,含光洞天周遭的怒喝声倒是瞬间消隐。

    这种苍穹血誓十分狠毒,是修真界十大毒誓之一,像余白锦这种级别的修士,若不是问心无愧,绝对不敢立下这种血誓。

    “很好!”

    王离鼓掌,“余宗主真是爽快,那不如顺便再立个誓,说用这昊天毒丹毒我之事,你们含光洞天也丝毫不晓,你们也根本不知。”

    “你!”

    余白锦怒极,但她如何敢再立誓。

    她和陆鹤轩当然没有瓜葛,所以才敢立那样的苍穹血誓,但这昊天残丹的事情,她知道的清清楚楚。

    “王道友!”

    周画幽楚楚可怜,有些哀怨的看着王离,“这昊天金丹之事,完全是我的疏忽,和我师姐无关,她只是闭关修行,完全不理这些外事,这昊天金丹损伤了王道友的道韵,我自然要给王道友交待。”

    “那快给我个交待,看看如何能弥补我损伤的道韵。”王离呵呵一笑,废话了半天,他不就是想要敲诈点含光洞天的好处么?

    周画幽深吸了一口气,她平复了一下心情,道:“给我片刻时间,我和我师姐商量一下,看如何给王道友足够的补偿。”

    王离又是呵呵一笑,“没事,你们多想想,反正我也不急,在场这么多道友看着呢。”

    “补偿,给他什么补偿!”

    余白锦额头上青筋都暴了出来,她恨不得将王离绑起来用电鞭抽,用烙铁烫,她咬牙传音给周画幽,“诸多驳杂元气损伤道韵,能够用什么补足,我们含光洞天,还有这么惊人的灵药么?”

    周画幽依旧一副幽怨的模样,但传音到余白锦的耳廓时,她的声音却是极为冷静,“师姐,你想不想永绝后患,直接让他死?”

    余白锦咬牙切齿,甚至口吐芬芳,“我他妈的现在就恨不得直接掐死他。”

    “那我们就让他直接死在这里,而且就算他直接死在这里,别人也说不得什么。”周画幽说道。

    “什么意思?”余白锦这下倒是冷静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能够弥补损伤道基的灵药,我们自然没有,而且就算是有,自己用都能提升整体道韵,自己用都还来不及,难道还会给他?”周画幽冷静道:“按我的想法,我准备直接提议用我们至纯灵脉结出的至纯灵露给他,一下子便许诺二十滴。这至纯灵露无法保存,他必定要马上炼化!”

    “我明白了。”

    余白锦顿时大喜,“之前你没有料到昊天残丹的灵气不足,无法让他直接冲击筑基,现在他到了炼气九,恐怕以我们至纯灵露的灵气,最多六七滴他就要冲击筑基,这至纯灵露他无法保存,只能直接炼化的话,那他最多炼个六七滴不就要陨落。若是他自己渡劫失败和我们又有何干!你虽然许诺他二十滴,但一滴一滴的取来,若是他炼到第七滴就已经直接灵毒爆发而亡,那剩余的至纯灵露也根本不需要再给他。如此一来,就相当于我们最多花个六七滴至纯灵露,就能将此人灭杀!”

    “不错,师姐你虽然是个暴脾气,但真的聪明的紧。”周画幽含笑道:“若是师姐觉得此计可行,那就这样安排下去?”

    “妙!”

    余白锦心情舒畅,她只觉得要亲眼见到王离陨落眼前,简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舒爽,“就依此计行事!按此计的话,至纯灵露二十滴和三十滴也没有什么区别,索性和他说三十滴!”

    “好!”

