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两百零六章 不忍直视(第三更)
    “王离...”

    何灵秀都觉得自己的心跳不断加速,她再次深刻的认识到了天道法则的无比险恶。

    这种欲雷简直是一大堆聚集在一起抵抗天劫的修士的克星。

    “干什么!”

    王离吓了一跳,“喊我就喊我,声音喊得这么嗲干什么!”

    “我有吗!”何灵秀顿时怒了。

    不过这样一来,她反倒是清醒了不少。

    “你怎么丝毫不受影响?”她突然发现王离似乎根本不难抵御这种欲雷的样子。

    “这算什么?”

    王离看着她吃惊的样子,顿时有些洋洋得意,“再厉害的场面我都见得多了,还在乎区区这个?”

    其实他的本意是灰衣修士玉石俱焚的神识攻击手段他都见得多了,这点神识侵扰的手段算什么,他都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可怕的。

    但这话落在何灵秀的耳中却完全不一样了。

    这还是小场面?

    这都快比东天小隐那种地方要胡来一百倍了,还是小场面?

    王离你到底看过什么,经历过什么?

    “放开你师姐!”

    “放开你师娘!让我来!”

    “放开徒儿!”

    “师兄,加我一个!”

    这个时候云笈洞天到处的惊呼声和厉喝声,随之响起的还有腿被打断的声音,真的是混乱的不行。

    “好师妹!”

    也就在此时,一声异常肉麻的声音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侧道殿之中响起。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一名身穿淡绿色法衣,身姿极为动人的绝色女修惊慌的飞掠过来,而她的后面,一名年轻男修摩拳擦掌的追赶着,眼睛里的某种光芒都快凝成了实质。

    这名年轻男修的修为比这名绝色女修的修为高出有两个小境,两个人所施的遁法也似乎一模一样,原本他应该轻而易举的追上这名女修的,但现在这名年轻男修很明显已经色迷心窍,对于真元控制不稳,而这名女修此时却只是惊恐,显然神智清明,所以勉强能够和这名男修拉开近百丈的距离。

    唰!

    这名男修身体发热,直接就脱下了外面的法衣,裸露了上身。

    “我……”那名在前方逃遁的绝色女修回头看了一眼,瞬间心慌的不行,“我是你亲妹,哥,你保持清醒,不要做这种荒唐事情!”

    “.…..”王离和何灵秀目瞪口呆。

    “禽兽!”王离忍不住叫道。

    何灵秀连连深深吸气,她生怕自己都出现什么问题,取出了在星河宗那名元婴老祖的药池中得到的定神灵芝,借定神灵芝的药气来镇定自身。

    “雅宁,不要跑了,我垂涎你很久了。”那名年轻男修满脸桃红的看着前方那名女修,声音不断响起:“快洗干净等我。”

    “.….!”王离无语,这句话让他想起冷霜月。

    “禽兽!”何灵秀瞪了他一眼,说道。

    “这也怪我?”王离郁闷道:“那些话又不是我传出去的。”

    “我是你亲妹啊!”前面那名绝色女修哀鸣。

    “没事,肥水不流外人田!”那名年轻男修越加兴奋。

    “禽兽!”王离和何灵秀两个人异口同声。

    “师叔公救我!”

    绝色女修眼见无法逃脱,她感知到了那名镇守弱水灵池的太上长老的气息,她朝着那名太上长老掠了过去,连声惊呼。

    那名太上长老原本如柱石般镇守在那灵池所在的法殿上方,这第二重雷劫镇落之后,他原本也似乎巍然不动,但此时听到绝色女修的惊呼,他转过头去看这名女修,一半面孔有些扭曲,一半面孔却是堆满笑容,“是雅宁啊!”

    绝色女修悚然。

    她觉得这名太上长老好像很不正常。

    这名太上长老看着她浑身一颤,眼睛都有些发直,“雅宁啊,快到师叔公这里来,这么几年没见,越发水灵了啊。”

    “.…..!”王离和何灵秀无语,连这名金丹六层的金丹真人都中了招?

    不过想想也很有可能。

    这名金丹真人已经老的不行,他估计和通惠老祖年纪都差不多,但只是修到金丹六层,天赋和心性修为恐怕也不算特别优秀。

    雅宁?

