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零八章 他来了!(第二更)
    无法用言语形容她此时的心情。

    她需要有人帮她遮风挡雨,但从来没有人如此做。

    然而此时有人帮她抵挡劫雷,帮她抵挡百里慕敌法宝绽放的威能。

    这人帮她抵挡了一切,然而自身的肉身都差点要崩裂。

    数滴滚烫的鲜血随着罡风飘来,刮在她的脸上,她的脸有些生疼,她的心也有些疼。

    她眼中的热泪终于坠落下来,就像是断线的珍珠。

    “你…..”她再度出声,她直觉这人伤重难愈,想要上前扶住这人。

    “没事,不用谢我,都是同门!”王离马上出声,他怕露馅。

    “不,你不是云笈洞天的修士。”迟雅宁摇头,她来到王离的身后。

    她十分确定,云笈洞天的年轻修士之中,绝对没有人可以抵挡住这样的劫雷加上百里慕敌的“异元道莲”的威能绽放。

    “我…我是王….”王离心头发毛,他下意识的想说谎,想胡扯出一个名字,比如王大利。

    但他这个习惯不好,老是改名不改姓,此时刚刚说出一个“王”字,这迟雅宁原本就是满脑子的王离,她瞬间失声:“你便是王离道友!”

    王离和何灵秀顿时震惊。

    两个人不知道为何这迟雅宁竟然一下子就认出王离的真正身份。

    “是了!”

    迟雅宁看到王离身旁的何灵秀,哪怕此时何灵秀也是用法术伪装成云笈洞天的修士,她还是瞬间反应过来,“你是何灵秀何道友。”

    何灵秀顿时无语,她当下传音给迟雅宁,“禁声,我们不想在这里暴露身份!”

    他来了!

    他竟然真的来了!

    真的是他!

    真的是王离!

    迟雅宁瞬间闭嘴,她紧紧抿着嘴唇,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满脑子都是这样的声音,她浑身都在发抖。

    她的目光死死的定在王离的身上,一息的时间都不肯挪开。

    她似乎等待这个人等待了一生,此时的一眼就要将他的身影烙印在她的心中。

    她想到,按照这个时间,王离和何灵秀应该是从星河宗离开,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这里。

    王离王道友他在星河宗就遭遇天劫,他身受重伤,竟然还能克服对于天劫的恐惧,竟然在天劫已经笼罩云笈洞天时,他还硬生生的闯了进来,在这种可怕的道器的威能绽放时,他竟然义无反顾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但是之前,他真的从未见过自己啊!

    他和她,连一面之缘都没有过啊!

    而且….他此时神智如此清明,即便面对何灵秀道友和自己,他依旧如此正人君子。

    王离道友,他……。

    她心中小鹿乱撞,撞得她都没有办法呼吸了。

    “.…..”王离这个时候哪里想到她有如此丰富的心理活动。

    反正他和何灵秀原本是想来这里偷东西,偷完东西就悄悄溜走的,哪里知道在这里竟然会被人一下子认出来。

    这下可好,他想要偷东西都有人盯着,这可如何是好?

    轰!

    百里慕敌身外劫雷翻滚,恐怖的元气波动瞬间令王离都为之色变,他施展九天踏星诀,带着迟雅宁和何灵秀不断往后倒退。

    迟雅宁呼吸顿时更加艰难。

    她震惊于王离受伤如此之重却似乎还能迅速恢复,施展的遁术如此神妙,但最让她心神造成冲击的,是此时的王离让她感觉十分安全。

    在王离的身边,她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定。

    “这人身上到底是什么法宝,怎么威能如此厉害?”

    王离忍不住低声叫了起来。

    “这是异元道莲,我们云笈洞天上代宗主冲击化神期失败,这是他最后祭炼的法宝,堪称道器。”迟雅宁说道。

    王离惊了,道:“你们宗主百里慕白是亲生的么,怎么好像好东西都在这人身上,百里慕白不是比他优秀得多,怎么反而得不到好东西?”

    “这是命数。我们上代宗主陨落前最后一段时间,正好亲自带着百里慕敌在修行,而百里慕白已经在宗门内负责宗门事物,宗主陨落前百里慕敌正好陪伴身边,便得到了这样的法器。”迟雅宁咬了咬嘴唇,瞬间也下了决心,道:“王师兄,你要带我出去,云笈洞天肯定和你结仇,而且我之前知道百里宗主他们本身也想对付你,不若我们看看有没有机会,直接设法将这件法宝夺走。”

    “.…..”王离和何灵秀又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世道是怎么了?

    刚刚才被人卷去移法器殿,云笈洞天的那名金丹真人就相当于豪气的送了他们一个法器殿。

    现在迟雅宁就又想要帮他们谋夺百里慕敌身上的好东西。

    尤其是王离更是无语。

    明明只是来浑水摸鱼偷东西,怎么现在迟雅宁都直接说要他带走。

    我只是偷东西,结果变成了偷人?

    “应该有机会。”

    何灵秀第一时间恢复了冷静,“此人受欲雷影响,用这种法器碾压劫雷,这件法宝虽然厉害,但要看他自身的真元能够坚持多久。”

    王离点了点头。

    这是一件元婴后期到化神期的修士都合用的法宝,是道尊级别的修士的用器,哪怕这百里慕敌是金丹修士,但以他的修为运用这样等阶的法宝,每一击都像是搬动大山砸人,虽然他能够勉强搬动大山,但损耗的真元自然也是骇人。

    此时迟雅宁的声音又响起,“距离此处不远还有一个弱水灵池,弱水灵池之中有孽海花,在这座山另外一面,还有来自华阳宗的天火古树,我们云笈洞天布置了水火相迹的大阵,引天火古树的元气对冲孽海花的怨气…若是雷劫还能持续,我们有机会将孽海花和天火古树都带走。”

    “.…..”王离目瞪口呆的看着迟雅宁,他都忍不住想说,你是魔鬼吧?