    周画幽真正的笑了起来。

    她这次也真的生怕自己背个大锅。

    虽然她和余白锦的关系甚佳,而且她很清楚余白锦的性情,但关键若是真因为她的计策导致含光洞天蒙受惊人的损失,那她肯定也要背锅。

    此时她这师姐对王离恨极,只要王离陨落在她眼前,哪怕损失六七滴至纯灵露,事后恐怕也不会被追究。

    “王道友,我和我师姐已经商量好了。”

    她含笑出声,声音也是远远传了出去,“因我之错,我含光洞天害得王道友道基受损,心中实在过意不去,要想完全补足王道友道基,似乎难以做到,但我们含光洞天有一条至纯灵脉,凝结至纯灵露,这王道友恐怕也听说过,既然无法完全弥补王道友的道基,那不如以此物提升王道友的修为来弥补。王道友的修为大大提升,也可以早日成为真正道子,为我们东方边缘四洲增光。”

    “至纯灵露?”

    “含光洞天竟然肯用至纯灵露来补偿王离,我有没有听错?”

    “至纯灵露…这种东西含光洞天也肯拿出来?”

    她此言一出,含光洞天山门外顿时一片哗然,所有围观的修士全部震惊。

    王离的面色却是瞬间古怪起来。

    他这段时间恶补见知,对于含光洞天这至纯灵露也是有些了解。

    含光洞天也是修真福地,山门之中有一条灵脉,灵气喷涌量不俗,灵脉主脉之中,天地造化孕育出有一条至纯灵脉,这条至纯灵脉之中的灵气极为纯净,一丝杂质都没有。

    每隔一定年限,这条至纯灵脉之中的至纯灵气会慢慢凝结,形成一滴灵露。

    这灵露蕴含至纯灵气惊人,其实相当于异源的初成体。

    以这条至纯灵脉的特性,其中凝结出来的这样的灵露,或是再经过千年万年的至纯灵气孕育,肯定能够慢慢变成惊人的异源,很有可能孕育出独特的道韵,除了惊人的至纯灵气积蓄之外,还会产生一些特殊的功效。

    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有这样的灵露生成,含光洞天的历代修士也不可能真的期待万年以后,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含光洞天不免还是会用个一滴两滴。

    这种至纯灵露往往被含光洞天的一些天才弟子用在渡劫的关键时刻。

    按照外界的所知,含光洞天的这种至纯灵露,是每隔五十年才能凝出一滴,现在含光洞天的整条至纯灵脉之中存积的至纯灵露,总共有三十三颗。

    至纯灵露现在虽然不能堪比异源,但关键在于它名为至纯,灵气纯净到了极点,根本不掺杂任何一丝驳杂元气。

    越是纯净,炼化起来便越是容易。

    这种至纯灵露,据说一滴入体,瞬间就自行炼化,源源不断化为真元,就像是天然的极品补充真元的灵药。

    “含光洞天竟然肯给这种东西王离…至纯灵露啊,关键含光洞天肯给王离多少颗了。”

    无数在场的修士感慨,至纯灵露,这即便是对于含光洞天的修士,都是知道而不可求的东西,据说哪怕是余白锦,修行到现在,也只不过在筑基冲击金丹时,用过一滴至纯灵露。

    但王离现在的想法和他们截然不同。

    他看着眼前这含笑的妖艳女修,心中第一时间就响起对方是在坑他的声音。

    他又不傻。

    之前昊天金丹的前因后果他都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含光洞天这些人是想他灵毒爆发死在筑基劫数里,但关键在于,他的筑基大劫应该也是雷劫,而不是那种灵毒劫啊!

    他体内驳杂元气都被灰色道殿汲取,根本就没有形成灵毒的可能。

    但含光洞天这些人不知道啊,很显然这个周画幽和余白锦,是想用至纯灵露让他晋升筑基,然后让他直接陨落啊。

    这两个人是真的阴。

    但这样真的好吗?

    若是逼他筑基,他不是又要引来一个雷劫?

    而且炼气晋升筑基按理是大劫,若是直接炸在这含光洞天,这含光洞天接得住吗?

