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零九章 恐怖意志(第三更)
    十余名云笈洞天的精英弟子环卫在了已经恢复了些神智的百里慕白身周。

    每个宗门至少还是有些意志坚定的人才的,这十余名云笈洞天的精英弟子便眼神清澈,丝毫不受欲雷的影响。

    其中一名云笈洞天的精英弟子看着百里慕敌所在,看着那惊人的威能不断爆发,他忍不住轻声道:“宗主,是否要设法帮百里师叔吸引掉一些劫雷,否则这劫雷持续一长,百里师叔他可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百里慕白马上道:“嗯,你说的不错,你快去帮百里师叔吸引掉一些劫雷。”

    这名云笈洞天的精英弟子一怔。

    他也不笨,瞬间就感觉到百里慕白这句话好像味道不对,接下来他背心马上是一层冷汗。

    真蠢!

    我是真蠢!

    他恨不得打自己的嘴巴。

    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

    宗主虽然贵为宗主,修为也远胜于他亲弟弟百里慕敌,但那件登仙宝衣和此时不断绽放恐怖威能的异元道莲却偏偏给了他弟弟。

    宗主这些年能不郁闷吗?

    他恐怕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吧?

    既然是上任宗主的遗命所至,尤其这上任宗主又是他爹,他对这两件法宝再怎么垂涎,恐怕也不可能硬从他弟弟手中夺取。

    但若是他弟弟在这天劫之中陨落了,那似乎又另当别论了。

    谁还比他更有资格获得他弟弟的遗物?

    这对于宗主而言,真的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了吧?

    自己居然这么不懂事。

    宗主只让自己去分担劫雷,也不叫其余人去,不就是觉得自己太过蠢笨,让自己去劫雷上一头撞死算了。

    这名精英弟子悔得肠子都青了。

    但他反应也不慢,“宗主,我看那边经藏殿好像更缺人手,我马上赶去那边。”

    说完这句,他生怕百里慕白再说什么,瞬间就朝着经藏殿的方向狂奔过去。

    之所以只敢狂奔而不敢动用真元飞掠,便是因为生怕吸引人形劫雷。

    “算你反应快。”

    百里慕白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不过在这种情形之下还是能够保持冷静,还知道不要吸引劫雷,看来倒是也堪大用,倒是可以好好栽培栽培。”

    “弟弟啊,这些年你委实浪费了不少云笈洞天的不少灵砂和宝物,不过为兄也不怨你,眼下也算是你真正为云笈洞天出力了。”他的目光落在百里慕敌的所在之处,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

    说实话如果不是百里慕敌此时源源不断的吸引了大量的劫雷,恐怕云笈洞天绝大多数地方都已经彻底吃不消了。

    “这没一点难度啊!”

    王离站在弱水灵池前方哀叹。

    云笈洞天内门弟子的整体实力肯定要比玄天宗强出不止一个档次,在这种情形之下,这个弱水灵池所在的法殿外还是及时赶来了数名弟子镇守。

    但这数名筑基一两层的弟子对于王离而言太简单了。

    只是用了一些引雷的法门,这些原本死死的压制体内真元气息波动的云笈洞天弟子就被劫雷追着到处跑,又有熟悉这法殿禁制的迟似锦带路,他简直就像逛街一样轻松。

    “不要得意忘形!”

    何灵秀有时候就是看不过去王离的这副小家子气。

    她示意迟似锦马上动手,不要夜长梦多。

    “动手!”

    王离得意归得意,他入袋为安的基本准则是不变的,他也马上示意迟似锦动手。

    眼前的这个弱水灵池倒是也委实有些气势惊人。

    明明只是一池三丈见方的静水,连一丝波纹都没有。

    那弱水看上去和平时的清水也没有任何的区别,但他的目光落上去,却似连目光都会被吞噬。

    这一池水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似乎连通着幽冥。

    而最中央的那朵孽海花则更是令他心中有些发毛。

    那是一株极为鲜艳的红花,很像是一朵菊花。

    但它除了花朵和根须之外,却是根本没有茎叶,它的花瓣明明鲜艳无比,却给人一种极为阴森的感觉,让他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冤死的人眼角流淌的血泪。