    这简直了!

    把他们偷偷想做的都不敢说的都直接说出来了。

    “师尊!”

    这个时候迟雅宁突然就又喊了他一声。

    “什么?”王离惊了。

    他转头去看迟雅宁,却发现这个拥有仙女面容魔鬼身材的女修此时满脸娇羞。

    “师尊!”

    迟雅宁虽然娇羞,但此时却是又鼓起勇气喊了一声,然后道:“之前你不是说让我哥把我送去孤峰给你做女徒,现在你到了我的面前,我也愿意,那今后你自然是我的师尊。”

    “我丢!”王离的心情都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我只是偷偷来偷个东西,什么都没有说,结果好像被迫偷了个人,还直接被迫收徒?

    而且现在还在云笈洞天的山门里头呢,你这就直接背叛师门,直接就吃里扒外了?

    “那你以后不会背叛师门吧?”王离忍不住就冒出了这样一句话,他生怕自己的东西到时候被迟雅宁吃里扒外了。

    迟雅宁满脸通红,她只道王离是在和她开玩笑,她见王离没有推辞,眼角都全是喜悦,“当然不会!”

    何灵秀彻底无语。

    她现在有些理解为何当时姜雪璃对王离近乎舔狗,似乎王离无论做什么,在她眼里都是香的,都是英明神武。

    在她的眼里,王离就是各种鸡贼,各种吝啬。

    但现在她有些理解了。

    再好的天赋也架不住别人运气好。

    修真史上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修士结果如流星般陨落,又有多少天赋平平的修士运气贼好结果一飞冲天?

    这王离的运气实在是有点让人无语。

    他现在来偷东西,直接偷个法器殿不说,还直接偷了个人,都有内应了!

    迟雅宁看王离目瞪口呆的样子,还以为他被孽海花和天火古树这水火相迹的大阵给震住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道:“要不我们先去取孽海花,眼下百里慕敌似乎还能撑一会的,而且他这里威能磅礴,能够吸引云笈洞天许多人的注意,我们此时乘机去弱水灵池,反而不被人注意。”

    “好!”

    送上门的肥肉岂有不吃之理,王离带着她和何灵秀,朝着弱水灵池所在的那处法殿绕了过去,“这水火相济的法阵你知道怎么破法?”

    迟雅宁点了点头,“这水火相济的法阵,只是需要两气平衡。我可以施法让孽海花多释放一些元气,可以维持数个时辰。”

    “数个时辰?”王离都对迟雅宁刮目相看,“有半个时辰都估计够了吧,数个时辰….这天劫肯定支持不到那么久。不过你确定能支持那么长的时间?”

    “我确定。”迟雅宁看着王离的神色就觉得开心,“因为我经常负责镇守这两个法阵,很多时候这水法和火法两个法阵就需要我来调济。”

    “……!”何灵秀直接无语。

    这什么气运?

    不只是偷了个人,而且这个人还直接是管这两个法阵的?

    她忍不住转头看向王离。

    结果王离无比得意的看向她,“呵呵道友,我说名字很重要的,你还不信,怎么样,秀!这波秀不秀!”

    何灵秀很想说我信了你个鬼,但一直以来遭遇的事实却让她不得不觉得王离的这个名字好运说是不是真的有道理。

    “这个….”王离看着迟雅宁,他都不知道怎么称呼迟雅宁好,按理是迟道友,但对方称他为师尊,按理而言他当然要称迟雅宁为徒儿。可是他这倚老卖老似乎还真有点开不了口。

    “这样吧。”他纠结了片刻,道:“你可以叫我师尊,但在师尊前面加个巨利两字,至于你,我觉得你的名字还不够好,不如叫做迟如意。”

    “是么?”迟雅宁还没有来得及表态,何灵秀却已经冷笑,“你忘记了你已经让我两个师兄师姐叫做顺心如意?”

    “那叫什么?”王离顿时有点头疼,书到用时方恨少,他直觉自己肚子里吉祥话语都不够用,尤其适合女修名字的,似乎更难。

    “荣华富贵,招财进宝,三阳开泰,贵寿无极….”王离想了一长串都觉得不合适,一个好端端的女修总不能叫个迟富贵,迟开泰啊什么的。

    “算了算了。”他有点头疼,放弃道:“前程似锦,要不迟雅宁你叫做迟似锦吧。”

    何灵秀倒是有些意外。

    她莫名的觉得这个名字还真的不错。

    “前程似锦?”迟雅宁的眼圈又突然红了。

    师尊这不是觉得我之前前途一片黑暗,所以才特意希望我今后有个锦绣前程。

    真的是一片苦心。

    她心中无比感动,当下就对王离行了一礼,道:“巨利师尊,徒儿今后就叫迟似锦。”

    “妙!”

    王离顿时觉得此行那孽海花和天火古树已是囊中之物。

    当然,那异元道莲最好也是要收入囊中。

    这样才能配得上巨利之名啊。

    那件法宝,可是比灭星古镜要强出很多。

    云笈洞天,底蕴惊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