    王离瞬间又觉得这个名字熟悉,他突然反应过来,传音给何灵秀,“这个该不会是迟雅宁,后面追着的那个就是迟雅南?”

    何灵秀反应过来,追在那个女修身后的男修是筑基四层的修为,的确应该就是云笈洞天的天才修士迟雅南。

    所以外界所说的消息不差,这名修士真的很想染指自己的妹妹。

    “雅宁,你不到师叔公这里来吗?”

    那名太上长老此时又出声,原来那迟雅宁看着这名太上长老看自己的眼神都彻底不对了,她马上朝着另外一侧狂掠出去。但她的修为和这名太上长老相比相差太多,她疾飞的身影被一股无形巨力硬生生的扯住,整个人就像是凝固在空中。

    “师叔公!你要作甚!”

    迟雅南对着这名太上长老厉喝,“你要和我抢么?”

    “.…..!”王离无语,这欲雷真的厉害,这筑基四层的修士竟然都敢叫嚣金丹六层的修士。

    “我道是谁,原来是雅南啊,几年不见,胸肌很结实啊。”

    这名云笈洞天的太上长老却不着恼,反而喜笑颜开,“要不你也一起到师叔公这里,师叔公带你们做游戏?”

    王离和何灵秀瞬间浑身恶寒。

    但让他们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迟雅南愣了愣,看着被定在空中的迟雅宁,竟然道:“也可以。”

    “禽兽!”

    王离都惊了,他瞬间陷入纠结,这发生在别处的事情也就算了,但发生在眼前的这种事情,到底还管不管?

    但要管的话,他和何灵秀到底是不是这个金丹六层的修士的对手?而且若是真的和金丹六层的修士战起来,那不是肯定惊动云笈洞天其他的修士?

    毕竟整个云笈洞天至少还有一半多的修士还是清醒的。

    “宗主救我!”

    这个时候迟雅宁突然又叫了起来。

    她的眼中燃起希望。

    她看到了一道乳白色的遁光,那是云笈洞天的宗主百里慕白。

    “你们在做什么!”

    百里慕白的厉吼声震动天地。

    迟雅宁松了一口气。

    王离和何灵秀也是松了一口气。

    “你们居然敢动我的雅宁!”

    但接下来百里慕白的一句话,却又让两个人傻眼了。

    这味道好像不对啊。

    迟雅宁的玉脸瞬间白得没有丝毫血色。

    怎么一个个都这样?

    “雅宁,我也来了!”又一名云笈洞天的长老赶来。

    他大约五十余岁年纪,满脸红光,修为甚至比这名太上长老还要高出一层,是金丹七层。

    那名太上长老哈哈一笑,“原来是云流贤侄,一起啊!”

    迟雅宁:“.…..”

    “…..”王离一阵无语,忍不住传音给何灵秀,“呵呵道友,你看人家这受欢迎程度。”

    何灵秀瞬间气得无法呼吸。

    “你们难道想和我抢!”百里慕白大怒,他直接施法,一团云气裹向迟雅宁,要将迟雅宁夺过来。

    “不能一起吗?”

    那名太上长老也是发怒,吹胡子瞪眼,“妄为宗主,早知道当年不扶你上位!”

    他不想到嘴边的肥肉被夺走,也直接演化强法,一道罡风直接斩断那团元气。

    “你敢和我动手,你这区区修为,简直螳臂当车!”百里慕白冷笑,他直接祭出一片白色玉简。

    唰!

    一股可怕的气机直接将那名太上长老扫出去数百丈。

    那名太上长老连连怒吼,他身上连丹光都涌了起来,战意比任何时候都要汹涌,但他依旧无法和百里慕白的这件法宝威能抗衡,身上的血肉都开始崩裂,浑身鲜血流淌。

    “这就直接自己人打起来了?”

    王离目瞪口呆,他小心的隐匿身形,这种金丹境的修士战斗起来破坏力极大,他生怕被波及。

    与此同时,他传音给何灵秀,“这云笈洞天的宗主手中的是什么法宝,威力怎么如此惊人?”