    这种感觉让他呼吸都有些不畅。

    这明明是顶级的水系灵花,但却不能让他感觉到灵韵,反倒是那种惊人的怨气让他的神识都受影响,脑海之中不断出现各种血腥可怖的画面。

    若是平时在混乱洲域,根本不知道这朵灵花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情形之下,他恐怕第一时间都要远离这朵诡异的花朵。

    迟似锦却是已经有些习惯了这株灵花的气息,她也不停留,她的手中不断涌出白色云气,灵池边缘骤然发亮,一根根乌金色的石柱从灵池边缘升起。

    她的手指不断的弹动,这些乌金色石柱上不断涌出乌金色的符文,不断镇压在那株妖艳的红花上。

    孽海花在弱水灵池之中微微震颤,有一些猩红的元气被逼迫出来,坠入弱水灵池深处。

    迟似锦的神色更是凝重起来,她的手指弹动的速度更快,真元的急剧流淌甚至引起了劫雷的注意,有数十道劫雷朝着这座法殿涌来。

    在这些劫雷真正冲击这座法殿之前,王离施展引雷法门,将它们引向别处。

    猩红色的元气在弱水灵池的下方慢慢凝结,就像是结成一颗血红色的眼球,不断散发着怨毒的意味。

    王离看得极不舒服,他深吸了一口气,索性不去看那团元气。

    迟似锦体内真元更加激荡,她双手之中华光迸射,真元凝出数十道灵符,组成一个牢笼,将那株孽海花困锁其中,硬生生从弱水灵池之中拔了出来。

    唰!

    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在这座法殿之中流转,法殿壁上的一些法阵都随之激发,形成一层火红的荧光。

    这股气机冲击到王离的身上,王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然而也就在此时,他感到了一丝异动!

    他气海之中的那座灰殿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气机流淌出来。

    “不会吧?”

    他心有所感。

    然而这座灰色道殿的气机根本无法捉摸,而且远远超出他感知的速度。

    几缕灰色元气出现在那株孽海花的周围,在王离反应过来之前,它已经轻而易举的穿过了迟似锦编织的灵符牢笼,落在孽海花上。

    孽海花突然剧烈的扭动起来,它的元气挣扎甚至让它发出了诡异的如同厉魂嘶鸣一样的声响,但这声响又瞬间消失。

    因为它根本无法抗衡,整株孽海花就直接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凭空消失。

    “怎么会这样!”

    迟似锦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株孽海花直接消失在了她的感知里,她的呼吸都彻底停顿了,脸色煞白。

    “王离!”

    何灵秀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她转头看向王离,知道这肯定是王离的问题。

    “我……”王离的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就像是吃了一堆极其恶心的东西。

    这株孽海花此时竟然完整无缺的出现在了他的体内,就在九颗白色星辰下方。

    它似乎敌视他体内的一切,但它的身外始终包裹着几缕淡淡的灰色元气。

    只是几缕淡淡的灰色元气,就牢牢的镇压住了它所有的怨气,让它一丝气机都无法泄露出来。

    “你什么都抢?”

    何灵秀鄙夷的看着他,“这种东西就都敢直接纳入体内?”

    “我也不想啊,你以为我愿意啊?”王离此时虽然肯定这株东西被灰色元气镇压,对自己没有什么妨碍,但这种东西纳入体内,却总让他有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

    轰!

    让他和何灵秀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云笈洞天山门上方的天空发出了一声恐怖的雷鸣。

    这声音之巨大,完全不是之前任何一声雷鸣所能相比,就连通惠老祖渡劫时的雷鸣都根本无法相比。

    恐怖的音波形成了实质一般,直接在空中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波纹,真正冲击到地面之前,空中已经不断有团团的音爆。

    就连不少已经成型的人形劫雷都像是脆弱的云气一样直接爆开,而且不是被震碎成雷光,而是变成一团团的粉状物。

    唰!

