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零七章 他还会来吗?(第一更)
    迟雅宁逃过一劫,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不明白为何追着自己的劫雷会互相撞击,但她也不笨,反应过来这劫雷是追踪灵气波动剧烈的修行者。

    她朝着地面降落,控制体内真元运行,收敛身外的灵气波动。

    王离松了一口气。

    他对这名云笈洞天的女修十分同情,此前被自己的哥哥迟雅南觊觎不说,方才又是羊入狼群,但现在看起来她已经能够避免被劫雷追击。

    “好看么?”

    就在这个时候,何灵秀的冷笑声却是传入他的耳廓。

    “.….?”王离有点懵。

    这呵呵道友突然冒出这一句是什么意思?

    不过说实话,这迟雅宁的确很好看,身姿是真正的丰胸细腰,她眉目如画,看上去又不是妖艳,而是清纯无比,真是仙女的面容,女魔的身材,的确让人忍不住想犯罪。

    但这个时候来讨论这个女修好不好看是什么鬼?

    不是应该讨论一下,怎么偷那株孽海花和那株天火古树么?

    也就在此时,又一个显得异常猥琐的声音响了起来,“雅宁啊,到师叔这里来。”

    竟然又有一名中年修士出现,朝着落地的迟雅宁冲去。

    这名中年修士白面无须,下巴尖细,眼睛却是不小,他的面相很容易让人一眼记住。

    “来,师叔疼你!”

    他两眼放光,面上的表情让人不忍直视,他明明施展遁术,但身上没有什么灵气波动,居然没有人形劫雷追击他。

    他身上一件黑色的法衣似乎十分特殊,它散发着晶莹的波纹,似乎遮掩了他身上的一切灵气波动。

    “他这件法衣是登仙宝衣,不仅可以遮掩灵气波动,而且可以提升修士的整体灵韵,能够提升修为进境!”何灵秀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廓,“这人应该是云笈洞天宗主百里慕白之弟,百里慕敌。”

    “这么厉害的法衣?”王离一听就颇为心动,这法衣很显然品阶极高,他第一时间就已经在想有没有机会能够将这件法衣从这个人身上剥下来。

    “这是云笈洞天的传承法衣,火雀洲十大道韵法衣之一,能够提升整体灵韵,都相当于外带半条仙灵根。”何灵秀传音道:“不过这百里慕敌修为进境一般,即便得了这件法衣,他的修为距离百里慕白也依旧太远,到现在也不过金丹三层的修为。”

    “那这样的法衣给他不是浪费,云笈洞天的那些人难道都没有什么反对的,给云笈洞天天赋不俗的天才弟子不好么?”王离觉得这百里慕敌和百里慕白也都是一般,现在连这迟雅宁都能够扛住欲雷,但这些金丹真人反而扛不住。

    他此时并没有想到有些修为越高的修士心中的欲望越大,而且平时限于位置,压抑得又厉害,因为对于他自己而言,这欲雷弱得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

    “还不是因为百里慕白和百里慕敌有个好父亲?”何灵秀冷笑道:“他们的父亲百里秋寒是云笈洞天上任宗主,而且修为也是最高,他甚至救过云笈洞天这名元婴修士的命,所以连云笈洞天这名元婴修士都是支持百里慕白上位,眼下云笈洞天除了这名元婴修士之外,又是百里慕白修为最高,那还有什么人能够将上任宗主传给百里慕敌的这件法衣从他身上剥下来。”

    她和王离还在闲聊,距离他们不远处的迟雅宁却已经怀了死志。

    “你们怎么都这样!”

    她和迟雅南都是自幼被选入云笈洞天的仙苗,两个人的天赋在云笈洞天的年轻修士之中也是脱颖而出,按理而言,她和迟雅南两人互为照应,应该可以混得风生水起,在云笈洞天这年轻一代修士之中过得最为滋润。

    但偏偏她哥迟雅南心性有些扭曲,是个恋妹癖,以他的天资和在云笈洞天此时的地位,按理而言火雀洲有大把的优秀女修可供他挑选成为道侣,但他却偏偏那些女修和自己的妹妹迟雅宁一比都是胭脂俗粉,都是辣鸡。

    所以他一直企图染指迟雅宁,还生怕迟雅宁的修为超过他不受他控制,这些年都是时刻不停的暗中压制。

    迟雅宁已经觉得自己在云笈洞天里面无比压抑,前途黯淡无光,她知道有朝一日若是迟雅南成功的修到金丹,对于宗门的重要性超过霸占亲妹妹的恶名的时候,云笈洞天的所有人恐怕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这事情不存在。

    这种可怕的事情已经让她无法喘息,现在这天劫欲雷一降,居然无数人都暴露内心的龌龊思想,好像每个人都想要染指她。

    “我是堂堂正正一清白云笈洞天女弟子,我又不是靠出卖色相做人炉鼎换取灵砂的堕落女修,你们为什么都要这样!”

