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十三章 雄辩鬼才(第一更)
    “你们坑我!”

    “你们坑我!”

    “坑我….!”

    王离的声音如雷,甚至引起群山响应。

    此时远处已经有些遁光显现,在云笈洞天放出消息时,原本含光洞天已经受人瞩目,此时王离又到含光洞天山门外,含光洞天周遭的许多修士顿时赶了过来。

    “王道友!”

    周画幽的神色肃然起来,她开始觉得王离难缠,王离此人似乎根本不按常理来对话,“王道友,你且慢慢说来,为何觉得我们含光洞天坑你,还有,王道友你所说我们和餐霞古宗有染,绝对是听了某些人别有用心的挑拨,我们含光洞天怎么可能和餐霞古宗有染。”

    “是么?”

    王离看着周画幽呵呵一笑,道:“那我就慢慢说了。”

    他股荡真元,又施法门,声音响亮,方圆数十里都听得清清楚楚,“你们难道不清楚给我的昊天金丹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原来还想不明白你们为何故意坑我,一颗品阶如此惊人的昊天金丹你们竟然如此作践,硬生生将它弄得灵气不足又掺杂诸多的驳杂元气,简直有毒!现在我想明白了,肯定是因为陆鹤轩,你们和餐霞古宗关系不简单,和陆鹤轩的关系更是特殊,因为我得罪了陆鹤轩,所以你们宁愿废掉一颗这样的昊天金丹,也要用它来坑我!”

    “.…..”

    好好藏匿着的何灵秀和迟似锦也听得十分清楚,迟似锦听着这番话语是觉得没什么毛病,但何灵秀却是听得头皮发麻。

    因为她十分清楚,餐霞古宗陆鹤轩和含光洞天宗主余白锦有染,含光洞天和餐霞古宗勾结这样的事情,本身就是王离自己传出来的谣言。

    现在王离竟然用自己造的谣言来做出这样的推断,而且这推断似乎还显得有理有据。

    他简直不是对话鬼才,根本就是雄辩鬼才。

    周画幽一滞。

    这昊天金丹怎么回事她最清楚,因为用这昊天金丹让王离陨落在灵毒劫的计策原本就是出自她手,这颗昊天残丹原本是也她的私人物品。

    她此时自然心虚,但面上却是一副丝毫不知情的茫然样子,“怎么,王道友,我们的那颗昊天金丹有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

    王离冷笑起来,“号称昊天金丹,结果堪称昊天毒丹,我不信其中无数驳杂元气,你们送来时不知情。一颗那样品阶的灵药之中,要想掺杂那么多数量的驳杂元气,也真的是不容易。”

    周幽画心中震惊,但面上却是一副惊讶不解的神色,“王道友,这么说你已经炼化了这颗昊天金丹?”

    王离呵呵一笑,道:“我若不是炼化了这颗昊天金丹,怎么知道内里无数驳杂元气?我在星河宗遭遇餐霞古宗的走狗刺杀,又被天雷轰击,我原本想借这颗昊天金丹大补真元,但没有想到这颗昊天金丹堪称毒丹,按理而言,我炼气八层的修为,炼化这颗昊天金丹应该直接冲击筑基一层的修为,但这颗毒丹灵气不足,只让我晋升到了炼器九层的修为,而且诸多不利元气在我体内肆虐,大大损伤了我的整体道韵,现在我整体道韵都跌落不少,你说你们含光洞天有没有坑我?”

    周画幽的心情瞬间就变得极其复杂。

    她暗爽、遗憾,又释然。

    听到王离连整体道韵都跌落不少,她浑身暗爽,这是真正损伤了整体的根基啊。

    遗憾的是,居然没有一下子将王离整死。

    释然的是,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王离炼化了昊天金丹居然没有直接灵毒大劫毒发身亡。

    原来是这颗昊天残丹的灵气不够,王离之前的整体道韵又太强,所修的功法估计也惊人,所以昊天残丹的灵气量只能让他冲击到了炼气九层,却没有让他直接冲击筑基。

    这倒是千算万算,少算了这一点,完全是她的疏漏啊。

    她内心活动异常丰富,但脸上却依旧是一副吃惊和意外的神色,表情管理极为到位,“竟还有这样的事情?王道友,你应该知道,这昊天金丹对于我们含光洞天而言,也是属于极品且孤品,我们平时生怕它灵气散失,也是小心封印,自然也不可能将它取出尝试药性。王道友说的也对,此种级别的金丹,若是我们想要强行加入驳杂药力也是不太可能做得到的。王道友你说损伤道韵,会不会是因为你在星河宗被阴雷所击,阴雷入体甚多,所以你炼化这昊天金丹时,才会感觉到驳杂元气对你的道韵冲击和损伤较大?”