    与之同时镇落的,是一种根本无法想象的毁灭性威压。

    这种威压就像是要将整个天地都碾碎,就像是天道法则骤然暴走,要将这方天地全部粉碎,全部化为虚无。这种威压,不知道超过了元婴期修士的天劫威压的多少倍。

    王离完全无法动弹。

    他只觉得整个天地都要化为齑粉,一切生灵都要被抹灭,强大的天道意志似乎前所未有的愤怒,就像是无数片海在高空沸腾。

    “…..”

    所有云笈洞天的修士震骇到了极点,他们张开了嘴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天空之中的劫云在无限的扩张,虚空之中似乎有一道裂痕在生成,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毁灭之眼在张开。

    然而这种恐怖的威压和劫云的无限扩张也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瞬间。

    虚空之中那条似乎马上要出现的裂痕消失了。

    在王离的感知里,那种强大到了极点的天道意志似乎一瞬间因为某种气机而彻底疯狂,但又在下一瞬间错失了目标,觉得自己是误判而迅速消隐。

    王离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他气海之中那座灰色道殿静寂不动,似乎和它根本没有关系,或者说它似乎早就预料到会这样。

    但是王离此时却有种说不出的虚弱之感,他都差点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这肯定是因为那几缕灰色元气!

    这座灰色道殿静寂不动,装深沉,装无辜。

    但很显然,就是因为那几缕灰色元气出现了一瞬间,牵扯那朵孽海花,才让天道法则陷入暴走。

    几缕灰色元气都让天道意志疯狂,都让它如临大敌。

    这灰色道殿到底是什么鬼!

    恐怕化神期修士渡劫,都未必能够让天道法则瞬间如此暴走吧?

    轰!轰!轰!

    那种彻底毁灭一起的意志和气机消失了,但狂暴的音波冲击之下,云笈洞天山门内,不知道有多少建筑破损,不知道有多少灵木灵石被激碎。

    何灵秀也完全说不出话来,方才那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

    此时天道法则似乎也纠结出自己的误判,天空之中的劫云扭曲变化,欲出不出的纠结了足有数十个呼吸的时间,终于酝酿出了第四道劫雷。

    无数极为明亮的光线随着细小的雷光从空中坠落。

    天地一片雪白。

    所有人都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只是一片刺目的白。

    “断识劫雷!”

    何灵秀的面上也是一片雪白,她的身体也不由得微微震颤。

    这又是一种极为变态的劫雷,断绝修士的感知。

    在这种劫雷之中,即便是她都只能勉强感知周围十来丈的元气波动。

    “巨利师尊,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先去天火古树那边?”迟似锦的声音响起。

    王离此时心有余悸,还在浑身冒冷汗,但他还是听出了某种味道:“怎么,你能让我们马上到那边吗?”

    “这里有直通天火古树那边的传送法阵。”迟似锦飞快的说道。

    “是了!”王离反应过来,要快速调和两边法阵的元气,最好是能够及时感知两边法阵的气息变化,构筑这种短途的传送法阵,对于云笈洞天而言根本不算难事。

    迟似锦也感到了他的惊喜,她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激发了灵池畔的传送法阵。

    没有任何迟疑,他们直接踏入激发的传送法阵。

    灵光闪动间,他们同样置身被雪白光亮充斥的空间,但雪白一片的光明之中,有一道异样的光亮在闪动,像是火,像是树。

    “不要!”

    何灵秀和迟似锦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王离的身体一僵,他发出了一声惨叫。

    王离感觉到体内的灰色法殿骤然又有异动。

    他下意识的猜到这灰色法殿又要做什么,顿时一声惨叫。

    这惨叫声刚刚响起,那道异样的光亮就已经骤然消失,与此同时,天道法则又捕捉到了那一丝令它都觉得可怕的气息,再次暴走。

    轰!

    就像是不知如何宣泄愤怒一般。

    天空之中滚滚的气浪肆意的横扫。

    就像是有几片虚空在冲撞。

    “我他妈….”

    王离心脏都快抽搐了,但他感觉到体内的灰色道殿又彻底恢复了静寂,似乎一副好不关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