    “这是云笈朝天简。”何灵秀传音道:“云笈洞天在千年之前出过一名真正的道子,这是当年那名云笈洞天天才被封道子时,得到的圣赏。”

    “这件法宝应该比灭星古镜还要厉害一些啊,现在的三圣手笔不行啊。”王离感慨。

    和以前统御修真界的人物相比,现在三圣赏赐受封道子的东西似乎要略逊。

    “不同时代的统御者就有不同的战略意图,那个时代的中神洲统治者想要边缘洲域也拥有强大的力量,以制混乱洲域的邪修,但现在三圣或许觉得混乱洲域邪修宗门威胁不大,反而需要削弱各边缘洲域的实力,以免边缘洲域的宗门坐大,抢夺中神洲气运。”何灵秀传音说道。

    也就两个人这番交流的短短时间内,那名金丹七层的云笈洞天长老也已经加入了战团,他和那名金丹六层的太上长老一起占百里慕白。

    “你吃独食!不与宗门内长老同乐,不是好宗主!”

    “你不懂得尊老爱幼,难道不知道必须敬老,必须礼让老人吗!”

    这名长老和那太上长老两人联手,各施强法不断和百里慕白激发的法宝威能对撞,一时间,这两名老人还是有些不敌白里慕白,落了下风。

    轰!

    或许是天道法则都觉得不忍直视,天空之中的粉红色欲雷还在不断坠落,但第三重雷劫在此时也降落下来。

    嗤!嗤!嗤!

    一道道剧烈的破空声在劫云的底部不断响起。

    一道道人形的银色劫雷出现,就像是一名名银甲天神从空中飞落下来。

    “人形劫雷,又是异变天劫?”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紧盯着这些银色的人形劫雷。

    任何拟形的劫雷都不是泛泛之辈,尤其人形的劫雷一般都具有些诡异的威能。

    “是寻元劫雷!”

    他和何灵秀几乎同时看出了端倪,这种人形劫雷就像是真正的生灵,直接朝着天空之中的百里慕白等人杀伐而去。

    这是可以追踪灵气波动和真元气息的劫雷,但化为人形,却还带有独特的天道意志,比一般的寻元劫雷厉害得多。

    此时这云笈洞天之中,身外灵气波动最为剧烈的就是百里慕白和那一名长老,一名太上长老。

    嗤!

    一瞬间,至少有数十道人形劫雷朝着他们三人杀伐过去。

    “你们也要阻我?”

    那名太上长老极为愤怒,不断施展强法,悍勇无双的和这些人形劫雷对抗。

    “.…..”王离和何灵秀无语,这名太上长老竟然敢这样硬刚寻元劫雷,处境堪忧。

    天道法则十分恶毒,在这种欲雷的影响之下,这名太上长老彻底失了智,他只觉得这些劫雷是打搅他得到迟雅宁,所以全力出手击灭这些劫雷,但如此一来,他身内真元和身外灵气波动更为剧烈,反而吸引更多的人形劫雷。

    轰!

    也就是短短一个呼吸之间,这名太上长老就无法抗衡蜂拥而至的劫雷,他被数道人形劫雷直接劈中,惨叫声中,他的身上血肉横飞,他浑身被银色的雷罡穿刺,直接砸在下方的法殿顶上。

    “啊!”

    另外一名云笈洞天金丹七层的长老和百里慕白此时感到死亡的威胁,神识略微清醒,但他们被劫雷追击,也是危在旦夕。

    两人急速逃遁,逃向别的清醒修士聚集处。

    在他们看来,唯有许多人合力,才有可能抵挡住这样的劫雷。

    “雅宁!我的好妹妹,我来了!”

    迟雅南此时却还是色欲熏心,他看到竞争者都已逃遁,顿时摩拳擦掌朝着迟雅宁掠去。

    “轰!”

    人形劫雷丝毫没有感情,完美的追踪他身上的灵气波动,一道人形劫雷就直接将他从空中劈落。

    他不断的惨叫,受创似乎极其惨重。

    “这云笈洞天的天才修士,该不会就这样直接陨落?”

    王离的目光落在空中的迟雅宁身上。

    此时百里慕白逃遁,那名太上长老几乎陨落,她恢复了自由,骇然之间,她直往下飞掠,后方两道人形劫雷死死的追着她,眼看就要将她追到。

    王离也是不忍心她被劈得陨落,暗中施展引雷法门。

    轰!

    两道劫雷被一团不可察觉的威能牵引,冲撞在一起。