    “哈哈哈哈!想不到周道友还能让天道法则背锅。”王离放声大笑,“按照周道友的意思,是反正我都已经炼化了昊天金丹,现在口说无凭,死无对证了,哪怕体内诸多驳杂元气损伤道韵,你也可以说是星河宗那雷劫之中的阴雷导致,但是周道友你忘记了,你们封存昊天金丹的法器可是还在我身上,若是正要证这昊天金丹是否毒丹,我只要将这法器交出来验一验不就行了,这丹盒上可是留有不少昊天金丹的药气的。”

    周画幽顿时面容又有些僵硬。

    何灵秀听得十分感慨,这王离果然是雄辩鬼才。

    “所以我一开始就有点奇怪,我和你们含光洞天也没有什么交情啊,按理而言,我要你们含光洞天的女修沈莉给我师兄做侍妾,你们含光洞天也未必觉得是件脸上增光的事情,怎么会特意派人千里迢迢的给我特地送来一颗昊天金丹,你们自己都舍不得用的昊天金丹,居然直接跑来送给我。原来这根本就是一颗昊天毒丹,能够大损我道基。”王离的声音再次响起,令含光洞天外所有看热闹的修士听得频频点头。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我恨啊!”

    王离学着星河宗和云笈洞天那些长老一样叫出了声来,凄凉的声音传遍数十里,“我原本道基惊人,足以和陆鹤轩抗手,想不到你们身为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竟然帮那餐霞古宗的准道子陆鹤轩来对付我,真的是吃里扒外。”

    “看来含光洞天果然和餐霞古宗有一腿!”

    “含光洞天其心必异!”

    “含光洞天竟然出如此阴险的手段,真的卑鄙。”

    他的声音传遍方圆数十里,许多修士纷纷回应,愤慨的声音不断响起,甚至有人出声提议,“王道友你将那装着昊天金丹的法器取出来,鉴定一下便知道事实真相。”

    “周画幽到底搞不搞得定!”原本余白锦自知自己性格有缺陷,已经自闭在宗主殿中,但此时含光洞天外这样的变化,她都要坐不住了,她听到昊天金丹这四个字也是浑身不舒服,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周画幽给坑了。

    现在含光洞天山门外群情鼎沸,那源源不断响起的声音,似乎很多人都觉得这昊天金丹就已经是他们和餐霞古宗勾结的证据,似乎只要证明这昊天金丹是损伤王离道韵的昊天毒丹,就已经能够证明含光洞天和餐霞古宗勾结。

    这让她如何受得了。

    “王道友……”周画幽的脸色也彻底变了。

    她心虚。

    她当然知道那装着昊天金丹的法器只要拿出去一验,就马上可以证明王离所说不虚。

    即便她再能言善辩,也绝对敌不过这种事实。

    “你到底能不能做主,能不能给我公道?”王离冷笑,“如果不行,你们餐霞古宗的余宗主呢,她为什么不出来,难道在坐月子吗?”

    周画幽都快被弄得气急败坏了,她声音都尖利了,“什么我们餐霞古宗,我们是含光洞天!”

    “好吧,含光洞天就含光洞天,余宗主是真的在坐月子吗?”王离叫道。

    “放屁!”

    “气煞我也!”

    余白锦再也忍受不住,宗主殿的大门被她身上激荡的元气直接轰开,她化为惊鸿,直飞山门外,她愤怒的声音不断震荡:“无耻小儿竟然如此辱我!”

    “我哪里敢!”

    王离看着这道惊人的遁光,他正义凛然:“你是陆鹤轩的人,我岂敢辱你,否则他不是要用尸鬼的人来杀我,用天劫来炸我!”

    “你!”

    余白锦无法忍受,她直接演化强法,一道荡漾着澎湃威能的虹光直接跨越十余里朝着王离斩杀。

    “师姐,不要!”

    周画幽顿时大惊,她也施展强法,拦住这一击。

    轰!

    半空之中两道虹光冲击,形成无数琉璃碎片般的破碎威能,一道道破碎的威能在天空之中乱射,形成无数道可怖的罡风。

    “余宗主,好大的威风啊!”

    王离冷笑,“讲理不成,直接要灭杀我吗?”

    “余白锦,你当我们火雀洲其余宗门都不存在么?”

    “余白锦,你真的想一手遮天么?”

    “餐霞古宗虽然强大,但这里是火雀洲,还轮不到你们含光洞天肆意妄为!”

    “你们含光洞天难道想抹杀我们所有人?难道不用给王道友一个交待?”

    四周无数的厉啸声和愤怒的吼声接连响起。

    余白锦气得浑身震颤。

    她即便性格有些问题,但此时残存的理智还在不断的提醒她,若是这时候真的想要强行抹杀王离,简直无异于和诸多宗门直接开战。

    别的宗门不说,恐怕星河宗和云笈洞天都要作为先锋,玉石俱焚般和含光洞天一战,若是其余宗门乘机跟上,含光洞天恐怕从此在火雀洲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