    这周画幽是要坑他,但却好像是要将含光洞天都往雷坑里坑啊。

    他面色古怪的看着周画幽,心中的情绪十分复杂。

    说实话他不是贪得无厌之徒。

    一天的时间连渡两次雷劫,他真的渡劫都渡得有点想吐。

    再这么搞下去,捞好处都要捞得太多有点麻木,要失去乐趣了。

    但周画幽哪里知道他心中的真正想法,她只道王离震惊不已,只道王离压根都想不到她们会用这种东西来补偿他。

    于是她笑眯眯的说道:“方才我和我师姐好好商量了一番,之前我们赞成沈莉和你师兄结为道侣,便是想要含光洞天和玄天宗结好,现在王道友既然对我含光洞天有些误会,自然不能亏了王道友,我们也希望和王道友尽弃前嫌,更是希望王道友今后也常来含光洞天做客,能给我们含光洞天的弟子也传道解惑。”

    “厉害!”

    王离都惊了,能将坑人都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他觉得这周画幽简直远超他师兄李道七的风采。

    “我师姐决定,一次给王道友三十滴至纯灵露!”周画幽直接抛出振聋发聩的话语,“决计不能让王道友吃亏!”

    “什么!”

    “三十滴至纯灵露,我的耳朵出问题了么?”

    “三十滴…含光洞天是直接想收买王离么?至纯灵露,恐怕有个数滴就能提升炼气期修士一个小境,三十滴….含光洞天总共也只有三十几滴。这…含光洞天这是要表明他们和餐霞古宗毫无瓜葛,是要造就东方边缘四洲自己的道子,和餐霞古宗的道子陆鹤轩对抗吗?”

    无数的惊呼声响起,犹如浪涛。

    周画幽微笑不语,她一切尽在掌握。

    这些人的反应,根本不出她的预料。

    王离无语。

    此女长得漂亮,坑人的手段更加漂亮。

    “王道友应该也知道,至纯灵露平时自然保存于至纯灵脉之中,不断积蓄灵韵,但只要脱离至纯灵脉,灵气却是不断散失,根本没有任何手段保存长久,只能迅速炼化。”

    周画幽看着他,以为他被彻底的震住了。

    所以她抿嘴而笑,心中想着不管如何难缠,终究也是个见利起意的小男人。

    她接着柔声道:“不过为了避免王道友觉得我们又有错漏,或者生怕我们在这至纯灵露之中做手脚,所以我想请数位道友做个见证,到时候这数位道友见证这至纯灵露毫无问题,王道友可以马上炼化。”

    王离越发惊了。

    他彻底明白了对方的思路。

    这东西无法保存,只能当场炼化,这就是逼着他当场筑基。

    对方是想这样坑他。

    想让他当场灵毒爆发而渡不过灵毒劫。

    为了和自己撇清干系,她肯定从在场修士之中找些足够分量,足够德高望重的修士,如此一来,这些修士肯定能够证明这至纯灵露没有问题,他王离若是渡劫失败而亡,纯粹是因为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气运不佳。

    自己筑基渡劫陨落,那真的怪不到含光洞天的头上。

    含光洞天都用这种至纯灵露给他助力了。

    真的阴毒啊!

    王离真的是说不出话来。

    他见过对别人狠的,还没有见过对自己这么狠的。

    他今天都不想渡劫了。

    但对方竟然用这种手段逼他渡劫。

    简直了,竟然还有人逼他炸自己的山门!

    一天他要被迫炸三个山门?

    关键这个时候周画幽看着他无语,竟还异常妩媚的一笑,“既然王道友没有异议,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说完这句,她大声邀请:“诸位在场道友,可有足够能力能够鉴定至纯灵露的,可以上前为王道友鉴宝。以此也证我含光洞天心迹,诸位火雀洲道友,我含光洞天和餐霞古宗绝无瓜葛。”

    “我愿为王道友鉴宝。”

    “我愿辨至纯灵露真伪。”

    当下就有十余名修士回应,他们纷纷驾着遁光而来。

    “好!那你们去去灵露,为防灵气散失,你们一滴滴取来,一滴滴取来,一滴滴鉴定之后,便给王道友炼化。”周画幽迅速的安排下去。

    王离简直无奈。

    他都没有说话的空间。

    竟然有人如此急切的要炸自己的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