    她强忍着眼泪不掉落眼眶,心中一种想要彻底解脱,玉石俱焚的心念彻底占据了她的脑海。

    她没有再逃避,而是直接朝着一脸猥琐样子的百里慕敌迎了上去,直接将自己的真元流淌到极致,身外灵气剧烈的波动起来。

    “雅宁你真乖啊,让师叔好好疼你。”

    百里慕敌看着朝着自己“投怀送抱”的迟雅宁眼睛都直了,他的双手伸出,成了爪形,然而下一刹那,他感觉不秒了。

    嗤!嗤!嗤!

    无数的破空声充斥他的耳廓。

    他的眼睛都鼓了起来。

    至少有数十道人形劫雷朝着他和迟雅宁冲来。

    “一起死吧!”

    “我再也不想看到这可憎的山门!”

    迟雅宁闭上了眼睛,她准备消失在这人形劫雷之中,告别这个让她觉得恶心的世界。

    轰!轰!轰!

    一声声恐怖的轰鸣声和撞击声在她的身周响起。

    她的身体被气浪高高的抛起。

    她感觉到一股股强大的威能在她的身边不断爆开,似乎随时就要将她的身体碾压成粉,但让她开始感到怪异的是,她所等待的归途却迟迟未至。

    她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但却没有任何一道劫雷真正冲击在她身上。

    她不可置信的睁开原本已经不再留恋这个世界的眼睛。

    她震惊的看到,绝大多数劫雷都在不断朝着百里慕敌冲击。

    百里慕敌一脸便秘般的模样,他被迫不断施法和劫雷对抗,但反而吸引来更多的劫雷。

    而她的身周,哪怕有数道劫雷依旧冲来,却往往在距离她身外十余丈的地方便撞击在一起。

    难道是连天道法则都看不过去了,连天道都垂怜自己了?

    迟雅宁愣愣的落在地上。

    她周围的劫雷还在不断的冲撞,罡风冲击在她身上,冲得她身上的法衣猎猎作响。

    她此时还是无比的无助。

    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真的能够帮她遮风挡雨,能够帮她抵挡天雷,能够帮她逃出噩梦,摆脱悲惨的命运。

    她之前听到了小玉洲那名叫做王离的修士传来的话语,初时觉得粗鄙不堪,但随着后来有关王离的消息不断传来,她如死灰般的心弦之中,却冒出了嫩芽。

    尤其当听到王离出现在火雀洲,而且直冲着云笈洞天而来时,她的心脏如小鹿乱跳,她的手心一刻不停的冒汗,她多么想王离能够出现在她的面前,能够教训她的哥哥,然后强行将她带走。

    似乎光明就在眼前,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她再次感受到了命运的深深恶意。

    王离被“尸鬼”的一群修士围杀,在星河宗遭受天劫,几乎陨落。

    虽说后来听说他还是活了下来,逃离了星河宗。

    但接下来,他还会来吗?

    现在这云笈洞天都已经遍布天劫,宛若末世,刚刚经历天劫差点陨落的王离,还会和她所希望的一样出现在云笈洞天,出现在她的面前吗?

    轰!

    一道劫雷击破了百里慕敌的防御威能,狠狠冲击在百里慕敌的胸口。

    百里慕敌身上的法衣涌现一片晶纹,挡住了这道劫雷,但强大的冲击力也让百里慕敌撞翻在地,狠狠冲在地上。

    “啊!”

    “雅宁!你….”

    百里慕敌这个时候还在牵记雅宁,他真的比百里慕白要差太远,百里慕白要是被这种劫雷冲击,可能也差不多能够清醒了,但他此时却还是被欲雷控制得无法自拔。

    但也就在此时,他气海之中丹光迸发,一件玄色法宝突然绽放。

    “唰!”

    一股可怖的气息绽放,一道光环围绕着他的身体激发。

    “我丢!”

    王离悚然。

    这道光环的威能绽放极其骇人,他直觉很难抗衡,下意识的就施展九天踏星诀,带着何灵秀闪避。

    然而这道光环的威能狂扫,竟直接将百里慕敌周围十余里的虚空都要定住。

    即便他施展九天踏星诀,都根本来不及逃出这片威能席卷的范围。

    “什么法宝的威能这么厉害,笼罩范围如此之大!”

    他心头骇然,瞬间激发各种血宝,同时拼命引雷,他直觉迟雅宁也根本无法阻挡这种威能,他索性挡在了迟雅宁的身前。

    轰!

    即便他瞬间牵引数十道人形劫雷和席卷过来的威能对抗,但磅礴的威能将这些劫雷和他的血宝全部碾碎,他瞬间演化日月皇华万战诀和万凰重生术,都是整个身体近乎崩裂。

    “啊!”

    王离震骇欲绝,他将日月皇华万战诀演化到了极致,疯狂引雷。

    此时百里慕敌这股气息的绽放也引起了无数劫雷蜂拥而至,一时间无数人形劫雷就像是四面八方涌来的军队一样朝着百里慕敌冲杀过来,瞬间无数劫雷将他团团包裹。

    “你….”

    迟雅宁原本就已经不想活了,她准备迎接自己最终的归途,但突然有人挡在自己的身前,此人接下所有的威能,她看到这人的背后都是鲜血横飞,身体都几乎要崩裂。

    她呼吸停顿,漫天的劫雷在她的感知里都似乎有些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